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啣皛祆銵>>摰嗅滬
穆斯林女子蓋頭現代簡史
2004.3.22  16:07:12      閱讀11532次
 (阿里譯自Islamweb net﹐伊光編譯)
    


  這個簡史是敘述二十世紀之初以來穆斯林女子蓋頭在這個一百年內的遭遇。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土耳其奧斯曼帝國是戰敗國﹐遭到歐洲戰勝國的清算﹐重點整頓的目的是消滅凝聚穆斯林世界的伊斯蘭﹐發泄歐洲人在八百年前十字軍失敗的歷史仇恨。 土耳其被意外地寬容了﹐允許土耳其保持本土國家主權﹐但必需接受由英國和法國提出的徹底消除伊斯蘭的社會影響﹐宣佈廢止哈里法制度﹐實行嚴格的政教分離﹐伊斯蘭只能作為民間私人信仰保留﹐不許可在公共場所有任何表現。


  土耳其被改造成為親西方的“模範”﹐在整個伊斯蘭世界推而廣之﹐掀起消滅伊斯蘭的邪風惡浪。 而且土耳其這個滅除伊斯蘭的“典型”從那以後一直受到西方國家的嚴格監督﹐利用西方培訓和監管的土耳其非宗教化軍隊控制政府行政﹐保證不出現伊斯蘭政黨和伊斯蘭文化復興﹐先有英法負責﹐從對蘇聯冷戰時起由美國全權操縱。 引導穆斯林女子摘去蓋頭被認為是消滅伊斯蘭的主要象征﹐勸導她們反抗伊斯蘭的“壓迫”﹐追求西方式“女性解放”、自由和民主。


  土耳其對西方表示臣服的十多年後﹐美國政府委託洛克菲勒基金會組織一個消滅伊斯蘭進程的調查小組﹐以“民間訪問”的形式潛入伊斯蘭各國﹐調查歐洲大國對伊斯蘭實行扼制的成果。 調查組的組長是一個美國女人﹐露絲•弗朗西斯•烏德斯莫(Ruth Frances Woodsmall)﹐她攜帶基金會贈給的一大批美元﹐領隊潛入伊斯蘭國家到處“交朋友”﹐採訪民意反應﹐伊斯蘭意識還存在多少﹐今後怎麼辦。 她的調查小組先後訪問了十多個伊斯蘭國家﹐如土耳其、敘利亞、埃及、巴勒斯坦、約旦、伊拉克、伊朗、印度(包括先在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地區)。 研究的課題是﹕這些伊斯蘭國家在西方殖民統治下﹐穆斯林婦女發生的變化﹖ 西方化的進程有多少﹖ 還有多少女子頑固不化堅持戴蓋頭﹖ 她們在這些國家進行了緊張的十八個月的明訪暗查﹐1936年﹐由美國在黎巴嫩創建的殖民地性質的“貝魯特美國大學”公佈了“露絲小姐調查報告”的部份內容。


  這個報告對土耳其的親西方領袖穆斯塔法•基瑪爾讚揚倍至﹐是消除伊斯蘭文化的“英雄”﹐“現代土耳其之父”﹐對西方忠心耿耿﹐在土耳其實行非伊斯蘭化成就顯著。 穆斯林女子的蓋頭已被公開禁止﹐土耳其最成功的辦法是﹐把蓋頭與女子的基本權利緊密結合﹐例如戴蓋頭的女子剝奪選舉權、受教育權和在公立機關中工作的權利。 廣大土耳其民眾敢怒而不敢言﹐在土耳其消滅伊斯蘭大有希望。第二個受到讚揚的國家是伊朗﹐伊朗巴列維國王公佈了一系列改造伊斯蘭的政策﹐把伊朗變成徹底的非宗教世俗國家﹐一切仿照法國的法律治國。 國王親自宣佈﹐1936年1月8日為“伊朗婦女解放日”﹐頒佈了一整套婦女自由的法律和規定﹐完全享有西方婦女的一切自由權利﹐但是不許可有信仰伊斯蘭自由﹐全國婦女必需摘去蓋頭。 戴蓋頭的女子不許進入學校﹐不許就醫﹐不許乘坐公共交通車。 露絲小姐預言﹐出現在伊朗的反伊斯蘭形勢令人激動﹐思想保守的穆斯林婦女將在那個國家寸步難行﹐為了生存之計﹐她們必需服從政府的法令。 伊朗強制消除伊斯蘭文化影響的政策必然奏效﹐而且必然波及整個伊斯蘭世界。


  阿富汗王國政府在英國壓力下也進行了一系列宗教改革﹐國王阿曼努拉命令他的皇后蘇麗亞母儀天下﹐做穆斯林女子的榜樣﹐摘去蓋頭﹐充當伊斯蘭婦女解放的模特兒。 根據露絲小姐的判斷﹐阿富汗解放穆斯林婦女的進程雖然受鄰國伊朗的影響和模仿﹐但可能比伊朗更加順利﹐因為民間教育落後。露絲小姐的調查報告充滿了對穆斯林蔑視的語言﹐因為根據她的預測﹐伊斯蘭在西方壓力和感召之下必將日暮途窮時間不長了﹐從女子摘去蓋頭可以看到整個伊斯蘭文化臨近滅亡﹐西方文化將成為穆斯林民族的代替文化﹐填補文明的真空。 她在報告的第一部份﹐列舉了許多“振奮人心”的中東女子解放新聞﹐例如貝魯特一名穆斯林貴族婦女到耶路撒冷舉行婚禮﹐規定參加婚禮的女性貴賓一律不許可戴蓋頭﹔埃及女權運動領袖沙拉維•巴夏同她的姪女埃及新聞報主編密萊•格扎1923年某月某日登報聲說明﹐埃及已經進入擺脫伊斯蘭羈絆的歷史新時期﹐她們決定從此永不再戴蓋頭﹐希望女性同胞們學習她們要求進步的英雄行為。 背景﹕英國從法國手中接管埃及之後一直把埃及當作是中東殖民地的堡壘﹐並且保衛通過蘇伊士運河的英國地中海殖民利益﹐現在英國把對埃及的控制權讓位於美國。


  西方國家在伊斯蘭世界的政策和宣傳都瞄準了女人的蓋頭作為主攻目標﹐因為蓋頭有服從真主和對抗西方文化的象征意義。 從全球戰略方面﹐西方國家以土耳其的西方化的“進步”對伊斯蘭國家示範並且施加壓力﹔從媒體宣傳方面﹐西方的各種媒體對穆斯林女子蓋頭的恥笑和誹謗用盡了攻擊的詞語﹐如“黑暗時代”、“保守落後”、“受壓迫的象征”、“伊斯蘭女子沒有人權”、“男女不平等”、“頭上的一座大山”。 攻擊的方式不僅採用西方媒體直接干預﹐而且重金收買穆斯林的文痞在阿拉伯報紙上大作文章﹐更有甚者﹐西方殖民國家自稱是“國際社會”的代言人﹐利用各種國際組織﹐例如聯合國通過決議的方式﹐“保護穆斯林女子選擇信仰的自由”﹐“促進世界進步和文明”﹐推動摘除穆斯林女子蓋頭的國際行動。


  二十世紀後半期開始了整個穆斯林世界的伊斯蘭文明復興運動﹐伊斯蘭的教育、文化和宣教從民間形成自發的時代潮流﹐對抗西方的壓迫﹐引起西方殖民國家的恐慌。


  從2000年開始﹐以法國為首的歐洲國家開展了新一輪迫害穆斯林女子戴蓋頭的運動。 2000年10月﹐法國政府規定﹐法國設在埃及亞力山大港的一所法國學校禁止女士戴蓋頭進入學校。 在這所學校讀書的學生家長聯名反對﹐成為一場公開的官司﹐但法國駐埃及大使館發表聲明﹐如果埃及法庭的裁決對法國不利﹐法國將採取對埃及外交制裁的措施。 2003年1月﹐英國和荷蘭駐沙特阿拉伯大使館在吉達市合辦的一所學校禁止女生戴蓋頭上課﹐她們必須在踏入校門前把頭巾摘去。 由一名埃及籍的女生魯潔茵小姐帶頭抗拒﹐不摘頭巾﹐引起全校女生聯合抗議。 學校女校長對阿拉伯新聞社記者說﹐這是學校對所有女生一視同仁的校規﹐沒有例外。


  這個消息引起社會強烈反響﹐掀起了一陣反西方文化侵略的怒潮﹐最後沙特教育部出面調停﹐勸說校方收回成命﹐許可女生戴蓋頭進入教室。 2004年3月﹐法國議會通過決議禁止穆斯林女生在公立學校中戴蓋頭﹐引起全世界理智者的驚訝﹐因為法國對國內穆斯林人口劇增感到對伊斯蘭的恐懼﹐不惜撕破保持了二百年的“平等自由博愛”民主面具﹐不許可穆斯林女學生有信仰標誌的自由。 法國政府的反自由決策遭到六百萬法國穆斯林的抗議和全世界穆斯林學者的譴責。從二十世紀開始的西方殖民國家對伊斯蘭世界的宗教消滅政策和陰謀沒有奏效﹐伊斯蘭復興運動形成了巨大的世代洪流﹐西方的侵略和政治文化壓迫促使伊斯蘭的文明登上新世紀的舞台﹐穆斯林女子的蓋頭是這個風景線的標誌。 曾經在二十世紀某個時期﹐從摩洛哥和開羅到太平洋地區﹐穆斯林女子的蓋頭被視為過去的時代﹐尤其在蘇聯集團的共產黨國家消滅得更加徹底。 現代以女人蓋頭為象征的伊斯蘭文化出現空前的壯大局面和不可抗拒的回潮﹐不僅穆斯林國家的大學校園中女生們全面恢復了代表她們順從真主的蓋頭﹐而且凡是移民到西方國家的穆斯林女子都堅持自己的信仰特征。


  在土耳其﹐代表西方反伊斯蘭的政治壓迫與廣大民間強烈要求復興伊斯蘭的運動形成對照﹐各種名目的伊斯蘭性質的政黨好民眾運動此起彼伏﹐每次都是由西方支撐的軍方出面鎮壓才免于大動亂﹐軍隊在監督政府和清洗政府官員的同時也清洗內部﹐凡是有表現伊斯蘭信仰的士兵或軍官﹐立即開除﹐實行絕對非伊斯蘭化﹐土耳其軍隊對西方俯首貼耳的表現可以從西方國家獲得實際利益。 西方的官員說﹐土耳其是穆斯林國家實行西方式民主“最成功的典型”﹐實在是蹩腳的宣傳﹐世界上最無恥的槍桿子下的“民主”。 時至今日﹐政府規定的公共場所和學校仍舊禁止女子蓋頭﹐以著名的伊斯坦布爾大學為例﹐至今已有一萬名女生寧被開除﹐也絕不摘蓋頭﹐其反抗之烈﹐可想而知。 僅在2003年一年之中﹐就發生了有據可查的一千五百多起與禁止蓋頭有關的侵擾人權案件﹐民眾的憤怒﹐顯而易見。 許多經濟條件丰盈的家庭把女兒送到國外去就讀﹐維護信仰自由和尊嚴﹐絕不放棄戴蓋頭的權利。在鎮壓一個世紀之後﹐今日土耳其的事實是﹐65%的女子堅持戴蓋頭。與土耳其相鄰的中亞地區﹐曾經遭受過比土耳其更加殘酷的宗教迫害﹐也是在上個世紀﹐那裡實行蘇聯統治下的共產主義“天堂”﹐一切宗教的象征徹底剷除。
  
  蘇聯解體了﹐人們呼籲最高的是復興伊斯蘭﹐而不是蘇聯式共產主義﹐當地蘇聯時期的既得利益集團繼續統治政府﹐感到最為頭痛的問題是穆斯林民眾要求政治權利﹐實行伊斯蘭法制。 過去清一色蘇聯清教徒式的女子裝飾改變了﹐政府引導人們學習西方﹐但民間強烈要求恢復了伊斯蘭信仰自由﹐戴蓋頭的女子一天比一天多。早五十年前﹐歐美西方國家對伊斯蘭蔑視﹐沒有任何地位﹐如今在這些國家﹐伊斯蘭是發展最迅速的宗教﹐穆斯林人口都以百萬計算。 任何一個城市都有許多清真寺﹐任何一個市場和商城都有三五成群的穆斯林女子頭戴蓋頭逛商場和購物﹐她們是那裡的居民。 伊斯蘭沒有使敵人如願以償成為被消滅的文明﹐而是風起雲涌地復興和發展﹐女人頭上的一片頭巾使伊斯蘭的敵人從恐懼到瘋狂。
  
  今年3月﹐當法國國會強行通過反穆斯林女子蓋頭法辯論時﹐每天都有數千穆斯林婦女在巴黎街頭組織抗議遊行。 穆斯林的女生們利用週末站在鬧市街頭巷尾﹐向過路人講述她們的苦衷﹕蓋頭是她們的信仰願望﹐是對真主表示服從和敬畏﹐沒有任何男人強迫她們﹐她們要求法國政府許可她們信仰自由。 法國政府要以法律形式強迫她們摘去蓋頭﹐這才是真正的壓迫。 西方國家在穆斯林女子信仰特征問題上發生了意見分歧﹐法國表現了緊張和恐懼﹐下令禁止﹐而大多數西方國家表現無奈﹐承認這是多元文化並存的自由﹐例如美國、英國、加拿大、瑞典、奧地利、新西蘭、澳大利亞、荷蘭和瑞典。


  關於穆斯林女子的蓋頭﹐世界上沒有一個穆斯林的國家和學者提出分歧的意見﹐因為這是遵奉真主在《古蘭經》中的啟示﹐《古蘭經》全世界穆斯林必須共同遵守的根本法典。 一位埃及伊斯蘭學者向鬥爭中的法國穆斯林婦女們發出信息說﹕“你們生活在非穆斯林國家﹐你們的信仰自由受到當地法律禁止。 你們為了生存﹐真主許可你們服從法律﹐委曲求全。 但是應當記住﹐你們的信仰在那個國家受到壓迫﹐應當心懷憤怒﹐以保持心中的伊瑪尼。 鬥爭要繼續﹐爭取廣泛支持。”伊斯蘭是真主的宗教﹐在以西方邪惡文化為逆流的世界上遭到排斥和壓迫﹐是真主對當今穆斯林的嚴峻考驗﹐但是真主仍舊留給穆斯林許多爭取自由的空間。 西方十字軍八百年來﹐沒有忘記失敗的仇恨﹐現在的全球性“反恐”就是敵人的全面進攻和反扑﹐狗急跳牆。 西方政治學家們形容今日世界局勢是“第四次世界大戰”﹐那些主流歐美國家在前四次大戰中都獲得全勝﹐這一次誰也不敢斷言必勝。 在受到西方圍攻的穆斯林世界﹐勝利的旗幟和象征就是穆斯林女子的蓋頭。 穆斯林女子蓋頭的現代歷史就是伊斯蘭在上個世紀和本世紀堅持鬥爭和爭取勝利的歷史。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