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啣皛祆銵>>憍血戊
穆斯林女子的蓋頭問題
2002.10.11  8:53:51      閱讀7806次
 (阿里譯自Islam Online﹐The Questions of Hijab by Sheikh Ahmad Kutty﹐05/10/2002﹐ 伊光編譯)
      (編譯者按語﹕本文是一篇美國《伊斯蘭在線》網站www﹒islam-online﹒net“教法問答欄目”對許多網友來信的總答復。 發表在10月5日網頁﹔主持人是伊瑪目艾哈邁德•庫蒂。)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尊名。


  萬贊全歸至大的真主。 祈求真主恩賜他的使者、使者的家屬和弟子們。


  最近收到許多女信士發來的電子信件﹐詢問穆斯林女子戴蓋頭的種種問題。 她們說﹐對女子是否戴蓋頭的問題說法不一﹐使她們認識混亂﹐例如戴蓋頭是否伊斯蘭教法規定﹖ 戴與不戴就是判定是否穆斯林﹖ 是否伊斯蘭只對女子有限制而對男人們沒有任何約束﹖ 有人說﹐戴不戴都可以﹐不是天命要求﹖ 但也有人說﹐不但必須戴﹐而且面孔也不能露在外面﹔有些國家實行了改革﹐女子只在頭頂上戴一塊方巾或者同男人一樣的白帽。 問題雖然各種各樣﹐但總的內容差不多﹐因此作一次概括答復如下﹕


  首先必須肯定﹐伊斯蘭對女子戴蓋頭的要求是保護女子的女性尊嚴﹐絕對沒有降低她們人格或社會地位的意思。 實踐證明﹐穆斯林女子戴上蓋頭出現在公開場合只會給她們帶來許許多多的好處﹐躲避各種邪惡的侵襲。


  伊斯蘭對穆斯林的男人和女人都有不同的衣著規定﹐這些規定來自於真主的啟示﹐因為只有人類的造化者真主最了解人性的區別﹐男人和女人﹐因此﹐伊斯蘭對男女生活規範的規定只可能有利於人類的生活﹐例如人的尊嚴、羞恥、品格、榮譽、社會禮儀與和諧﹐絕無任何害處。 相反﹐不遵照真主的意欲﹐人們利用真主恩賜的自由而任性放縱﹐為所欲為﹐則只會對人類自己個人或社會有害而無益。 真主對人類的造化只有單純的兩種類別﹕男人和女人﹐他們在社會交往中應當有區別﹐衣著是其區別的規範之一。


  對穆斯林女子戴蓋頭的要求是整個伊斯蘭文明規範中的一個部份﹐這個規則來自真主在【古蘭經】中的啟示﹐“你(真主的使者)對信士們說﹐叫他們降低視線﹐遮蔽下身﹐這對於他們是純潔的。 真主確是徹知他們的行為的。 你對信女們說﹐叫他們降低視線﹐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飾﹐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們用面紗遮住胸膛﹐莫露出首飾。…… ”(24﹕30-31)


  聖門弟子伊本•阿巴斯以對【古蘭經】知識博學而出名﹐在他留給後人的著作中對這兩節經文的解釋是﹕“當女子與非親屬相見時﹐應當遮蔽面孔與雙手以外的全部身體。” 歷代絕大多數的伊斯蘭學者們﹐包括四大伊瑪目在內﹐都同意伊本•阿巴斯的理解﹐即穆斯林女子應當遮蓋住她們的全身﹐可以外露面孔和雙手。 然而﹐確是有少數學者﹐其中有罕百里學派的學者們堅持認為﹐穆斯林女子的全身遮蓋應當包括面孔和雙手﹐他們有兩個理由。 第一﹐他們認為某些聖訓中有這樣的含義﹐第二是他們自己的解釋﹕這個習慣古已有之﹐女人們對男人最具女性誘惑力的外部特征是面孔和雙手﹐所以應當遮蓋起來﹐防止男人們對女性的胡思亂想。 但是﹐絕大多數的學者不同意這些少數人的觀點﹐認為他們曲解了【古蘭經】的意思﹐超越經文的界定範圍是不允許的行為。 那些認為對律例嚴格些好的人其實是偏離了正道﹐走入極端﹐鑄成嚴重的錯誤﹔伊斯蘭的要義是守住“中正”之道。


  大多數學者堅持服從【古蘭經】原意不變﹐有三個理由﹕
第一、【古蘭經】的這段啟示沒有要求穆斯林女子把包括面孔和雙手在內的全部身體都應當掩蓋起來的意思。 女人們走在戶外﹐有些部份許可暴露於外﹐所以要男女都“降低視線”﹐不要互相去注目那些地方。 這些暴露於外的女子身體部份至少是面孔和雙手﹐因為這樣﹐生活才能方便。


  第二、在女子禮拜的規則中﹐歷代的學者們沒有說過﹐她們必須把面孔和雙手都遮蓋起來。 穆斯林禮拜時的裝束應當是最嚴肅的了﹐所以﹐也應當是正常出門時的裝束標準。


  第三、到麥加去朝覲的女子﹐正朝和副朝﹐必須遵守麥加傳統的衣著禮儀“戒衣”。


  女子朝覲時的戒衣是不許可遮蓋面孔和雙手的﹐在麥加禁寺各處大門蒙面而入內的女子會遭到守門官員的阻攔。 這應當是一個強有力的證明。


  真主在【古蘭經】中的所有啟示以及各種聖訓遺教中沒有一處暗示﹐女子的蓋頭是對她們的人格貶低﹐或者男女絕對隔離﹐或者禁止女子參加任何社會活動。 【古蘭經】啟示要求女子出門與非親屬接近時必須遵守這些規則﹐恰恰說明﹐女子同陌生男人接近是允許的﹐但只是要求注意自己的尊嚴和榮譽而已﹐例如學校規定﹐學生進學校應當穿校服一樣。 全部伊斯蘭法制是對穆斯林社會的全面描述﹐從中可以看到女子在社會上既有男女一律平等的地位﹐也享有完全自由活動的權利。 我們閱讀聖門弟子故事時就可以看到﹐在先知穆聖時代﹐男女的接觸很頻繁﹐有許多很有突出成就的女子﹐例如赫蒂徹、法蒂瑪、阿詩瑪等人﹐她們從事商業活動、協助穆聖做社會工作、幫助前線戰士等﹐都自由地與陌生的男士打交道。


  以上的解釋﹐充份說明﹐女子不必把面孔和雙手都遮蓋起來﹐而且闡明了女子戴蓋頭的根本意義﹐因此﹐所有學者無例外地一致認為﹐穆斯林女子應當遵守真主的仁慈啟示﹐守本份﹐顧尊嚴﹐衣著是區別非穆斯林女性的主要特征。 這是穆斯林女子的義務和責任﹐必須這樣做﹐那些承認自己是穆斯林而又不遵守真主啟示的女子屬於不正常現象﹐也許由於某些社會原因造成的後果。


  原因之一是她們受到穆斯林男子不平等的待遇。 在許多穆斯林社會中﹐人們把自重和尊嚴的要求只針對女子而言﹐而男人們可以做任何事﹐不受約束。 當男人們力圖用信仰嚴格要求女子時﹐而自己卻不嚴守信仰的規範﹐這就是不平等。 對別人嚴格要求而對自己放寬條件﹐這就構成了社會壓迫的事實。 伊斯蘭教法對男子穿衣也是有許多規定的﹐而許多人都不太注意﹐例如【古蘭經】中“降低視線”的要求是對男人和女人雙方而言﹐並非只要求女子而不要求男子“降低視線”。


  我們在大街上常常可以看到﹐夫妻兩人並肩而行﹐女子戴著蓋頭而且降低視線﹐但那位老兄卻在東張西望﹐斜瞟行路中的其他女子。 在家裡﹐父親看見女兒要出門﹐囑咐她把頭蓋上﹐但他自己卻在欣賞西方電視劇﹐那裡面充滿袒胸露背的女子﹐樂此不疲。 真主是公道的﹐如果男人對女人不公道﹐造成不社會不公平﹐被西方社會認為蓋頭是穆斯林社會對女子壓迫的象征。


  伊斯蘭沒有說過男人比女人更加自由﹐大男子主義是男人們背離了伊斯蘭正道自己利用權利發明的錯誤行為。 真主在上述【古蘭經】啟示中的最後結尾是﹕“信士們啊﹗ 你們應當全體向真主悔罪﹐以便你們成功。” “全體”和“你們”當然指男人和女子﹐“成功”是指全穆斯林社會的成功﹐那麼﹐今日穆斯林社會的不成功﹐原因在那裡﹐就不言而喻了﹐可能男人們的罪責更重。


  其他的原因來自壓迫者的社會。 自從最後一個伊斯蘭帝國在二十世紀初被西方列強戰敗以來將近一百年中﹐穆斯林社會發生了巨變﹐許多地方的穆斯林壓迫更深﹐他們的信仰受到嚴重歧視和誹謗。 一些穆斯林國家遭受直接的殖民地文化統治﹐也有些國家被西方社會培養的洋奴按照西方主人的意圖統治﹐也出現過前蘇聯時期對伊斯蘭徹底否定和消滅的某些地區。 以上這些歷史的曲折道路在六十年代之前最明顯﹐例如土耳其的基瑪爾主義和阿拉伯國家的激進左派公開說﹐伊斯蘭是阻礙穆斯林社會進步的根源﹐所以主張穆斯林社會應當完全西方化﹐放棄伊斯蘭﹐學習西方人的民主和科學﹐男女衣著是他們改造舊社會的內容之一﹕男子刮去鬍鬚穿上西裝﹐女子摘掉蓋頭換上短裙。 還有些地方﹐自己設計民族化的女子服裝﹐例如女子戴上一頂不倫不類的男人小白帽表示自己是放棄了伊斯蘭落後思想的某個“民族”。


  在這個時期﹐出現了許多現代的奇談怪論﹐正如許多提問者說到的那些問題﹐例如對伊斯蘭女子的蓋頭改革。


  六十年代以後﹐全世界大部份地區出現了伊斯蘭復興運動﹐認為半個世紀前責怪伊斯蘭是落後根源的激進思想和行為是走了錯路﹐受伊斯蘭敵人的欺騙和收買﹐出現了改悔﹐年青一代的穆斯林要求恢復伊斯蘭正道﹐女子們從大學生開始都以戴上蓋頭表示支持伊斯蘭的新潮。 今日的世界﹐從摩洛哥到印度尼西亞許多地方都展現了穆斯林女子恢復戴蓋頭的新局面﹐不論在大學校園裡或是在現代商業市場中﹐人群中的穆斯林女子﹐老中青年﹐都戴著不同色彩和風格的蓋頭﹐甚至外國遊客也都志願入鄉隨俗﹐女子們戴上蓋頭表示對穆斯林文明的尊敬。


  在本文的結論中﹐這裡只需要說明兩點。 伊斯蘭信士所應當遵守的所有原則都是根據經訓而成立的真主的法度。 伊斯蘭不會因為一些頭腦簡單或者利欲熏心小人的主張而改變根本立場和原則。 帝國主義在穆斯林世界製造的“民族主義”﹐或者在某些國家把穆斯林群眾用“民族文化”來代替﹐這都是為了達到消滅伊斯蘭的目的。 伊斯蘭從一開始就明確聲明﹐一切標新立異都是違背主道的異端邪說﹐不能接受。 伊斯蘭所規定的任何功修和行為規則﹐絕不會因為一些地方忽視的人多了而實行“民主意見”自我否定﹐其實﹐只是那些人在背離伊斯蘭正道犯罪而已。


  第二點﹐伊斯蘭堅持信仰絕不能強迫﹐這裡應當有兩層意思﹕對根本不信道者的卡菲勒﹐不能強迫他們信真主﹔同時對承認自己是穆斯林的人們﹐信仰到什麼程度也不能強迫。 對於穆斯林﹐我們有責任用善言宣教﹐勸說他們遵守的生活規範和社會道德都是每個穆斯林的信仰責任﹐對一些基本信仰的忽視就是罪過﹐但是我們不能因為他們做了某些犯規的行為而否定他們是穆斯林﹐例如發現某些人偷偷飲酒、不守齋拜、女子不戴蓋頭等。 我們無權把任何穆斯林開除教們﹐把他們拋到卡菲勒中去﹐但是在我們儘到宣教的責任之後﹐是否接受和改正由他們自便﹐違背這些規則必將咎由自取﹐自己揹負著這些罪過到審判日承擔向真主做交代的責任。


  人類的造化者至大至慧的真主徹知人性之弱點和行為﹐如見利忘義、隨風轉舵、心術不正、信仰不堅﹐【古蘭經】說﹕“假如真主為世人所犯的罪惡而懲治他們﹐那麼﹐他不留一個人在地面上。”(35﹕45) 普慈今世的真主對人類如此仁慈、寬大﹐對所有迷誤的人不是立即懲罰﹐而是放寬時限﹐等待他們覺悟和懺悔﹐因此﹐我們也應當對任何人寬容和耐心。 祈求真主引導我們於正道﹐提醒我們時刻記念真主。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