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科學宗教>>伊斯蘭與科學
伊斯蘭與進化論劃清界線
2002.1.31  9:31:14    (哈倫•葉海雅﹐土耳其)  閱讀13452次
 albalagh.net,USA
    

伊斯蘭與進化論劃清界線


  查爾斯•達爾文(1809-1882)的進化論發表一百多年來,爲無神論者提供了信仰的根據,引起過多方面的爭論,如今世界上堅持進化論的圈子已經縮得很小了,西方的教材中已經不再提到這個過失的理論。進化論也曾經對穆斯林學者有過一定影響,有些人出來牽強附會地解釋說:“真主造化了所有的生物,但是真主也造化了這些物種互相進化的規律。”這是很錯誤的論斷,因爲在【古蘭經】啓示中找不到根據,而且造成各種思想混亂和分歧。本文要強調的觀點是,伊斯蘭與進化論必須劃清界線。 

   

  達爾文主義的一個主要的錯誤觀點是,生命起源于巧合,然後所有的物種進入了大自然的進化旅程,永遠要進行下去,從根本上否認造物主的創造論,這正是伊斯蘭與進化論的分歧所在。有人曾經辯解說,我們只接受進化論中關於生物互相演變和進化部份,這是進化論的合理部份,但我們仍舊堅持真主的原始造化。這個問題的要害在於,他們借此宣傳唯物主義,不承認真主造化宇宙萬物的大能和造化人類的意圖。他們把生物的結構和存在歸結爲生命細胞的化學成份和物理結構以及內在演變的生物學規律。那麽,生命的産生就毫無意義,只不過是必要的成份巧遇到了一起,生命就開始了,然後又有許許多多的巧合,生命進化和演變。這就是他們說的“自然選擇”,世界上一切事物是根據他們編造的理性發展和演變,造物主無所事事地在打盹,這樣,形成了一種與伊斯蘭對抗的信仰:唯物主義。德國的著名進化論學家佩萊•保羅•格拉斯(Pierre Paul Grass)也是接受生物進化的“合理”理論,但是他卻對進化的基本思想表示懷疑,他說:“把生命的巧合當作大自然的命運,暗示的意思就是無神論,雖然沒有這樣說明,其實進化論所提倡的效果就是對無神論的暗中崇拜,無神論就是神。”
 

   生命是大自然中物質在時間與巧合的條件下隨意性地結果,這對於稍有信仰知識的人來說,都是笑話﹔但是這個理論的作用是徹底否認造物主,同時徹底否認人類的根本使命和責任,否認正義、良心和道德等一系列重大的社會問題。最初堅決對抗進化論的人是受過伊斯蘭教育的穆斯林,因爲達爾文的“合理性”在【古蘭經】中沒有根據,穆斯林大膽指出,這個理論肯定是少數人的片面認識,經不起時間和認識的考驗。


  達爾文在1858年發表了他的<物種起源>一書,後來被無神論者們視爲攻擊宗教和造物主的銳利武器,進行大肆宣傳,打擊宗教教育。一百多年來科學家們也在努力求證達爾文提出的科學假設,沒有一個人能夠找到強有力的證明,確認達爾文的進化理論正確,相反,現代的所有科學和考察新發現都證明這個理論荒謬,站不住腳,應當儘早否定和拋棄,以免謬論流傳,誤人子弟。現代的科學家們發現,一切生物構成的複雜和精密性,甚至一個簡單的細胞,都不可能是“巧合”而産生。他們相信,生命的奧秘必然來源於一個大智大慧的造物主,而人類在地球上的出現更說明造物主的特別用心和意圖。達爾文的進化論是錯誤的理論已經成爲20世紀的結論,21世紀不必在提起這件事。這也是伊斯蘭思想的一個偉大勝利。我們也許可以接受生物內在的演變和進化,但是絕不能忘記一個真理:“真主是萬物的創造者,他確是獨一的,確是萬能的。”(【古蘭經】13:16)



  真主以他的意欲造化萬物,而不是人類所能完全理解的,人類所能看到的生物世界只是眼前的一個部份,“他還創造你們所不知道的東西。”(16:8)



  譬如水中的魚類、岸上的爬行動物和天空中飛翔的鳥類,過去的進化論者解釋說:“看,他們的身體結構多麽相似,這可以證明這些生物進化的親緣關係。”但是,他們從來也沒有找到過真實的證據,使他們的科學立論無法確定,因爲科學不能根據“看著相似”來證明。伊斯蘭對這種現像的解釋是根據【古蘭經】,且不論這些動物是如何演變和進化的,首先要肯定是真主的意欲,例如魚類、爬行動物和鳥類就應該生長在那堙A那是真主造化的明證,而絕不是什麽偶爾的“巧合”的結果。



  現代的化石考古學和物種比較學,這兩門檢驗進化論最強有力的學科,在努力爲進化論尋求證據的長期奮鬥中,誠實地發現,他們至今所獲得的證據都是相反的結果。在地球上找不到任何一點明顯的證據,能夠說明表面“合理”的進化論設想是有真正的科學性。從地面以下挖掘的動物化石沒有任何迹象顯示進化論者所預言的那種物種逐步進化的連帶關係﹔反而,從化石的研究和比較中確實發現,地球上各種生物是各自一個體系,互不關聯,而且,這個種類出現是突發性的,找不到他們原始的雛形“祖先”。所以,進化論者認爲最合理的解釋是從魚類進化到爬行動物,又從爬行動物進化到鳥類,這個假設根本不能成立,只能證明是一些人的空想。現代古生物學新發現最有力地證明了,造物主對每一種生物系列的單獨造化,憑著真主的意欲使他們在地球上出現或消失。

 
  許多研究進化論的科學家逐漸放棄了他們的研究,而對生物造化論卻加深了認識,這也應當是他們研究的偉大成果。例如世界著名的生物學家馬克•查爾奈奇(MarkCzarnecki)說:“我們依靠兩種手段試圖證明生物進化理論:一是研究動物化石,二是考查地層中保存的絕滅動物的痕迹。這兩種證據的發掘和研究都無法說明達爾文進化論假設的可靠性。進化論研究的結論只是有利於上帝創造了所有生物的觀點,因爲各種生物在歷史上的出現和消失都有突發性的證據。”



  在過去的五十年中,有關生物研究的許多學科都有突飛猛進的發展,例如古生物學、微生物學、基因遺傳學、比較解剖學以及許多與進化論有關的新學科門類。所有這些科學領域對進化論都下了巨大的功夫,希望能證明達爾文所代表的“合理”思維是真的,但不幸的是,所有的證據只能證明這是個錯誤的假設和思維,在科學上此路不通。多數科學家們開始承認宗教經典中的造物主啓示,一切生物的産生來自宇宙間一個偉大的智慧和具有無限能力的創造者,依照造物主的意願,生物在地球上出現了,或者消失了,包括人類。


  進化論的出現給人們一個教訓,有些人假借科學的名義反對造物主和人類的宗教,利用科學研究中迷惑不清的術語來愚弄民衆。150年來,在這個漫長的現代,達爾文主義被利用了,根據這個錯誤的“合理”假設演變出許多政治理論,如法西斯主義、共産主義和帝國主義﹔他們反對宗教,把“生存競爭”、“適者生存”、“強肉弱食”等進化論思想變成社會哲學,造成億萬人民遭到屠殺和迫害。在人類進入21世紀之前,一個延續一個半世紀的進化論蓋棺定論了:進化論是一個僞裝成科學的謊言。雖然達爾文的進化論已經壽終正寢,但是我們穆斯林應當從中吸取的教訓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堅持伊斯蘭的真理,在任何時候都要與反宗教思想做鬥爭,我們的根據是真主的啓示【古蘭經】,這是絲毫不容懷疑的經典。當然,在進化論的研究中各國科學家發展了各種門類的科學研究,促進了人類的科學和文化進步,我們應當尊重這些科學研究,向他們學習,加深我們的認主學覺悟,但是伊斯蘭必須與進化論永遠劃清界線。



(阿里譯自 albalagh.net,USA,Islam and Evolution by Harun Yahya )

[相關專題]
穆斯林不苦惱﹐信心十足
進化論的騙局
宇宙的起源 (新版面)
《宇宙的起源》
穆斯林以和平取勝世界
伊斯蘭的災難來自無神論
正邪分明﹐信仰自由
伊斯蘭的和平精神
穆斯林與有經人
世界災難邪說達爾文主義
恐怖主義非來自宗教
蒙昧社會永遠在
當代的道德滑坡
科學論證真主的跡象
地球與人類
惰性使許多人迷誤
莫待臨死時追悔不及
死亡的深刻教育
對人類弱點的思考
穆斯林社會陋習嚴重傷害伊斯蘭
患難歲月發人深省
不同的反省與悔過
穆斯林真誠待人
聖行是穆斯林的行為準則
穆斯林須遵行【古蘭經】
敬畏真主者終得善報
人性在沉思中提高
地球上的生命與我們
人時刻在受真主的考驗
宇宙的起源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