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啣皛祆銵>>摰嗅滬
伊斯蘭的婦道
2003.6.12  14:46:10      閱讀9907次
 (阿里譯自Al-Muslim Org﹐伊光編譯)
    



  一、自尊


  世界上凡是出現“男女平等”呼聲的地方﹐絕大多數都是為女子爭取平等的權利﹐因為自古以來世界各地壓迫女性是普遍現象﹐這是大男子主義“人治”的結果。


  因為男人出外打獵、種田、做工﹐變成了向家中妻子兒女提供衣食的“施恩者”﹔因為男人出征打仗保衛家鄉﹐男人變成了必然的“英雄”﹔因為男人作官管理政府﹐男人變成了對女人們的“統治者”﹐所以﹐歷史的事實形成了女人的自卑﹐不如男人。 現代的女權運動﹐許多女人們衝上街頭要求絕對自由﹐矯枉過正﹐採取極端手段對抗傳統﹐例如飲酒、吸煙、吸毒、換夫、性自由、同性戀、反對結婚、裸體遊行、終身不孕﹐這些荒唐的行動並沒有增加一點自尊﹐而是心理變態﹐暴露了更為深層的自卑。 時至今日﹐東方和西方﹐輕視婦女的行為比比皆是﹐例如包辦婚姻、就業歧視、以貌取人、販賣人口(又叫跨國新娘))、家庭暴力(丈夫毆打妻子是慣例)、賣淫、強姦、當二奶、做情婦、上廣告、招顧客﹐在西方社會﹐百分之七十的工作女子受到過性騷擾﹐百分之三十的青春女子被“男 6379;友”誘姦破身。 女人是社會上的弱勢群體﹐是因為大男子們專門欺侮弱女子﹐是歷史和文化的偏見與邪惡。


  五大洲的女人們有一個共同的哀嘆﹕“做人真難﹐做女人更難﹗”


  西方社會為了突顯對婦女解放有功﹐便對伊斯蘭世界的女性百般歪曲和造謠﹐歷史上的一貫謠言是“每個穆斯林男子必須娶四個妻子”﹐現在不說了﹐因為世界交流得多﹐穆斯林國家沒有這種現象﹐人所共見﹐謊言不攻自破。 現代的謠言是穆斯林女子受壓迫﹐據統計﹐美國好萊塢電影在過去幾十年中製作了七百多部電影﹐裡面都有歪曲穆斯林婦女形像的內容﹐世界上崇拜好萊塢電影的人還是大有人在﹐所以流毒甚廣。 受到西方媒體宣傳的影響﹐西方人對穆斯林女子受壓迫的印象揮之不去﹐在歐美許多場合﹐常常出現這樣的局面。 當人們在討論穆斯林女子受壓迫時﹐站出來一名頭戴蓋頭的穆斯林學者﹐當場即席發言﹐“你們看我哪一點是受壓迫了﹖ 我是某某學科的博士﹐我是科學院的專家﹐我可以到任何地方去參加學術會議。 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所有的穆斯林婦女就應當象這樣敢於站出來說話﹐面對一切挑戰和誣陷﹐對地方傳統陋習也好﹐對外教歪曲和誣蔑也罷﹐根據《古蘭經》和聖訓表白伊斯蘭的真理﹐以現身說法﹐穆斯林婦女沒有受壓迫﹐也不應當受壓迫。 這就是穆斯林婦女的自尊﹐因為真主在《古蘭經》中沒有任何歧視婦女的痕跡。 例如《古蘭經》說﹕


  “信道的男女互為保護人﹐他們勸善戒惡﹐謹守拜功﹐完納天課﹐服從真主及使者﹐這等人真主將憐憫他們。 真主確是萬能的﹐確是至睿的。”(9﹕71)


  “凡行善的男女信士﹐我誓必要使他們過一種美滿的生活﹐我誓必要以他們所行的最大善功報酬他們。”(16﹕97)


  “我絕不使你們中任何一個行善者徒勞無酬﹐無論他是男的﹐還是女的。”(4﹕195)


  伊斯蘭誕生於世界文明最黑暗的阿拉伯半島﹐然後傳播到 990;界的許多地方﹐所有這些地方有過千萬年積澱的歧視婦女偏見﹐頑固的勢力對伊斯蘭思想沒有完全接受﹐許多地方都不願放棄壓迫婦女的陋習。 例如把女人比喻成男人的一根“肋骨”﹐形容她們永遠直不起來﹐男人們為了同女人共處﹐必然寬容她們彎曲的性格和品行。


  這是基督教的思想﹐因為在《古蘭經》中沒有類似的經文﹐是古代從基督教歸信伊斯蘭的穆斯林把他們的信仰編成假聖訓參雜進了伊斯蘭的文明﹐對婦女的地位曲解。 還有些民族中傳說﹐女人是人類的禍根﹐老天爺專為女人建造了地獄﹐地獄中的受刑靈魂都是女人。 現代的穆斯林婦女都受過教育﹐世界信息流通﹐思想開放﹐應當大膽地批駮這些錯誤的思想﹐以伊斯蘭正道為准繩﹐糾正傳統的陳規陋習﹐駁斥西方媒體的惡毒攻擊﹐表現高尚和自尊。


  伊斯蘭的教義肯定了真主造化了同等權利和地位的男人和女人﹐男人和女人都同樣是人﹐女人沒有任何一點比男人卑賤。


  二、自知


  人性的平等絕不等於一切的同等﹐真主造化人類的男人和女人﹐各有所特殊的功能﹐因此互相需要﹐互相吸引﹐互相補充不足﹐互相離不開。 真主把一切事物都造化成雙成對﹐互相不能重複和代替﹐例如日與夜﹐白晝不能代替黑夜﹐但是如果沒有黑夜﹐白晝根本就不成立。 《古蘭經》說﹕“以籠罩時的黑夜發誓﹐以顯著時的白晝發誓﹐以創造男性和女性的主發誓﹐你們的行為﹐確是不同的。”(92﹕1-4)


  五穀六畜各有其用﹐陰陽五行各有其功﹔男女同存於世﹐結為一對夫婦﹐生理結構形像外表心理狀態都不相同﹐因為真主造化男女賦予不同的使命﹐行為和&# 36012;任不同。 因此﹐西方婦女運動的重大錯誤之一﹐就是女人們追求同男人一模一樣﹐工作一樣﹐穿衣一樣﹐社會待遇一樣。 先知穆聖說﹕“模仿女人的男人和模仿男人的女人都應當遭到詛咒。”


  真主賦予男人們的身體和性格適合於在戶外活動﹐參加體力勞動﹐參加社會活動﹐參加保家衛國的戰爭﹐而女人的主要使命是在家裡生兒育女﹐管理家政﹐保護好一個穩定和幸福的家庭﹐使丈夫安心地在外奮鬥Ø 44;創造財富。 這絕不是降低女人的人性和地位﹐如果沒有女人在家配合﹐男人無法安心在外工作和奮鬥﹐因此﹐他的工作和奮鬥的成就是妻子在家支持和祈禱的成就﹐有她的一大份功勞。 家和萬事興﹐社會穩定﹐國泰民安。


  《古蘭經》說﹕“真主使你們互相超越﹐你們當安分守己﹔不要妄冀非份﹔男人將因他們的行為而受報酬﹐婦女也將因她們的行為而受報酬。 你們應當祈求真主把他的恩惠賞賜給你們。 真主是全知萬物的。”(4﹕32) 在麥地那時代﹐當伊斯蘭的敵人兵臨城下﹐形勢十分危機的時刻﹐一些穆斯林女士們前來要求先知穆聖批准她們上前線參加戰爭﹐她們說﹕“真主的使者啊﹗ 我們希望同男人們一樣去為真主的事業而戰鬥﹗” 先知穆聖回答她們說﹐有些事必須你們去做﹐這樣對你們的家庭和社會都有利﹐“服從你們丈夫的安排﹐完成你們的職責﹐這樣就等同於為真主的事業戰鬥。 可惜的是﹐只有一部分女士們這樣做了﹐完成了她們的使命。”


  婦女的自知﹐就是深明大義﹐發揮真主賦予女性的生理和智慧功能。 婦女主要的職責是主管家庭﹐維護兒女﹐造福人類和社會﹐而不是憑著幻想和狂熱﹐盲目的要求男女必須一切同等。


  三、婚姻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伊斯蘭強調的天理人倫﹔伊斯蘭反對禁慾主義﹐但對一切非婚姻關係的性發泄一律定為非法和罪過行為﹐如嫖娼、通姦、強姦、同性戀﹐正當的婚姻是兩性關係的唯一合法途徑。 先知穆聖說﹕“凡是有能力結婚的人﹐都應當結婚﹐因為結婚後的男人們就不淫視其他女人﹐他必須守護自己的端正行為。”


  根據《布哈里聖訓集》﹐穆聖還說﹐結婚是一個成年人信仰的一部分﹐意思是﹐成年人不結婚信仰就不會完美﹐男女都一樣。


  結婚的條件之一是男女雙方都表示同意﹐不許可強迫婚姻﹐包辦婚姻。 先知穆聖說﹕“任何一個寡婦﹐不能在沒有她表示願意的情況下強迫她成婚﹔任何一個處女﹐不能在沒有她表示願意的情況下強迫她成婚。”《穆斯林聖訓集》


  伊斯蘭的婚姻法制規定﹕正式舉行婚禮之前﹐男女雙方應當有“相親”的機會﹐讓雙方先親自過目﹐然後再表示是否同意﹐而且在同意結婚之前﹐男女雙方都有權向對方提出要求﹐例如女方提出﹐男方不得娶二房太太。 結婚只是一種正式的契約關係﹐而不是私下交易﹐更不是收費賣身﹐因此﹐穆斯林結婚必須公開舉行婚禮。


  婚禮的第一個程序是要男女雙方當眾表示是否願意﹐婚禮必須有德高望重的證婚人參加﹐雙方父母親自或委派代表參加。
婚姻既然是契約關係﹐那麼﹐如果雙方發現由于種種原因而無法繼續相處﹐那麼這個契約便可以撤銷﹐辦理離婚手續。 遺孀或離婚女子可以擇婿改嫁﹐重建家庭。


  不過﹐婚姻關係應當儘可能維持下去﹐因為涉及到兒女的教養和雙方老人的家庭和親戚關係﹐離婚是無可奈何的不得以而為之的不幸結局﹐先知穆聖說﹕“離婚是合法的﹐但離婚在真主面前是一件醜事。”《阿布•達伍德聖訓集》


  四、家務


  婚後的穆斯林女子開始了一個新的生活旅程﹐她的命運和苦樂與丈夫緊密聯繫﹐難分難解﹐丈夫的一切目標是為了家庭的幸福﹐而妻子應當是最了解他﹐最支持他﹐因此盡自己的一切努力與丈夫配合﹐使他感到溫暖和生活有意義。 妻子應當對丈夫和家庭以自己的奉獻和犧牲付出巨大的代價﹐因為他們共同生兒育女﹐照顧老人﹐維持一個幸福安寧的家庭。


  第一、妻子應當對丈夫忠誠。 結婚的契約﹐是信仰的忠誠﹐對真主起誓﹐也是對丈夫的忠誠﹐妻子必須忠貞不二﹐妻子與丈夫之間的兩性關係是唯一合法的行為。


  穆斯林婦女出門戴上頭巾﹐穿寬松的長衣服﹐遮蓋自己的美容﹐走路放低視線﹐說話掌握分寸﹐態度謙虛謹慎﹐不與其他男人幽會﹐但對於丈夫﹐她尊重丈夫對她身體和感情的一切權利﹐妻子為丈夫顯示美容﹐向丈夫展現管家的本領。


  第二、生育並教育子女。 結婚的主要目的之一是繁衍後代﹐母親必須為嬰兒哺乳﹐並且充當子女的第一任教師﹐以自己的信仰和品格感染下一代。 從嬰兒一睜眼﹐首先看到媽媽的臉和表情﹐以後從媽媽那裡學會念清真言﹐贊主贊聖﹐道特斯密﹐說色倆目﹐天天看著媽媽禮拜和做都阿宜。 媽媽輔導子女一切優良品質﹕愛清潔、守規矩、有禮貌、對人忠實、思想健康、學習知識、鍛練身體。


   第三、為家庭管理經濟。 妻子的經濟大權有兩種﹕全家生活的經營權和她個人的私人財產權。 家庭生活的開支是妻子掌管的範疇﹐房租水電費、柴米油鹽日常飲食流水帳、衣服傢具室內用品更新費用、子女學校教育用費、施捨和捐款、過年過節以及親友往來人情開銷﹐這些雜務都由這位“管家婆”全權主管﹐丈夫的功能只是提供經濟來源和當參謀。


  其次是妻子的私人財產。 在伊斯蘭婚姻的儀式上﹐有一個必須的情節﹐就是男方向女方遞交“娉儀”﹐不論是多少﹐必須是金錢或財產性質的禮物。 這個儀式是承認了妻子擁有神聖不可侵犯的個人財產權。 妻子的財產包括她從娘家繼承的遺產、個人積蓄的私產、以及她自己勞動所得。 根據伊斯蘭的法制﹐養育妻子和兒女只是丈夫的責任﹐妻子沒有這個責任﹐譬如遇到丈夫失業或貧窮﹐分文不名﹐他沒有法律的權力逼迫妻子拿出她個人的私產養家。 但是﹐妻子可以志願奉獻﹐這屬於妻子對丈夫的施捨性質﹐丈夫應當對妻子感恩戴德。 如果判決離婚﹐男方沒有權利分享女方的私產。


  第四、維護家庭和忠於丈夫的事業。 妻子是丈夫的生活夥伴﹐也是事業合作夥伴﹔善良的妻子維護丈夫個人和家族的和睦、聲望和秘密。 穆斯林背談是罪過﹔惡劣的妻子在外說自己家裡人的壞話﹐因為這是不忠、不孝、不賢淑、不道德的行為。


  以上四條婚後的婦女對待家庭的責任與義務都是以經典和教法為依據﹐因為本文篇幅有限﹐不對每一條列舉經文、聖訓或伊斯蘭法制為佐證。 妻子坐鎮家庭﹐對維護夫妻和美、家庭溫馨有比丈夫更大的責任和義務﹐因為根據聖訓的意思﹐女子最美好的生活環境就是家。 這裡需要補充兩點說明﹕


  (一)﹐家庭中還有許多事﹐是夫婦雙方的責任。 伊斯蘭沒有規定家中的燒飯、洗衣、打掃衛生必須由女人做。 歐洲人的習慣說﹐“家庭是城堡﹐男子漢是城堡中的國王”﹐視妻子為家僕、家奴、家族的財產。 伊斯蘭之前的阿拉伯也是這樣﹐但在一千四百多年前﹐伊斯蘭宣佈了婦女的解放﹐女子結婚之後﹐她是家庭中的女主人﹐與丈夫享有平等的地位。 家庭中的許多事應當由兩人分擔﹐例如洗漿烹調、照顧老人、輔導子女學習、做室內外清潔衛生﹐兩個人可以商量分工﹐合理安排﹐共同負責﹔誰多做一些﹐都是對對方的施捨﹐應當獲得感激的回應﹐促進雙方感情。


  (二)﹐妻子維護家庭﹐把家庭創造成全家人的樂園﹐兒童健康成長的苗圃﹐老人歡度晚年的療養所。 對於妻子﹐家庭不是牢房﹐也不是枷鎖﹐她仍舊有許多到戶外活動的自由﹐例如參加學習、工作和社會活動。 由于妻子在家庭中的責任無人可以推脫﹐聘請八名女佣也無法代替﹐這些事必須由她來完成﹐因此﹐妻子與丈夫商量﹐如何科學安排時間﹐互相鼓勵﹐互相幫助。 穆斯林世界從古到今曾經有過無數的巾幗英雄﹐她們為社會服務﹐擔當公職﹐管理工商經濟﹐從事學術研究﹐但是她們都是女人﹐逃脫不了以上這些婦女的基本責任﹐她們肯定都處理得很恰當。沒有聽說過﹐穆斯林的婦女想要有些成就﹐必須不結婚﹐守單身﹐才能獲得自由﹐奉獻社會﹐與男人同等。 當售貨員也好﹐擔任國家總理也好﹐家庭是女人的根據地﹐女人的尊嚴主要體現在她的正信、道德、勤奮、忍耐、忠誠和謙虛。


  五、總結


   伊斯蘭不是單純的宗教﹐而是人類全面生活的指南﹔伊斯蘭的夫道與婦道體現了天道人倫的重要內容。 伊斯蘭正道的一切行為都根據真主啟示的經典和先知至聖的教誨。 請設想﹐如果一切都按經典奉行﹐維護家庭﹐管理社會﹐人類的世界將多麼美好﹗ 伊斯蘭是人類社會的新興運動﹐在歷史的長河中只不過最近一千多年的經歷﹐發展還沒有完善﹐還沒有普及人心﹐前進中有許多阻力﹐例如穆斯林社會的傳統陋習﹐邪惡勢力的惡毒攻擊。


  現在西方社會一部分人在瘋狂地攻擊伊斯蘭﹐穆斯林的婦女問題是他們的主攻目標之一﹐他們以為搬倒這一塊奠基石﹐伊斯蘭的大廈就會傾倒。 可悲的是﹐他們的宣傳手段太卑劣﹐無非是造謠、誹謗、收買和引誘﹔一小部份穆斯林被收買了為敵人鼓譟﹐也有穆斯林的女人被引誘到他們的酒吧和舞廳中去了。 好人不必為這些敗類懮慮﹐真主在《古蘭經》中啟示說﹕“惡劣的婦女﹐專配惡劣的男人﹔惡劣的男人﹐專配惡劣的婦女﹔善良的婦女專配善良的男人﹔善良的男人﹐專配善良的婦女﹔這等人與惡人所說的全不相干﹐他們將蒙赦宥﹐並享優厚的給養。”(24﹕26)


   伊斯蘭的敵人是魔鬼的化身﹐他們對堅守正道的信士心中充滿了嫉妒和仇恨﹐但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古聖人之言﹐是全世界的普遍真理。


  先知穆聖說﹕“(在復活日)真主不以身體和容貌看待你﹐而審視你的真心和行為。”《布哈里聖訓集》


  真主在《古蘭經》中勸導說﹕“順 381;的男女、信道的男女、服從的男女、誠實的男女、堅忍的男女、恭敬的男女、好施的男女、齋戒的男女、保守貞操的男女、常念真主的男女﹐真主已為他們預備了赦宥和重大的報酬。”(33﹕35)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