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社會經緯>>社會與人生
伊瑪尼與卡菲勒之戰
2003.3.24  13:43:33      閱讀24615次
 (阿里譯自Khilafah com﹐War between Iman and Kufr﹐2003/03/22﹐伊光編譯)
    
  真主造化人類之初﹐賦予人類與任何生物都高貴的思維和智慧﹐並且給人以自由和自決﹐但同時又派遣人類中的使者以真主的正道教導人類﹐譴責背叛真主的邪惡。


  伊瑪尼與卡菲勒的兩條道路開始於人類的開天闢地之時﹐伊瑪尼是人間唯一正道﹐直到今日﹐以及世界之末日。 (中國穆斯林的傳統說法是﹕自古以來﹐回漢兩教。---- 譯注)

 
   伊瑪尼是敬畏獨一無二的真主﹐遵奉真主派遣的使者﹐而卡菲勒是拒絕正道﹐否認真主﹐自稱人類主宰世界。


  如果說人類的過去由于交通不便通訊不靈而形成地區隔離文化分岐﹐那麼﹐真主的正道由各地先知和使者領導和演變﹐構成地區文明。 但是自從先知穆聖開創伊斯蘭事業﹐正道逐步從一個中心向全世界擴散﹐引導各族人民萬眾歸心﹐形成一個完整的穆斯林世界。 進入現代社會﹐真主恩賜人類智慧發展科技和文化﹐世界縮小到了一個“地球村”﹐那麼﹐伊瑪尼與卡菲勒的對抗也相應成為國際化﹐“文明的衝突”構成前所未有的世界局勢。 真主的正道與反其道而行之的卡菲勒鬥爭拉開陣勢﹐從國土到社會出現全面對峙﹐是非仍舊是涇渭分明。 伊斯蘭世界的思想核心是認主獨一﹐敬主遵經服從聖訓指導﹐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政治經濟和文化代表了卡菲勒。 今日美國糾集的僕從國家對伊拉克發動的侵略戰爭是這個衝突的歷史一頁﹐因為這場戰爭體現了自古以來卡菲勒迫害伊瑪尼的一切特征﹕侵佔穆斯林的領土、屠殺無辜的人民、軍事佔領、掠奪財富﹐並且以對抗真主的卡菲勒制度統治和奴役人民﹐例如美國總統宣傳的入侵伊拉克目標之一是要在那裡實行西方式的民主。


  這場戰爭在全世界人民反對的浪潮中﹐違背聯合國憲章精神﹐美國以超級大國自居﹐動用最先進的武器對遭受十多年國際制裁的伊拉克全面進攻﹐解除薩達姆的武裝只是借口﹐愈加之罪何患無詞。 美國發動這場戰爭的野心早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對富產石油的海灣地區進行殖民化控制﹐分化瓦解穆斯林國家的力量﹐獨佔伊拉克石油資源。 美國為了維持世界霸權帝國地位必須保障侵略戰車的能源供應﹐因為美國是全世界的獨裁者﹐只有美國可以擁有大規模殺人武器。 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只有美國多次動用過這些殺人武器﹐例如對日本的原子彈轟炸、在朝鮮戰爭中使用細菌戰、對越南使用化學毒品武器。


  美國是當代卡菲勒總頭目﹐在美國對抗蘇聯集團的冷戰結束之後﹐明目張膽地把伊斯蘭列為主要敵人﹐決心以邪壓正制服伊斯蘭﹐在全世界推行美國的卡菲勒政治和文化。 美國企圖在伊斯蘭世界實現他們的制度﹐迫使所有穆斯林國家都根據美國制定的模式執行政教分離的世俗政治﹐人人都追求物質享樂對其他人自私冷酷﹐婦女解放放棄家庭責任學習美國的性自由和性瘋狂。 美國和他們的代理人在穆斯林世界宣傳﹐只有追隨美國的政治和生活方式放棄伊斯蘭﹐社會才能進步和發展﹐人民才有民主和自由。 伊斯蘭的存在是對美國文化和帝國霸權的最大威脅﹐他們要以野蠻的武力在這場鬥爭中取勝﹐在世界上以卡菲勒取代伊瑪尼。


  美國帝國夢的得力助手是以色列復國主義﹐他們在分贓穆斯林國家的資源和財富上有共同的默契和利益﹐同時﹐他們的共同目標是阻止穆斯林弘揚伊斯蘭﹐因為他們是伊瑪尼正道的敵人。 美國總統布什在2001年9月16日發表的反恐聲明中說﹕“現在的美國人總算理解這場十字軍戰爭的意義了。” 穆斯林世界的思想基石是伊瑪尼正道﹐穆斯林要求實行伊斯蘭法制的社會制度﹐但是美國和以色列感到巨大壓力和威脅﹐因此﹐在美國的反恐戰略中﹐把一切希望實行伊斯蘭制度的個人和集體都加上“原教旨主義”和“恐怖主義”的標籤﹐在全世界實行圍剿和消滅。 他們自詡為“和平衛士”﹐有權組建世界反恐聯盟﹐而真正的恐怖主義恰恰就是他們自己﹐因為美國和以色列是自封合法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國家。 他們對穆斯林民眾的血腥鎮壓和慘絕人寰的大屠殺在全世界範圍展開﹐例如巴勒斯坦、阿富汗和伊拉克。


  真主在【古蘭經】中啟示說﹕“有人對他們說﹕‘你們不要在地方上作惡。’ 他們就說﹕‘我們只是調節人。’ 真的﹐他們確是作惡者﹐但他們不覺悟。”(2﹕11-12) 伊斯蘭敵人對待穆斯林的初步規劃是只反對恐怖份子“不反對伊斯蘭”﹐但是他們說“調節”穆斯林把中世紀的宗教從政治和社會生活中分離出去﹐讓穆斯林在清真寺院牆之內享有充份的宗教自由﹐但是宗教不許干涉政治、經濟、司法和教育﹐這就是現代民主社會的“政教分離”。 他們利用強權和武力把一些穆斯林國家接管和改造成“民主社會”的典型﹐讚揚他們的“成功”和鼓勵他們繼續與西方社會“國際接軌”﹐加入由西方國家主宰的“世界社會”。 真主在【古蘭經】中告誡說﹕“不信道的人花費他們的錢財﹐以便阻止別人遵循真主的大道。”(8﹕36)
我們看看那些被西方綁架和管制的穆斯林國家﹐例如土耳其、突尼斯、阿爾巴尼亞、烏茲別克斯坦、孟加拉國等﹐他們實行了西方人所喜歡的“政教分離”幾十年﹐國家的綜合實力發展了嗎﹖ 科學、經濟和文化發達了嗎﹖ 國家的政治和經濟獨立了嗎﹖ 社會道德進步了嗎﹖ 社會犯罪率減少還是增加了﹖ 西方列強堅持如此改造伊斯蘭將近有一百年了﹐誰看到一個這樣的國家“實驗”成功了﹖ 伊斯蘭的伊瑪尼與卡菲勒的思想水火不容﹐無法共處﹐所以那些被迫接受西方改造的國家必然把伊瑪尼用清真寺的圍牆與現實生活隔離起來﹐讓伊斯蘭住進敵人的看守所和牢房。


   這些被西方管理和約束的社會﹐他們說“尊重伊斯蘭信仰”而且保證民眾“宗教信仰自由”﹐但不允許穆斯林實行真主的法度和穆聖的教導﹐敵人以謊言和欺騙把穆斯林圈進清真寺的高牆大院中看守落後於時代的宗教﹐在清真寺以外地方信仰都變成了非法行為。 真主在【古蘭經】中警告說﹕“凡使者給你們的﹐你們都應當接受﹔凡使者禁止你們的﹐你們都應當戒除。”(59﹕7) “你們確信經典裡的一部分律例﹐而不信別一部分嗎﹖ 你們中作此事者﹐其報酬不外在今世生活中受辱﹐在復活日﹐被判受罪嚴厲的懲罰。 真主絕不忽視你們的行為。”(2﹕85) 伊瑪尼與卡菲勒的鬥爭從人類之初就開始﹐正道與邪惡﹐光明與黑暗﹐這二者的鬥爭貫穿人類全部歷史。 代表正道的伊斯蘭從來沒有隱瞞過自己﹐正大光明從來不說謊﹐我們的宗旨就是伊瑪尼﹐伊瑪尼就是敬畏獨一無二的真主﹐服從真主的使者﹐並且有公佈於眾的經典可以學習和思考。 真主通過他的使者給伊斯蘭信士降示了命令和禁止﹐頒佈了喜訊和警告﹐不信道者和偽信者都將受到真主的今後兩世懲罰和永久火獄的報應。 伊斯蘭的信士必須堅定不移地誠信真主﹐全部接受天經和聖訓的生活指導﹐並且以此分辨伊斯蘭敵人的陰謀詭計和欺騙謊言。 每個人的伊瑪尼不是從父母和老師那裡接受來的禮物﹐而是心靈中的種子﹐如果不加以愛惜和培育是不會成長和結果的。 對於國家、社會和個人﹐伊瑪尼都需要在與卡菲勒的鬥爭中得到磨煉和考驗﹐先知穆聖和他的弟子們給我們做出了榜樣﹐真主派遣的使者以他自己的示範告訴人們﹐伊瑪尼正道只能在艱苦卓絕的鬥爭中取得成功和勝利﹐這個鬥爭是每個信士的積極參與和堅持正道功修。 他們以身作則為我們樹立榜樣﹐向後代穆斯林和伊斯蘭社會展示了成功的道路和方法。


  伊瑪尼和卡菲勒的鬥爭不但在繼續﹐而且在全世界全面展開。 穆斯林在世界上成為擁有五分之一人口的大民族﹐居住在地球上大片的肥沃土地上﹐渴望和平地生活﹐而伊斯蘭的敵人以他們的技術、武器、貪婪和邪惡卻對穆斯林實行了一百多年的侵略、佔領和掠奪。 穆斯林從來沒有屈服過﹐伊斯蘭真理的光亮引導穆斯林發生了新的覺醒﹐伊斯蘭復興運動在全世界轟轟烈烈展開﹐令敵人膽戰心驚﹐恐慌的敵人向我們發起了新的一起進攻﹐這就是現在的美國侵略伊拉克戰爭。 他們早有預謀的規劃﹐企圖畢其功於一役﹐控制穆斯林世界的全部物質財富和思想文化﹐使穆斯林永遠不得翻身。 卡菲勒的目標很明確﹐要實行“全球一體化”﹐把西方卡菲勒政治和文明定為唯一世界體制﹐主宰世界人民的命運﹐迫使穆斯林悖離真主的真理﹐背叛伊斯蘭原則﹐做西方強國的僕從。


  穆斯林必須頭腦清醒﹐認清敵人的戰略和戰術﹐這是世界末期的最後鬥爭﹐敢於向敵人的野心和欺騙挑戰和爭取徹底解放。 我們從過去血的教訓中認識到﹐不能相信敵人“民主”和“自由”的甜言蜜語﹐也不能依靠那些投降敵人的內部偽信者和叛徒﹐我們必須規劃新的戰略﹐為一個新的世界奮鬥。 在那個新的世界裡﹐我們穆斯林都團結在一個高舉【古蘭經】為旗幟的哈里法政權領導下﹐尊重各國文化和信仰﹐以平等的地位與世界個民族和平共處。 我們要求自由地生活﹐我們絕不會干擾其他人的自由生活﹐我們堅守伊斯蘭的正道﹐其他人願意歸信伊斯蘭﹐是他們的志願﹐信仰絕無強迫。 我們應以模範行為證明伊斯蘭是正道﹐真主將恩賜我們進步和繁榮﹐真主也將恩賜所有理解伊斯蘭的人。 最根本的問題是﹐我們必須在此伊瑪尼與卡菲勒的鬥爭中堅持奮鬥﹐維護我們的信仰、財富和尊嚴。 【古蘭經】說﹕“信道的人們啊﹗ 如果你們相助真主﹐他就相助你們﹐並使你們的腳步穩固。”(47﹕7)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