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對蕭嚙踝蕭嚙賢踝蕭嚙>>靘敹
Dr. Ali Selman Benoist (法國醫學博士)
2003.3.8  22:43:32      閱讀7036次
 
    身為督學博士,又出身於法國天主教家庭,而我選擇的這個職業給了我堅實的科學文化卻又使我很少可能去接受一個信神的生活。並不是說,我不信上帝,而是基督教尤其是天主教的教條和儀式從未能使我感覺到上帝的存在。信神獨一的觀念不允許我接受三位一體的教條,以及因而延伸出的耶穌基督的神性。


在我還未知道伊斯蘭之前,我就已經相信了清真言的第一句:「除了真主,沒有可以值得崇拜的。」而古蘭經說:「你說:祂∼真主,只有一個;真主是絕對獨一的;祂不生子女;祂也不是被生的,沒有一物可以與之匹配。」(112:1-4)


所以,我首先因形而上的原因而皈依了伊斯蘭。其他還另有原因令我皈依。例如,我拒絕接受天主教的神父,他們或多或少,都自稱代表上帝,有為人赦罪的能力。還有,我從不承認天主教的領聖餐禮。用「聖餅」代替耶穌的身體。這種儀式,我覺得有點像原始人類的圖騰崇拜,祖傳的圖騰體,是活人的禁忌,應在他死後予以食盡,以吸收其個性。還有一點,令我遠離基督教的就是,它完全不注重身體的潔淨,尤其是在做禮拜之前,對我來說,這似乎是對上帝的最大不敬。因為假如祂給了我們一個靈魂,祂也給了我們一個身體,這是我們無權忽視的。同樣地,它對人類的生理生活也不加重視並帶有敵意,在這一點上,對于我,伊斯蘭是唯一適合人性的宗教。


使我皈信伊斯蘭的主要而明確的因素是古蘭經。在我皈依以前,我開始用西方知識分子的批判精神研讀古蘭,使我受益最多的是馬力克.貝納比(Malek Bennabi)先生偉大的作品「古蘭奇觀」(Le Phenomene Caranique),使我信服它是神的啟示。古蘭經中一千三百多年以前啟示的若干節句,竟與最近代的科學研究之某些觀念完全相符。這一點完全說服了我,並且使我相信了清真言的後半段: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一九五三年二月廿日我親赴巴黎清真寺,表白了我對伊斯蘭的信仰,被該寺的穆夫悌登記為穆斯林,並起了一個回教名:阿里.塞爾曼。


我在這新信仰中,覺得非常快樂,我再次表白:「我作証,除了真主,沒有可以值得崇拜的,我作証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