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科學宗教>>古蘭與科學
科學論證真主的跡象
2002.4.4  11:20:38    (哈倫•葉海雅,土耳其;hyahya.org)  閱讀17021次
 (阿里譯自,Scientists Confirm the Signs of Allah)
      
  現代的科學進入了外層空間探險,對宇宙的觀察和新發現引起人們再次思考和認識宇宙萬物的主宰。最新的科學成果有力地證明,整個宇宙是在一個主宰的統領之下,他是個完美的造化者、智慧的掌管者、仁慈的施恩者。古老的宗教得到最新科學的證實,因為現代的科學試驗和探索技術,使人類有可能對數千年的迷茫獲得真實的數據和明證。換句話說,現代的科學向人類提供了更確鑿的方式理解和認識宗教所宣傳的造物主和人類的存在目的。
  
  事實上,絕大多數科學家的態度已經有某些程度的轉變,但是並沒有發生根本性的轉變,他們仍舊堅持無神論的觀點。這是由于無神論的宣傳時間太長,已經佔有教育、政治、法律和經濟各種領域﹔同時因為,現代的社會、政治、經濟和國際關係是建立在無神論理念之上的,如果改變態度,就會使整個世界體制發生大地震。大多數人還不想改變態度,願意堅持傳統的無神論,這是他們的社會利益所至,也是為了維持舊有的穩定格局。所以,他們說,現代科學並沒有證明宇宙萬物都是造物主的創造。他們也確實在改變,因為他們承認,人類的科學研究終究是有局限的,科學之路不會直接通往上帝,而宗教是另一個學術領域。他們的結論是:宗教與科學是兩種並存的思維運動。
  
  恩格斯的名言:“科學永遠是宗教的死敵﹗”現在不這樣說了,因為,現代的科學看到了越來越多宇宙主宰的跡象,科學與宗教有可能互相解釋,是從不同角度研究同樣的問題。科學不再是宗教的死敵,而是研究同樣學術的朋友,或者說,競爭對手。
  
  當1895年英國生物學家查爾士•達爾文公佈進化論的時候,人們普遍認為對宗教是一次致命性打擊。這個理論說,宇宙的出現是大自然的運動結果,不是上帝的創造﹔生命的由來是進化的結果,也不是上帝的功勞。英國的一位科學史學者麥克•巴金特這樣寫道:“達爾文時代科學與宗教徹底決裂,形成了對抗的局面。所有的人被迫做出抉擇,今後的立場站在哪一邊,因為科學與宗教這二者是無法調和的。”從此以後,歐洲的科學家們都致力於研究無神論的科學思想,不承認有上帝或造物主。進化論是反宗教的領頭羊,其他領域的無神論研究相繼出現,如天文學、物理學、化學,他們一律以否定上帝造化為中心思想,這些學問被稱為“渾沌理論”(chaostheory)。
  
  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科學家們已經陷入了傳統的教條主義和頑固執拗,他們坐在慣性的車輛上不願改變方向。英國著名生物學家DMS華特生(Watson)這樣說明他的心理:“進化論已經被世界所接受,不是因為這種理論有多麼可靠的邏輯證據,而是因為,這是躲避承認宗教創造論的唯一出路。如果要所有的科學家都接受宗教解釋,在當前,這是個辦不到的笑話。”以進化論為例,現代的唯物主義已經不是科學,而是為政治服務的哲學,他們寧可歪曲事實真相也要維護這門哲學的存在,否則,唯物主義者將無法生存下去。美國哈佛大學的基因學教授理查德•萊文庭(Richard Lewontin)這樣解釋現代科學家的心理矛盾:“並不是由于科學研究的方法迫使我們用唯物主義解釋自然現像,而是我們科學家的職業就是要向人們用調查的證據和一套傳統的定律解釋問題,儘管我們自己有時也覺得違背直覺的感受,說不清楚許多神秘的事實。我們把唯物主義論定了,不能容忍天神造化論來干涉我們的思路。”
  
  這是現代科學史的巨大演變,一百多年前認為科學必勝的那些學者界的大師們,他們曾經多麼理直氣壯地對抗宗教,指責宗教是殭化的教條,是唯心主義。今日的科學家們無意之中發現自己落入了思想殭化、態度固執的教條主義之中,他們在做著違背自己良心的科學研究,只是為了在市場上能出賣自己的科研成果。情況並非都是這樣單行道,所有科學家的思想都被唯物主義中毒太深﹔在美國,出現了一個新的科學家學派,他們自稱是“創造論學派”(Creationism)或者“智慧的設計派”(IntelligentDesign),他們研究的目標是證明,世界上一切生物都是造物主的傑作。
  
  “科學永遠是宗教的死敵﹗”的思想隨著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死亡已經被廢除,科學家們進入21世紀開始重新認識宗教與科學的關係。科學與宗教的衝突過去也好,以後也好,世界上大多數人信仰的是被古代先輩們修正過的宗教,因為在他們自編的教義中加入了個人的見解。唯一純正的天啟宗教是伊斯蘭,科學與伊斯蘭就不會出現這樣的衝突,而且任何學派的正直科學家不會發現【古蘭經】與他們研究成果有矛盾。伊斯蘭的文明鼓勵人類觀察和探索大自然,特別強調,這是認識造物主的最佳途徑。請看,【古蘭經】這樣說:“難道他們沒有仰觀天體嗎﹖我是怎樣建造它,點綴它,使它沒有缺陷的﹖我曾展開大地,並將許多山岳投在上面,還使各種美麗的植物生長出來,為的是啟發和教誨每個歸依的人。我從雲中降下吉祥的雨水,就借它而生長許多果樹和五谷,並生長扶疏的海棗樹,它有累累的果實。”(50:7-10)
  
  【古蘭經】中像這樣鼓勵信士觀察和探索大自然的經文還有許多,教誨人們思考和認識自己生活的環境和其中的一切。伊斯蘭認為,科學研究可以幫助信士擺脫愚民和無知,可以加強信仰,深化敬畏之心,因為思考和探索能夠開闊人的眼界和思維,證實造物主的跡象。德國的現代著名物理學家馬克思•帕朗希科(MaxPlanck)說:“任何一名想踏入科學殿堂的人應當抬頭看看殿堂上懸掛的門額,上面寫著:你應當有信仰。這是任何學科裡一名真誠科學家的必備素質。”
  
  凡事在歷史上留有名聲的科學家都曾經論述過,宇宙間的一切物質和生命絕不是自生自滅的,越是深入探索,越是令人吃驚地發現,整個宇宙是一個整體的智慧創造。上個世紀之前世界上出現了唯物主義認識論,這是人類認識大自然的錯誤路線,但是好在時間不太長,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了衰退。科學家們經過這一段彎路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他們的工作是證實造物主的跡象,並且服從造物主創造的一切規律為人類造福。
例如牛頓堅持認為,宇宙空間的天體運動與地球上的一切運動應當符合同樣的運動規律,因為都是同一個造物主的創造。他說:“使太陽、恆星以及各種慧星運動的美麗體系只可能來自一個萬能的、智慧的神靈。這個神靈不但主宰著我們的地球和地球上的生命,而且主宰著全宇宙。因此,這個神靈不僅是‘我們的主’,而且是全宇宙的統治者。”
  
  德國天體物理學家開普勒(JohannersKapler)說:“我們天文學家應當是上帝的傳道者,因為我們在閱讀上帝創造大自然的書。我們只是一些善于思考的人,我們的知識不是我們的光榮,而這個光榮應當屬于上帝。”
  
  英國牛津大學的生物學教授羅伯特•馬修斯(RobertMattheus)在1992年出版的一部關於DNA分子研究著作中強調,他堅信人類的DNA分子是上帝的創造,不然,一切都無法解釋。他說:“一個人在形成的過程中,從一個分子裂變和發育成形,然後從嬰兒變成成年人,這一切都是神秘的奇跡。一條偉大的漢子身強力壯、思想活躍、雄心勃勃、氣吞山河,原來他從一顆比小寫字母i上面的一點還要小的受精卵成長起來的。這個奇跡只可能來自創造奇跡的造物主。”
  
  人類的近代科學研究曾經走過一段迷誤的道路,讓唯物主義表演了一百多年,到了20世紀末期才發現走錯了路,應當回歸到正規的途徑。科學與宗教沒有矛盾和衝突,科學的功能應當是證實造物主的神秘跡象,促進人類追隨正當的宗教信仰,而不是與宗教對抗。現代的科學家們還在沿襲前幾代人的老路,因為他們要把產品到市場上去出售換回生活必須的麵包,無法獨立思考發表清高的言論。但是他們已經表示,不同宗教作對了,對宗教表示了尊重和讓步。這是暫時的歷史時期,因為回歸到正規道路上來的科學家逐年在增多,他們將擺脫殭化的教條成為真主更忠實的僕人,事奉造物主,真心服務於人類社會。
  

[相關專題]
穆斯林不苦惱﹐信心十足
進化論的騙局
宇宙的起源 (新版面)
《宇宙的起源》
穆斯林以和平取勝世界
伊斯蘭的災難來自無神論
正邪分明﹐信仰自由
伊斯蘭的和平精神
穆斯林與有經人
世界災難邪說達爾文主義
恐怖主義非來自宗教
蒙昧社會永遠在
當代的道德滑坡
地球與人類
惰性使許多人迷誤
莫待臨死時追悔不及
死亡的深刻教育
對人類弱點的思考
穆斯林社會陋習嚴重傷害伊斯蘭
患難歲月發人深省
不同的反省與悔過
穆斯林真誠待人
聖行是穆斯林的行為準則
穆斯林須遵行【古蘭經】
敬畏真主者終得善報
人性在沉思中提高
伊斯蘭與進化論劃清界線
地球上的生命與我們
人時刻在受真主的考驗
宇宙的起源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