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對蕭嚙踝蕭嚙賢踝蕭嚙>>靘敹
走向安拉
2003.3.8  22:25:04    芳子日本); 周鈺 碩士譯  閱讀6692次
 《伊斯蘭-人類的指引》網站
    去年歲末,我在清真寺堙A神情莊重地隨著伊瑪目一字一句地讀了"清真言"--萬物非主,惟有安拉;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安拉是那?的令人神往,清真言就象一股清泉流入我乾渴的喉嚨堙A瞬間便滋潤了我的心靈。安拉啊,我終於走向了你!思緒不由得回到了過去,我皈依歷程的一幕幕情景浮現在眼前。


兩年前的一次校際聯歡會上,我認識了哈米德,一位巴基斯坦同學。從他那堙A我第一次聽說伊斯蘭、穆斯林、安拉。可以說,起初只是覺得新鮮、好奇而已。


一次學校組織主題為"女性與宗教"的演講活動,哈米德作了"伊斯蘭中的婦女"的講話。他說,伊斯蘭將女性看作母親或可以成為母親的人而特別的予以尊敬。這一新穎的觀點震撼了我。聯想到我所在的日本社會,看看我周圍的那些年輕女孩子,結婚以前就開始與很多異性隨意交往,婚後的婚外情現象也相當普遍。婚姻的意義是什麼?曾一度令我感到非常苦惱。而哈米德的演講使我獲得了一個新的視角來看待婚姻等與女性有關的問題。此後,我有意識地經常和他交流、探討,從而使我進一步瞭解了伊斯蘭,尊重女性是穆斯林應有的品質。


通過一段時間的交往,哈米德的言行給我以深刻的印象。他有信仰道德、珍愛生命、尊重女性。我們互相產生了愛慕之意。但,當他對我說,只有我成為穆斯林後,才能與他成婚時,我猶豫了。對伊斯蘭的這一婚姻規定,我十分的不解和反感。為什麼?難道兩個人相愛還不夠嗎?我決定為了得到哈米德的愛,達到結婚的目的,就虛假地答應了入教。可是我的心堻s一點點信仰的感覺都沒有。當個人獨處時,生活依然如故;當和他在一起時,違心地按照他的要求去做。有時也參加穆斯林的聚會,表現的就像一個穆斯林女性,大家也都視我為她們中的一員,待我如姐妹。我暗自為自己的設計、決定獲得成功而慶倖。可是,紙能包住火嗎,我費盡心機地扮演著雙重角色,演技再高明,又怎能不露一點破綻呢?他終於感覺到了,於是他失望,深深的失望。他的眼睛告訴了我,我自導自演的偽信遊戲該結束了。信仰啊,伊瑪尼!在多少青年人毫無目標地追求享受,無視信仰,甚至不知信仰為何時,你究竟蘊涵著多大的力量,讓穆斯林青年為你而追求,為你而拒絕。我要解開這個迷。


我去了清真寺,伊瑪目熱情地接待了我,耐心地解答著我一個個的問題。告別時,伊瑪目遞給我一本《伊斯蘭教義》,並說道:歡迎你常來。


閱讀,思考,彷徨,衝突,我的心靈常常受到原有的偏見和無知的干擾。哈米德知道了,不斷的鼓勵我,我也經常去清真寺向伊瑪目請教,漸漸地我對安拉有了初步的認識。


一些穆斯林姐妹也給予我很多指導、幫助,邀請我參加以婦女為主的伊斯蘭知識學習活動。使我有機會更加系統地瞭解了伊斯蘭。我發現以前自己作為常識的東西是多麼地脆弱,含糊。雖然,也讀了關於進化論、動物生態學等方面的書,但還是沒有找到諸如人類、宇宙從哪里來,他們的歸宿,生命和死亡的意義等問題的答案。在讀到"安拉是不生育也不被生育,獨一存在的"章節時,"這個安拉進入了我的心田,我確信伊斯蘭是真實的宗教!而且,《古蘭經》中指明瞭所有的生活規範,使我感受到了人生的寧靜和喜悅。短暫而又漫長的三個月後,我終於決定入教,這一次是真正的走向安拉。於是,便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安拉讓哈米德又回到了我身邊,不久,我們在清真寺舉行了證婚儀式,在親人的祝賀聲中,在安拉的祝福下,我們結為了夫婦。


雖然接觸伊斯蘭是偶然的,但是,不知不覺地與所渴望的事相遇又是必然的。冥冥中有著安拉的引導。


現在讓我擔心的是包括我父母在內的日本的家,父母年事已高,要改變多年形成的價值觀是相當困難的。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的家庭會穆斯林化,會走向安拉的。托靠真主!那會在什麼時候呢?那個美好而幸福的日子。我真誠地祈求安拉的引導!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