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對蕭嚙踝蕭嚙賢踝蕭嚙>>皈依者心聲
一個勇於接受真理的人
2003.3.8  23:22:39    Yusuf Islam 自述; Yaser Islam Cheng 譯  閱讀12560次
 《伊斯蘭-人類的指引》網站
    

譯者前言

尤素夫•伊斯蘭(Yusuf Islam)原名凱特•史帝文斯(Cat Stevens),他是令我非常欽佩的一個穆斯林兄弟,在成為穆斯林之前,他是英國流行音樂界的超級巨星。還記得十幾年前當我還是個高中生時,經常開夜車讀書,警察廣播電台凌晨女士主持的節目「平安夜」是我夜讀的良伴,每天子夜十二時一過,「平安夜」千篇一律播放一首旋律動人的歌曲,中文歌名叫「破曉」(Morning Has Broken),歌者聲音令人著迷。「破曉」伴我度過無數個深夜苦讀,但我從不曉得那個歌者究竟是誰。數年之後由於真主的慈憫,我在沙烏地入了伊斯蘭教,偶然的機會裡得知那首「破曉」的主唱者竟是穆斯林,他就是尤素夫•伊斯蘭,前名凱特•史帝文斯。

為讓台灣穆斯林教胞對尤素夫•伊斯蘭有所認識,我甘冒舛誤地迻譯了尤素夫所撰一篇介紹其信仰伊斯蘭心路歷程的自述。我深受這篇文章的內容所感動,除敬佩其孜孜矻矻追求真理的精神外,更對他毅然決然地拋棄虛名與財富的勇氣,而感讚 真主的大能。

放眼今日穆斯林的世界,能如尤素夫•伊斯蘭幾希,反倒是追求享受、貪圖財富地位、視伊斯蘭如蔽蓆者多如過江之鯽。身為穆斯林,吾人能不自省嗎?以下是尤素夫•伊斯蘭的自述:

----------------------------------------------------------------


我為什麼選擇了伊斯蘭

真主造化人類時即賦予良知及責任,使人類成為萬物中品級最高者,並使人類成為真主在地球上的代理者。因此,瞭解我們在今世所擔負的責任,以免除無謂的幻想並為後世作準備,自是極為重要的一件事。任何人錯過了今世的機會,將不會再有其他的機會。機會絕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從頭來過,因為古蘭經裡描述,人類在審判日時將向真主祈求:「主啊!求您讓我們再回到前世、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吧。」真主的答覆將是:「即使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你們仍將舊過重犯。」



我幼年時的宗教信仰


如同我們所知道的,每一個小孩生下來都像是一張白紙,是他們的父母親讓他們選擇了某個宗教。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這是我父母親給我的宗教。基督教教我相信神的存在,但人與神之間沒有直接溝通的管道,唯有透過耶穌基督—他是通往神的大門。我或多或少接受了上述的說法,但也未必全盤接受。我看了許多耶穌基督的雕像,只覺得它們是沒有生命的石頭,當基督教提到三位一體的說法時,我更糊塗了,但也無法辯解。基於尊重父母親的信仰,我只有勉強地相信了。



唱歌生涯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逐漸和基督教疏遠。我開始玩音樂,我想當眾所矚目的大明星,凡與音樂有關的電影、電視及各種媒體深深的吸引了我,我想賺錢,賺錢是人生的主要目標,我想這就是我的上帝了。記得當時叔叔有輛漂亮的車子,我羨慕他—他的富有。周遭人的處世態度與人生觀深深地影響了我,他們都將這個五光十色的世界當成了他們的上帝。我決心賺大筆的鈔票、過「高級的生活」,明星成了我的偶像。我開始作曲,我的內心深處有著慈愛之心,我盼望自己將來富有之後能幫助窮苦之人。(古蘭經中有述,我們立下誓約,但當我們獲致成果時卻不願施捨,而且變的更為貪婪)。

果然我出名了,未滿廿 時我的名字與照片已經出現在各種媒體,它們把我捧的超過了現實生活中的我,我自己也幻想超越現實生活中的我。最後,唯一的途徑就是藉由酒精與毒品來麻醉自己。



生病住院


就在我的事業「成功」並過著「高級」生活後的一年,我生病了,感染了肺結核,我被迫住院。住院期間,我開始去思考:我到底怎麼了?難道我只是個軀殼,而我人生的目標只為了滿足這個軀殼嗎?為什麼我生在這裡?為什麼我躺在病床上?(現在我終於瞭解,當時的災難竟是真主給我的恩賜,讓我有機會打開心眼)我開始尋求問題的答案,那個時候我對東方神秘宗教很感興趣,我閱讀了許多的書籍。首先我注意到的是死亡,靈魂離開了軀殼,但他並未結束,我認為自己選擇了一條可通往喜悅與成功的道路。我開始冥想、茹素,我相信「和平與花的力量」(Peace and flower power)。這是一個大致的方向,但我特別相信的是人不僅僅只是個軀殼。這是我在住院期間所獲得的覺醒。

有一天當我走在街上時,突然下起雨來了,我趕緊找了個避雨的地方,就在那個時候我突然想到:我的身子濕了,我的身子告訴我,我濕了。這令我聯想到一個諺語:身體就像個驢子,人必須訓練驢子往何處走,否則人就會被驢子帶著胡亂走。於是我下了一個決心,我要服從神的旨意。東方宗教令我著迷,而基督教再也不能滿足我了。

我重新開始創作歌曲,這次我將自己的想法融入歌詞當中,記得當時有首歌的歌詞這麼寫的:「我渴望知道,是誰造化了天堂,是誰造化了地獄,當別人已經到達大旅館時,我是否可在自己的床上,或佈滿灰塵的小客棧裡發現你」。我覺得自己似乎已經逐漸在接近正道。我還寫了一首歌,歌名是「找到上帝的方式」。

我在音樂界的聲名日噪,但我的財富越多,名氣越響亮,我的痛苦也就隨著增加,因為我苦尋真理而不獲。有一段時間我覺得佛教是不錯、高貴的宗教,但我無法遠離喧囂的塵世,我的一切都跟這個世界緊緊相依,我實在無法出家當和尚、遺世而獨立。我也接觸了打禪、紙牌算命、命理學、占星術等,同時又重拾聖經加以檢視,卻都一無所獲,當時我對伊斯蘭仍一無所知。不久之後一件奇蹟的事發生了,家兄往耶路撒冷時曾入「遠寺」(Al-Aqsa)參觀,這座清真寺讓他感受到生命的悸動(與基督教堂或猶太教堂的冷清迴然有別),寺裡瀰漫了和平與寧靜的氣氛,家兄為我從耶路撒冷帶回了一本古蘭菁英譯本,他並為皈依伊斯蘭,但他認為這個宗教確有不同之處,他認為我或許能從中發現些什麼。



古蘭經


古蘭經是一個指引,它為我說明了一切——我是誰、生命的意義為何、什麼是真理、我來自何處、、、、,當我接觸了古蘭經之後,我明白伊斯蘭教就是正教,這個宗教的內涵與西方人所知的伊斯蘭教有別,這個宗教並非專屬於日薄西山的老者。在西方,一個人若選擇信仰某個宗教,而且將宗教的精神融入生活當中,這個人會被視為狂熱份子,我並不認為自己是狂熱份子。初期我只是對靈魂與軀體的關係感到迷惑,後來我明白靈魂與軀體是密不可分的,一個人必不需要遁入山林才能成為虔誠的信仰者,人類唯有服從造物主的意旨,才能使品及超越天使。在瞭解了這些之後,接下來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成為穆斯林。

我終於明白萬物皆歸於真主,睡眠不能侵擾祂,是真主造化了一切。過去我狂妄的以為自己擁有的財富與名聲都是源於自己卓越的才華,從那一刻起我揚棄了自己的高傲,我知道並非自己造化了自己,生命的意義就是為了歸順真主,我找到了信仰,我認為自己已經是個穆斯林了。在閱讀了古蘭經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所有的使者傳達的使命都是相同的,我也瞭解了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差異何在;猶太教徒不接受耶穌就是彌賽亞,甚至竄改真主的律法,而基督教徒同樣的也曲解真主的律法,他們稱耶穌是上帝之子。

古蘭經之美是它讓一切都豁然開朗,真主要人類思考與反省,祂禁止人類膜拜除祂以外的事物,祂要人類細察太陽、月亮及一切的被造物。你可知道太陽與月亮間是如何不同?而它們與地球間的距離也各有不同,但在人類看來,太陽與月亮卻大小一致,偶然重疊還會造成日蝕或月蝕。有許多太空人到了無際的太空,看到地球之渺小和宇宙之浩瀚後,紛紛成為虔誠的信仰者,因為它們看到了真主的跡象。



皈信伊斯蘭

當我在古蘭中讀到禮拜、慈悲與仁愛時,雖然我尚未正式入教,但我已認為古蘭經是一切問題的答案,是真主把古蘭賜我的。雖然我有上述想法,但我並未對任何人透露。古蘭給人不同程度的啟示,當我讀到穆斯林不應以非穆斯林為友及穆民皆兄弟的內容時,我認為自己該去見見穆斯林兄弟了,於是我決定赴耶路撒冷一遊(如同家兄一般)。在耶路撒冷時我進了「遠寺」,當我坐在寺裡時,有個人過來問我想幹嘛,我說我是個穆斯林,他問明我的姓名,我答稱「史帝文斯」(Stevens),他聽了之後顯然相當迷惑,之後我參加了他們的禮拜,當然我禮得並不怎麼樣。

回到倫敦後,我遇到一個名叫娜菲莎(Nafisa)的姊妹,我把自己想入教的意願告訴她,她介紹我到新麗晶清真寺(New Regent Mosque)入教。我心想自己揚棄高傲、遠離魔鬼、選定方向的時候到了。一九七七年冬天的一個星期五,聚禮後,我在新麗晶清真寺教長的面前唸了作證詞,我真正地成為了穆斯林,當時距離我第一次接觸古蘭經已經有一年半了。

過去我擁有聲名與財富,但卻苦尋人生的方向而未獲,直到古蘭經出現在我面前。現在我可以和真主直接交談,而不需像基督教或其他宗教一般得透過媒介。有個印度教女士告訴我:你不瞭解印度教,我們也相信只有一個主宰,我們之所以膜拜許多偶像,只不過是為了讓我們更專心罷了。這位女士的言下之意是:為了接近主宰,人必須製造一些與祂類似的東西,而偶像的用途即在此。伊斯蘭教排除了這一些的障礙,信仰者與不信者間的差異正是禮拜,禮拜是淨化身心的必要程序。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取悅真主,希望讀者能從我的經驗中獲得一些啟示。另外我想強調的是,在我入教之前,我從未曾接觸過任何穆斯林。當我初次接觸古蘭經時,我才瞭解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我們唯有遵循聖人(求真主賜他平安)的腳步才能獲致成功。求真主賜予我們指引,讓我們走在聖人(求真主賜他平安)的道路上,阿敏。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