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對蕭嚙踝蕭嚙賢踝蕭嚙>>靘敹
我為什麼要棄耶皈回
2003.3.8  22:50:41    張東輝  閱讀7022次
 《伊斯蘭-人類的指引》網站
    一、前言


我是一個基督教徒,於民國七十二年十月二十日,棄耶歸回,信奉伊斯蘭教,成為一個穆斯林。我在這兩年零九個月的感恩歲月中,一面想敘述一下我改變宗教信仰的原因:總以自己才疏學淺,更乏寫作經驗;惟恐野人獻曝,貽笑大方,所以遲遲下筆。敬請諸位先進賢達,多予指正為幸。


二、棄耶的原因


我放棄基督教的信仰,最主要的原因,是基督教徒杜撰三位一體的謬論,作為基督教的基本教義。基督教徒稱聖父、聖子、聖靈為三位一體的神。換言之,神有三位,每位都是完全的神,三位合起來,是獨一的神。其公式是1+1+1=1,這是很難解釋的。我對舊約、新約、聖經,曾下過一番功夫,遂章逐節,逐字逐句閱讀過,也從容研究過,並沒有發現有三位一體的明文,也未發現耶穌本人,自稱為上帝的記載,或說過他是主,他是神的話;反之,耶穌常常指示世人,應該只信奉獨一無二的上帝。例如舊約,出埃及記第二十章第三節:「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新約,路加福音第十八章第十八、十九節:「有一個官間耶穌說,良善的夫子,我該作甚麼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穌對他說,你為甚麼稱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沒右良善的。」新約馬可福音第十二章第十八、廿九、卅節:「有一個文士來,聽見他們辯論,曉得耶穌回答的好,就問他說,誡命中那是第一要緊的呢?耶穌回答說,第一要緊的,就是說,以色列啊!你要聽,主,我們的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新約馬太福音第廿章第廿三節:「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必要喝,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我父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新約約翰福音第十四章第二十四節:「不愛我的人,就是不遵守我的道,你們所聽見的道,不是我的,乃是差我來之父的道。」同章第二十八節:「因為父是比我大的。」新約約翰福音第十七章第三節:「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他?)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新約約翰福音第廿章第十七節:「耶穌說,不要摸我,因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裹去,告訴他們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基於以上的引證,足見耶穌不是上帝,不是神,也不是主,更不是上帝的獨生子:因為耶穌自己向其母馬利亞說:「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耶穌承認他是一個人,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與世人一般,二,耶穌承認他是一個使者,奉命傳警告、報喜信,拯救世人,與諸位使者一樣。基督教徒說三位一體,是沒有任何根據的,是荒謬絕倫的,這不僅褻瀆上帝,也是對耶穌的大不敬。可惜基督教徒,不知認錯,不肯認真悔過,我在民國六十年到七十年之間,曾經多次在基督教大會上提出這個問題,也曾多次向資深牧師,教中長老,學者專家,詰其究竟,他們總都是言詞閃爍,不著邊際的來敷衍,不敢面對問題,終於沒有任何結果,使我失望之餘,信仰動搖,如墜五里霧中,心神難安,痛苦萬狀,因此只好決心放棄我已經信仰將屆三十年的耶穌基督教了。


三、皈回的原因


我信奉回教,有兩個主要的原因:一是受了同學李忠堂先生的影嚮;一是受了正道溯源一本書的影嚮。李君忠堂,為人忠純,心地寬厚,待人誠懇,博學多聞,品德優異,是一位信仰虔誠,言行一致的穆斯林。其夫人趙秀英女士,出身同教世家,德慧賢淑,仁慈良善,是一位溫、良、恭、儉、讓,五德俱備的賢妻良母。賢夫婦均甚好客,素為我所敬佩。因此,我常到李府叨擾,天南地北,縱談竟夕,偶爾談到回、耶兩教的教義,他引經據典,出言中肯,態度謙和,見解精闢,令人折服,不禁心嚮往之。民國七十年初夏,他給了我一本正道溯源,同時介紹這本書的作者定中明先生,是台北清真大寺教長,現任國立政治大學教授兼阿語系主任;為中國回教界領袖,伊斯蘭教之碩彥,德高望重,學養俱佳,識多國語文,仁慈寬厚,平易近人,有長者風範。


我讀正道溯源這本書,是採用我國傳統的細讀、詳抄、深思、明辨、寫心得、求致用的六個程序進行的。初讀之時,有如行雲流水,毫無枯澀艱深的感覺。繼之,發現書中有一股無形的潛力,引導我到了欲罷不能的地步。最後覺得好似倒吃甘蔗,越吃越甜,越吃越好吃,不僅不忍釋手,也不能釋手。我整整花了三個月的時間,連續讀了十遍,並加圈點,茅塞頓開,豁然貫通,心曠神怡,欣喜之情,莫可言喻,大有閱讀恨晚之感。全書一百二十二頁,約六萬餘言,分為七篇,把回教的起源、回教的宇宙觀、人生觀、至聖穆罕默德與古蘭經、聖訓與聖行、回教五功的意義及其與日常生活的關係,都作了精闢的闡述;並附錄經義新詮兩篇、專題演講詞三篇,特別強調安拉(ALLAH)∼真主獨一,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書中另有一大特色,把回教的五功與中國政冶哲學中的八目,融會貫通,密切配合,恰到好處。五功的唸功(信仰)就相當於八目中的誠正格致;而禮功(拜)等於修身;齋功(戒),等於齊家:大課等於治國;朝觀等於平大下。這不愧使回教教義與中華文化相結合,水乳交流,容易引起中國知識份子的共鳴,而且在中阿文化交流上,也是一大貢獻;在中阿學術研究上,也是一大發明,真令人敬佩不已。使我在思想上、觀念上、生活上、行為上,,都起了很大的變化,由誤會回教而了解回教,由疏遠回教而親近回教,,便有了放棄耶穌教而信奉回教的念頭了,我之棄耶信回,可以說,正道溯源有決定性的作用。


正道溯源是一本回教書籍,我信奉回教時間甚短,不敢以管窺天,以蠡測海,隻字有評;惟從書中立論、內涵、詞藻、用語、組織、結構看來,作者定公,國文基礎深厚,平日博覽群籍,學通中外,道貫古今,不僅落筆紮實,而且詞鋒銳不可當,既能取精用宏,引喻得宜,又能執簡馭繁,字字嚴謹,真是一位誠篤謙虛的學者,堪作吾輩大師。接著由李忠堂哈智處,又獲得國語古蘭、回耶辨真、四典要會、清真釋疑、回教真理、我信奉了回教等書,一一閱讀,七十二年春,讀到常子萱老先生手抄古蘭經,常老先生以當時八十二歲高齡,耄耋之年,無間寒暑,恭筆楷書抄錄全經三十冊,其恆心毅力及其愛教之精神,實令人感動不已。到了七十二年初夏,我對回教的教義、教理、教規,回教的精神、回教的主道:六信五功及人道五典,回教的法律、回教對亞洲文化之影響,回教對世界和平之貢獻,都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對造物主的仁慈、崇高、偉大、睿智、以及認主獨一、信末日,更有了透徹的了解,堅信信奉回教,可以充實人生內涵,充實生活內容,提高生命意義及生存價值,美化正確的人生觀;更可由迷誤走上正道,由痛苦走入幸福,所以便決心信奉回教了。


四、結論


我祖籍皖北,出生於一個舊式家庭裡,五歲入私塾,就讀八年,才得接受新式教育及軍事教育,從孩提到成年,庭訓、師訓,耳提面命,朝夕薰陶.多係孔、孟學說,承受我國數千年來歷史文化的正統思想,在四書、五經中,證實中華民族的祖先,早已具備了神明的信仰。詩、書兩經的上帝與天,都是最極理的代名詞,可以說是至高無上神明的稱號,也可以說是一神論的根據;帝字原是花蒂的象形,當是取其根本之意,象徵萬物的造化者,是獨一無二的神明。例如詩經大雅:「惟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修多福。」魯頌:「上帝是依,無災無害。」書經湯誓:「予畏上帝,不敢不正。」論語泰伯:「惟天惟大。」八佾:「獲罪於天,無所禱也。」憲問:「不怨天,不尤人。」述而:「丘之禱久矣。」先進:「噫!天喪予,天喪予。」季氏:「君子有三長,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孟子盡心:「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尤以書經中有一百四十八次提到天命,可見中華民族在幾千年以前,便信神、敬神、畏神,而且承認一神論,肯定天即上帝,是萬物的根源,世人的主宰,掌理賞善罰惡的大權,獨一無二,無可匹配,無可比擬,這種思想,已成為中國人信仰的基石。我起初信奉基督教,就是因為基督教是一神論:後來放棄基督教的信仰,就是因為基督教徒杜撰三位一體的謬論,與我的基本思想水火不容,不願再迷誤下去,我才信奉了回教。回教的基本教義,是一神論,認主獨一,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感讚安拉是化育眾世界之主,大仁大慈的主,掌理審判日的主,這種思想與我的基本思想,完全吻合,自然為我所樂意接受:永矢不二。最後我再一次的誠懇呼籲,基督教徒,及時悔悟,放棄三位一體的謬論,認主獨一,虔誠信奉獨一無二的真主,受主、敬主、奉主、行正道,作善事,必蒙主恩。我也再一次的聲明,宗教信仰必須智信、真信、全信、不能迷信、偽信、盲目的去信。我棄耶信回,不是背經叛教,也不是遠離真主,而是十年的考慮,明智的選擇,使我更能接近真主,更能蒙主祜祐,蒙主引領我至正道,成為一個真正信仰真善美∼清真主道的信士。啊憫!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