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社會經緯>>社會與人生
恐怖主義非來自宗教
2002.4.18  11:37:31    (哈倫•葉海雅﹐土耳其)  閱讀30533次
 阿里譯自hyahya org﹐Islam Is Not the Source of Terrorism by Harun Yahya﹐17/04/2002﹐伊光編譯
    

恐怖主義非來自宗教


 把恐怖主義與伊斯蘭強行掛鉤只是近二十年的西方新攻勢﹐因為在伊斯蘭一千四百多年的歷史上世界各國都沒有這樣的記載。 在美國發生的2001年“9-11事件”之後他們的新攻勢達到了高潮。 事實還沒有開始調查﹐紐約的世貿雙塔大樓剛剛倒塌就有多心人下結論﹐這是“伊斯蘭恐怖分子”幹的事。 其實美國是個樹敵很多的國家﹐由于它是世界唯一超級霸權大國﹐而且心底並不善良﹐在世界各地種仇太多﹐比如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歐洲法西斯運動、世界上首先遭受美國原子彈轟炸的日本、拉丁美洲的那些販毒集團等﹐都有可能視美國為仇敵﹐要對它報仇雪恨。


  在那四架飛機的登機記錄上﹐找到了十九名穆斯林乘客姓名﹐認定他們就是“恐怖分子”﹐法律界質疑他們的“證據”﹐認為很牽強。 即便是有說服力很強的鐵證如山﹐例如黑匣子裡的錄音對話或者從殘骸中發現實物證據﹐那也不該立即定性為“伊斯蘭恐怖分子”﹐因為司法機構還沒有確認這些人事因為伊斯蘭的目的或者受伊斯蘭的組織的指使犯下的罪行。 不能因為那些人是穆斯林﹐他們信仰伊斯蘭﹐就定為“伊斯蘭恐怖分子”﹐那麼為什么不把不同信仰的罪犯都加上信仰的名稱呢﹖ 如“基督教恐怖分子”、“猶太教恐怖分子”。


  根據伊斯蘭的教義﹐那些數千名“9-11事件”受害者都是無辜的普通人民﹐伊斯蘭絕對禁止穆斯林殺害他們。 【古蘭經】把殺害無辜平民的人定為大罪﹐將受到永居火獄的懲罰﹐任何有信仰的穆斯林都不會那般殘忍地殺害他們。 假如有人以宗教的名義殺害無辜的平民﹐他們是有意要醜化那個宗教﹐招引人們痛恨那個宗教﹐而絕不會是那個宗教的真正信徒。


  伊斯蘭的精神是仁愛、憐憫與和平﹐與恐怖主義恰恰相反﹐因為恐怖主義的特征是殘酷無情、血腥屠殺和毀滅文明。 受到恐怖主義懷疑的不應當是虔誠的宗教信徒﹐而應當是人間的罪惡思想和組織如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種族主義、霸權主義、唯物主義和黑社會﹐這些人不懼怕造物主﹐唯利是圖﹐極端自私﹐無惡不作﹐視生命如草芥﹐殺人不眨眼。 只有希特勒、斯大林和波爾波德那樣的極端分子和野心家才能如此殘暴﹐沒有人性。


  全體穆斯林所遵從的【古蘭經】教化人類要善良、公正和真誠﹐向人們啟示生活的真理和正道。 穆斯林對待全人類都以仁愛和善良為本﹐因為伊斯蘭的基本道德觀念包括仁慈、寬容和互助。 真主在【古蘭經】中啟示說﹕“你當以善待人﹐象真主善待你一樣。 你不要在地方上擺弄是非﹐真主確是不愛擺弄是非者。”(28﹕77)


  象“9-11事件”那樣的冷血謀殺和破壞絕不是伊斯蘭信士的性格和行為﹐所以﹐給他們強加上信仰的名稱﹐只能說明別有用心的人在利用不明真相的形勢對伊斯蘭發泄仇恨和敵意。 【古蘭經】中記載著真主對他的使者耶穌(爾撒聖人)的啟示說﹕“因此﹐我對以色列的後裔以此為定制﹕除因復仇和平亂外﹐凡妄殺一人的﹐如殺眾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眾人。 我的眾使者﹐確已昭示他們許多跡象。”(5﹕32)


  當然﹐利用宗教的名義進行侵略和大屠殺在歷史也曾經發生過﹐例如公元11至12世紀的十字軍東侵﹐他們確實以保衛宗教為名﹐對穆斯林的國土進行野蠻的侵略和屠殺無辜的平民。 有羅馬教皇領導的歐洲十字軍從歐洲出發對穆斯林世界發動突然襲擊﹐從土耳其登陸一路殺到達耶路撒冷﹐毀壞城市﹐掠奪財富﹐對穆斯林和猶太人實行種族絕滅的屠殺政策。 宗教被利用來欺騙人民的手段﹐因為發動戰爭的人已經徹底背叛了他們的宗教﹐結果以失敗而告終﹐這也應當認為是上帝對他們的懲罰。 基督教的教義精神是博愛﹐如上帝在《馬太福音》中說﹕“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5﹕44) 《路加福音》中說﹕“有人打你這邊的臉﹐連那邊的臉也由他打。 有人奪你的外衣﹐連內衣也由他拿去。”(6﹕29) 那麼為什么會發生十字軍東侵幹盡慘絕人寰的姦殺燒槍的罪惡勾當呢﹖ 據歷史學家的考證﹐歐洲的民眾當時都是文盲﹐沒有人能讀【聖經】﹐他們只是聽信羅馬教庭的擺布﹐受了欺騙。


  此外﹐在《討拉特》經典中沒有許可殺害無辜的經文﹐可是﹐以信奉《討拉特》而自尊的以色列的國王為了要把新生的耶穌殺死在搖籃中命令殺害全城所有的嬰兒。


  在伊斯蘭的歷史上也出現過令人不可思議的違背伊斯蘭和平精神的背叛事件﹐例如先知穆聖最親密的弟子、堂兄和女婿大賢人阿里﹐在他哈里法的任上被伊斯蘭內部的敵人哈瓦利吉派的人謀殺奪權。 以上這些歷史事實證明﹐這些恐怖活動和屠殺與宗教無關﹐都是為了政治奪權﹐而當時的普通民眾多數是無知的盲從者。


  那麼﹐今日的東西方衝突也不是宗教鬥爭﹐比如美國總統每次講話都要說幾句宗教的話﹐如“上帝保祐美國”或“上帝支持正義懲罰邪惡”之類的話﹐也不是真心實意在維護宗教﹐而是利用宗教﹐保護一部分人的政治和經濟利益。


  因此﹐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都不是產生暴力和恐怖的宗教﹐歷史上的暴力和戰爭都是由于政治集團之間權力鬥爭的激烈形式﹐絕不會是信仰衝突的表現。【古蘭經】中不僅沒有對穆斯林以暴易暴的指示﹐而且明確要求信士們“以德報怨”。 【古蘭經】說﹕“善惡不是一樣的。 你應當以最優美的品行去對付惡劣的品行﹐那麼﹐與你相仇者忽然間會變得親如密友。 唯堅忍者﹐獲此美德﹐唯大福份者﹐獲此美德。”(41﹕34-35)


  但是﹐冤有頭﹐債有主﹐世界上到處發生恐怖襲擊和反抗鬥爭絕非是無緣無故失去人性和理智的行為。 比如在穆斯林世界﹐多處發生暴力衝突事件﹐我們可以頭腦冷靜地撇開宗教信仰的因素﹐從西方殖民主義歷史中能找到更清楚的答案。 在過去的幾個世紀裡﹐絕大多數穆斯林的民族都曾經生活在殖民主義統治下的水深火熱之中﹐今日世界上的熱點地區﹐沒有一處不是與殖民主義統治的後遺症有關﹐例如在英國統治下的克什米爾和巴勒斯坦﹐在共產主義統治下的車臣和科索沃。 人民過去和現在都在受剝削和壓迫﹐這是人民反抗的原因﹐而美國以最強大的超級大國自居﹐為了自身的利益偏袒一些國家如以色列和印度﹐那裡的人民自然會不惜一切手段進行鬥爭和對抗。 因此﹐恐怖主義的根源不在宗教信仰﹐而在于大國的對外侵略本性。


  我們批判殖民主義的罪惡但絕沒有掀起反基督教的意圖﹐歐洲人和美國人在全世界推行大國沙文主義、新老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和共產主義﹐同他們的宗教已經沒有關係。 這些人早都背叛了基督教的基本教義﹐只有自私的慾望和貪婪的野心。


  西方人從19世紀開始就否定了基督教對政治的影響和約束﹐他們推行的是唯物質主義和社會達爾文主義﹐後來又演變出一股共產主義黑風﹐這些是他們對外侵略和掠奪的理論根據。 他們憑借武力在世界上到處橫行霸道﹐欺凌弱小﹐干涉內政﹐操縱市場﹐任意轟炸一個國家﹐扮演公開的海盜。 這些人反對任何宗教﹐他們是伊斯蘭的敵人﹐也是他們國內基督教信徒的敵人。


  今天﹐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把他們欺壓的穆斯林人民對他們的反抗歸罪于伊斯蘭的信仰﹐這是沒有根據的歪曲和誤導﹐因為他們要掩蓋對世界剝削和侵略的本質。 他們放出來的錯誤信號只能使世界迷失方向﹐使社會更加混亂﹐不可能根治他們所恐懼的恐怖威脅。


  伊斯蘭不是屬於一個民族的文化﹐也不是西方人認為的“東方思想”﹐伊斯蘭屬於全世界﹐是真主派遣的最後使者傳播給全人類的最後啟示。 今天的伊斯蘭發展的事實正說明這個問題﹐伊斯蘭已經傳播到了世界五大洲﹐一切凡是有人類居住的地方。 穆斯林有責任向接近的人們解釋明白伊斯蘭信仰的精神和宗旨﹐讓人們理解伊斯蘭是和平、正義、寬容和仁愛的宗教﹐伊斯蘭反對傷害無辜民眾的任何恐怖活動。 伊斯蘭廣泛傳播將使世界人民認識到【古蘭經】的教誨是保護人的基本權利、反對民族壓迫和剝削、提倡教育消除愚昧、鼓勵科學研究和平等交易。


  穆斯林與西方的基督教徒應當聯合起來成為好朋友﹐因為雙方都是遵從造物主經典的信徒。 【古蘭經】說﹕“你必定發現﹐對於信道者最親近的是自稱基督教徒的人﹔因為他們當中有許多牧師和僧侶﹐還因他們不自大。”(5﹕82) 宣傳伊斯蘭﹐讓更多的人遵從真主的正道﹐這個世界將有希望消滅恐怖主義。


[相關專題]
穆斯林不苦惱﹐信心十足
進化論的騙局
宇宙的起源 (新版面)
《宇宙的起源》
穆斯林以和平取勝世界
伊斯蘭的災難來自無神論
正邪分明﹐信仰自由
伊斯蘭的和平精神
穆斯林與有經人
世界災難邪說達爾文主義
蒙昧社會永遠在
當代的道德滑坡
科學論證真主的跡象
地球與人類
惰性使許多人迷誤
莫待臨死時追悔不及
死亡的深刻教育
對人類弱點的思考
穆斯林社會陋習嚴重傷害伊斯蘭
患難歲月發人深省
不同的反省與悔過
穆斯林真誠待人
聖行是穆斯林的行為準則
穆斯林須遵行【古蘭經】
敬畏真主者終得善報
人性在沉思中提高
伊斯蘭與進化論劃清界線
地球上的生命與我們
人時刻在受真主的考驗
宇宙的起源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