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對蕭嚙踝蕭嚙賢踝蕭嚙>>靘敹
瑪慧斯•卓莉 (Mavis B. Jolly,英國人)
2003.3.8  23:09:25    《伊斯蘭-人類的指引》網站  閱讀7727次
 譯自
    我在基督教環境出生,在英格蘭教會受洗,幼年入教會學校,學得了福音書中所講的耶穌故事。它使我產生很大的感動。因而常去教堂。祭壇上燃著蠟燭,焚燒著檀香,穿著長袍的牧師以及神秘的祈禱喃唸聲,我想,那幾年我是一個熱情的基督徒。隨著學業的增長,得以經常接觸到聖經,以及我能想到我所讀過觀察過實習過及相信過的基督徙每一件事情,不久,我開始對許多事感到不滿。


在我離開學校時,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無神論者。於是我開始研究世界上其他重要的宗教。先研究佛教。我很有興趣地研究過八重天(eight old path),感覺到它雖然宗旨善良,卻沒有一個方向及細節


在印度教,我面對的不是三個神,而是數以百計的神,他們的故事太過狂熱,令我無法接受。


我讀了一點猶太教的書,我對舊約本有足夠知識,了解到它不符合我對宗教的看法。我有一個朋友勸我去學降神術(spirituaIism),靜坐讓無形靈魂來左右,我練得不太久,我認為對我來說那不過是自我催眠罷了,再練下去會有危險發生。


戰爭結束後,我在倫敦上班。但我腦中從未停止對宗教的採索。報上登出一封信,由聖經觀點我復信反駁了耶穌的神性。因此,使我認識了許多人,其中有一人是穆斯林。我開始和這位新朋友討論伊斯蘭,在每一個話題上我對伊斯蘭的抗拒都失敗了。雖然,我原以為這是不可能的,我必須承認這個完美的啟示確是經由一個普通人而降示的,廿世紀最好的政府對這個啟示不能有所增刪,他們反而繼續借重於伊斯蘭的制度。


這時候,我又碰到許多其他的穆斯林,內中有一些是皈信了伊斯蘭的英國女孩,她們熱心地幫助了我,相當有成就,因為我們背景相同,她們懂得我的困難所在,我讀了許多書,包括「伊斯蘭教(The religion of Islam)「穆罕默德和耶穌」,以及「基督教的來源」後面這一本指出了基督教興古老的拜神神話,有著令人驚異的相似處,令我印像深刻。終於我讀了古蘭。起初,我感覺到似乎有許多地方一再重複,我不能確定是否要接受它,可是我發現,古蘭在默默地開導我。夜復一夜,我不能放下它。我常覺得奇怪,這樣完美的對人類的引導,如何竟是經由不完美的人類而降示。穆斯林並沒有說穆罕默德是超人。我學到伊斯蘭的眾先知都是不犯罪的人,而啟示也不是新鮮事。古代猶太先知接受過它,耶穌也是一位先知。我仍不解為何廿世紀中不再有先知。有人叫我念古蘭: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是最後的先知。」當然,這也是非常合理的。既然古蘭經已對你們所有事均已加解釋而且在這世間永保不變,如古蘭所示一樣,那麼何必會再派先知來呢?「的確,我已下降了這提示(即古蘭),的確,我是它的守護者。」(15:9)因此,已無需再派使者再降經典,我仍在沈思,我讀到古蘭是對沈思者的指引(16:65),而且向懷疑者挑戰試作一章看看(2:23)。在1954年我確曾想過一定可能設計出一套更好的生活方案,比公元570年那個人更好的方案。我開始著手,但到處失敗。


無疑地我受到基督教通常對伊斯蘭指責的話題的影響,我選擇了多妻制。我以為,我終於找到一些東西,西方的一妻制顯然比此一古老制度有所改進。我向一個穆斯林朋友談起這一問題。他引用報上的文章說明了一妻制在英國有多少真實,他說服了我,西方社會的婚外情是加此猖獗,而有限制的多妻制正是它的藥方。我自己的常識也告訴我,尤其是戰爭之後,某一年齡的女性人數遠多於男性,內中相當百分比的女性注定要成老處女。難道上帝給了她們生命就是為了這個?我記得在一個名叫「親愛的先生(Dear sir)」的廣播節目中,就曾有一位未婚的英國女孩主張「合法的多妻制」,她說她情願與人共事一夫也不要註定單身一世。伊斯蘭並未強迫每人可以多妻,但是作為一個完美的宗教,對於某些必然會發生的情況,必有一解決之道。


對於禮拜儀式,我以為又抓到一個把柄。一天禮拜五次豈不會變成一個無意義的習慣嗎?我的朋友馬上給我一個明快的答復。他問:「你每天規定要練音樂半小時,不管你喜愛與否,你覺得如何呢?當然,假如變成一個麻木的習慣,那是不好的∼∼以為做了就會有好處∼∼可是『不去想只去做』卻遠比『完全不做』為好。禮拜也是一樣。每一個學習音樂的學生都知道這個,尤其是當他記牢伊斯蘭的禮拜並不是為了上帝的好處而做時為然。祂是全然不需這些的,它是為了我們自己的好處作為心靈上的修練,此外尚有其他益處」。


漸漸地我服膺了伊斯蘭教義中的真理,而正式入了教。我感到很大的滿足,因為我能充份了解,並不是由於一時的衝動,而是經過將近二年的長時期思考,那期間我的情感曾想用力將我拉往另一道路之上。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