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蝬瞈蝮望帖>>經濟
伊斯蘭經濟學認識基礎
2006.1.3  10:29:13      閱讀13385次
 (阿里譯自﹐The Dwan﹐Pakistan﹐伊光編譯)
    經濟﹐是人類社會活動的一個重要方面﹐包括物質生產、產品的分配與消費、有償社會服務、金融或財務管理﹐以及國家資源開發與保護。 經濟與錢財有關﹐錢財與權力有關﹐權力與社會佔有的利益有關﹐所以﹐每個時代﹐都是用政權的形式保護經濟﹐製造各種經濟理論﹐維護少數人的特權利益。 因此﹐經濟學﹐是一門研究保護財產和私利的學問﹐例如封建土地所有制保護大莊園主利益、西方資本主義保護壟斷工商者的利益、社會主義是經濟官僚代替了全國大地主和大資本家獨攬大權。


  伊斯蘭經濟學不是什麼深邃的理論﹐而是關於社會公正、個人信仰和良心。 伊斯蘭是全面的生活方式﹐遵循真主的啟示保護人與人的公正關係﹐把社會引向和平﹐因此經濟管理制度應當遵循伊斯蘭的天道原則﹐而不是聽從哪家經濟學理論。 任何個人的思維﹐都是維護某種集團私利﹐與真主的公道對抗﹐必然產生歧視和壓迫﹐導致暴亂、造反、掠奪和戰爭。 真主在《古蘭經》中說﹕“如果正道從我降臨你們﹐那麼﹐誰遵循我的正道﹐誰不會迷誤﹐也不會倒霉﹔誰違背我的教誨﹐誰必過窘迫的生活﹐復活日我使他在盲目的情況下被集合。”(20﹕123-124) 伊斯蘭的經濟學是真主的正道一部分﹐凡是違背者﹐今世生活窘迫﹐後世受到懲罰。 如果只禮拜﹐求真主保祐他的私利﹐而做生意唯利是圖﹐這不是穆斯林的行為﹐(他燒錯了香﹐應當去拜關雲長財神爺)。


  今世的生活本質就是游戲﹐錢財是游戲中的象征性籌碼﹐穆斯林應當遵循真主規定的規則參加游戲﹐這就是正道。 在這個游戲的格局中﹐每個社會都有許多窮苦人和災民﹐他們生活困窘﹐需要及時幫助﹐這是真主對生活富裕者的考驗。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是古人對不合理社會的悲慘描述﹐不信道的無神社會﹐就是製造貧富差距懸殊的根源。 《古蘭經》說﹕“如果有聲音對他們說﹕‘你們應當分捨真主所賜予你的。’ 那麼﹐不信道者將對信道者說﹕‘真主欲供養誰就供養誰﹐我們何必供養他呢﹖’”(36﹕47) 遵循伊斯蘭的經濟學觀點﹐社會上就不會有餓殍遍地﹐也不是有凍死骨。 真主說﹕“你們所費用的財產﹐當費用於父母、至親、孤兒、貧民、旅客。 你們無論行什麼善功﹐都確是真主所全知的。”(2﹕215) 真主說﹕“你們當把近親、貧民和旅客所應享的許多權利﹐交給他們﹐對於要想獲得真主的喜悅者﹐這是更好的﹐這等人是成功的。”(30﹕38) 真主啟示他的奴僕對受惠者說﹕“我們只為愛戴真主而賑濟你們﹐我們不望你們的報酬和感謝。 我們的確畏懼從我們的主發出的嚴酷的一日。”(78﹕9-10)


  真主造化的所有生物﹐都供應它們生活給養﹐譬如許多種類的動物﹐自己不會生產﹐也不會獵取食物﹐但真主使它們生活得很好﹐例如蜘蛛﹐只會守在網上等待食物到來。 《古蘭經》說﹕“許多動物﹐不能擔負自己的給養﹐真主供給他們和你們﹐他是全聰的﹐是全知的。”(29-60) 人類就不同﹐有些人富裕﹐有些人貧困﹐還有人忍飢挨餓﹐沒有衣穿﹐沒有房住﹐是真主考驗那些獲得真主豐厚恩惠的人是怎樣對待他們的貧窮弟兄和同胞。 真主說﹕“安居故鄉而且確信正道的人民﹐他們喜愛遷居來的教胞們﹐他們對於那些教胞所獲的賞賜﹐不懷怨恨﹐他們雖有急需﹐也願把自己所有的讓給那些教胞。 能戒除自身吝嗇者﹐才是成功的。”(59﹕9)


  對人沒有惻隱、同情和憐憫之心﹐其他善功也變得無效﹐例如禮拜。 如果心地不善良﹐見困難不幫﹐見死不救﹐他的禮拜只是體操活動﹐天神不記載他的拜功。真主說﹕“你曾見否認報應日的人嗎﹖ 他就是那個呵斥孤兒﹐且不勉勵賑濟貧民的人。 傷哉﹗ 禮拜的人們﹐他們是忽視拜功的﹐他們是沽名釣譽的﹐他們是不肯借人什物的。”(107﹕1-7)


  伊斯蘭經濟學的社會基礎必須遵循某些天命的原則。 原則之一是﹐大地上人類依賴生存的物質不許可被個人佔有﹐因為是真主對眾人的恩賜。 不論是自然生長的物質或者人工種植物或飼養的牲畜﹐對於貧困人口都有他們的份額。 《古蘭經》說﹕“真主在大地上創造許多山岳﹐他降福於大地﹐並預定在大地上眾生的食物。”(41﹕10) 真主說﹕“我在大地上﹐為你們和你們所不能供養者而創造了許多生活資料。 每一種事物﹐我這裡都有其倉庫﹐我只依定數降下它。 我派遣滋潤的風﹐我就從雲中降下雨水﹐以供給你們飲料﹐你們絕不是雨水的儲藏者。”(15﹕20-22)


  真主對那些不認真主造化和恩惠的人﹐連續三次發出質問“你們告訴我吧﹗”﹐真主說﹕“你們所耕種的莊稼﹐究竟是你們使它發榮呢﹖ 還是我使它發榮﹖ ……你們所飲的水﹐究竟是你們使它從雲中降下的呢﹖ 還是我使它降下的呢﹖ …… 你們所鑽取的火﹔究竟是你們使燧木生長的呢﹖ 還是我使它生長的呢﹖ 我以它為教訓﹐並且以它為荒野的居民的慰藉﹐故你們應當頌揚你的主的大名。”(56﹕63-73) 實際上﹐人類的一切經濟活動﹐不論是生產或是貿易﹐都是個人同真主在合作﹐真主是一切物質和成左5c條件的大股東﹐我們只是參加勞動和服務的低層助手。 農業生產是在田地裡播種和耕耘﹐土地、種子、肥料、水份和陽光﹐都是真主擁有的生產資料﹔工業生產需要原料供應和交通運輸﹐真主供給了全部物質資源和生產場地﹔商業貿易是物質交流和金融管理﹐真主恩賜人類智慧讓人類發明公平的秤和錢財貨幣﹐人類的作用只是農民、工人和財務管理員。 因此﹐一切生產和經營﹐我們都沒有理由全部佔有﹐應當把多數收穫或利潤奉還給真主﹐由真主恩賜他的奴僕﹐那些貧窮的人們。


  原則之二﹐剩餘價值應當與別人分享。 許多動物尋找食物﹐都是當天吃光用盡﹐不儲存﹐明天等待真主新的恩賜。 人有生產能力﹐創造發明各種生產機器﹐每個人的勞動成果和價值都有剩餘。 西方的資本主義說﹐創造多餘的財富全歸個人所有﹐法律“保護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真主啟示他的使者教誨信士們﹐“他們問你(先知穆聖)應該施捨什麼﹐你說﹕‘你們施捨剩餘的吧。’”(2﹕219)真主啟示信士們說﹕“他們確信幽玄﹐謹守拜功﹐並分捨我所給予他們的。”(2﹕30) 把生產勞動的剩餘物質全部成為私人佔有﹐是有罪的行為﹐因為從伊斯蘭的信仰和法律上﹐剩餘的生產物質和財富中有一部分屬於貧窮的民眾﹐真主用以考驗生產者的品質和靈魂。


  物質的“剩餘價值”是個人勞動創造的財富﹐如播種收穫和製造新商品﹐伊斯蘭禁止非法佔有別人的財富﹐利用權勢殘酷剝削。 互相可以合作﹐共同投資﹐最後分享利潤﹐但不許可乘人之危放債坐收利息﹐剝削他人的勞動成果。 現代西方流行的銀行貸款方式﹐都是沿襲猶太人發明的高利貸制度﹐伊斯蘭法制確認屬於“里巴”非法收入。


  原則之三﹐真主說﹕“真主准許買賣﹐而禁止重利。”(2﹕275) 商業求利﹐唯利是圖﹐所以許多歷史文明把商人列為社會最卑賤的地位﹐如“農工學商”﹐歐洲和東方國家的社會傳統都辱罵他們“無商不奸”。 社會主義制度中被排列為“第三產業”﹐因為不直接生產﹐而是服務性質﹐極左思潮認為是罪惡的行為﹐因為容易產生“資本主義苗頭”﹐或者捨不得割掉的“資本主義尾巴”。 伊斯蘭對商業給予崇高的地位﹐先知穆聖在被派遣為使者之前就是從事商業貿易﹐給各地的居民送去新式物品﹐在商業服務中表現高貴的品性和道德﹐促進社會信息交流﹐人類因正當的商業而社會進步﹐文明發展。 “禁止重利”思想是許可獲得合理的利潤﹐成為經商者的勞動報酬﹐而禁止囤積居奇﹐假冒偽劣﹐牟取暴利﹐壟斷市場。《古蘭經》說﹕“真主將天昇起。 他曾規定公平﹐以免你們用秤不公。 你們應當秉公地謹守衡度﹐你們不要使所秤之物份量不足。”(55﹕7-9)


  真主恩賜人類的智慧﹐創造財產和金融制度﹐容易流通﹐是為了方便社會和文明發展﹐例如用剩餘的財富投資、開辦新企業、開發土地耕種和發展生產﹐改善生活條件﹐培訓新技術。 伊斯蘭禁止守財奴﹐把財富埋藏起來﹐流動停滯﹐不用於主道﹐對社會無益。 真主說﹕“窖藏金銀﹐而不用於主道者﹐你應當以痛苦的刑罰向他們報喜。 在那日﹐要把那些金銀放在火獄的火裡燒紅﹐……。 你們嘗嘗藏在窖裡的東西的滋味吧﹗”(9﹕34-35) 根據許多聖訓集﹐先知穆聖生前沒有一天在家中保存多餘的錢財﹐在他歸真時﹐也沒有留下分文遺產。


  原則之四﹐富裕者必須完納天課﹐賑濟貧困戶。 天課是伊斯蘭規定的五大功修之一﹐是穆斯林必須履行的信仰責任﹐而且與朝覲構成“特殊條件的”兩項功修。經濟收入不富裕的家庭沒有交納天課的責任和義務﹐反而具備接受慈善施捨的權利。天課對於收入富裕的人是法定的施捨﹐可以使自己的財富淨化﹐道德提昇﹐取悅於真主﹐所付出的價值只佔家庭剩餘財富的百分之二點五﹐每年一次結算。 真主說﹕“行善者﹐謹守拜功﹐完納天課﹐且確信後世。 這等人﹐是遵守他的主的正道的﹐這等人是成功的。”(31﹕4-5)


  現代的西方社會﹐成立社會保險制度﹐而且設置種種條件限制﹐朝財富積累多的個人傾斜﹐例如“人壽保險”。 或者不論貧富一律領取一份最低限度“養老金”﹐平均主義也是產生不合理的原因之一。 伊斯蘭的天課制度﹐是世界上最合理的慈善和養老制度﹐因為根據每年經濟形勢和發展狀況﹐社會互相調節﹐在保障救助特困戶之外﹐生活條件可以普遍提高。 這是真主規定的法度﹐而且每年財物從富裕的人家拿出﹐受益者第一感謝真主的恩惠﹐其次﹐形成社會和諧潤滑劑﹐互相關懷﹐人人都有仁愛之心。


  原則之五﹐每個人都應當參加創造性勞動﹐為社會增加財富﹐而不鼓勵懶漢﹐在伊斯蘭經濟法規中﹐稱為“穆特拉芬”(Mutrafeen)。 社會懶蟲有三大類﹕第一類是少勞多得者﹐例如在公有制中﹐幹多幹少收入一樣﹐那些偷懶或小病大養的人﹐就是社會懶蟲。 第二類是吃遺產﹐多佔遺產份額﹐例如《古蘭經》說﹕“ 你們侵吞遺產﹐你們酷愛金錢。”(89﹕19-20) 第三類是欺騙性質的職業﹐如算命看風水、為假冒商品做廣告、靠“唸經”掙錢吃飯的阿訇。 《古蘭經》說﹕“這是他們信口開河﹐仿傚以前不信道者的口吻。 願真主詛咒他們。 他們怎麼如此放蕩呢﹗ 他們捨真主而把他們的博士、僧侶和麥爾彥之子麥西哈(耶穌)當作主宰。 …… 信道的人們啊﹗ 有許多博士和僧侶﹐的確借詐術而侵吞別人的財產﹐並且阻止別人走真主的大道。”(9﹕31-34)


  原則之六﹐賬目要清﹐借貸有收據﹐合同有文書﹐以字為據。 真主說﹕“信道的人們啊﹗ 你們彼此間成立定期借貸的時候﹐你們應當寫一張借券﹐請一個會寫字的人﹐秉公代寫。 代書的人不得拒絕﹐(他口授時)﹐當敬畏真主 ---- 他的主 ----不要減少債額一絲毫。 …… 無論債額多寡﹐不可厭煩﹐都要寫在借券上﹐並寫明償還的日期。 在真主看來﹐這是最公平的﹐最易作證的﹐最可祛疑的。 但你們彼此間的現款交易﹐雖不寫買賣契約﹐對於你們是毫無罪過的。 你們成立商業契約的時候﹐宜請證人﹐對代書者和作證者﹐不得加以妨害﹔否則﹐就是你們犯罪。你們應當敬畏真主﹐真主教誨你們﹐真主是全知萬事的。”(2﹕282)


  伊斯蘭經濟學是一個完整的社會管理體系﹐也是穆斯林信仰的一部分﹐在歷史上有一千多年的實踐經驗。 伊斯蘭的經濟體系和管理制度是成功的社會經驗﹐因為遵循真主規定的法度和信仰原則﹐以公正、平等、發揮個人的生產積極性和為社會慈善為基本精神。 自從十九世紀以來﹐歐洲國家向外擴張﹐把大部份穆斯林國家淪為殖民地﹐瘋狂實行崇拜金錢的資本主義。 後來﹐從二十世紀初開始﹐以蘇聯大領導的共產主義思想出現在世界上﹐形成一股新的經濟潮流“社會主義”﹐成為資本主義的反對派。 他們雙方都排斥伊斯蘭的經濟體系﹐伊斯蘭被辱罵為“中世紀落後意識”而遭到貶低。 先後一百多年﹐由歐洲工業革命後的兩種主義都曾借助他們強大的武力粉墨登場充份表演﹐把世界蹧蹋成今天這樣烏煙瘴氣﹐盜賊遍地﹐人心邪惡﹐世風日下﹐人類開始走向毀滅的邊緣。


  近二十年來﹐伊斯蘭世界的學者們興起了伊斯蘭文明復興熱潮﹐其中伊斯蘭經濟體系的現代化研究和實踐是伊斯蘭走向新世紀的時代先驅。 當代的伊斯蘭學者們將以真主啟示的經典和先知穆聖的遺訓高舉伊斯蘭光明大旗﹐照亮全世界﹐解救人類的重大災難。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