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蝘摮詨>>古蘭與科學
信仰與醫療
2004.7.30  14:36:53      閱讀15987次
 (阿里譯自Islamweb net﹐伊光編譯)
    從十九世紀開始﹐西方主流知識界接受達爾文主義的理論﹐把物質世界的存在與信仰上帝分割開﹐這就是現代唯物主義的起端。 二十世界初﹐宗教對科學和醫學的干預在歐洲國家受到禁止和嚴厲制裁﹐因為他們宣佈世界進入了一個“新的科學時代”﹐人類依靠科學和技術可以治療一切疾病。 反對宗教最極端的地區是當時的蘇聯集團的國家﹐把宗教斥責為“愚昧無知和迷信落後”﹐不能容忍其存在﹐他們宣傳無神論唯物主義萬能﹐“人類掌握了自己的命運”﹐包括疾病和生命。 二十世紀後半期﹐醫療科學的研究和探索使歐美的科學家們對宗教的認識發生了鬆動﹐他們調查發現信仰的精神作用對許多疾病的治療很重要﹐例如在美國﹐2003年民意調查顯示84%的患者和家屬相信﹐宗教信仰有助於治癒疾病﹐特別是慢性病。醫學與宗教的最新結合成為西方科學界有興趣的研究課題﹐他們重新審視過去絕對唯物主義的理論﹐把人體科學完全物質化和機械化的錯誤理解。 科學家們又做了大量的社會調查和臨床試驗﹐證明了醫療與患者的信仰結合可以提高癒的效果﹐他們對患者大腦掃描和心理測驗發現兩組患者的明顯區別。


  伊斯蘭世界的治療科學比西方早數百年﹐西方國家現代所流行的內科藥物理論、外科手術學和醫院建制都是在古代穆斯林醫學研究和實踐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但是他們只熱衷於吸收技術部份﹐拋棄了伊斯蘭醫學理論的信仰部份。 根據伊斯蘭的信仰理論﹐如果醫生不懂得真主對人類造化的目的和真主的仁慈﹐就不可能達到對疾病學的哲學理解。 首先﹐真主對人類下降的疾病都在人類所能承受範圍以內﹐每個人都不可能避免生病﹐但須知疾病對人的積極作用﹐包括生理的好處以及信仰與精神的磨煉。 醫生和患者都應當有信仰﹐對真主信賴﹐祈求恩賜﹐精神上放松壓力﹐充滿希望。


  《古蘭經》說﹕“真主只依各人的能力而加以責成。 各人要享受自己所行善功的獎賞﹐要遭遇自己所作罪惡的懲罰。”(2﹕286) “他選擇你們﹐關於宗教的事﹐他未曾以任何犯難為你們的義務。”(22﹕78) “真主要你們便利﹐不要你們困難。”(2﹕185) 每個人都有患病的時候﹐不論大病或小恙﹐急病、暴病或者是慢性病﹐都會打亂平常的生活規律和健康時的行動規劃﹐必須停止慣常的行為﹐在家靜養、服藥、沉思﹐一個人的性格品質和文化素質就在患病期間表現更多一些。 傷風感冒之類輕微小病促使人靜思行為和過錯﹐患有難治的頑疾﹐如心臟病、毒瘤、敗血症﹐檢驗一個人對待信仰、人生、社會、家庭和前途的認識和態度。 一個人不是西方醫學所描述的只不過是一台孤立的機器﹐而是真主造化在天地間的一個靈性﹔機器的良好性能只須每個部件完美﹐而一個人的幸福存在卻是軀體機能與精神狀態的緊密結合。 人類最高層次的思維和知識是對造物主的信仰和敬畏﹐由此產生對生命存在意義的理解﹐所以﹐人身體出現的故障就不僅是部件的損傷﹐醫療就不是簡單地修復或更換零件﹐而必然牽涉到精神狀態和對天地造化的聯繫。


  《古蘭經》說﹕“我必以些微的恐怖和飢饉﹐以及資產、生命、收穫等的損失﹐試驗你們﹐你當向堅忍的人報喜。 他們遭難的時候﹐說﹕‘我們確是真主所有的﹐我們必定只歸依他。’ 這等人﹐是蒙真主的祜祐和慈恩的﹔這等人﹐確是遵循正道的。”(2﹕155-157) 歐洲人的傳統﹐相信古希臘哲學家希波克拉底講過的話﹕“最好的醫生就是你自己”﹔東方道家總結的醫療經驗是“扶正怯邪”。 人類積數萬年研究醫術之所見﹐不主張憑直觀使用針藥“治表”﹐而須發揮患者內在精神力量的配合才能“治根”。


  先知穆聖說﹕“對於一個信士﹐生活確是奇跡。 一切都是美好﹐信士擁有所有的道德恩惠。 當他平安無事時﹐他感激真主給他的安寧﹐心境處於最佳狀態﹔如果他遭遇到意外的災難或疾病﹐他鍥而不捨勇往直前﹐心境也是保持最佳狀態。”《穆斯林聖訓集》 人體機構中的生命靈氣受到血脈和經絡的疏導﹐健康的體魄來自健康精神狀態所產生的各種分泌素﹐歸根到底還是一個人的思想在左右他的身心健康﹐患病不吃藥而能出現自動怯病恢復健康的秘密就在於此。 美國的一份精神信仰與疾病治療攷察報告指出﹕“鮑威爾博士在許多次試驗中都發現﹐一個每天祈禱的患者促進了醫療﹐縮短了療程﹐很快恢復健康。有一個病例專案調查顯示﹐致命疾病的患者如果信仰宗教﹐他們的治癒率增加一倍﹐因為他們在沉思和對上帝寄予希望﹐心理平衡和坦然。 因此﹐在醫療期間﹐他們沒有痛苦和絕望﹐精神處於懺悔的狀態﹐決心痛改前非﹐祈求上帝再給一次機會﹐重新做好人。 主治醫師很高興地看到這樣的病人從精神上配合治療﹐他們的心情和病情都出現快速好轉的奇跡。”


  以下是一位在美國醫院工作的穆斯林醫師賈巴利博士的敘述﹐他說﹕“真主註定﹐凡是人都會遭遇到疾病和災難的煩惱﹐信士與不信道者對待疾病和災難就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理解和態度。 不信道者對這些遭遇多半是埋怨和詛咒﹐因為他們不能照常生活和活動﹐認為他們失去了對物質世界的享樂而感到重大損失。 一個有信仰的人﹐對待災難多是樂觀的態度﹐深信真主的公道和仁慈﹐疾病迫使他停下常規的步伐﹐靜心深思﹐有更多的時間思考人生的意義和補償行為的過失。 在苦難中獲得真主的安寧﹐在懺悔中獲得精神的復原﹐因疾病而使品性提昇。 疾病或災難不論大小﹐對於信士都是好消息﹐因為他在渡過艱難的時期心靈上有了收穫。”(摘自《伊斯蘭對疾病的認識》﹐作者賈巴利博士)


  伊斯蘭啟發信士對疾病和災難的認識也分許多層次﹐最低限度的認識﹐是不要對疾病和災難怨天尤人﹐牢騷滿腹﹐認為是“不可思議的懲罰”﹐是吃虧﹐是倒霉﹐把自己想象成一個垂死掙扎的動物。 高層次的認識是哲學的思考。 人的每次災難都是一次挑戰﹐生命中的每個挫折是一次機會﹐帶來新的進步和希望。 先知穆聖說﹕“人類歷史上所有的先知和真主的使者都曾經遭受過磨難的考驗﹐他們都是以樂觀和進取的精神走出困境﹐獲得勝利﹐譬如有一位先知忍受著赤貧之苦﹐窮到衣不遮體。 這些先知的心境如同豐衣足食的人一樣愉快。”《伊本•馬哲聖訓集》


  以積極和樂觀的認識對待疾病﹐把自己這個生於天地間的一個靈性與真主的造化聯繫起來﹐每一個人的生命和存在都包涵著真主意欲的使命和責任。 一個生龍活虎的人﹐忽然臥病在床﹐正常的生活和活動暫停了下來﹐這是他思考的機遇﹐記念真主的時刻﹐回顧過去的經歷和人生的意義。 患一次病﹐不但在生理上加強一次免疫和抵抗疾病的能力﹐而且在精神上提昇了一級﹐更加接近真主。 筆者不才﹐能力有限﹐其實真主在降下的疾病和災難中包涵更多的恩慈﹐每個人都能從細心體會中得到領悟。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