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啣皛祆銵>>摰嗅滬
先知穆聖的婚姻與家屬
2004.7.8  15:23:11      閱讀7951次
 (阿里譯自Islam Online﹐Why ﹐伊光編譯)
    [編譯者按語﹕這是美國華盛頓清真寺大伊瑪目尤努斯•歐麥爾在《伊斯蘭在線》上公開對讀者問題的答覆。 美國的穆斯林人
口日益迅速增長﹐伊斯蘭是美國社會中發展最迅速的宗教﹐到處都有清真寺和超市中清真飲食專櫃﹐身著穆斯林衣飾的穆斯林男女在許多城市成為常見的路人﹐但是大多數美國人對伊斯蘭存有疑慮﹐成見和偏見深重。]


  A、引子


  我們說﹐伊斯蘭是受到最嚴重誤解的宗教﹐因為一般的美國人談到伊斯蘭﹐立即回答說這個宗教的特徵有兩個﹕恐怖主義和多妻制。 希望了解伊斯蘭的美國同胞向有關方面詢問什麼是伊斯蘭﹐這也是我們聽到的最多的兩個問題。 恐怖主義涉及到許多政治問題和歷史背景﹐以及美國世界霸權戰略引發的反彈﹐報刊上有許多專論解答這個國際政治問題﹐其中有許多堅持公正立場的美國政治家的評論﹐故在此不做答復。 今天要回答的是另一個問題﹕多妻制。 因為穆斯林的先知至聖是這個問題的關健﹐許多人都想知道為什麼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是怎樣帶頭實行多妻家庭的﹐這是我回答的主要內容。


  首先“多妻制”是一個錯誤的用詞﹐伊斯蘭法制中沒有這個術語﹐是從外界錯誤理解伊斯蘭的攻擊性用詞。 我們不妨用“多妻法”﹐比較合適一點﹐因為前者的意思是﹐這是一個“制度”﹐人人如此﹐而“法”的意思是﹐是在伊斯蘭的法制中包括的一個內容﹐指導處理特殊情況的寬容原則。其次﹐當代的美國人思想十分狹窄﹐只是從自己的生活圈子的經驗中思考問題﹐對其他國家和歷史上發生的事都是依據他生活圈子的標準來解答。 現代的西方國家實行法律規定的一夫一妻制只不過一百多年的歷史﹐也可以說是人類文明的一種新嘗試﹐是否真的合理和正確還須更長時間的實際檢驗﹐才能得出結論。 當一種社會制度或流行的服裝款式﹐全社會被捲入潮流﹐被認為是“唯一正確”的方式﹐但事隔幾十年之後﹐人們在回顧往事時才覺悟到﹐當時的行為實在愚昧無知和荒唐可笑。 現代的西方人文主義﹐其實就是社會文明的大膽探索和嘗試﹐是否真的正確﹐還有待於時間的考驗。 所以﹐現代的美國人只知一夫一制有法可依﹐則認為多妻的男子必然好色。 這是頭腦簡單、思想狹窄、主觀武斷之故。 這個錯誤的概念套在伊斯蘭先知的身上﹐便產生一錯再錯﹐誤導深重了。


  B、歷史之鑒


  一個男子最多娶四個妻子的限制是先知穆聖在63歲那年獲得的真主啟示﹐在那以前﹐真主對任何民族和宗教都沒有下降過限制妻子數量的啟示。 請看猶太教的《討拉特》經卷和基督教的《聖經》都沒有這樣的啟示記錄﹐而這些經典中所記載的先知大部份都是家有多妻﹐似乎沒有數量的限制﹐例如易卜拉欣(亞伯拉罕)、亞古布(雅各)、達伍德(大衛)、蘇萊曼(所羅門)。 根據歷史記載﹐所羅門皇帝後宮有三百位妻子和三百位妃子(參看《聖經》“列王紀上”﹐11﹕1-3)﹐因為當時的習慣是﹐所羅門皇帝每征服一個部落﹐那個部落的酋長必須把一個女兒嫁給皇帝﹐表示臣服。 根據《聖經》的經文﹐大衛王因為獲得上帝的喜悅﹐而賞賜他許多妻子(參看“撒母耳記下”﹐5﹕12-13)。 在猶太人後裔中﹐歷代的猶太人首領都是無限量的多妻。


  在世界許多地方﹐都曾經發生了人類的早期發達文明﹐如在亞洲、非洲和歐洲﹐那些地方沒有出現過對男子娶妻數量的限制﹐而且往往“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子”是帝王威嚴的象征﹐深宮後苑中妻妾成群﹐多達數百上千個女子以身體侍奉一個權勢超群的男子。 現代的西方國家一夫一妻制只是法律上的空文﹐實際上需要婚外情和娼妓服務給予補充﹐滿足部份男人們的需要和一些女人們的生活出路。 先知穆聖是真主派遣到人間的最後使者﹐而他生活的世界是人們熟悉猶太教和基督教習俗的文化地區﹐先知穆聖在進入老年時期以他的首領身份娶多妻﹐妻子最多的時候有九名﹐在歷史的當時不是一個問題﹐因為符合社會習俗﹐不足為奇。


  C、真主啟示多妻的涵義


  真主的啟示下降了﹐“你們可以擇娶你們愛悅的女人﹐各娶兩妻、三妻、四妻﹔如果你們恐怕不能公平地待遇她們﹐那麼﹐你們只可以各娶一妻。”(古蘭經﹐4﹕3)真主的啟示非常明確﹐伊斯蘭實行的是一夫一妻制﹐而多妻是有條件的﹐並且限制在四妻﹐絕不許可超越。 這是對歷史習俗的限制﹐結束了過去的陋習﹐伊斯蘭的出現標誌著人類新文明的開始﹐以後永遠按此規定形成社會管理的法制和道德準則。 在特殊情況下的多妻並非是理想的家庭﹐多妻是因為社會環境的需要不得已而為之﹐是允許的﹐但是多妻會有許多弊端﹐《古蘭經》中也有明示﹐例如“即使你們貪愛公平﹐你們也絕不能公平地待遇眾妻﹔但你們不要完全偏向所愛的﹐而使被疏遠的﹐如懸空中。”(古蘭經﹐4﹕129)


  伊斯蘭的多妻許可﹐是萬不得已的條件下的特例許可﹐是因為社會有這樣的需要﹐例如當女人的數量超過男子的時候﹐據說在越戰之後和韓戰之後﹐那兩個國家都出現了未婚男子的嚴重不足﹐比例差距很大﹐政府都採取了相應措施經過幾十年才基本上過渡到接近正常的男女比例。 即使在今日的美國﹐一百多年在本土沒有發生過內戰或災難﹐但在自然生育的條件下﹐美國社會中男女的比例也不是完全平衡﹐根據民政部門的統計﹐至少有2500萬老大難“剩女”﹐無法配上成年未婚男子﹐因為自然的生育比例是女性多於男性。這些“剩女”只有兩條與男人共枕的出路﹐一是合法地嫁給一位有婦之夫﹐另一個出路是充當非法情婦﹐當然美國捨其合法之途﹐而許可非法之路。 雖然法律以男女之間的“私人感情”不予追究﹐保護通姦﹐甚至合法夫妻也不能干涉﹐但是男人和女人對“外遇”只能偷偷摸摸﹐秘密行動﹐社會不以此為光彩。 非法同居者永遠背着非法勾引別人丈夫的無恥黑鍋 ﹐合法的妻子必然要求離婚﹐拆散家庭﹐拋棄子女﹐製造許多社會問題。 遭到名譽、利益和感情損害最大的是這些不幸的女子們。


  伊斯蘭的法度是真主以人性的特徵給予制度的寬容﹐啟示人們合理地解決一些特殊問題﹐例如在有多餘女性的社會中﹐伊斯蘭法制引導這些婦女尋求合法的方式﹐與自己真心相愛而且有責任心的男子結婚﹐受到法律和男子的保護﹐同時也維護女子的尊嚴。 伊斯蘭許可多妻的法制﹐是對一部分女子的關懷和愛護。 此外﹐伊斯蘭對待多妻﹐從法律上不承認大太與二太太的地位差別﹐沒有原妻與後妾之分﹐家有多妻的男子必須以平等對待所有妻子﹐在法律權益和財產繼承問題上一律平等。先知穆聖多妻﹐為穆斯林多妻的男子樹立了榜樣﹐在任何歷史記載或野史傳說中﹐從來沒有聽說過有穆聖虐待某個妻子的事件。


  D、先知穆聖的婚史


  先知穆聖的一生都過着艱苦樸素的生活﹐即便最後的十年﹐身貴為一國之君﹐但家庭生活依然艱苦﹐家庭成員每人都分擔一部分勞動﹐穆聖本人也在工作之余參加家務勞動。 所有的妻子都是自願與穆聖成親﹐沒有一人因為奉承權勢或貪圖財產和享受而嫁給他。 先知穆聖身擔重任﹐日理萬機﹐經常不在家中居住﹐他的妻子們在家分工合作﹐照料家庭和子女﹐各盡其能。 這些妻子都不是在他年輕的時候成親﹐而都是在穆聖老年時﹐才陸續娶進門成為他的伴侶。先知穆聖在25歲前是單身漢﹐沒有娶過親。 25歲時與富裕的寡婦赫蒂徹相愛﹐妻子比他年長15歲﹐為他生兒育女﹐直到妻子年邁歸真。 他們婚後十五年﹐穆聖40歲那年接受真主命令成為使者﹐開始了他的神聖事業﹐他的妻子赫蒂徹以她的家族威望和財富給予穆聖全力支持﹐並且歸信了伊斯蘭﹐成為最早的穆斯林女子。夫婦相愛長達25年﹐直到先知穆聖50歲﹐事業剛剛起步走向勝利之時﹐悲痛地看到妻子永別人世。赫-蒂徹歸真後的兩年﹐先知穆聖無心續弦﹐守單身兩年﹐與女兒們相依為命。從53歲開始直到60歲﹐先後娶進十一位妻子﹐每位妻子的進門都是一個可歌可泣的壯舉﹐證實先知穆聖的高貴品性﹐這個過程將在下一節介紹。 在他這個體能衰退的年齡﹐並且在他神聖使命的高峰期﹐先後納妻﹐絕不可能是因為性慾旺盛﹐轉向色情的迷戀﹐因為這時的每位妻子都因為特別的原因而來﹐甘願侍奉他的家庭。在先知穆聖60歲那年﹐他接到真主的啟示說﹕“以後不准你再娶婦女﹐也不准你以她們換掉別的妻子。”(古蘭經﹐33﹕52) 真主命令他停止繼續迎接新娘﹐他的妻子再沒有增多。


  
  E、先知穆聖娶多妻的原因


  赫蒂徹是先知穆聖第一任妻子﹐成婚前﹐穆罕默德是一個年輕女子們都羨慕的身強力壯、足智多謀、忠誠老實的美男子﹐他與赫蒂徹良緣天成﹐是真主的意欲﹐因為在他們婚後十五年﹐穆罕默德從一個普通人變成真主的最後使者。 當外人都把他當作胡言亂語的瘋子時﹐唯獨愛妻赫蒂徹最了解他﹐相信他﹐安慰他﹐給予他全部支持﹐鼓勵他勇敢地爭取事業成功。 他們夫婦二人度過了最美好的婚姻和家庭生活﹐先知穆聖在恩愛和思念中為賢妻告別送終。在先知穆聖53歲至60歲期間﹐娶進家門十一位妻子﹐每一次婚禮都與傳播伊斯蘭事業有關。 主要原因有四﹕


  第一﹕傳播信仰﹐保留珍貴的聖訓。 先知穆聖成聖之後﹐他的思想活動和生活狀況都與常人不同﹐他大多數時間在外人看來都是處於精神恍惚的狀態﹐真主的啟示密集頒降﹐而且身邊許多事要他當機立斷按照真主的啟示做決策﹐用行動闡述和落實真主的啟示。 一個男子身邊最貼身而且最親近的人莫過于妻子﹐因此他的所有妻子都有接受和保存他傳播伊斯蘭信息的使命。 全部真主的啟示都是通過先知穆聖的口述﹐身邊的書記員原文記錄成文﹐反復誦讀給他聽以求校正無誤﹐但是對先知穆聖的日常起居生活﹐最能注意他行為的人非妻子莫屬。 在先知穆聖歸真之後﹐世界上收集最完整的聖訓記載中﹐聖妻們所貢獻的聖訓多達三千多條。 娶多妻為保留聖訓也許不是先知穆聖事先的意圖和規劃﹐但是眾多的真實聖訓就是這樣保留了下來﹐造福於穆斯林後代﹐利益無窮無盡﹐更可能是真主的意欲﹐這是當時的社會和技術條件下唯一最佳方法。


  第二﹕開創一個新的民族。 當時的阿拉伯社會﹐以部落和血親為近族﹐一盤散沙﹐聯姻是增強互相凝聚力的方式之一。 那裡人們的心理就有以許配女兒為妻當作效忠首領的表示﹐不計年齡大小﹐例如五十多歲的先知穆聖接受好友阿布•伯克爾九歲妙齡的少女為妻﹐這是友好和忠誠的表示﹐在當時的阿拉伯人看來是一件大喜事。 在先知穆聖之後﹐從穆聖弟子中選舉產生的最忠貞的弟子擔任繼承人“哈里法”﹐阿布•伯克爾的女兒阿依莎和歐麥爾的女兒哈芙莎都是先知穆聖的妻子。其他兩位繼承人都是娶了先知穆聖女兒的女婿﹐奧斯曼與阿里。 他們這些人原先都不屬于一個部族﹐但通過聯姻﹐他們形成了一個關係密切的親屬﹐這個親屬的網絡籠罩著更多更廣的社會關係﹐形成了一個聖門穆斯林的親屬﹐他們是當初創建穆斯林新社會的中流砥柱﹐力量核心。


  第三、顯示婦女是傳播伊斯蘭的力量。 在先知穆聖後來娶進家門的妻子中﹐有寡婦﹐也有孤兒和奴隸﹐許多都是受社會歧視和虐待的女人們。 她們進入聖門家庭﹐不是吃閑飯﹐爭風吃醋﹐無所事事﹐而都必須學習﹐並且幫助先知穆聖傳播信仰。 先知穆聖的妻子們為週圍鄰居和麥地那穆斯林社會的女子們做了榜樣﹐她們經常出外參加勞動和社會活得﹐展示了穆斯林女子的尊嚴和自立精神﹐和對伊斯蘭事業的責任感。 在先知穆聖的家庭關係與妻子們的影響下﹐許多弟子們的妻子紛紛效仿﹐形成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社會風氣。 阿拉伯女子的崇高地位和相夫教子的社會使命是從伊斯蘭新紀元開始的﹐她們的最好榜樣是先知穆聖的妻子們。 請看現代美國的那些孤寡女子們﹐被社會遺棄﹐親戚冷落﹐生活艱難﹐無依無靠﹐沒有社會地位﹐或者孤獨而死﹐或者淪為娼妓或情婦。 伊斯蘭社會中不存在這樣的孤寡女人們﹐她們都應當是社會的積極力量﹐並且享有完整的人格和自尊。


  第四、先知穆聖是多妻好丈夫的榜樣。 在先知穆聖的十二位妻子中﹐只有阿依莎是一位同穆聖成婚的處女﹐其他女子都是結過婚的遺孀。 先知穆聖從來沒有因為哪一個女子年輕貌美而娶之為妻﹐而多數是年紀一大把﹐孤獨無助﹐願意投靠穆聖家門而被接納﹐然後明媒正娶﹐成為家中享有平等權利和地位的妻子。 先知穆聖多次對他的弟子們囑咐說﹐“你們中最優秀的男子是在家中善待妻子的人﹐我就在家中善待我的妻子們。” 他以身作則﹐成為穆斯林社會好丈夫的榜樣﹐證明一個男人能夠同多位妻子共同生活在一起﹐而且平等和善良地對待她們。


  F、先知穆聖的家屬

先知穆聖一生曾經有過十二位妻子﹐但是在他臨終時﹐只有九位在世。 穆聖的所有妻子都是受全體穆斯林尊敬的聖母﹐沒有例外﹐她們的光榮事跡和莊嚴形像永遠活在世界穆斯林的心中﹐栩栩如生。 她們都是在先知穆聖老年時期與他最親近的人﹐得到他的直接教誨和培養﹐《古蘭經》是穆聖家庭的必修功課﹐所以每位聖妻都熟知《古蘭經》﹐都敬佩丈夫接人待物唯《古蘭經》是準則﹐並且從中獲得智慧的道德修養。 她們的名字是﹕赫蒂徹、薩烏達、阿依莎、哈芙莎、載娜伯•;胡宰瑪、烏姆•賽拉瑪、載娜伯•賈赫什、珠維麗雅、烏姆•西比邦、莎菲亞、麥穆娜、瑪麗雅•科普特。在所有聖妻中﹐現代的西方社會攻擊先知穆聖家屬的一個最熱點是年輕的妻子阿依莎﹐他們根據現代人的觀念攻擊穆聖納年幼的妻子﹐當時阿依莎才九歲。 這個問題已在本文前節中提到過了﹐我們必須從當時當地的歷史狀況和社會心理理解這個問題﹐而不是根據今日的美國法律和社會規則﹐對古人妄加批判。 在那個時代和那個地區﹐女子從月經開始時就被認為是“成年女子”﹐可以成婚﹐九歲的阿依莎大概就是被這樣認為適于結婚的年齡﹐無可厚非。 歷史記載﹐在阿依莎同意嫁給先知穆聖之前﹐就曾經與一個名叫祖白爾的男子訂過婚﹐後來發現這個家庭拒不接受伊斯蘭﹐為此解除了婚約﹐這說明阿依莎已進入成婚的年齡﹐這是阿拉伯熱帶地區女孩早熟的特征。


  先知穆聖的這位少女妻子也同他第一任妻子赫蒂徹一樣超出後代人認為的“常規”﹐但是阿依莎嫁給先知穆聖之後﹐她為伊斯蘭傳播和穆斯林社會所起到的巨大作用是其他人無法代替的﹐因此﹐也應當理解為是真主的意欲﹐需要阿依莎這樣特殊的女子輔佐伊斯蘭事業成功。 阿依莎幼年聰慧﹐出生在一個書香門第﹐父親阿布•伯克爾是阿拉伯部落家世學專家﹐深諳各部落家系和歷史﹐而且對詩詞歌賦無所不精﹐他為女兒在出嫁前奠定了堅實的阿拉伯文化基礎。 阿依莎九歲成親﹐嫁給了真主的使者﹐其實等於進入了一所最高級的學校﹐天天必須學習﹐背誦《古蘭經》﹐理解經文奧意﹐有先知穆聖親自指點。 她跟隨先知穆聖為聖妻的7年﹐是她刻苦學習伊斯蘭深刻知識的學期﹐她在先知穆聖歸真之後繼續生活了47年﹐是整個穆斯林社會公認的最有學識的女子﹐各地來的伊斯蘭大學者們無不尊稱她為聖母和伊斯蘭的導師﹐千里迢迢走來向她求教。 據說﹐在她以後在世的47年中﹐親自教誨和培育了數千名著名的伊斯蘭學者。 從她那裡開始﹐伊斯蘭逐漸形成了一門科學和學術﹐包括古蘭經學、聖訓學、穆斯林社會學和法制學。 先知穆聖曾經說過﹐在地球上他最喜愛的一個人﹐就是阿依莎﹐這不是夫妻關係的性愛﹐也不是排擠和冷落其他妻子的偏愛﹐而是愛阿依莎敬畏真主和聰明才智。 阿依莎被後代的學子們尊稱為伊斯蘭知識的泰斗﹐享有最高的學術權威和地位。在先知穆聖婚姻生活中傳為歷史佳話的另一位聖妻是瑪麗亞•科普特。 科普特是她的種族性﹐她是埃及人。 先知穆聖向埃及國王派去了一個使團﹐規勸國王歸信伊斯蘭﹐埃及國王為了表達對穆斯林領袖的讚賞和祝賀﹐要求使團帶回去國王贈送給先知穆聖的禮品﹐其中有一位年輕的姑娘瑪麗雅﹐她是埃及國王後宮中的一名女奴。 在歸國的途中﹐瑪麗雅抓住了學習伊斯蘭的機會﹐因為她知道這些阿拉伯人是來埃及向國王傳播伊斯蘭的﹐這些人中有幾位是伊斯蘭知識豐富的學者。 從開羅到麥地那的路途上﹐風餐露宿﹐學習大有長進﹐瑪麗雅決心歸信伊斯蘭﹐她變成了一位新穆斯林前來晉見先知穆聖。 使團的弟子們向穆聖彙報工作﹐交代受埃及國王之托帶來了一名侍奉他的女奴。 當先知穆聖同瑪麗雅交談時﹐她表示遵從埃及國王的聖旨以身相許﹐但是她是埃及國王的禮品﹐拒之不恭﹐恐怕損害兩國關係﹐但伊斯蘭法制已經廢除了蓄奴制度﹐因此﹐先知穆聖決定以正式婚姻儀式娶瑪麗雅為妻子。


  G、今日的伊斯蘭婦女


  西方國家攻擊伊斯蘭社會﹐總離不開針對穆斯林婦女地位問題﹐說穆斯林婦女不自由﹐不解放、多妻制、受壓迫、受虐待等等。 在許多伊斯蘭國家﹐婦女的地位和現狀確實很不理想﹐有很多問題﹐但這些問題一個也不是伊斯蘭造成了﹐而是他們沒有遵從伊斯蘭的制度造成的。 其中有許多歷史和文化的原因﹕許多民族歸信伊斯蘭後﹐他們繼續保留的古代歧視婦女的傳統﹐這是其一。 許多伊斯蘭國家遭受過一二百年的西方殖民地統治﹐西方殖民主義統治者對伊斯蘭國家的社會改革根本沒有興趣﹐希望他們越落後越好﹐遏制穆斯林的教育、文化和社會發展﹐使許多國家愚昧落後的陋習更加嚴重﹐這是其二。 第三﹐西方現代文明的腐朽風氣吹進伊斯蘭國家﹐挑動她們爭取女性解放和自由﹐破壞傳統的家庭觀念和婚姻關係﹐造成許多歷史上沒有的新問題﹐成為不東不西不倫不類的殖民地文化。 大多數伊斯蘭國家實行崇洋媚外的獨裁統治﹐一般的民眾都是深受剝削和壓迫的對象﹐婦女是壓在不公正社會最底層的生靈﹐沒有人權可言。回顧世界婦女解放運動﹐西方的許多婦女權益因為市場經濟的需要從一百年前剛開始﹐而伊斯蘭的婦女解放運動早在一千四百年前就根據真主的啟示制定為成文的法律制度﹐如婦女的財產權、選舉權、受教育權、婚姻自願權、婦女和兒童保護法等。 例如西方婦女至今結婚時女子必須放棄娘家的家族姓氏﹐因為女子婚後放棄擁有財產的法律權利是歐洲的古老傳統﹐這是歐洲一百年前才做的法律修正。 在婚姻問題上﹐伊斯蘭不但保證新郎與新娘有同等的婚姻志願和選擇的權利﹐而且限定丈夫在特殊情況下的多妻不得超過四位妻子﹐無論地位高低。 伊斯蘭的多妻法是對女子人格尊嚴和生活條件的保護和尊重﹐並且杜絕任何可能發生的不正之風﹐防
止女子受到委屈。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