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蝘摮詨>>古蘭與科學
齋月強化你的生理體能
2004.10.21  10:05:09      閱讀19047次
 (阿里譯自Islam Online﹐伊光編譯)
    穆斯林的齋月是來自真主命令的功修﹐健康和神志正常的人應當完成一個月的完美齋戒。 《古蘭經》說﹕“真主要你們便利﹐不要你們困難﹐以便你們補足所缺的日數﹐以便你們贊頌真主引導你們的恩德﹐以便你們感謝他。”(2﹕185) 從生理衛生和健康的角度分析﹐三十天一個整月的齋戒對身體有極大的好處﹐這就事真主啟示中所說的“要你們便利﹐不要你們困難”的意思。


  一、睡眠的習慣節律


  現代醫學的診斷技術可以用頭皮電極法繪製出腦動電流圖(EEG)﹐確定大腦在一個時期的運動狀況﹐記錄大腦活動的電流頻率和表現興奮的振幅。 一個人在夜間睡眠期間﹐一般經歷五個階段的大腦活動狀態。


  第一階段是“睡眼惺忪”或“昏昏欲睡”的階段﹐這時的第一位“A”波是8-12赫茲。 如果這時突然驚醒﹐睜開眼睛﹐電波立即停止。


  當睡眠進入第二階段時﹐電子波昇高到12-14赫茲﹐振幅放慢﹐形成“睡眠軸”波狀。


  第三和第四階段是進入沉睡狀態﹐電壓的顯示減弱。 這時呼吸勻稱﹐眼球運動(REM)停止。 腦電圖上的第四位“△”波表現為0﹒5-4赫茲﹐顯示了沉睡的狀態。第一次沉睡只保持70分鐘﹐由於身體的移動而眼球稍有活動﹐而腦動電流圖退到了第二階段的睡眠。 人在睡眠中的這樣階段性變化表現了神志的警覺狀態﹐如果沒有外界干擾﹐睡眠不受影響。 這是第五階段睡眠﹐稱作眼球運動(REM)的睡眠﹐心理學上稱為“去同步睡眠”﹐眼球雖有移動﹐呼吸也加快些﹐但全身肌肉放松﹐呈休息狀態。


  第五階段是一段間歇﹐再次返回到第一和第二階段﹐又進入60到70分鐘的沉睡第三和第四階段。 然後又一次眼球運動的睡眠。 一夜之間﹐如此循環三至四次﹐間隔時間大約90分鐘眼球運動的“去同步睡眠”佔全部睡眠的25%。 一覺醒來﹐頭皮電極的腦動電流停止﹐轉變為快速低壓電流狀態﹐神志逐漸清醒﹐如果這個時候開動腦筋做一道算術題﹐睡眠的循環全部停止﹐稱作“同步醒悟狀態”(desynchronisation)


  
  二、齋戒對睡眠的影響


  守齋戒的人﹐開始時的幾個小時睡眠同過去一樣﹐腦動電流圖也沒有顯示異常現象。因為飲食和睡眠習慣的改變﹐血糖的水準降低﹐使睡眠的第一階段縮短﹐晚間臨睡覺前的血糖達到最低點﹐很快進入沉睡狀態。 齋戒提高了睡眠的深度﹐使沉睡更加平穩﹐對於老年人﹐這是極為重要的健康標誌﹐因為一般的老年人缺乏第三和第四階段的沉睡。 沉睡對身體的各部份都有營養和治療的功能﹐具有大腦機能的修補作用。 一夜之間如果有兩個小時的沉睡﹐可以感覺到“充足的睡眠”﹐齋戒的後期就能夠達到這樣的睡眠高效率。


  眼球運動(REM)的睡眠狀態﹐或稱“半睡眠”﹐與大腦不得完全休息的做夢狀態很一致。 半睡眠﹐或多夢﹐對健康也是有利的休息﹐但過多的半睡眠造成睡眠不足的心理影響﹐精神疲憊﹐無精打彩。 嬰兒的睡眠有一半是半睡眠﹐沉睡的時間少﹐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半睡眠的間隔逐漸縮短。 大腦的合成作用只有在沉睡時出現﹐這時的大腦蛋白質細胞發生化學合成﹐向大腦提供營養﹐就是俗話說的“大腦滋補”作用﹐而半睡眠的狀態是消耗大腦細胞的時期。 齋戒對大腦健康的成果之一﹐就是增加沉睡時間﹐為大腦細胞增加營養﹐減少半睡狀態﹐對大腦產生滋補作用。


  三、齋戒與晝夜節律


  
  人體生物鐘的晝夜一循環是24小時又11分鐘。 在一個生理循環中的荷爾蒙分泌起伏率受到生活規律的影響﹐波動的差距很大﹐短到幾秒鐘﹐長到一年。 一個人的晝夜節律深受外部條件和變化的影響﹐例如白天和黑夜的自然交替、固定的工作上班時間、業余生活的規律、強制自己休息的習慣﹐等等都納入了個人生物鐘的運行規律。 人體內的時間週期節律可以隨著外部活動的規律而適應﹐使生物鐘的運行與外部的需求“同步”﹐例如外部環境在固定時間出現的光亮、溫度或鐘聲﹐都可以成為通知生物鐘指令思想、情緒和行動的信號﹐一個學術的名稱是“給時者”﹐在外文中用一個德國科學家的名字Zeitgerbers代替。 每個人的晝夜節律是受人主觀意志的主宰﹐在外部條件發生變化的時候﹐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和決心改變個人體內的生物鐘節律﹐這是真主恩賜人類的意志和行為的自由﹐學術上稱作是“同步調節”。


  在自然界的大環境中﹐有四種情況對人的生物種產生影響﹕潮汛、白天與黑夜、月亮的位置和四季氣候。 而每個人生活的小環境﹐也對生物鐘產生直接的影響﹐例如光線、溫度、磁場、食物、安全感、情緒變化、作息時間、社會活動等。 任何一個人都能夠在特定的時間內養成一種固定的習慣﹐例如按時五次禮拜、定時進餐、聚精會神的工作和工間休息、準時睡覺和起床、週末活動等。 如果到了一個新的環境﹐例如改變工作、出國、昇學、遷居、旅行等﹐可以在短時間內憑著理智和意志改變習慣﹐適應新的習慣﹐即對體內的生物鐘進行“同步調節”。


  每當遇到一次新的大變革﹐生物鐘的調節是一種很艱苦的努力﹐例如第一次離開故土遷移到異國他鄉﹐一般需要幾個月才能完全適應。 如果居住時間不久﹐又返回到原來的家鄉﹐生物鐘調節的時間和努力都不像第一次出國那麼艱難﹐很快就能適應﹐因為原先的一套“時刻表”可以重新喚醒。 那麼﹐穆斯林進入齋月後﹐如果過去從來沒有守過一個月的齋戒﹐第一次認真過齋月﹐是很艱苦的。 今年度過一次艱苦的難關﹐明年繼續守齋戒﹐就容易得多﹐等於“喚醒”在記憶中保存的生理時刻表。 對於從小跟隨著父母或同全村人一起每年不間斷守齋戒的人﹐每年都進入齋月﹐他的生物鐘就產生“季節性”的反應﹐如果不守齋戒﹐反而難受。這裡要說明的一個問題是﹐過去沒有守齋戒經驗的人﹐第一年的艱苦如同第一次出國﹐一旦習慣了﹐明年就會感覺到“習慣成自然”﹐舒適得多了。


  四、齋戒、出國或換工作


  經常出國的“空中飛人”也難免忍受“時差”的痛苦﹐很少遠行的人﹐痛苦更加難熬。 雖然沒有離開地球﹐但跨越地球上的時區﹐外部因素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如月亮位置、日照時間、外部自然環境使人感到“水土不服”﹐而新地方的新作息制度也與家鄉不同、用餐時間和飲食配比、還有磁場、氣候、溫度、空氣等諸多的原因使人感到難受。 多數的症狀表現為﹕睡眠不安、腸胃不適、心神恍惚、精神不集中、疲勞、無力。 原因很簡單﹐就是生物鐘與外界的運動發生了衝突﹐暫時同步調節有困難。 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時區的差距﹐如果從北京經過十多小時飛到了紐約﹐時差十二個小時﹐適應就很困難﹐一般需要一個星期才能基本上感到適應。


  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外部的一切條件的變化都成了“給時者”的因素﹐向體內的生物鐘提出要求﹐強迫它儘快自動調節﹐適者生存。 調節的速度和時間因人而異﹐取決於個別人的年齡、體質、經驗和心情。 一般的人不是像“空中飛人”那麼幸運﹐經常出國訪問﹐經受過長期磨煉﹐但是也會難免有意外的需要﹐必須立即動身出門或變遷。 齋戒就是一個很好的訓練課題﹐因為齋戒必須改變日常的生活習慣和起居制度﹐突然在凌晨前平常最深度“酣睡”的時候起床用餐、禮拜和祈禱﹔一整天停止飲食﹐照常工作﹐傍晚進食﹐深夜參加泰拉威哈禮拜。 決心來自對真主的敬畏和忠誠﹐齋戒是個人與真主的神交﹐整個一個月沒有半點虛假和偽裝﹐因此齋戒是對一個人鋼鐵意志的錘煉和強化。 是自己的意志和決心強迫體內生物鐘儘快進行自動調節﹐每年如此重複形成季節性的規律﹐在大腦和神經系統中儲存了一套生物鐘的替換時刻表﹐以後在任何時候可以從記憶中“喚醒”使用﹐因此每年守齋戒的穆斯林﹐最容易適應新的環境﹐不論是戰爭、地震、出國訪問、調換工作、遷移到新地方、遭到敵人的驅逐或流放。


  世界上一輩子只居住在一個村莊或一條街道的人不會是多數﹐絕大多數人的一生中多有變化﹐不得不遷移﹐年青人要出門求學、從軍、探親、尋找工作﹐事業成功的人也要外出攷察、實地調查、參觀訪問、洽談業務、發展經營﹐俗話說“人挪活﹐樹挪死”﹐只有經常變動才有進步和發達。 如果只在一塊田地裡從發芽成長到老死﹐無異於溫室的植物﹐生命力脆弱﹐經不起外來的風吹日晒和暴風驟雨。 真主在《古蘭經》中有二十多處啟示﹐勸導他的僕民在大地上到處旅行﹐穆斯林應當具有胸懷世界的大無畏精神﹐整個地球都是真主恩賜穆斯林的家鄉﹐任何地方都有真主為你準備好的那一份給養﹐等待你到那裡去奮鬥和享用。臨床試驗和科學證明﹐生物鐘的一次完整性調節需要三個星期﹐可以在經驗中形成固定的時刻表﹐而在三個星期後﹐返回到原來根深蒂固的生活規律需要的時間很短﹐例如齋月結束時﹐過一個愉快的開齋節﹐最多三天﹐一切恢復正常。 伊斯蘭的法制把齋月定為四個星期的體能訓練﹐現代的科學證明非常合理﹐每個守齋戒的人﹐得到了足夠的訓練期限﹐向神經系統和血液中注入適應各種艱苦環境和不同地區條件的生物鐘﹐成為生命的一筆資本。


  五、齋戒與大腦


  齋戒中改變了一日三餐的飲食習慣﹐腸胃的工作規律打亂了﹐各種分泌腺體都在統一做大調整﹐雖然會有飢腸轆轆的不舒服感覺﹐但不會使人失去理智﹐變成瘋狂。 腸胃對大腦發出了緊急呼籲﹐大腦指揮某種腺體分泌出對飢餓難忍的折磨產生麻醉液體﹐稱作是內啡汰﹐有類似鴉片的麻醉作用﹐使飢餓難忍的神經痲痺﹐俗話說“餓過了頭”﹐就不覺得太餓了。 這種分泌液能迫使新陳代謝的速度放慢﹐抽調出體內儲存的營養和熱量維持精力充沛和精神旺盛﹐並且防止因為過份的飢餓刺激而發生心理失調﹐失去理智的平衡。如果說齋戒對意志的訓練是精神的力量﹐那麼﹐生物鐘的調節、內分泌產生的麻醉所用、降低新陳代謝的功能、保持精神狀態良好﹐這是體內的生理和物理功能軍事演習﹐使人能夠適應飢渴的環境﹐如同在一臺高級電腦中﹐安裝了備用的電池和保護芯片﹐即使出現了停電、病毒騷擾等嚴重故障﹐可以照常工作一個時期。 齋戒一個月就是給自己的體內安裝一個精神和情緒的保護裝置﹐不至於在飢餓難忍之時﹐見到飲食立即如餓虎撲羊﹐表現失態﹐像一個饕餮之徒那樣窮兇極惡。 這個裝置在齋月以外也能被“借用”發揮作用﹐適應任何突變的惡劣環境。


  六、結束語


  以上只是從人體科學的生理和物理的解釋﹐齋戒對人體生物鐘的調節和安全設備的裝置。 穆斯林進入齋月﹐全身心投入敬畏真主﹐在禮拜和祈禱、謹慎言行、道德修煉中獲得極高的樂趣和精神收穫。 人不是機器﹐也不是動物﹐在任何困難中﹐都需要一些真精神的支撐﹐譬如與你分別多年的老母親﹐或者日思夜想的心愛的人﹐乘飛機明晨三點到達﹐來看望你﹐滿心的喜悅會使你忘記疲勞和睏倦﹐一夜不眨眼﹐到機場去迎接親人。


  真主造化的人類﹐賦予了神奇的軀體﹐既有動物的生命機能﹐又有真主特慈的人類精神、理智和人性。 真主的啟示命令信士保護和鍛煉自己的軀體﹐維持身心健康﹐適應各種考驗。 伊斯蘭信仰的基本功修有五種﹕唸、禮、齋、課、朝﹔其中三樣都是對體能的訓練﹕禮拜、齋戒和朝覲。 認真做到這些真主命令的功修﹐然後才能有所領悟﹐真主啟示齋戒是“要你們便利﹐不要你們困難。”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