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文化
《中國回教小史》(3)
2006.7.7  21:06:57    (白壽彝)  閱讀15837次
 寧夏新聞網
    原注雲:

  
  胡元入主中國,其種族散處天下者,難以遽絕,故凡蒙古及色目人,聽與中國之人相嫁娶,為婚姻。……不許蒙古色目之本類自相嫁娶。如本類中違律自相嫁娶者,兩家主婚杖八十,所嫁娶之男女俱入官,男為奴,女為婢……夫本類嫁娶有禁者,恐其種類日滋也。

  
  所謂色目人,實際上是回教人占最大多數。這條限制色目人的法律,也就是限制回教人的法律。事實上,也許回教人因為這條法律的關係,而有娶漢女的許多方便。但就這條文的本身而言,充分地表示它對回教人的猜忌和防閑。這種歧視的程度,較元時是大大地增加了!

  
  明代的私人著作中,間有對於回教人表示好感的,但也很有表示嫌惡的。以兩者相衡,好感的程度似遠不及嫌惡的程度之深。茅瑞征著《皇明象胥錄》,公然摭拾市井讕言,對回教辱駡。一代大師顧炎武著《日知錄》,痛心疾首地說:

  
  天子無故不殺牛。而今之回子終日殺牛為膳。宜先禁 此,則夷風可以漸革。唐時赦文,每日十惡醜逆、火光行動、持刀殺人、官典犯髒、屠牛鑄錢、合造毒藥,不在原赦之限,可見古法以屠牛為重也。若韓泥之治江東,以賊非牛酒不嘯結,乃禁屠牛以絕其謀。此又明識之士所直豫防者矣。他竟把回教人之屠牛,都認為大逆不道了。

  
  清政府對回教人,由歧視而壓迫。清律上有若干條文,對於回教人之犯罪者,特別加重處罪。回疆征服後,對於回漢間的關係,特別加強監視。回疆之重要地方,多於同一地點分設回城與漢城,兩城人民不得自由往來。漢人人回疆者,皆須攜帶護照,始准人境。回疆回漢人民間之通婚,更所嚴禁。


  有清三百年中,與回教人有關的戰事,可以說是無代無之。我們試舉著名的戰事來說,就有:


  一、米刺印、丁國棟之役,時間在順治五年四月到六年十一月,戰區在甘肅。米、丁所部回眾(當然也有非回教人在內),先後死者約三萬人。


  二、大小和卓木之役,時間在乾隆二十三年五月到二十四年七月,戰區在回疆。


  三、烏什之役,時間在乾隆二十九年二月到同年七月,戰區在回疆。


  四、昌吉之役,時間在乾隆三十二年八月,戰區在回疆迪化州屬之昌吉。


  五、蘇四十三之役,時間在乾隆四十六年三月到六月,戰區在甘肅。


  六、田五之役,時間在乾隆四十九年四月至七月,戰區在甘肅之通渭縣、伏羌、靜寧一帶。


  七、張格爾之役,時間在嘉慶二十五年八月至道光八年正月,戰區在回疆。


  八、永昌之役,時間在道光二十三年至二十八年,戰區在雲南永昌一帶。


   九、咸同雲南之役,時間在咸豐六年至同治十一年,戰區遍于雲南各地,並波及四川、貴州。雙方死亡數目,包括軍民在內,數目很多。


  十、陝甘之役,時間在同治元年二月至十一年冬,戰區在陝西甘肅二省。雙方死亡人數亦多。


  這些戰役的起因,不完全相同。除了米、丁之役,是由於要複明抗清,其他備役由於地方官吏處置之不公,或地方官吏對回民之虐待,因而激起變亂的,居最大多數。例如昌吉之役,魏源述其起因雲:


  乾隆三十有二年,屯官以中秋之夕,犒諸流人。置酒山坡,男女雜坐,醉逼流婦使謳。諸流人故悍,又皆使酒,俄頃激變,城屯官,劫軍器,據城叛。


  張格爾之役,魏源亦述其起因之一,說:(邊臣)保舉漸弛,多用侍衛。及口外駐防,視換防為利數,以瓜期為傳舍。與所屬司直章京,服食日用,無一不取於 阿奇木伯克(清人任命之四人首領)。伯克借供官為名,斂派回戶,日增月甚。西域赤銅普爾錢,一當內地之五。喀什噶爾歲斂普爾錢八九千緡。葉爾羌歲斂普爾錢萬餘緡。和闐歲斂普爾錢四五千緡。土產氈裘金玉緞布,賦外之賦,需索稱是。


  章京伯克分肥,而以十之二奉辦事大臣。各城大臣不相統 屬,又距伊犁將軍渺遠,恃無稽察,威福自出。而口外駐防筆 帖式,更習情形,工搜括。甚至廣漁四女,更番入直,奴使獸畜,而回民始怨矣。


  其他戰役的起因,類似這種情形的很多。大概清中央政府對於回教人的歧視,反映到地方官吏的心理上,已使他們覺得回教人可欺。同時,如果他們是邊地官吏,住在天高皇帝遠的地方,更使他們能施展魚肉人民的伎倆。這樣,戰鬥的事情就一天一天地多起來了。回教人是大批地犧牲掉了。清政府及其官吏對於回教人的不順從,反而感覺著頭痛,於是就有了"回回難治"的口號。本章參考資料舉要


  關於元代或蒙古帝國時之回教人處境,可檢閱《多桑蒙古史》中有關各章。


  關於清代與回教有關的戰役,可看《蘭州紀略》(有刊本),《石峰堡紀略》(有《四庫全書珍本》初集本),《平定回疆剿擒逆育方略》、《平定雲南回匪方略》、《平定陝甘新疆回匪方略》(以上俱有刊本),魏源《聖武記》(有《四部備要》本),林則徐《林文忠公政書》(有《國學基本叢書》本)。簡單一點的記述,可看但熹《清朝全史》(中華書局出版),肖一山《清代通史》(商務印書館出版),曾問吾《中國經營西域史》(商務印書館出版)。但《全史》等書錯誤太多,須注意。


  寺院教育的提倡


  明清兩代,回教因受人的歧視與厄害,遂有教中才智之士出來設法作各種救護宗教的活動。其表現最大者,有兩種。一是寺院教育的提倡,一是漢文譯述的發表。前者所以使師弟相授,希望能夠把宗教學術的傳統保持下去。後者所以介紹回教教義于教外人,或不懂阿拉伯文、波斯文的回教人,以增進他們對回教之理解或認識。


  寺院教育的提倡,相傳始于胡登洲。登洲,陝西渭南人,字明普,明嘉靖元年(西元1522年)生。早年,他本是讀儒書的,後來改業習經,並到滿克(Makka)朝覲。歸國以後,他大大地感到中國回教的衰敗,就立志興辦教育。他招了一些學生到禮拜寺堙A自己供給他們生活費用,或給他們找工讀的機會。他成就的學生很多,他的弟子、再傳弟子及數傳弟子中,很有些著名的經師。至於影響所及,聞風而起的,就更有人在了。


  自登洲到現在,三四百年間,寺院教育的主要課程不外乎教法和宗教哲學。課本,或用阿拉伯文,或用波斯文。現在回教寺院教育普通有"十四本經"之說,即:


  一、《連五本》。這種課程,共包含五個部分,是講動詞變化和詞句構造的。前三部分不知誰作。後二部分是根據阿卜杜夏西爾(回曆471年即宋元豐M年,西元flog年去世)的書作的。


  二、《遭五》。這是"連五本"第五部份的注解書。作者名穆團勒吉,生於國曆 538年(即來紹興十三至十四年,西元 1143-1144年),死於回曆610年(宋嘉定六至七年、西元1213-1214年)。


  三《滿倆》。這是一部大文法書。作者查密,生於回曆817年(明永樂十二至十三年、西元1414-1415年),死于國曆897年(明弘治五年,西元1492年)。


  四、《白亞尼》。這是一部修詞學。作者賽爾德丁,死於回曆772年(明洪武三至四年,西元1370-1371年)。


  五、《偉易業》。這是一部教法書。作者馬哈漠德,死於回曆747年(元至正六至七年,西元1346-1347年)。


  六、《者倆來尼》。這是一本淺近的《古蘭經》注,宜於初學者之用。作者者刺倫丁未作完,於回曆864年(明大順三至四年,西元1459-14ed年)去世。者馬倫丁接著作完。他於回曆9()年(弘治八至九年,西元1495-1496年)去世。


  七、《夏遵》。是一部較詳的《古蘭經》注。作者阿布都刺死於回曆791年(明洪武二十二年,西元1389年)。


  八、《客倆目》這是一本講宗教哲學的傑著。作者生死年月待考。


  以上的八種,都是用阿拉伯文寫的。


   九、《聖訓詳解》。這書是四十段聖訓和它們的解釋。選注者伊本斡德安,死於回曆594年(宋慶元三至四年,西元*97-1198年)。


  十《艾爾白歐》。這也是四十段聖訓的選注。作者是哈薩漠了。


  十一《侯賽尼氏經注》。這是一部"古蘭經"注。回曆897年(明弘治四至五年,西元1491-1492年),侯賽尼著。


  十二、《昭元密訣》。這是一部哲學書,與"滿倆"同一著作者。


  十三《歸真要道》。這是一部論修養的書。回曆620年(宋嘉定十六年,西元1223年),阿布都刺著。


  十四、《古力斯坦》。這是一部文學名著。作者賽爾底歿於回曆690年(元至元二十八年,西元1291年)。


  以上六種,都是用波斯文寫的。


  這十四種經籍,並不是每一個經學生必須完全學習的,也不是於這十四種以外,不准學別的東西。這不過是寺院教育中的主要課程罷了。


  這十四種經籍之規定,始於何時,不能確考。但我們如注意上列各經籍著作時期之可考者,都在胡登洲以前;則它們在登洲時已規定好了,也未可知。本章參考書舉要


   關於回教寺院教育者,可看龐士謙《中國回教寺院教育之沿革及課本》(禹貢》半月刊第七卷第四期),王靜齋譯《偉戛業》初、二集(北平刊本),楊仲明譯《教心經注》(桂林刊本),李虞宸譯《聖諭詳解》,伍遵契譯《歸真要道》(南京蔣氏刊本,太原伊斯蘭佈道會刊本)。
漢文譯述的發表


  漢文譯述的發表,始於明末。真正能自成體系,立論正確的詩述,從王岱輿開始。岱輿後,張中、伍遵契、馬注、劉智都是很重要的譯述者。


  王岱輿,別署真回老人,明末清初人。明洪武年間(西元l3681402年),他的祖先從西域來進貢。明太祖詢問曆法,他答得很詳細。明太祖給他一個欽天監的官,叫他住在金陵。一直到岱輿的時候,還在金陵住家。岱輿生長在宗教氣息濃厚的家庭堙A自幼對於回教經典已有了很好的根基。三十歲以後,他開始讀儒書,閱史籍,流覽諸子學說。他對於禪宗的道理,似乎也用心研究過。他覺得各家的道理都不如回教的道理好。他和別人辯論,常常用回教的道理折服他們。他把他的心得和重要的辯論,寫成兩部書。一部書是《清真大學》,一部書是《正教真詮》。《清真大學》共一卷,內分五篇,是一部講宗教哲學的書。《正教真詮》共二卷,各有二十篇。前二十篇是論歸真明心之學,後二十篇是修道之學。另外,又有《希真正答》一卷,是岱輿同別人問答的話,後學伍連城代為輯錄的。《正答》所陳義說,和上述兩書不相出人,但顯豁詳明的地方,也有兩書所趕不上的。《大學》有北平石印本,太原伊斯蘭佈道會排印本。《真詮》有鎮江刊本,成都刊本。《正答》有馬福祥排印本。


  張中,又名時中,字君時,明末清初時姑蘇人。也是在童年時候,就學習經典。崇禎十一年(西元1637年),他到金陵遊學,正趕上印度經師阿世格東來。他師事阿世格三年,很學了一些東西。他根據阿世格的講解,加上自己的心得,作了一部《歸真總義》。這是一部闡明回教最高信仰的書。他又譯注了一部《四篇要道》,是講日常生活中應遵行的一些條件。(二書,成都俱有刊本。)另外,他又有《克理默解》一卷,早已失傳。


  伍遵契,字子先,金陵人。他幼讀儒書,中過秀才。後來因為無意功名,便把儒書拋開,專心研究教典。清康熙十一年(西元1672年),他究心教典,已快三十年了,他開始翻譯一部著名的波斯文巨著。這部巨著,就是前章所已經提到的寺院課本之---《歸真要道》。這書共分四卷,內包五門。第一門三篇,解明本經綱目大義。第二門五篇,解明萬有造化根源。第三門二十篇,解明今世中正事業。第四門四篇,解明善惡歸結。第五門八篇,解明士農商工齊修。全書都用寺院講經的口氣寫,是遵契口述,他的哥哥天敘寫下來的(有南京蔣春華排印本,太原伊斯蘭佈道會排印本)。遵契又有《修真蒙引》一書,只一卷(有刊本)。


  馬注,字文炳,號仲修,是賽典赤贍思丁的十五世孫。崇禎十三年(西元l640年〕生於雲南永昌。永曆帝在雲南建國,他曾以薦,人中書,後改錦衣侍禦。永曆帝既敗,注以教書維持生活。康熙八年(西元1669年),他看出吳三桂的陰謀,知道雲南要難免糜爛了,他離家到北京去。在京差不多住了十五年,他才回來。他往來遊蹤所及,到了不少的地方,見到了許多有意思的人。他的興趣逐漸集中到回教教義方面來,把以前作文章談經濟的舊業差不多都放棄了。他著了一部講教義的書,叫作《清真指南》。這書共有八卷,後來又加上了兩卷。大概全書的精髓都集中在卷七,可以說是全書的提綱。卷二卷三講的是天人之學,卷四卷五論的是修身之道。卷十中的條款,則更觸及許多實際問題,有許多意思是同時回教著述中所沒有談過的。這書全部定稿時,他已經是七十二歲的人了。


  劉智,字介廉,號一齋。清康熙初年,生於金陵。他父親王傑,字漢英,對於教義有很濃厚的興趣,曾著過《清真教說》。馬注游金陵,三傑和注過從甚密,他曾為注校訂《清真指南》全部。三傑有志譯經,常恨自己的力量不夠。智繼承他父親意思,發憤攻讀回教要典,並研究中國子史群經和道佛兩教的書。他在山林中僻居十年,專心治學。又赴齊魯燕豫,訪求造經。他的著作,有《天方性理》。《天方典禮擇要解》、《天方至聖實錄》。《天方性理》是說天人性命的書,有本經,有圖說。本經有五章,圖說有五卷。約在康熙四十三年(西元17ot年)完成。《天方典禮》,是一部論禮法的書。關於日用倫常的教訓,婚姻喪葬的儀則,都扼要地說到了。共二十卷,二十八篇。康熙四十五年(西元17be年)完成。《天方至聖實錄》是敍述穆罕默德六十三年間所曆大事的書。書用綱目體,按年編次。共二十卷。康熙六十年(西元1721年)開始寫作,雍正二年(西元1724年)完成。這是智的最後巨著。他完成這書時,恐怕已有六十歲了,另外,他還有《五功釋義》、《天方字母解義》、《天方三字經》,都是小冊子,是專為初學的人寫的。智自稱,所著述數百卷,但行世的不過五十卷罷了。智所著書,版本最多,廣州、鎮江、成都、昆明、北平、上海等處均有一種或多種書的刊本或排印本。


  劉智死後,好久沒有宗教著作家出來。一直到同治年間,才有馬德新的大量譯述出世。


  馬德新,字複初,雲南太和縣人。生於乾隆五十九年(西元1794年)七月二十九日,死于同治十三年(西元1874年)四月十三日。他對於回教教典的造詣很深,遊歷的回教區域也多,國內如陝西、四川和雲南各地,國外如印度、阿拉伯、土耳其,他都到過。他在國外得到的經籍和教益,大概都很不少。回國以後,他的聲名大極了,不只全雲南的回教人尊崇他,就是非回教人也都知道他。咸豐年間,因地方政府屠殺回民,致激起大規模的民變。德新曾參加過民軍。後來德新雖和地方政府妥協,但他在回教人中的聲名畢竟使當道者忌妒。後來就因為這個,被羅織罪名,以八十歲的高年竟被殺死。他所譯著,有阿拉伯文的,有波斯文的,有漢文的。漢文譯述,有:


  一、《寶命真經直解》五卷。
二、《信源六箴》一卷。
三《禮功精義》一卷。
四、《幽明釋義》一卷。
五、《正異考述》一卷。以上四種,又合稱為《四典要會》,是德新的重要譯述。
六、《性命宗旨》一卷。
七、《會歸要語》一卷。
八、《醒世箴》一卷。
九、《天理命運說》一卷。
十、《禮法啟愛》一卷。
十一、《道行究竟》一卷。
十二、《寰宇述要》一卷。
十三、《天方曆源》一卷。
十四、《據理質證》一卷。


  以上十四種書,俱有昆明刊本。這些書大概都是德新口述,他的學生馬安禮、馬開科筆受並修潤的。另外,他又有


  一、《真詮要錄》,是刪削王岱輿《正教真詮》而成。
二、《指南要語》,是刪削馬注《清真指南》而成。
三、《天方性理注釋》,是劉智《天方性理》第五卷的注釋。
四、《爾勒璧春秋》。
五《天方至聖實錄寶訓》。這兩種是攝摘《天方至聖實錄》而成。


  這都是德新整理前人著述的成績馬安禮、馬開科的助力也還是占很重要的成分。


  德新後,有馬聯元,字致本,雲南新興人。他的先人中,很出過幾個有名的經師。他在經學方面,既有很好的家學,另外他又攻習儒學。二十二歲的時候,他在河西小回村任經師。一年之後,就到滿克朝覲,遍遊敘利亞、埃及、印度各國。見聞既廣,學問日進。回國之後,在新興龍門大寺主講,先後來就學者,達一千餘人之多。光緒二十年,赴印度。第二年,到幹補勒城,就在那堛`經。這年閏五月十九日死,時年六十三歲,他著阿拉伯文波斯文書多種,風行一地。漢文譯述,有《孩聽譯解》一種,用漢文譯《孩聽》以古蘭經》選本),這與馬德新的《寶命真經直解》,都可說是《古蘭經》之最早的漢文譯本。


  大致說來,漢文譯述的發表,可分兩個階段。王岱輿至劉智,是一個階段。馬德新、馬聯元是一個階段。第一階段,譯述和發表的地域以金陵為主,內容或專譯一經或專述一理論的體系,其興趣幾全限於宗教哲學和宗教典制的方面。第二階段,譯述和發表的地域以雲南為主,內容方面較廣,已由宗教哲學、宗教典制擴及到天文曆法、地理、和《古蘭經》之漢譯了。本章參考資料可看本章所列舉各書。
最近的三十二年


  自回教傳人中國一直到清末,可分為兩個時期。唐宋元是一個時期,明清是又一個時期。第一個時期雖可能有中國人信仰回教,但中國境內的回教力量總是以外來的回教人為核心的。第二個時期,中國境內的回教人可以說都是中國人了(不管他們的祖先是中國人或外國人),但被教外人歧視,至少是被政府和士大夫階級歧視,並且由歧視而迫害。我們可以稱第一個時期是中國回教史上的移殖時期,第二個時期是中國回教史上的厄難時期。不過我們說厄難時期,並不是說回教在這時期沒有甚麼發展,回教在這時期,信仰者的數目不知比以前增加了多少倍產生拜寺的數目也不知比以前增加了多少倍。回教人在政治上的地位是不如前了,但回教深入了各地農村,力量比以前還要堅固。這時的迫害雖重,但外來的壓力卻更使回教人團結了。而宗教學術的研究,寺院教育的推進,也是這時期之另一方面的收穫。這也是我們談中國回教史所必須知道的。


  光緒宣統年間,回教先覺之士,受了時代思想的影響,經師王寬倡辦新式學校於北京,鼓吹教育普及,提倡經書兩通。留日回教學生三十六人組織留東清真教育會于東京,發刊《醒回篇》,討論回教教務之改進及實施回教教育之方策,字埵瘨‘蝞仵伢t示民族革命的意思。這是清末中國回教的一種新氣象。民國建元以後,中國回教更有轉人一個新時代的模樣。一直到民國三十二年年底止,這種轉變一直在發展著,但這個新時代究將是怎樣的一個時代,卻還須等待一個時期,才能看得明白。


  在最近的三十二年中,中國回教的大事約有五項可述。


  第一,是政府及教外人對回教的重視。民國建造,以五族共和相號召,回族被列為五族之一。不管"回族"一詞在現在有如何不同的解釋,但在那時似是指全部中國回教人說的。這是回教人第一次在中國政治上,取得和非回教人同等的地位。民國約法和中國國民黨黨綱之明白標舉"信教自由",也都給回教以很有利的保障。孫中山說:


  三民主義首在解放國內之民族一律平等。回族在中國曆代所受壓迫最甚,痛苦最多,而革命性亦最強。故今後宜從事于回民之喚起,使加入民族解放之革命運動。回族向以勇敢而不怕犧牲著名于世,苟能喚起回民之覺悟,將使革命前途得一絕大之保障。


  中山以一個曠代的政治家而說出這樣重視回教人的話,這是史無前例的。北伐完成以後,以至抗戰七年的今日,政府頒佈保障回教和嘉慰回教人的文告,更時常可以看得見。


  在學者方面,注意回教史和回教問題的人也慢慢地多起來。陳漢章、陳垣、張亮丞、顧頡剛等是其中最熱心的。

  
  第二,是各種學校之提倡。民國建立以來,各地回教區域籌設普通小學者甚多。籌設中學者,也有北平西北公學、雲南明德學校、杭州穆興中學等。籌設師範學校者,有北平成達師範學校、上海伊斯蘭師範學校、萬縣伊斯蘭師範學校、寧夏省立雲亭師範學校等。前三個師範學校都是以訓練新時代的教長為目標或目標之一的。寺院學校的課程也在逐漸改變中。新的外來經典、國文、常識等科目,局部地改變了舊有的課程。

  
  是出版品之逐漸增加。中國回教定期刊物,在三十二年間,先後發刊者當在七十種以上。其中創刊最早者是民國四年創刊的《雲南清真月報》,刊行最久者是民國十七年一月創刊的《月華》和十八年九月創刊的《伊光》。而《中國回教學會月刊》和《季刊》,則是這些刊物中最嚴肅最充實的。

  
  回教書籍除北平、上海、昆明、成都、鎮江、廣州隨時用舊有木版印刷或用鉛石印翻印舊書及外國來的新書外,中國回教人之新著也在隨時增加中。在老輩的經師中,如楊仲明,如王靜齋,都是譯經的健將。仲明的細密,靜齋的多產,都是很難得的。青年人中,馬堅最有希望。他譯述的東西,既忠實,又謹嚴,和楊、王的作風又有所不同。

  
  第四,是回教組織逐漸擴大。自民國元年起,中國回教人士開始有公開組織全國性的團體之自由。這一年內遂有中國回教俱進會之成立,設本部於北京,設支分部於各省縣。民國十八年十月,中國回教公會成立,設總會于南京,並擬設本支會於各省縣。這本是一個準備代替俱進會的組織。但俱進會支分會之在僻遠省縣者,並沒有完全改組。民國二十六年冬,中國回民救國協會發起於鄭州。次年夏,在武漢正式成立。後來遷到重慶,改名中國回教救國協會。民國三十二年,又改名中國回教協會。這個會規模比以前的兩個會大。凡在後方各地曾經成立俱進會或公會的,都已完全由協會改組。並且有許多地方,向來沒有設過某會的分支會的,現在也設上協會的分支會了。此外,還有中國回教學會和伊斯蘭文化學會在作埋頭研究的工作。有各清真寺的董事會,處理各寺的寺務。

  
  第五,是回教人愛國的情緒很高。民國締建時,回教人參加革命各役,殺身成仁的,不可勝計。抗戰以來,回教人在中央及西北西南各地負軍事重任的,很有一些人。至於在前線努力殺敵,在後方努力生產的,可以說占中國國教人的全數。這也是以前所沒有的。

  
  大致地說來,上述情形,已是表示回教在往新生的路上走。不過現在回教的進步還趕不上它四周的進步,回教人的努力還太不夠。這都不能使回教在現在以及在最近的將來,走上新生的路子。並且,阻礙回教前進的事情也還多得很。究竟中國回教是否能走上新生的路子,這一方面要有回教人本身努力的程度,另一方面也是要看他們所具備之客觀條件。

  
  本章參考資料舉要:

  
  可看趙振武《三十年來之中國回教文化概況》(《禹貢》半月刊五卷十一期),和傅統先《中國回教史》第七章(商務印書館出版)。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