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啣皛祆銵>>摰嗅滬
正當的兩性關係
2003.1.13  14:39:40      閱讀7686次
 (阿里譯自Islamzine com﹐The Family and The Sexual Revolution﹐ 2003/01/12﹐伊光編譯)
    

  先知穆聖說﹕“男人和女人應當是一個整體的各一半。” 人類的概念不是單獨的男人或女人﹐而是由男人和女人合而為一構成一個整體﹔人類社會分成無數個小分子﹐就是一個家庭﹐家庭中有男人和女人﹐如同水的分子﹐必須是氫氧兩種原子的結合。 真主派遣的使者﹐從最早的阿丹到最後的穆罕默德﹐都把男人和女人的婚姻結合定為神聖的夫妻關係﹐互相向真主的誓約﹐受真主的指引和喜悅。 【古蘭經】以及以前的猶太教和基督教經典都十分嚴肅地對待男人和女人的婚姻大事。


  結婚成立家庭是人類的社會制度﹐任何一個古代的民族都有固定的婚姻習慣﹐進入文明時期﹐則以法律的形式確認和保護男女之間的婚姻關係。 因此﹐兩個陌生的男女結合成一個新家庭﹐成為社會的一個分子﹐他們的結合包含多重關係﹕感情、生理、經濟、物質、精神、責任、道德、生兒育女和照顧老人。 兩個人終身為伴﹐分工合作﹐各人有自己的權利、責任和義務。 一個新家庭的建立﹐既是家族的延續﹐也是新血緣關係的起點﹐聯結許多方面的親情和友誼﹐成為社會網絡中的一個新焦點。 當一對老夫婦雙雙歸真去世之後﹐他們留下的影響深遠﹔ 兒女們為他們祈禱﹐定期悼念﹐親朋好友保持來往和互助﹐他倆的子孫後代關係密切。


  伊斯蘭的婚姻體現了兩大功能。 一是合法的男女結合﹐互相依戀和憐憫﹔【古蘭經】說﹕“他的一種跡象是﹔他從你們的同類中為你們創造配偶﹐以便你們依戀她們﹐並且使你們互相愛悅﹐互相憐憫。 對於能思維的民眾﹐此中確有許多跡象。”(30﹕21) 第二個功能是生兒育女繁衍後代﹔【古蘭經】說﹕“真主以你們的同類做你們的妻子﹐並為你們從妻子創造兒孫﹐真主還以佳美的食物供給你們。 ”(16﹕72) 真主造化的男人和女人﹐互有性慾、感情和社會的需要﹐但必須遵從真主的命令﹐以結婚的方式合法結合成為夫妻。 婚姻是真主的命令﹐社會的管理者把真主的命令變成了法律﹐把人類的需要引向合理的生活道路﹐同時施加強制性的約束﹐禁止婚姻之外的非法兩性關係。 違背真主命令者受到伊斯蘭法律的嚴厲制裁﹐例如非法通姦者在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處以極刑。


  伊斯蘭的學者們相信﹐世界上各民族都基本上遵守類似的婚姻法制﹐終端的起源是來自真主的啟示和命令﹐但是因為真主使者在歷史上的消失﹐啟示和經典受到誤傳﹐許多國家的人民把婚姻只當作一種社會習俗﹐而逐漸失去了對婚姻根源的信仰和認識。 因為失去了對造物主的敬畏﹐對婚姻制度的嚴肅性和主命的約束也逐漸淡化﹐成為自我行為的選擇﹐婚姻走向自由化﹐例如西方社會現代流行的性解放和性革命。


  凡是出現信仰衰敗的地方﹐人們開始只相信自己﹐例如無神論流行﹐或者嚴肅的宗教變成了精神寄託的附屬品。 社會哲學家們說﹐這是民主和自由﹐個性解放﹐自己當家作主﹐打倒救世主﹐反對封建迷信的禮教和宗教的精神壓迫。 這樣的社會就必然出現偏差﹐左右搖擺不定﹐社會弊端叢生﹐原因是真主沒有恩賜人類完美的智慧﹐而那些有權的人總是宣稱自己永遠正確﹐代替造物主的地位﹐超越了人性的能力。 真主在【古蘭經】中警告說﹕“你們只獲得很少的知識。”(17﹕85)


  人類的知識不足是真主造化的人性﹐如果對真主不服氣﹐爭奪真主的權威﹐崇拜個人“思想家”﹐必然受到真主的懲罰。
現代社會發展的總趨勢是世俗化﹐排斥一切宗教和信仰﹐從上個世紀30年代開始的“沒有宗教的道德觀”出現了﹐他們主張根據人的需要確定社會道德和法制的原則。


  人類的價值觀﹐如榮譽、忠誠、善良等都失去了依據﹐婚外沒有貞節﹐婚內沒有忠誠﹐一切都是實用主義﹐功利主義﹐憑感情衝動為取舍﹐向物質利益看齊。 婚姻和家庭在性自由和性解放的潮流中受到衝擊﹐男人和女人的兩性關係發生了混亂﹐傳統的習俗與新時尚並存﹐各取所需﹐各行其是。 婚姻的形式仍舊保留著﹐但是已經沒有了信仰、敬畏、忠實和貞節﹔婚姻對誓約、責任、貞操和性愛已經完全失去了約束。 不久前﹐一名美國的電影明星在她第十七次結婚儀式上對記者說﹐她剛纔在神父面前向上帝的誓言“不論他老弱、貧窮或疾病﹐我永遠愛他”﹐已經說過了十七遍。 婚姻變成了沒有靈魂的空殼﹐只是一種戲劇式的表演﹐角色們都言不由衷﹐逢場作戲﹐這樣的結果﹕男女亂交、騙姦、強姦、通姦、墮胎、棄兒、私生子、單親子女﹐女童早孕、家庭破裂、情敵仇殺、賣淫嫖娼、性病肆虐、艾滋病流行。 這是背離真主﹐歪理邪道流行於市﹐為天理所不容﹐導致無窮的邪惡後患。


  全世界的穆斯林生活在同一種社會文明之中﹐遵守同樣的伊斯蘭法規﹐在婚姻問題上的原則是非界線分明﹐從來不含糊﹔合法與不合法﹐從來不混亂﹐沒有爭論的余地﹐因為是非原則的標準是根據真主頒降的【古蘭經】﹐而且唯一解釋【古蘭經】的權威只屬於真主的使者先知穆聖。 【古蘭經】是現代人類社會和各種宗教中唯一沒有經過人為增減和篡改的經典﹐【古蘭經】中的所有文字都是原原本本的忠實記錄﹐真實的天道啟示﹐人類生活原則的寶典。 任何時代的教長、學者、官長都無權偏離經訓裁決人類社會的是非﹐更改伊斯蘭的原則﹔伊斯蘭在是非原則問題上絕無絲毫讓步﹐既不向外來的強大壓力妥協﹐也不會順應內部大多數人的“民主”意見。 當然生活在非伊斯蘭化社會中的穆斯林﹐個別人的行為不檢點﹐不守伊斯蘭的法紀﹐例如不禮拜、不守齋戒、飲酒、賭博、嫖娼、算命、為主舉伴﹐這些都是個人的錯誤和罪過﹐咎由自取﹐個人承擔罪責﹐影響不了伊斯蘭的純潔真理。


  任何有信仰的穆斯林絕不接受西方流行的性解放和性自由﹐以及在婚姻關係上的兒戲態度﹐因為伊斯蘭的法制保護男人和女人的同等利益﹐婚姻是嚴肅的法制和道德的約束。 西方新發展的兩性關係是男人對女人的欺騙和壓迫﹐男性需要性愛﹐但可以不負責任﹐把女人當作性工具和用錢購買的商品﹐容貌漂亮的女人身價百倍﹐有人出錢﹔而形像不美或者年老有病的女人遭到社會遺棄﹐無人過問。 性自由對男人沒有一點損失﹐可以自由地喜新厭舊﹐更換新歡﹐金屋藏嬌﹐包養二奶﹐而造成的後果都由女人承擔﹐如懷孕、墮胎、無父子女﹐青春賣笑﹐她們在精神和心理上的創傷要比生活和經濟的負擔更加沉重。 西方的性自由是對女子的最大不公正﹐不平等。


  西方性自由運動的進一步演變和墮落﹐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爆發了同性戀最響亮的呼聲。 同性戀不是什麼新東西﹐古已有之﹐是人類之中比任何動物都不及的卑劣行為﹐世界各民族都視之為野蠻的醜事。 西方的性解放﹐拋棄了對造物主的敬畏﹐蔑視信仰﹐放棄天啟的法度和原則﹐自以為聰明得計﹐越墮落越深﹐象這樣人類歷史上見不得人的行為也開始自我暴光﹐要求社會地位﹐呼籲人權。 許多歐美國家﹐同性戀者組織了協會﹐出報刊﹐上電視﹐開網站﹐舉行遊行示威﹐到國會中展開游說活動﹐派代表到聯合國爭取他們的合法權益。 歐洲有幾個小國家通過了議會法案﹐保護他們的合法權利﹔一部分基督教會對他們讓步﹐教堂為同性戀者舉行“婚禮”﹐新郎和新娘都是男人﹐或者都是女人。 西方的性自由發展到了如此社會畸變﹐人性變態不如野獸有規矩﹐但是有許多人為他們唱自由的讚歌。 同性戀的出現暴露了西方民主制度的異端途徑﹐脫離信仰原則實行無約束的自由﹐這就是結果﹐因為一個地方的大多數同性戀者一致舉手贊成就是“合法”﹐當地的政客為了爭奪選票就發誓為他們在國會中爭取權利和地位。 真主造化“缺少知識”的人類走向自由的極端便是野蠻和自我毀滅。 西方社會的宗教已經全面衰退﹐被經濟的污染腐蝕殆盡﹐無神論給了他們許多方便和利益﹐但也帶來了無窮後患﹐否認上帝﹐對抗造化﹐重個人名利﹐不惜玩火自焚。 不知未來的世界﹐他們還能走多遠﹖


  人類自我毀滅的跡象開始展現了﹐例如家庭破裂﹐青少年缺乏人性教育﹐艾滋病廣泛流傳﹐災難襲擊整個社會。 當西方的政府和科學家們到處尋找新藥防治艾滋病的時候﹐伊斯蘭的學者們在每次國際研討大會上都在呼籲把善良的人們引向真主的正道﹐這是唯一杜絕艾滋病和挽救人類於毀滅的途徑。 防治艾滋病的方法不是免費避孕套和廉價避孕藥﹐也不是傳授“安全性交法”﹐也不是注視預防針可以亂交無危險﹐這些都是自欺欺人﹐不可能成功﹐因為這些方法從本質上是設法同真主的法度對抗﹐鼓勵性自由的快車高速開到懸崖的頂峰。 根本的途徑是遵守人類尊嚴的道德﹐保持婚姻的貞操和忠誠﹐回歸正道信仰。


  穆斯林社會的基本文明是伊斯蘭﹐遵從真主的天啟法度﹐雖然有少數不肖子孫模仿西方生活方式也成了墮落分子﹐但穆斯林社會的整體仍舊健康﹐受到真主的恩慈和保護。 絕大多數穆斯林對西方的性自由、性解放、隨意性游戲、同性戀不感興趣﹐願意堅持伊斯蘭的文明傳統和【古蘭經】及聖訓的教導。 世界上50多個伊斯蘭國家﹐還沒有一個地方宣佈同性戀合法﹐世界上清真寺千千萬萬﹐沒有一座清真寺宣傳通姦不是罪過。 伊斯蘭教育信士們﹐人是真主造化天生有缺陷﹐知識不足﹐人沒有絕對自由﹐必須敬畏真主﹐服從真主的使者才能獲得安寧和幸福。 伊斯蘭反對禁慾﹐也反對縱慾﹐而教導信士們有理智﹐服從真主的命令﹐到了成年應當結婚﹐保持正當的兩性關係。 人類社會的婚姻制度是男人和女人結合的法制﹐是雙方向真主的誓約﹐也是互相恩愛與憐憫的保證﹐遵守真主的法制是高尚的人性。 【古蘭經】說﹕“當真主及其使者判決一件事的時候﹐信道的男女對於他們的事﹐不宜有選擇。 誰違抗真主及其使者﹐誰已陷入顯著的迷誤了。”(33﹕36) 真主造化的人類都有一些共同的人性基因﹐例如“人類的理智和自我克制的基因”。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