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啣皛祆銵>>憍血戊
一個美國穆斯林姑娘的思考
2003.7.17  15:49:07    阿里綜合編譯  閱讀10478次
 
    


  我是出生在穆斯林家庭的美國姑娘﹐家住新澤西州紐瓦克市﹐那裡的穆斯林不多。 我從小不聽話﹐使父母很失望﹐因為我認為他們不肯放棄敘利亞故鄉的信仰和習慣﹐不能適應這裡高度發達的自由社會。 從初中畢業那年開始﹐我公開同母親作對﹐喜歡穿短裙和緊身的衣衫﹐小伙子們向我投來挑逗的眼光﹐使我感到滿足和驕傲。 我使他們對我的容貌和姿色著迷﹐故意讓他們可望不可及﹐捉弄他們的感情。 在讀高中的四年中﹐我最任性﹐換了幾個男友﹐游戲人生﹐每次玩耍後回到家裡感到非常空虛﹐無聊透了﹐那一段生命白白浪費了。


  我在上大學的時候﹐回憶幼稚和昏庸的童年時代﹐十分後悔。 大學課程中的“宗教學”是一門必修課﹐每一種主要的宗教都認真地介紹﹐教授常說﹕“你們不必接受我信仰的宗教﹐但是一個人必須追隨一種宗教﹐使你的人性完美。” 我認真閱讀和思考“伊斯蘭介紹”的那些章節﹐真主說﹐只有學者才能最敬畏真主。


  我過去對伊斯蘭的意識很單薄﹐總覺得清規戒律太多﹐限制自由﹐現在從書本中我發現﹐穆罕默德是真主派遣到人間的最後使者﹐向人類傳達真主的啟示《古蘭經》﹐啟發人類的理智思維﹐懂得生存的本質和意義。 人不能象動物那樣憑著本能去貪圖玩耍和享樂﹐而對自己的前程、家庭和社會不負責任。 美國是個物質文明發達的社會﹐金錢使人獲得一切慾望的滿足﹐也容易使人道德敗壞﹐精神墮落。 瘋狂的物欲迫使人沉思人性的價值﹔人是需要克制和約束的﹐唯有虔誠信仰的人﹐在這個社會大泥潭中能保持清醒的頭腦﹐潔身自愛﹐不失高尚的人格。


  我的父母和我們家的親屬都能在這個物欲橫流的花花世界中站穩腳跟﹐保持純潔的人格﹐但是他們說不明白為什麼這樣做。 我隨著年齡的增長﹐在不斷地尋求人生的真理﹐真主恩賜我接近伊斯蘭是我的近水樓臺之便﹐逐漸吸收和消化﹐為我自己的過去和我的那些年幼夥伴們感到害臊和羞愧。 在我沒有認真學習《古蘭經》之前﹐我細心體會“宗教學”教科書中引證的幾十段《古蘭經》經文﹐每一句話都打動了我的心﹐決心做真正的穆斯林。 回到家裡﹐父母發現了我的變化﹐我很願意照我媽媽說的去做﹐吃飯穿衣都開始講究了起來﹐在學校餐廳裡﹐對不能確定是清真的食品﹐我做別的選擇。 信仰的意識加深之後﹐我沒有覺得我的生活方式給我帶來任何困難﹐比如我在餐廳裡不吃(非穆斯林宰殺的)牛肉漢堡﹐而選擇炸魚肉漢堡﹐味道也不錯﹔早點﹐我不吃動物黃油(其中可能有豬油的成份)﹐改用植物黃油﹐而覺得對我的血液更加健康。


  關於戴蓋頭問題﹐這是真主的命令。 《古蘭經》說﹕“你(先知穆聖)對信女們說﹐叫她們降低視線﹐遮蔽下體﹐莫露出首飾﹐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們用面紗遮住胸膛﹐莫露首飾 ……。”(24﹕31) 我曾經向一位基督教的神學博士請教過﹐伊斯蘭信仰的真主是否也是他們崇拜的上帝﹐他說﹕“是的。” 我說﹐真主命令女子們穿長衣﹐戴頭巾﹐為什麼只對穆斯林女子有效﹖ 他很坦率地承認﹐穆斯林做得對﹐上帝對所有的女子都是這樣要求的﹐基督教的信徒變心了﹐不聽上帝的話。 我說﹐《古蘭經》中明確地啟示﹐真主造化人類“只為要他們崇拜我”﹐因此﹐服從真主的命令應當是信士的天職。 從命者﹐人性受益﹔違背者﹐人性受損﹐給社會帶來災難。 真主在地球上﹐只造化了一種人類﹐各地的人﹐只是外表不同﹐心靈都是絕對相同的﹐對成敗榮辱的感受都一樣﹐而人類中只有男人和女人的區別﹐沒有第三種類型。


  因此﹐男女在行為和責任方面有區別是理所當然的﹐不能用“男女一切平等”的口號來欺騙人﹐否定真主對男人和女人的公正和恩典。 馬利蘭大學離我家不遠﹐那年暑假我沒有回家﹐大膽做一次試驗和社會調查﹐我嘗試一下﹐在美國做一個穆斯林女子社會有什麼反應。 校園中有幾位阿拉伯女生﹐都支持我這樣做﹐她們指導我穆斯林的生活知識和禮拜。 我開始戴了蓋頭﹐而且說話和行動都很謹慎﹐不隨意嘻笑和戲言﹐以溫和的眼神看人。 我變了樣﹐但是突然發現﹐我週圍的一切也變了樣﹗ 人們自動地對我特別嚴肅和尊敬。 對照我過去曾經穿著性感服裝時﹐那時候的我好像一塊臭肉﹐招來無數蒼蠅﹐嗡嗡不停地向我撲來﹔而今﹐我象一片冰晶玉潔的樟腦﹐仍舊在同樣的地方﹐那些骯髒、討厭的蒼蠅不知消失在哪裡去了﹐似乎世界上根本就沒有蒼蠅這種東西。 我的這個比喻也許不恰當﹐但是﹐我想表明的意思是﹐一個女人要懂得自重﹐然後才能得到尊重。


  如果以你的服飾和姿態發出的是蕩婦的信號﹐那些心懷鬼胎的齷齪男人們收到信號的刺激被招惹過來﹐向女性挑逗﹐得寸進尺。 現代心理學家們認定﹐男人比女人有更強烈的性主動﹐好在女人面前逞強爭勝。 當他們覺察到有機可乘的信號﹐便迅速撲上來﹐原形畢露﹐色膽包天﹐表現雄性的勇氣﹐性騷擾從此開始﹐愈演愈烈。


  根據性犯罪的法律記錄﹐多半是由於女子的引誘﹐使邪惡的男子產生淫火衝動和大膽作案的動機﹐製造了種種社會桃色新聞﹐如強姦、通姦、姘居、姦殺、私奔、離異、情殺、自殺、家庭破裂、被拋棄的子女走上犯罪的道路。 這些說不完的人間悲劇。 當我身著長衣﹐頭戴蓋頭﹐舉止斯文﹐少說閒話的時候﹐週圍注意我的目光多是好奇﹐沒有邪念和色情的惡意﹐不會引起男人們的淫慾衝動和放縱行為﹐這樣使兩性之間發生不正當關係的危險性降到了最低點。 在正常的文明社會中﹐男人和女人互相尊重﹐各守其責﹐互不干擾和侵犯﹐家庭得以平安﹐社會得以安寧﹐這是真主的意欲。 要達到這個目標﹐每個男人和女人都應有所克制﹐只在不同層次的禮儀上接觸﹐表現高度的人性和人格﹐這就是伊斯蘭教育要達到的目的。


  有一次﹐我在路邊公園裡坐著﹐看見兩個女人對面而來﹐都牽著一條狗。 這兩條狗走近的時候﹐識別出對方是異性﹐便開始互相親昵和調情。 後來﹐雙方狗的主人使勁把它們拉開了距離﹐但這兩條狗都對自己的主人表示不滿﹐叫了幾聲發泄對主人的怨氣﹐憤憤不平地走遠了。 我想到﹐這是真主給狗設置的性本能﹐對異性表示心理一時衝動﹐主人的強制使它們的慾望得不到滿足﹐它們表示了憤怒和反抗。


  我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同這兩條狗一樣﹐隨心所欲地同男同學調情游戲﹐表現了低級動物的本性﹐缺乏人格的理智和克制﹐我對媽媽的管教很不服氣﹐發泄怨恨說﹕“我們在美國﹐女孩大了﹐父母不用多操心。 我受法律的保護﹐你們不能干涉我個人的自由。” 其實﹐我對母親發出的這些怨言﹐同那兩條狗沒有區別。 真主恩賜我會說人的話﹐但是我的情緒和慾望不比狗高尚多少。 想到這裡﹐感到無比慚愧﹐羞容滿面。 我的主啊﹗ 饒恕我吧﹗ 不要讓我的女兒同我當年那樣不懂人事﹐幼稚無知。 求真主把人類都引向光明吧﹗


  美國這個社會把信仰與政治分開﹐使精神與物質脫離關係﹐市場宣傳和商業廣告使金錢成為至高無上的崇拜偶像﹐這是拜金主義的社會。 基督教的信徒走出教堂便可不服從上帝的命令﹐他們說這是美國的自由和文明﹐實行“政教分離”的社會最先進。 商人們看到有利可圖﹐他們利用女人做廣告﹐增加商品的刺激性﹐鼓勵人們無休止的消費和享受﹐沒有女人﹐將萬般失色。 看看充斥街頭巷尾的美女廣告﹐她們個個艷麗、性感、嫵媚﹐足以征服那些出手大方的男士們。 女人們想要提高自己的地位﹐商人們研究了許多賺女人錢的好辦法﹕化妝、美容、美髮、減肥、整容、增加她們的漂亮、溫柔、魅力﹐引導女子變成虛榮的奴隸﹐成為色狼們追逐的小白兔。


  我在上高中二年級的一個夏天﹐有幾個同學約我去觀看脫衣舞表演﹐大廳裡震耳欲聾的音樂﹐刺人心痛﹐忽明忽暗的閃光﹐使人眼花頭暈。 低矮的舞台週圍都是小酒桌﹐演員和觀眾近在咫尺﹐當赤條條的女人們向男性觀眾顯露最無恥部份的時候﹐觀眾廳裡暴發出野獸般的狂叫和刺耳的口哨﹐烏煙瘴氣的場面裡充滿了猥褻和淫穢。 這就是美國社會的“自由”和市場經濟“效益”﹐男人用金錢購買女人的廉恥﹐雙方都完全拋棄了人性和人格。 我想起了在路邊公園看到的那兩只見面就發情的公狗和母狗。 它們只是隨著真主恩賜它們的本能表現了慾望﹐它們沒有淫穢的邪念﹐也沒有辭藻的偽裝﹐心地還算純潔﹐而在這個大廳裡的高等動物人類﹐卻徹底暴露了骯髒的靈魂和惡念。 當人類受到金錢和邪惡驅使的時候﹐他們連狗都不如。 男人有錢﹐女人是商品﹐赤裸裸地沒有人性﹐但是他們的身上仍舊包裹著神聖的“自由”旗幟。 人類失去了正信﹐就成了這個樣子。


  真主造化了男人和女人﹐人都要吃飯穿衣﹐但必須遵循真主的規範﹐應當莊重和自尊。男人和女人肩負不同的責任和使命﹐丈夫和妻子都是管理家庭的“牧羊人”﹐各盡所能。 男人和女人互相合作﹐結為夫妻﹐共同支撐一個美好的家庭﹐培養優秀的穆斯林後代。


   女人們天生麗質﹐外形優美勻稱﹐性格溫柔堅忍。 這些條件有利於與丈夫建立牢固的恩愛感情﹐分擔家庭的責任。 西方的資本主義把女人淪為商品﹐教唆女人們在大庭廣眾之下賣弄風情﹐做大眾的情人﹐出賣肉體和靈魂﹐這是誤導﹐是罪惡﹐是對真主的背叛﹐將逃脫不了真主的懲罰。 伊斯蘭的精神堅持原則﹐服從主命﹐丈夫為妻子任勞任怨﹐妻子為丈夫忍辱負重﹐都是為了維護一個美好、歡樂、健康的家庭。 穆斯林女子們出門衣著簡朴、莊嚴、大方﹐用蓋頭把美髮和胸膛遮蓋起來﹐放低視線﹐說話謙遜﹐內心裡蘊藏著高尚的人格和尊嚴。 服從真主命令的男女﹐將獲得真主恩賜的兩世吉慶。 穆斯林的姐妹們﹗ 在這個時代﹐這個社會﹐真主在對每一個人考驗﹔當多數人還在迷誤中墮落的時候﹐我們應當醒悟了﹐我們將比任何人得到真主更多的恩慈。


   這是我在一個暑假裡的收穫﹐來自真主的啟示和恩賜﹐我深有在墮落中得救的感覺﹐我經常大聲贊主﹐呼喊成功和勝利。 我為你們祈禱﹐親愛的穆斯林姐妹們﹗ 讓我們共同走向光明。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