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文化
電視是絕妙的精神麻醉劑
2004.10.7  15:04:54      閱讀19039次
 (阿里譯自Muslim World﹐伊光編譯)
    現代的許多經濟發達的國家﹐不惜一切工本在電視傳播業上投資﹐鼓勵人們多看電視﹐表面上是十分民主和自由了﹐商業和文 化都由此而連帶著興旺起來﹐政府的官僚最關切的問題是社會穩定。 地球的許多地方都人滿為患了﹐五十年前﹐世界上沒有一個超過千萬人口的城市﹐現在可多了﹐雖然沒有看到統計﹐隨便都可以列舉幾十個﹐如東京、紐約、墨西哥城、開羅、新德裡、上海、廣州、重慶。 人口太多﹐又很擁擠﹐五坊八處﹐三教九流﹐工農學商三百六十行﹐必然人多嘴雜﹐形成許多小群體﹐各自都有奮鬥的目標和理想的前景﹐如果沒有一種辦法穩住局勢﹐政治動亂殺人搶劫將是天天發生的家常便飯。 世界各國的“英雄所見略同”﹐都大力投資發展電視﹐如同古時候盜賊動手前先向臥室中吹進的迷魂香﹐讓裡面的大活人站不起身來﹐完全失去反抗能力。 現代的電視﹐就是絕妙的麻醉劑﹐把大多數人都從精神上擺平了﹐剩下的幾個不安分守己的份子就容易收拾。


  西方國家更有絕招﹐單有電視麻醉還不足夠﹐有發明了同電視配合作戰的“電視餐”﹐所有超市都有專櫃﹐出售冷凍的“TV Food”﹐只須微波爐三五分鐘加工﹐有雞鴨魚肉﹐也有番茄土豆胡蘿蔔﹐吃完電視餐﹐把塑料托盤仍進垃圾袋﹐餐前不用切菜餐後不用洗碗。 一般都在播放廣告的時間﹐利用幾分鐘做飯﹐不耽誤看電視﹐所以稱作是“電視餐”。 最大眾化的電視餐是炸薯條或炸薯片﹐因為看電視吃炸薯條都是坐臥在沙發裡﹐西方媒體稱此為“沙發炸薯條文化”(Couch Potatoes)﹐是現代“電視文化”的同義詞。 許多年來的結果﹐科學家和醫生們發現了一個大問題﹐西方普遍流行新品種的“沙發炸薯條病”﹐表面特征是過份肥胖﹐不用解釋﹐大家也都能明白﹐這種病的根源在哪裡。 多年的臨床資料顯示﹐肥胖症患者多數都難逃糖尿病、高血壓和心臟病的後果﹐但是官方報以冷笑﹐對這些病症沒有興趣﹐他們只希望看到社會的穩定﹐因為“穩定壓倒一切”﹐其他都是小問題﹐如果人人都臃腫肥胖﹐又有致命的慢性病﹐還有什麼人遊行示威或者上山打游擊。 電視的福音有利有弊﹐對官方﹐還是利大於弊﹐所以任其自由發展﹐不用大驚小怪。 電視不僅可以麻醉人的精神﹐而且可以使人迅速發福肥胖﹐得一石雙鳥之利。


  先說說新聞﹐大部份電視觀眾每天按時收視﹐每家電視公司僱員許多萬人﹐派到世界各地現場採訪和直播﹐一律都是報懮不報喜﹐特別是對待穆斯林﹐讓電視的觀眾感覺到每個穆斯林都像是恐怖分子﹐因為受電視的迷惑。 俗話說﹕如果一條狗咬了人﹐不是新聞﹐而人咬了狗﹐才是新聞。 新聞都是反常的怪事﹐正常的行為都沒有新聞價值﹐但是這樣的怪事新聞每天播﹐大量報導﹐各家電視臺爭搶著報導﹐起到了“謊話說一千遍就會變成真理”的效果﹐所以﹐每個穆斯林都被看上去好像是恐怖分子。 電視的絕妙效果是﹐能把怪事變成正常﹐亥倆目(不合法)變成哈倆里(合法)﹐例如選美的女人們泳裝賽美﹐服裝表演的女子們比賽誰暴露的肉體最多、最巧妙﹐讓觀眾們不要少見多怪﹐而見多不怪﹐直到電視內外打成一片同流合污。 這是麻醉的力度之一。


  壞事天天有﹐鏡頭天天變﹐每天熱點不同﹐讓觀眾的眼睛目不暇接。 科索沃、車臣、加沙地帶、克什米爾、阿富汗、伊拉克、也門、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到處都是“自殺炸彈”﹐狼煙四起﹐血流成河﹐警笛震耳﹐兵荒馬亂。 看電視新聞﹐就象看走馬燈﹐現代的術語是“24小時滾動新聞”﹐幾句話帶過﹐配上幾秒鐘的畫面﹐只見現象﹐不說明原因﹐理由是“客觀報導”﹐要你自己下結論“又是一個瘋子吃飽了撐的去咬狗”。 譬如說﹐一位母親聽說﹐她的兒子游泳淹死了﹐這個新聞不算大﹐但是對於這位母親﹐心情怎樣﹐會立即忘記嗎﹖ 她會不會沒有一點動靜﹐照樣吃炸薯條﹐喝飲料﹐關上電視﹐洗個熱水澡﹐然後去睡大覺﹖ 可是﹐看新聞﹐信息大爆炸﹐血流成河與你無關﹐沒有時間給你思考﹐也不用你操心﹐不用有真行動和作為﹐就是看熱鬧﹐看西洋景。 磨滅了一個人的意志和同情心﹐對其他地方的穆斯林弟兄災難無動于衷﹐更沒有任何作為和行動。 《古蘭經》說﹕“真主創造了死生﹐以便他考驗你們誰的作為是最優美的。”(67﹕2) 世界大事社會新聞連軸轉的報導﹐把人培養成冷血動物﹐鐵石心腸﹐麻木不仁﹐對什麼都無所謂﹐就關心自己﹐別人的事都是西洋景﹐誰遭遇誰倒霉﹐時過境遷﹐明天還有別的新節目。 這是電視的麻醉功力之二。


  現在的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整天搞政治運動﹐天天學習“紅寶書”了﹐但絕不是停止了思想灌輸和精神控制﹐而方法改進了﹐大家不約而同一律採用電視表演。譬如舞台表演﹐一臺戲﹐面對現場觀眾﹐多不過千人﹐舞台的燈光和道具、演員的服裝和演技﹐都須一流才能打動觀眾。 而現在﹐情況方便了﹐對演出的包裝加大一百倍的投資也合算﹐在全省全國電視臺演播﹐觀眾的人數可以增加幾萬倍。 此外還有工商業者贊助和廣告費收入﹐宣傳效果和經濟效益兩得利。 全國億萬人每天晚上睜大眼睛瞪著電視機﹐接受最新思想的再教育﹐節目天天翻新﹐好戲連臺﹐電視劇最短也有二十集﹐打打鬧鬧﹐摟摟抱抱﹐卿卿我我﹐哭哭笑笑﹐編劇和導演以抓住觀眾的心理使人著迷為“藝術標準”第一。 任何不道德的行為﹐任何下流淫穢的語言和動作﹐都代表了思想解放、文化開放的成勣和社會進步的標誌﹐不僅沒有限制﹐而且受到鼓勵﹐有人吹捧﹐有人讚美。 用電視劇代替了政治說教的宣傳﹐代替了在運動中人人學習領導講話“洗腦筋”﹐所以不惜一切工本把電視普及到每個村落﹐進入少數民族的邊遠山區﹐這是政治任務﹐保證人人服從﹐社會穩定。


  有一個故事說﹐一個年輕人來到一位學者那裡﹐希望向他學習。 年輕人問﹕“老師啊﹗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的道理﹐並且人人都讚揚你的高尚品行。 我怎麼才能很快學會﹖” 這位學者把他領到一片綠油油的麥地﹐對他說﹕“你就站在這兒一天不要動﹐看著這些麥苗是怎麼長大的。” 晚上﹐年輕人回到學者那裡說﹕“老師啊﹗ 我眼睛不眨地看了一整天﹐沒有看見麥苗的動靜﹐沒有看到麥苗生長。” 學者向他解答說﹕“麥苗紮根在濕潤的泥土中﹐那裡有它所需要的營養﹐又從空中獲得了空氣和陽光﹐麥苗在一刻不停地生長﹐所以﹐你只能看到麥苗的健康和翠綠﹐而看不到突然成長。” 這是故事且不論是否真實﹐但其中的哲理可以幫助我們思考穆斯林的現代處境。 伊斯蘭的敵人只在少數地方使用坦克和飛機對敢於反抗的穆斯林大動干戈﹐以武力壓服﹐而對絕大多數地方的和平穆斯林﹐則採用電視節目進行思想腐蝕﹐薰迷魂香。 天天坐在電視機前﹐按時收看他們編排的節目﹐每天都有他們為你編製好的新聞﹐新聞之後就是強烈刺激的文藝表演﹐然後是扣人心弦的電視連續劇﹐直到你看得頭暈眼花想睡覺為止﹐由你自己關閉電視﹐感覺到迷迷糊糊的愜意﹐一天生活十分充實。 電視向你提供了一切濕潤的土壤、空氣和陽光﹐陪伴著你無聲無息地慢慢演變。 你知道什麼毒藥最容易被服用嗎﹖ 用糖衣裹著的毒藥。 這是電視的迷魂藥功效之三。


  電視是麻醉人民的鴉片﹗ 這個比喻最恰當﹐因為二者的習慣形成、過程和結果都一樣。 吸食的人最初都因為好奇﹐上癮之後吸一次便渾身舒服精神抖擻頭腦裡充滿美妙的幻覺﹔一旦有了依賴性﹐一天不吸就受不了。 吸食鴉片上了癮的人﹐在他的血液中積存了毒素﹐流遍全身﹐精神變態﹐如同頑固的疾病﹐症狀是自私、怪癖、無情和絕望﹐道德淪喪﹐無惡不作。 邪惡的電視同鴉片屬於同樣性質。敝人尊重讀者的智商﹐因此﹐不必再多解釋。 在此只提供一段真主的啟示﹐不知本人是否能把學習心得傳遞給你﹐使你覺醒﹖ 《古蘭經》說﹕“信道的人們啊﹗ 你們當保持自身的純正。 當你們遵守正道的時候﹐別人的迷誤﹐不能損害你們。你們全體都要歸於真主﹐他將把你們的行為告訴你們。”(5﹕105) 歷史上的大伊瑪目﹐哈桑•巴什里說﹕“我們都是阿丹的子孫。 我們每個人都是由限定的日子構成的身體。 每過一天﹐身體上就少了一點。 誰也不知道﹐他身上的日子什麼時候消耗完。” 現代的穆斯林坐在電視機前消耗著“沙發炸薯條”的現代化美好日子﹐是在把寶貴的生命換取無法清洗的罪孽。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