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啣皛祆銵>>憍血戊
對穆斯林女子蓋頭的觀察
2002.10.31  21:51:23      閱讀7673次
 (Daily Texan﹐Faith﹕ Taking A Close Look by Esther John﹐23/10/2002﹐
    (這是一篇美國記者對穆斯林女子戴蓋頭的觀察報告。 ---- 譯注)

每一次看到穆斯林女子戴著蓋頭﹐尤其在大學校園中﹐許多人都在議論紛紛。 有人說﹐這是穆斯林婦女受壓迫的象徵﹔也有人說﹐這些人思想迷信、頑固不化﹔也有人說這是對西方文化的抗議﹐表明一種政治態度﹔也有人說﹐這僅僅是信仰的特征﹐表示對真主的敬畏。 這樣一塊簡單的布﹐能夠代表這麼多的思想和理解﹐這說明我們不能對任何事都主觀下定義。 經過許多年的觀察和研究﹐穆斯林女子的蓋頭確實代表了不同的思想動機﹐有信仰、政治、文化、社會的各種不同理由。


普林斯頓大學規劃系的高年級女大學生艾米娜•阿什法格說﹕“當然﹐我是穆斯林﹐但我的蓋頭代表了我的心。 我希望向社會表示一種性格溫和、自我檢點、內心善良的心態。 我喜歡用這樣簡單的布蓋在頭上﹐讓老師們和同學們一看就能瞭解我。”


另一名生物系的女生納佳拉•阿布拉赫曼說﹕“我的蓋頭是表示內心的信仰﹐也是對社會的公開聲明。 生活在美國這個社會﹐這是我經過三思後的選擇﹐因為﹐社會不同的人會對我做出不同的反應。 但是﹐我決定向有疑問的人表白﹐這就是我們信仰的伊斯蘭﹐希望你們來瞭解我們﹐我準備回答任何奇怪的問題﹐希望你們不要胡亂猜想﹐不要對我們的文明曲解。”


有些美國人認為﹐穆斯林婦女戴蓋頭是由於她們沒有自由﹐受男人的壓迫﹐因為這些人說﹐許多伊斯蘭國家都有不給婦女平等權利的法律。 因此﹐這些女子必須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不敢擡頭﹐不敢說話﹐因為她們沒有發言的權利﹐沒有社會活動的自由。 儘管這個觀點在西方社會很流行﹐有時討論得慷慨激昂﹐甚至有些人激動得想衝出去解放那些受壓迫的婦女。 但是﹐主觀的理解在事實面前站不住腳﹐因為我們採訪過的所有穆斯林女子﹐不論在伊斯蘭國家的城市或鄉村﹐或者在美國和歐洲的大學校園裡﹐我們一說“穆斯林女是受壓迫的”﹐都遭到了反駮。 更多的女子對我們這樣提問﹐只是微笑﹐不予回答﹐意思是﹐“你們思想太淺薄﹐所以提出這樣可笑的問題﹐我們同你們沒有共同的語言和價值觀念。”


我們因此研究了【聖經】和【古蘭經】﹐希望找到問題的來源。 我們吃驚地發痕7b﹐【聖經】和【古蘭經】對女子都有幾乎同樣的遮蓋頭部和身體的要求﹐但是基督教徒們沒有把經典中“上帝的話”看得很嚴肅﹐許多地方都沒有照辦。 例如上帝在【聖經】中啟示說﹕“女人若不蒙著頭﹐就該剪了頭髮﹔女人若以剪頭髮為羞愧﹐就該蒙著頭。”(【新約】哥林多前書﹐11﹕6) “婦女不可穿戴男子所穿戴的﹐男子也不可穿女子的衣服﹐因為這樣行都是耶和華你上帝所憎惡的。”(【舊約】申命記﹐22﹕5)


西方的個人自由思想使他們成為以各取所需的態度對待【聖經】和上帝﹐所以現在只能在天主教的修道院中看到帶頭巾的修女﹐一般的教徒都自我解放了。 不容爭辯﹐資本主義的金錢與物質浪潮使基督教受到嚴重污染、變質﹐許多地方有名無實﹐因為基督徒們不再像過去那麼真誠信仰﹐對上帝失去了敬畏。 穆斯林對【古蘭經】的態度比基督教要嚴肅認真得多﹐大多數穆斯林堅持認為﹐【古蘭經】是真主的命令﹐必須句句照辦﹐疏忽大意是罪過。


美國中東語言文化研究所的教授菲格華•西拉茲博士說﹕“穆斯林世界的女子的蓋頭﹐從她們心理和意義﹐歷史和現代是有區別的。 過去﹐女子的蓋頭只是代表民族的傳統﹐一種社會習慣﹐但是現代社會﹐穆斯林女子的蓋頭有了新的內容﹐是她們向社會發出的醒目信號。 例如在穆斯林國家﹐各國的蓋頭表示的內容都不相同。 在土耳其﹐政府提倡學習西方文化﹐有明令禁止在官方和教育場合戴蓋頭﹐但是女子堅持這麼做﹐是對政府的不滿表示。 伊朗女子用不同顏色的蓋頭表示自己的社會地位和文化程度。 阿富汗婦女以傳統習慣為主﹐表示女子的美德﹐但是美國幫助阿富汗推翻了塔利班政權﹐西方人勸女子們求解放﹐但是很不成功。 她們堅持戴傳統的蓋頭表示西方部隊駐守抗議﹐因此﹐也包含了政治內容。 又例如﹐埃及在納賽爾時代與印度尼西亞在蘇哈托時代﹐大刀闊斧地引進西方文化﹐開羅和雅加達街上只見老年婦女戴蓋頭﹐後來的伊斯蘭運動從大學校園中興起﹐是那些思想前衛的女大學生們帶頭使埃及和印度尼西亞整個社會都興起了女子戴蓋頭的熱潮。 這明顯是政治的原因。”


她說﹕“美國的穆斯林女子正在掀起一場運動﹐紛紛戴起蓋頭表示她們信仰和文化的歸屬﹐代表了拒絕融入西方文明的呼聲。 這種現象超過了簡單的宗教信仰﹐而是對西方文化的反抗和抵制。” 正如一位女大學生說﹐她戴蓋頭為了表明﹐她在這個社會中保存了自我純潔的心﹐沒有丟失了自己的特徵。 她說﹐這是她的自由﹔假如社會對她施加壓力﹐強迫她摘去蓋頭﹐那才是壓迫。


當然﹐表達自我不僅是女子的使命﹐男人們也要表現自己。 在調查中﹐許多穆斯林告訴我們﹐請到伊斯蘭國家去看看﹐儘管國家的領導們同西方外交官們穿西裝、誇夫人、模仿洋人﹐但是普通民眾都穿自己的民族衣服﹐例如約旦和巴基斯坦﹐這也是表達對政府的不滿。 男人們留鬍鬚、穿白長衫、戴白帽﹐也如同女子的蓋頭一樣﹐他們不喜歡與西方文化混同﹐表現穆斯林的自豪感。


美國和歐洲的紳士們坐在沙發上﹐呷著咖啡發表議論﹕伊斯蘭不給女子自由﹐穆斯林女子是受壓迫的人群﹐但是﹐就在他們自由世界裡的家門口伊斯蘭在蓬勃發展。 許多美國人、法國人、英國人都在學習伊斯蘭﹐歸信者中女子新穆斯林差不多有一半﹐她們拋棄了代表性自由的超短裙吊帶衫﹐喜歡用蓋頭和長衫表白純潔的心靈。 不知這些在沙龍裡議論紛紛的紳士們怎樣解釋﹖ 艾米娜對這個問題做了很有代表性的答復﹐她說﹕“我是生活在一個自由社會裡。 如果我受到了壓迫﹐我絕不會接受。 我接受了蓋頭﹐正是因為我喜歡這樣。”


(Daily Texan﹐Faith﹕ Taking A Close Look by Esther John﹐23/10/2002﹐
伊光編譯)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