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啣皛祆銵>>憍血戊
波士頓入教者女子多
2002.1.18  11:59:33    《波士頓環球日報》﹐阿里譯 麥克•波爾森  閱讀6743次
 
      一個波士頓大學女生到清真寺要求歸信伊斯蘭﹐她說﹐她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但是她熱愛伊斯蘭。 清真寺裡的姐妹們熱烈歡迎她﹐請她座談對伊斯蘭的體會。 她的名字叫賽拉•格拉杰諾﹐父親是個不認真的天主教徒﹐母親是位忠誠的聖靈教會基督徒﹐從14歲開始感覺到在父親半信半疑與母親虔稱信仰之間的困惑﹐於是她自己就利用一切機會尋找信仰的真理。

  她從圖書館裡借來各種宗教的書看﹐將近十年的功夫﹐她讀遍了佛教、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的書籍﹐因此做了最後的選擇﹐願以穆斯林生活下去。 她說﹕"這才是真正的信仰﹐因為做為穆斯林﹐每時每刻都生活在信仰之中﹐信仰就是生活﹐而基督教徒的信仰只在星期日﹐一個星期做一天的好人﹐其他時間可以放任自流。"

  這樣的例子很多﹐大波士頓市許多地方都出現白人女子加入伊斯蘭的熱潮。 記者訪問了位於劍橋鎮的一所清真寺﹐駐寺的伊斯蘭協會會長說﹐根據全國的統計﹐美國新入教的穆斯林男子佔三分之二﹐女子較少﹐但是在波士頓﹐新穆斯林中女子與男子的比例是二比一。不論美國多麼開放﹐在政治上和家庭裡﹐男人的地位最高﹐所以﹐女子決定改變信仰﹐遇到的干擾要比男子多﹐發生最多的是家庭的反對。

  人們都說﹐伊斯蘭是一個壓迫女子的宗教。 然而﹐這些接觸了穆斯林社會之後的基督教女孩子們回答說﹐那是西方新聞媒體惡意製造的錯誤形象﹐其實﹐伊斯蘭對女子比任何西方制度都寬鬆﹐給女人很高的尊重。伊斯蘭自古以來都許可女子擁有自己的財產﹐許可參加選舉﹐有平等的政治地位。

  有一位新入教的克里斯蒂娜女士對記者說﹕"可惜的是﹐有許多穆斯林國家沒有真正執行伊斯蘭的法制﹐令人失望。" 另一位出生在猶太家庭的新穆斯林女士托碧雅斯說﹕"許多國家的人都在注意我們怎樣表現﹐我們是其他國家穆斯林的潛在榜樣。" 托碧雅斯今年30歲﹐她認為﹐美國是個民主國家﹐經歷過很多社會民主的試驗﹐從她們的心理對伊斯蘭民主思想的體會﹐將會對穆斯林世界產生影響。

  會長說﹐在劍橋鎮入教的女子都是白人﹐出生在基督教家庭﹐她們從宣誓成為穆斯林起﹐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出門戴蓋頭﹐飲食必清真﹐每天五個時候禮拜。 一般都受到家庭的反對。 "我爸爸十分光火﹐對我說﹐這一輩子完了﹐找不到好工作﹐找不到好丈夫。 我媽媽天天哭﹐呼喚耶穌救助﹐" 賽拉說﹕"放寒假回家﹐我爸爸看見我戴著蓋頭就生氣﹐不許弟妹們看見我。" 但是﹐伊斯蘭十分注重家庭親屬關係﹐她在儘量努力爭取改善關係﹐到目前為止還是很困難﹐她父親已經停止為她交學費了。

  賽拉說﹕"我喜歡戴蓋頭。" 她長著披肩的捲曲金髮﹐特別引誘小伙子們注意﹐"常常有年青人上來提出不禮貌的要求﹐'可不可以讓我摸一下你那美麗的金髮﹖' 使我極憤怒。 當我戴上蓋頭、穿長衣﹐這樣的痞子就很少來關心一個姑娘的髮型和體形﹐他們就自動躲開了。"美國穆斯林女子們通過學習伊斯蘭﹐認為像阿富汗那樣對待女子是不合乎伊斯蘭精神的﹐他們以伊斯蘭的名義實行古代的封建思想﹐似乎把女人管得越嚴約好。 可是在另外一些國家﹐也是根據伊斯蘭的教義﹐婦女得到與男子平等的社會權利﹐比如孟加拉國、巴基斯坦、土耳其都有婦女在政府裡工作﹐並且能競選國家領導職務。

  印度尼西亞也可能很快有一位婦女領袖了﹐那是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人民願意支持她上臺。美國做不到這一點﹐還沒有一個女人敢競選美國總統。 伊斯蘭作為世界性的大宗教﹐在各地的實行帶有地方民族色彩﹐是否正確﹐只有一個標準﹐即真主降示的人類寶典【古蘭經】。 有些事﹐我們受西方思想影響太深﹐暫時理解不了﹐以後會理解的﹐比如女子不能領導禮拜﹐有人以此證明伊斯蘭對男女不平等。 我們考查了許多宗教﹐都有這條律例﹐如天主教、東正教、猶太教、摩門教﹐都不許可女子站在前面領導眾人禮拜﹐而且傳統的猶太教會堂不許女人進門。 清真寺對女子的限制並不這麼嚴格﹐有許多地方許可女子可以同男子在一個大殿上禮拜﹐只是站在後排。

  現在還是有不少保守的清真寺不接納女子擔任伊斯蘭的領導職務。 美國穆斯林公共事務協會的主任薩拉姆•邁拉亞蒂在大會上說過﹐大男子主義是某些穆斯林社會中歷史上遺留的落後痕跡﹐不是伊斯蘭的精神﹐在美國也不合適。 "今天﹐我們看到了伊斯蘭的一場革命﹐女人們手捧著【古蘭經】﹐提高了嗓門要求獲得真主賦予女子的合法權利。 女子參預伊斯蘭的社會工作﹐是真主給她們的權利﹐我們應當幫助她們掃除障礙。" 美國女子歸信伊斯蘭的熱潮﹐可以分析其中許多原因。

  有些人是因為婚姻﹐她們願意嫁給穆斯林﹐丈夫要求她們必須進教成為穆斯林﹔有些人通過與穆斯林的接觸和學習﹐被伊斯蘭的真理所吸引﹐成為穆斯林﹔還有些人認為﹐穆斯林重視家庭和人的社會價值﹐她們喜歡過穆斯林式的家庭與社會生活。這是芝加哥洛約拉大學穆斯林思想研究所赫爾曼森教授總結的三大原因。 他說﹕"現在的年青人從不同的方面得到伊斯蘭的信息﹐有人認為伊斯蘭太極端﹐有人認為伊斯蘭很公正。 新的千年開始時﹐我們看到了歸信伊斯蘭的熱潮。" 劍橋清真寺裡婦女伊斯蘭學習班負責人霍妲說﹐新進入伊斯蘭的穆斯林女子有三分之一是通過與男朋友和其他男子的接觸認識的伊斯蘭﹔有一部分是通過朋友介紹和宣傳懂得了伊斯蘭﹔也有一部分人是自己學習和思考﹐了解了伊斯蘭。 絕大多數新穆斯林女子都是受了高等教育的青年﹐與校園中信仰自由的環境有關﹐她們探索人生的意義﹐尋求一個真正的信仰﹐多數是白種人﹐也有非洲裔美國人和拉美人。

  一般來說﹐女人比男人更加善於沉思﹐求索生活的精神層面。 記者所採訪的穆斯林女子中﹐有幾位坦率地說﹐是因為她們對各種宗教信仰的困惑和猶豫﹐最後選擇了伊斯蘭。 羅拉•柯翰是一個20歲的姑娘﹐哈佛大學醫學院一年級的學生。 她的男朋友幫助她在因特網上學習伊斯蘭﹐後來決心成為穆斯林。"我發現﹐伊斯蘭講的一切道理都很合情合理。 當我成為一個穆斯林﹐做祈禱的時候﹐心情十分輕鬆﹐我找到了正道。" 她經常在電子郵件上與人交談信仰的問題﹐把自己對伊斯蘭的認識向校園內的網友們宣傳。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