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啣皛祆銵>>憍血戊
婦女解放的真與假
2003.6.2  16:42:25      閱讀7117次
 (阿里譯自Jannah org﹐伊光編譯)
    


  婦女解放是個熱門話題﹐但借解放之名而實際使婦女落入政治和經濟的圈套﹐剝奪了她們最根本的人性自由和人格尊嚴﹐這是西方社會經濟的市場化把婦女推進了一個迷宮﹐使她們真假難辨﹐不知所措。 她們確實獲得了不少自由﹐但更多的是迷茫﹐因此理智的婦女在上下求索﹐希望找到真正的自己﹐許多西方的婦女學習和歸信了伊斯蘭﹐終於使自己歸向了正道。


   在《古蘭經》中﹐阿丹(亞當)和哈娃(夏娃)在天堂中都犯了同樣的錯誤﹐表露了人性的弱點﹐他們違背了真主的法度﹐真主懲罰他們到地面上過艱苦的生活。


  西方文明從基督教開始﹐在基督教的教義從一開始就把婦女放錯了位置﹐因為真主下降的《討拉特》經典被改寫為《舊約聖經》之後才把人類最初的錯誤歸罪於夏娃﹐而她的丈夫亞當沒有責任﹐從那以後﹐婦女就是受詛咒的對象﹐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西方婦女的解放運動開始於工業革命之後﹐是因為資本主義生產的需要﹐而伊斯蘭的婦女解放是在一千四百年前﹐是根據真主在《古蘭經》中頒降的命令。


  公元576年﹐歐洲基督教會在今日的法國召集了一次神職學者大會﹐研討女人是否有靈魂﹖ 她們是否有同男人一樣的人性﹖ 在那同一時期﹐《古蘭經》的經文在陸續下降﹐真主通過他的最後使者宣告女子與男人的同等地位﹐她們擁有求知、財產、議政和婚姻自由的權利。 這是婦女解放的開始﹐不是由男人掌管的政府給女子恩賜﹐也不是商業市場需要女子貢獻勞動力﹐而是來自真主的命令﹐真主造化了男人和女人﹐准許男女有同樣的尊嚴和地位。 在那個時候﹐先知穆聖對他的弟子們說﹕“你們中最優秀的男人﹐是善待妻子的人。” 先知穆聖宣佈﹕“一個男人對待他的新生女兒﹐不活埋、不歧視、不以為女兒不如男孩﹐這個人將進入天堂。”


  西方宣傳了一百多年的婦女解放運動﹐至今還沒有達到伊斯蘭在開始時宣佈的那些婦女權益。 伊斯蘭在西方的迅速發展﹐其中有一部分是西方婦女認真學習和歸信了伊斯蘭﹐例如在美國﹐根據統計﹐每年平均有三萬五千名美國的女子志願歸信伊斯蘭。


   西方社會出現的歸信伊斯蘭熱潮與西方傳教士在窮困落後地區傳教﹐使那裡的居民基督教化有根本性的區別。 西方傳教士跟隨殖民主義的武裝侵略之後﹐向那裡的貧窮和無知民眾﹐用食物和福利做釣餌﹐引誘他們進教堂﹐聽他們的“福音”﹐而現代西方社會歸信伊斯蘭的人都是有教養、有文化的人﹐他們歸信伊斯蘭是他們多年尋求真理的結果。 許多新入教的穆斯林婦女以她們現身的說法﹐確信西方的婦女解放是假象﹐實質上婦女在西方﹐只是工廠裡的勞動力、社會的女佣和裝飾品、男人們的性玩具﹐根本談不上女子的人格和尊嚴。 例如在美國﹐色情業是一大產業﹐每年的營業額超過七十億美元﹐色情業的顧客90%以上是男人﹐因為男人們肯花錢到色情場中尋找玩物和獵物。 在鋪天蓋地的音像廣告中﹐如果沒有女人﹐多半是半裸體的女人﹐廣告便失去一切宣傳效果和生氣﹐不論賣汽車、賣飲料、家用電器、口香糖或報刊雜誌﹐都需要搔首弄姿的美女出面推銷﹐刺激男士們的購買慾望。 在美國﹐每七秒鐘都有一名良家女子被強姦﹔在加拿大﹐七分之一的女人處女是被強暴破壞的。 在男人的眼光中﹐女人都是性慾發泄的工具﹐這樣的社會﹐哪裡還能有婦女的人格和尊嚴﹖


  考查西方婦女解放運動的簡短歷史﹐每一次新的進展﹐都是由於社會利益的需要﹐而不是真正為提高女子的人格地位。 英國議會在1875年通過許可女子受教育法﹐在那以前﹐女子受教育沒有法律依據﹐但是在這個法案的1300年前﹐先知穆聖就宣佈﹕“學習﹐是男女穆斯林的天職。” 每個穆斯林都應當“學習﹐從搖籃到墳墓”﹐是終身不息的求智奮鬥。


  許多歐洲國家的傳統﹐把婚後的婦女視為丈夫家族的一件財產﹐甚至在她名下的一切財物都歸丈夫所有﹐因為女子沒有擁有財產的權利﹐因為對女子是否有“靈魂”還存在懷疑。 這個傳統直到1882年才被英國的法律否決﹐開始承認女子的財產擁有權﹐因為當時﹐新興的工業中僱佣了許多女工﹐女人們掙得的工資無權保留﹐必須如數交給丈夫﹐這個提案在議會中爭論了26年才通過﹐因為女人們都不願意被招工。 當時女工們的工資與童工相同﹐一直到1938年﹐議會才修訂了婦女工資的法律﹐規定男女同工同酬。 伊斯蘭在1400年前﹐就根據真主的啟示給予女子充份的財產權利﹐並且允許她們擔當經濟管理的職務。


  西方社會允許女子參加工業勞動和掙工資﹐是出於工業競爭和市場發展的需要﹐為了迫使女子們都參加到工業大軍和失業大軍中來﹐政府配合工商企業制定了各種法律條款﹐例如降低男人的工資使他們無法養活妻子﹐給男女雙方都工作的家庭購房賣車給許多減免稅收等優惠政策。 妻子必須進入勞務市場﹐掙到血汗錢﹐才能同丈夫一起維持一個家庭﹐但是辛苦的勞動剝奪了婦女養育兒女的女性權利﹐許多地方懷孕婦女受就業的歧視。 現代的西方女人們感到最自豪的一點﹐就是自己能找到一份工作﹐不依靠父母和男人養活﹐所以有資格以自己的色相吸引男人們的歡心﹐經常換一個自己喜歡的人交友或同居。 她們沒有信仰﹐不受家庭之累的牽連﹐自己掙工資﹐獨來獨往﹐貪圖今世享受﹐誰的話都可以不聽﹐這就是社會給她們的自由。 婦女被捲入了社會競爭的旋渦﹐只顧生存的掙扎﹐而把後世的全部理想丟棄乾淨﹐人性的唯一意義是維持今世的生存。 《古蘭經》說﹕“今世的生活﹐只是一種享受﹐後世才是安宅。”(40﹕39) “信道而且行善者﹐我將使他們入於下臨諸河的樂園﹐而永居其中。 真主的應許是真實的。 語言方面﹐誰比真主更誠實呢﹖”(4﹕122)


  西方的電視節目和婦女雜誌是為社會服務的造謠工具﹐他們美化西方婦女解放﹐穆斯林婦女受奴役不自由﹐全是謊言﹔他們的信條是﹐謊話說多了便當成了真話。他們所展現的西方標準女郎是瘦體、貌美、性感、享受、無拘束﹐為男人們設計追求的性伴侶偶像。 男人們被撥弄得象著了魔一樣﹐根據這個標準日思夜想﹐不惜一切代價尋找電視上描繪的稱心女子﹐但是一旦女人們喬裝打扮的瘦體、貌美、性感、享受、無拘束無法持續﹐那麼電視上原來努力掩蓋的她們內心裡的自私、陰暗、冷酷無情﹐便暴露無遺。 因此﹐西方社會﹐結婚後的人一多半難免離婚﹐便是虛假愛情的第一後果﹔歐洲每年自殺的人超過一百萬﹐多半是家庭和婚姻不如意的原因。 真主在造化人類之初﹐嫉妒和陰險的惡魔就在真主面前發毒誓﹐他說﹕“由於你使我迷誤﹐我必定在你的正道上侍候他們。 然後﹐我必定從他們的前後左右進攻他們。 你不至於發現他們大半是感謝的。”(7﹕16-17)


  西方社會遵循的是實用主義價值觀﹐一切以金錢的標準衡量社會效益﹐西方女子從過去到現在一直在受著蒙蔽和虐待﹐她們的情緒和地位受到社會經濟和市場的需要而起伏﹐沒有人關心她們的人格和尊嚴。 她們的解放、自由和獨立是虛假的﹐因為政府配合資本家的需要﹐為她們制定的法規和條款﹐婦女的解放道路是受到社會利益的制約和擺布﹐而不是根據造物主的公平啟示。 西方的社會動力是經濟效益的貪婪和爭奪﹐以邪惡為動機﹐因此﹐作為社會機制一部分的婦女解放運動必然是一個大騙局。《古蘭經》說﹕“誰捨真主而以惡魔為主宰﹐誰確已遭受明顯的虧折。”(4﹕119)


  不幸的是﹐那些鼓吹西方婦女解放穆斯林婦女不自由的人﹐根本就不去花點時間學習一些伊斯蘭的經典和教義﹐也不同對方談話了解對方的心思和想法﹐堅持固執的偏見﹐他們的根據是穆斯林女子頭上帶蓋頭﹐衣服莊重不顯露色相﹐他們下結論說﹐這是受壓迫的證明。他們被戴上了有色眼鏡看待穆斯林社會﹐按照他們的貪婪和享受的價值觀﹐穆斯林婦女是世界上最受壓迫的女子﹐因為伊斯蘭的法規不許可她們袒胸露背﹐不許她們吸煙喝酒﹐不許她們在公共場所大吵大叫說粗話髒話﹐不許她們同陌生的男子跳舞和交談﹐不許她們婚前脫離父母而獨居﹐也不許她們結婚之後在有婚外戀的情人。 西方的女子認為﹐這就是她們的自由﹐她們解放了﹐可以縱情所欲﹐一身輕鬆﹐沒有牽掛和責任。 伊斯蘭的觀念認為這正是西方社會的醜陋和誤導﹐伊斯蘭對婦女的解放體現在對女子人格的尊重和明確的社會責任﹔賢淑和堅忍是女子內在的心靈美和高貴品行。 穆斯林婦女對於自己的行為和生活方式是堅定信仰的決心﹐她們深信在真主的正道上尋求人生的最高價值﹐而不是隨心所欲﹐服從社會的波動和潮流﹐沒有自己的立場和信念。 《古蘭經》說﹕“當真主及其使者判決一件事的時候﹐信道的男女對於他們的事﹐不宜有選擇。 誰違抗真主及其使者﹐誰已陷入顯著的迷誤了。”(33﹕36)


  如果你在燈紅酒綠之中見到一名打扮艷麗的賣春女郎﹐她可能有八條理由說明﹐這是她的自由和解放﹐但是她內心裡充滿了自私、陰暗、冷酷無情﹐心情十分苦澀。


  如果你在市場上看到一名領著孩子買菜的穆斯林女子﹐也許對伊斯蘭無知的人有八條理由說明﹐她沒有自由﹐沒有解放﹐而在她的蓋頭之下的頭腦中充滿了對家庭的責任、父母的孝敬、子女的慈愛、丈夫的關心﹐因為她無私、善良、嫻靜、光明﹐心情十分愉快。 這是典型例子的分析﹐婦女解放的真與假﹐請用你自己的理智思考和結論。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