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敹函>>皈依者心聲
我為何奉教
2003.3.8  23:43:24    Mr. Milan  閱讀16557次
 《伊斯蘭-人類的指引》網站
    我生命中的前廿五年是在共黨國家捷克度過的,在過去的歲月中,我曾經是個無神論者,深信沒有上帝的存在。我之所以非常反對上帝的存在,最重要的原因是基督教的三位一體的觀念,讓我覺得非常不合理。

我仍清晰地記得我的祖母,在我孩童的時期告訴我有關上帝的故事,有關耶穌和他的母親馬利亞,而這些故事聽起來非常不合邏輯,我會問她:「祖母,如果主是獨一,他怎麼可能又可以同時成為三個?」「如果馬利亞是祂的母親,那麼在祂出生之前,誰又是主呢?」我依舊記得我是那麼無情的嘲笑可憐的祖母,而她也無法提供我滿意的答覆。

記得廿五歲時,我在明尼蘇達州立大學攻讀碩士,當我發現我的一位同學信主並且按時禮拜,我還捧腹大笑,嘲笑一個在攻讀商學院碩士的人居然會笨到相信有上帝和後世。

直到我三十歲後,在對自然科學發生興趣時,才漸漸明白即使一座磚牆也不可能會自然產生。因此,如果宇宙間所有自然定律精確地環環相扣在一起,這絕對不會是一個偶發的事件,而這些絕對是上帝所創造的,而且上帝一定是獨一的。

我從完全否認上帝的存在,到完全相信上帝的存在,而在這中間,我未曾有過任何不確定的時期。

現在我知道有上帝的存在,我知道祂是唯一的。我也確信所有宗教都錯了。我也老早知道基督教,而我對猶太教的印象是,猶太人才是上帝的選民,它所教導的並不像是來自全知全能的主。我對伊斯蘭瞭解不多(當然是從報紙上得到的資訊),我並不認為他們的宗教信仰會跟我所想的有任何相同之處。我第一次看到的穆斯林,讓我對伊斯蘭的印象更壞。

這些人是在象牙海岸和賴比瑞亞經商的黎巴嫩人與敘利亞人。我是到西非出差時遇到這些人的。以我看來,他們並不誠實,他們飲酒,他們也不禮拜,他們對待非洲人如同奴隸般。當我告訴他們說,他們的所作所為有違他們上帝的律法,他們同意,可是他們說他們並不擔心。他們說這就是伊斯蘭的好處,因為「在伊斯蘭,一個人可以好好享受,胡作非為,而當他老到沒法幹罪的時候,他只需要去麥加朝覲一趟,他的罪就可以全部洗去。」我心裡想「簡直是胡說八道!還是離這個宗教越遠越好!」

因此,有一陣子我認為自己有一個獨特的宗教信仰,這個宗教只有我和我信仰的上帝,而我服從祂的旨意。直到有一次我和一位黎巴嫩學生深談,才發現我們的信仰竟然是相同的。他正好到象牙海岸去探望親人,他很訝異我竟然未曾讀過古蘭經,而且建議我一定要讀一讀。他確信我會喜歡它,他也告訴我,從古蘭經中我會發現很多跟我的信念相同的東西。當我詢問他有關「其他」回教徒的行為時,他告訴我不應該從這些人的身上來評斷伊斯蘭教本身,因為這些人都是無知的。

我對他印象深刻,隨即買了一本英譯的古蘭經(N. J. Dawood翻譯的,其實並不是最好的)。我必須承認它被擱置在我的書架上約三年,我碰都沒碰過。我之所以不願去看它,主要是因為我曾經從頭到尾讀過聖經數次,但是都徒勞無功,因為我發現太多的矛盾,而且很多的東西都很乏味。我以為古蘭經大概跟聖經差不多。但是,基於好奇心,有一天我開始拿起來讀了。我才讀了三頁就感到非常訝異,還跟我太太說,穆罕默德一定很聰明。古蘭經裡的東西,是那麼合邏輯,沒有矛盾。之後,我突然發現裡面的一些有關科學性的知識,讓我幾乎窒息。我確信這些知識是到了廿世紀之後才被發現的。穆罕默德不可能會知道這些,他肯定是一位使者與先知,我因而恍然大悟,古蘭經只有可能來自於上帝。

這是發生於十七、十八年前的事,我從未後悔。我的親朋好友剛開始都無法置信我是認真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他們以為我在開玩笑。甚至到現在,當他們已經習以為常了,他們還是不能理解我為何會選擇伊斯蘭。我也一直被詢問「難道你不知道他們是恐怖份子?殺害無辜的人?難道你不知道他們如何壓迫婦女?難道你不知道他們想把整個世界帶回到中世紀?如果你想信主,好,沒什麼不妥,可是為什麼要選擇信仰他們的安拉?為什麼不信我們的上帝?為什麼?」

對我的孩子(廿三歲、十四歲、十二歲、十歲)而言,伊斯蘭是很自然的融入他們生活。我的太太廿七年來,一直相信唯一的神,她拒信三位一體的觀念,也不相信耶穌是神,也不相信人與神中間需要一個調解人。但是當我告訴她,她的想法就是伊斯蘭時,她還是無法接受。在她心裡,她無法把伊斯蘭與信仰伊斯蘭的人分開來看。她認識許多我的穆斯林朋友,也認為他們是很好的人,可是並不認為他們是代表了真正的穆斯林,她只認為他們是例外的。

今天許多穆斯林的悲哀是,當看到一些教胞做出違反伊斯蘭的事情時,非但不去制止,反而跟著他們站在一起。他們怕人多過於怕真主,為了跟這些人在一起,便把真主的律法折衷,卻忘記當審判日來臨時,這些對他們都沒有任何助益。

一九六八年,我自捷克來到西方國家,正好是在蘇聯佔據布拉格時。用我收集的珍貴郵票,賄賂了一個負責護照的官員,在三個月後我將我父母與弟弟帶到瑞士,正好是在捷克政府取消通行西方國家的時候。在一九六九年我獲得明尼蘇達州立大學的學費補助,在那裡花了五年讀書。


我的父親在一九七二年去世,我不曉得他最終是否發現主的道路,過去他一直是無神論者,晚年時他開始思考上帝存在與否的問題。根據我母親的記憶,父親已經信了主。我父親過世的時候我弟弟才十七歲,對於信仰,他很迷惘。他說在我父親臨終前幾天,有一位基督教的牧師常到醫院來看他,並且跟他討論信仰方面的問題。但是我父親是個理性的人,他不能夠接受三位一體的觀念。我並不確定他是否發現其實真主並不是像基督教所描述的那般。很有可能他一直都沒有接受上帝,因為基督教的上帝是唯一一般大眾所認為的上帝,而他卻無法接受。

當我弟弟看見我在閱讀古蘭經,並且告訴他我信主的時候,他幾乎笑翻天。如今,他和他太太(從前也是無神論者),都相信造物主的存在。可是他們還是沒有讀我多年前贈予的古蘭經,他們對伊斯蘭還是抱著懷疑的態度。他們所見到的穆斯林使他們對伊斯蘭失望,他們看見過很多不遵守教規的偽君子,還有其他很多人對知性的討論很反對。很遺憾地,他們從這些人身上評斷了伊斯蘭。

我的母親(從前也是無神論者)也在幾年前相信了造物主的存在。可是,也如同我弟弟與弟妹的理由,她還沒有閱讀古蘭經。

我還是不斷地為他們祈求真主指引他們並且引導他們走向正道。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