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蝘摮詨>>古蘭與科學
新世紀電子伊斯蘭世界
2006.4.11  14:25:44      閱讀19701次
 (阿里譯自www.islamonline.net)
    電腦帶領人類進入了一個新的世紀﹐人類在世界上的活動範圍在無限擴大。 如果說﹐刀叉或筷子是手指的延長﹐釘耙和鐵掀是手臂的延長﹐那麼﹐電腦是人類神經的延長﹐超越了傳統的時空觀念﹐互相在遙遠的空間交流。 電腦快速傳播信息和影像﹐使現實的世界變得無限渺小﹐人類的語言和文化﹐在無形的空間碰撞和融合。在發達的國家﹐幾乎每個人的神經都經過電腦向外伸延和自由游蕩﹐即使文化落後的地區﹐也看到了電腦改造人類的威力。


  人人都將生活在電腦的王國中﹐不是這一代﹐必將是下一代人﹐不會是遙遠的將來。凡是電腦到達的地方﹐眼前的物質世界退避三舍﹐因為比之電腦空間的世界微不足道﹐人的思維和身體都好像長高了無數倍。 早就有人預言﹐這是信息世界﹐資訊時代還是剛剛開始﹐人的知識已分不清是眼見為實的東西﹐還是耳聽為虛的數字化信息。 人也在發生變化﹐逐漸走出現實的環境﹐落入虛幻的空間﹐聽到各種聲音﹐得知許多奇聞﹐難以區分真正的“我”與“數字信息的我”。


  與上一世紀流行的媒體如報刊、電影和電視相比﹐電腦的功能又進了一步﹐不再是單向傳遞信息﹐而是直接提出挑戰刺激神經﹐逼迫你立即做出對應﹐例如隨時發來的手機段短信以及向你報告發生在萬里之外的事件﹐好事與壞事都有。 每個人再也沒有了過去的輕鬆愉快﹐而是每天神經都在緊張。 如果你想躲避一會兒﹐很難啦﹗ 你沒有時間沉思、安靜、禮拜、閉門思過。 十九世紀的一位英國詩人馬修•阿諾德說過﹐“匆匆忙忙與目標分散”是現代人的通病。 他沒有預料到這種現代病在電腦出現後人類病入膏肓的今天﹐因為信息的速度加快了。 如果你偷懶﹐冷靜一下﹐沉默片刻﹐你將不知不覺地在電子信息賽跑中落後﹐被信息的浪潮推向了煙霧瀰漫的大海。


  有的人整天守在電腦前﹐希望得到浪漫的幻覺﹐為的是逃脫現實世界的紛擾﹐結果發現陷入了可怕的魔窟﹐比現實更為煩惱和沮喪。 許多信息是虛偽的﹐是空幻的﹐使你覺得身體高大﹐思想飛躍﹐而實際上你一無所有﹐什麼也不是﹐失去了現實中的朋友和真心﹐使你更加孤立﹐更加惆悵。 回想沒有電腦的時代﹐我們是真實的人﹐因為物質和精神世界界線分明﹐而現在感覺茫茫無邊﹐失去了基本的人性和自我。


  本文探討的目標是﹐我們伊斯蘭宣教和穆斯林精神生活如何適應電子時代。 這僅僅是開始﹐以後還有漫長的道路和電子技術的新領域。 任何事物都有利弊。 我們應當儘快學會適應﹐盡早得利於這個時代﹐而不是躲避或者抵制現代技術﹐甘居落後的生活狀態﹐因為電子時代給穆斯林的宣教帶來了許多不利因素﹐也給了我們許多新機遇﹐開創了許多方便條件。


  不利因素之一﹐是我們變得孤立了﹐都陷入了電腦信息的迷茫中﹐而實際接觸在減少或替代。 譬如全世界的穆斯林集中到麥加去朝覲﹐那是身體的接觸和直接感情交流﹐在敬畏真主的禮儀中﹐全世界的穆斯林互相認同和互相感染。 今天這個電子時代﹐也許一次可以集合更多的電視觀眾或網友﹐但沒有了那份情誼和感受﹐一切都變得空虛和茫然。 譬如﹐過去社區穆斯林兄弟姐妹集會﹐或者挨家挨戶訪問﹐喝一杯熱茶交流一席話﹐那是一種感情﹐而在互聯網上的通訊和交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又譬如﹐穆斯林歷來發現有不明白的問題﹐向伊瑪目或伊斯蘭學者請教﹐都能獲得耐心的解答﹐但現在﹐上網的朋友們﹐直接進入“教法網頁”查詢一些問題的答案。 雖然今天省了不少時間﹐隨心所欲上網查詢﹐但失去了那份親切的面談和交流﹐而且教法網頁上只是回答一般性的問題﹐對具體事例沒有分析和靈活運用。


  第二個最大的不利因素﹐是電子信息是一個思想自由世界﹐任何人都能殺進去﹐全憑個人判斷能力。 如果信仰不堅定﹐知識不健全﹐很容易受騙上當﹐被敵人引向歧途。 真誠的穆斯林設立網站﹐真心宣教﹐伊斯蘭的敵人也設立網站﹐誠心搗亂﹐例如現在有一幫投機發財的文化流氓﹐以攻擊伊斯蘭討好敵人掙大錢。 例如曾經被穆斯林世界譴責的《魔鬼詩篇》作者拉什迪﹔索馬里一個女人移民到歐洲某國﹐以反伊斯蘭成為叛教女英雄﹐西方極右勢力如獲至寶﹐經常用她上電視宣傳伊斯蘭“醜聞”﹐每次有重賞。 美國有一名文痞記者﹐過去曾經偽裝歸信伊斯蘭﹐到處招搖撞騙﹐在阿拉伯國家受招待白吃不少免費午餐﹐「九一一事件」之後﹐忽然變節﹐揚言“揭伊斯蘭老底﹐我最清楚”。 這樣的無恥之徒都躲藏在陰暗的小屋裡製造電子毒菌﹐向伊斯蘭進攻。


  也有一些明顯的敵人﹐利用互聯網和電子網站﹐建立襲擊伊斯蘭的橋頭堡和發射塔。 猶太復國主義份子開設了幾個覆蓋全世界的“伊斯蘭再思考網站”和“古蘭經新解網站”﹐都是以“破解”為名﹐行誣蔑和造謠之實﹐有些文章還很冠冕堂皇地使用“贊頌真主”的詞不斷。 美國有一名最仇恨伊斯蘭的傳教士﹐名為佛朗克林•格蘭罕姆(Franklin Graham)﹐以反伊斯蘭臭名昭著﹐「九一一事件」發生後曾經跳得最歡﹐受到布什總統特別寵愛。 他的著名謊言是“伊斯蘭是世界上最邪惡的宗教”﹐曾經出過小冊子﹐幾年來﹐重複同樣的話﹐現在連美國“牛康”們(新保守主義)對他的老生長談都失去了興趣。 前幾年﹐歐美極右網站上經常互相傳抄他的
言論﹐這幾年很少看到﹐黔驢技窮﹐除了髒詞謾罵毫無新意。


  伊斯蘭不怕謾罵﹐真理不怕火燒。 從先知穆聖開始接收真主啟示日起﹐伊斯蘭敵人對真主啟示的真理疾惡如仇﹐一千四百多年來﹐從來沒有一天太平﹐但是伊斯蘭在敵人攻擊中茁壯成長﹐形成覆蓋全球的世界潮流。 敵人的謾罵﹐惡劣的發展環境﹐內部的偽信者﹐都是真主對信士的考驗和磨煉﹐鬥志更加堅定﹐心靈更加純真﹐伊斯蘭更加光亮。


  電子信息時代﹐互聯網是信息高速公路的一種方式﹐信息傳播超越以往任何形式和媒體﹐開闢了信息交流的新紀元。 穆斯林世界大多數都遭受過西方殖民統治﹐熟知西方社會陰險手法和最新技術﹐接受新鮮事物﹐得心應手﹐宣傳伊斯蘭快速進入了信息時代。 二十一世紀大門才打開第六年﹐世界各國伊斯蘭網站多如牛毛﹐數不勝數﹐以阿拉伯文和英文為主﹐兼顧當今人類所有的語文﹐而且專業化分工細緻﹐有經典、有法制、有政治、有經濟、有婦女、有青年、有教育、有兒童故事、市場商情、清真飲食﹐應有盡有﹐各取所需。 根據英國專家蓋瑞•邦特(Gary Bunt)發表的調查報告《數字化時代的伊斯蘭》(Islam in the Digital Age)﹐如今(2004年)每天有一千五百萬穆斯林上網﹐比例不如西方國家高﹐但是代表了穆斯林世界新趨勢。 網友們與社會關係密切﹐信息使用率高﹐消息傳播土洋結合﹐譬如一個人下載好消息﹐複印許多份或由穆斯林報刊轉載﹐四方滲透和擴散﹐效果百倍。


  伊斯蘭思想高度統一﹐根本的基礎是《古蘭經》和聖訓﹐一個題目傳遍全世界﹐參加討論尋求共識。 各種教派、學派和門派﹐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思想活躍﹐敞開大門互相尊重﹐充份發揚民主﹐言論自由﹐不分國界。 不同的觀點﹐逐漸接近﹐以理性面對殘酷的現實﹐在敵人包圍中互相諒解﹐同仇敵愾。 伊斯蘭網站遍地開花﹐形成伊斯蘭新文化市場﹐對內互通信息﹐對外開放﹐吸引無數非穆斯林旁觀者的好奇心﹐揭開了伊斯蘭的神秘面紗﹐展現世界主流哲學和文明。 歷史上﹐伊斯蘭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普及﹐這麼多人感興趣﹐例如在反擊丹麥報刊辱聖漫畫的對抗中﹐有人說﹐哪個時代有今天這麼多的人每天談論先知穆罕默德﹖ 根據美國《出版家週刊》(Publishers Weekly)報導﹐「九一一」之前﹐美國書市領先的一千本暢銷書中沒有一本有關伊斯蘭﹐而今天十本書中伊斯蘭內容的書有四本。 又根據《美國人生活規劃》(American Life Project)2003年12月公佈的統計﹐有23%的讀者是從互聯網上獲得的伊斯蘭信息。 歐美學術領域自古只承認西方文明是以猶太教和基督教兩大發源地為基礎﹐而現代的政治家﹐言必稱三大宗教(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這是資訊時代顯露的人類文明真相。


  歐洲和美國是西方文化的傳統領地﹐自從穆斯林移民大量進入﹐他們是堅守伊斯蘭信仰的人群﹐抗拒融解和同化﹐通過各種方式向社會表明獨特的信仰和生活方式。伊斯蘭﹐是被多數西方人所無知和誤解的宗教﹐今天處處能看得穆斯林的存在和他們的宣傳。 不論喜歡或不喜歡﹐專家們預測﹐再過二三十年﹐伊斯蘭將進入歐美文化主流﹐成為平起平坐的主導思想﹐因為電子信息時代幫助思想傳播的速度比過去加快數百倍。 過去偏聽偏說伊斯蘭是毒草﹐而今天穆斯林現身說法伊斯蘭是奇葩﹐西方人多好奇﹐不願受騙﹐痛恨謠言﹐互聯網能迅速提供信息﹐使真相大白天下。


  穆斯林不怕西方媒體頑固守舊和編造謊言﹐歪曲事實者最終理虧。 人的習性喜歡聽到真話﹐電子信息的功能之一就是沒有人能阻止說真話。 今日穆斯林被動進入了電腦信息新世紀﹐迅速獲得最新手段﹐揚長避短﹐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受過西方的教育和培訓的穆斯林﹐人人能說會道﹐沒有語言障礙﹐在信息戰中站上風。 真主恩賜人類的電子時代﹐電腦進入普通人家庭﹐電子快訊的伊斯蘭內容在改造那些電子蟲。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