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摮詨>>散文
記一位關心伊斯蘭教育的老人
2007.2.6  15:30:06    北京哈吉 海迪徹・謝景懿  閱讀13618次
 
    

記一位關心伊斯蘭教育的老人
――與 馬金鵬 教授一席談

  
  2001年8月初的一天下午,時值暑假正中,天氣悶熱,樹陰下也無一分涼意。在北大馬斌教授的引領下,我來到北大中關村中關園拜訪我久仰大名的馬金鵬教授。
  
  馬教授是我們中國穆斯林中的大學問家,是曾在埃及艾資哈爾大學留學的專家,是《古蘭經》譯注家,阿拉伯語翻譯家,是伊斯蘭教育家。我曾經拜讀過他老人家翻譯的《伊本.白圖泰遊記》,那是一本我所讀過的阿拉伯翻譯作品中堪稱上乘的好書,無論是阿文還是漢文的功底其造詣都是很深的。 據上海的多斯提說:馬老在上海做阿訇時還與鄉老們創辦了清真小學並兼任校長,親自動手編寫了伊斯蘭知識教材。他不愧爲成達師範的優秀畢業生,達到了馬松亭阿訇的培養“三長”人才的辦學目標。鑒於上述原因,作爲教育界晚輩的我,總想得一時機,就都市回族的伊斯蘭教育問題請教他老人家。
  
  是日下午三點多鍾,我們來到 馬老 先生的寓所門口,這是北大中關園宿舍排房中間的兩間,籬笆牆、籬笆門圈定的小院子還保留著一些田園風光(聽說:沒過多久這奡N被拆遷了,很可惜的)。院內肅靜得很,只聽到“伏天兒”、“知了兒”在高大的梧桐樹上鳴叫個不停;擡頭望去馬老的屋頂上置放著一個塗成黑色的大水桶,不問便知:那是個土法上馬的太陽能熱水器,專供禮拜沐浴曬水之用。院子媮晹酗ㄕh的盆栽花草,還有不少的花盆和魚缸倒扣著,一切都是那麽整潔有序,我想,老先生住在這堣@定是會很舒適吧。
  
  開門來的是一位頭戴白帽的老者,身體瘦弱,膚色白晰,拄著一個四足落地的特製手杖,身著一套中式禮拜裝,平展展像剛熨過的一樣。在 馬斌 教授的介紹下,我向老人家敬道塞倆目,很快便進入話題,開始了長談,馬老非常關心伊斯蘭教育,聽說幾天前沙河清真寺開辦了暑期清真小學的事,他十分關切地詢問了詳情,我將辦學宗旨、課程安排、班級特點、師資與教材等方面的情況做了概括介紹,老人家很感興趣,他說:“教育應該從娃娃抓起,電腦學習、英語學習應該從娃娃抓起,國學教育從娃娃抓起,中國穆斯林優良傳統教育亦應從娃娃抓起。一張白紙,可以畫出最新最美的圖畫。讓孩子們從小就知道自己的母族――回回民族的優良傳統,從小就接受回族穆斯林的傳承文化是十分必要的。”
  
  他又說:“借用孩子們的長假,清真寺面向回族青少年辦個繼承民族優良傳統的短期培訓班,這是件大受穆斯林歡迎的好事。這也是社會力量辦學嘛!人民教育人民辦。沙河清真寺的阿訇和寺管會“塞哇布”大了!”
  
  馬教授開始展開講了:阿訇一詞,是波斯語,其原意是教師,西北人稱阿訇爲“開學阿訇”可見“開學”與“阿訇”密不可分,也可看成是“實”與“名”的關係,阿訇不開學,就是名不副實,還怎能談及替聖傳道呢?阿訇開學除了帶“海堣Z”(西北稱“滿拉”)培養阿訇接班人外,更重要的是提高寺坊“高目”的素質,阿訇與高目的關係是毛與皮的關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沒有高目的擁戴,阿訇的存在就沒有的意義了。沙河的鄭阿訇是位稱職的教長,像這樣有遠見有作爲的阿訇在現今的北京是難得的。
  
  清真寺一詞,阿拉伯語是“買斯志代”意思是叩拜真主的地方,在中國清真寺也稱“者麻爾提”有“集體”的意思,回族穆斯林的傳統是圍寺而居,他們除了去清真寺禮拜之外,還在寺媥Е艄黕腔麙訄禰貌壅悕M經典。舉辦各種經學班是清真寺的歷史傳統,這對提高穆斯林的素質和傳承伊斯蘭文化起著重要作用。沙河寺管會繼承了在清真寺媬麮M真小學的好傳統,在愛國愛教、重視回族青少年教育方面先行了一步,這在現在的北京大概是頭一份吧?這種做法是應當提倡和肯定的,相信今後別的寺也會效法學習的。”
  
  當馬老聽說沙河清真小學除了四個學生班之外還有一個成人班的時候,他面帶悅色連連點頭說:“把這些送孩子的家長組織起來,給他們講解《古蘭經》和《聖訓》,講解伊斯蘭基礎知識,指導他們明白:如何做一個合格的家長?怎樣使自己的家庭伊斯蘭化,這樣做實在是太必要了,因爲家長們在這方面知識不多,空白需要填補。開展伊斯蘭家庭教育,首先要培訓家庭教師嘛!可用答疑的方法解答他們的實際問題。”
  
  馬老欣然地翻閱著天津清真小學的教材,肯定課本編得好,老人家念起了開篇的短句:

  我們是穆斯林,穆斯林就要學習穆斯林功課。
  安拉胡是我們的主,穆罕默德是我們的聖人。
  《古蘭經》是我們的經典,克爾白是我們的朝向。
  伊斯蘭是我們的信仰,學習是我們的天職,
  我們是愛國愛教的中國回族穆斯林。
  
  馬老說:這樣的句子很有教育意義,朗朗上口,背下來終生難忘,給孩子們的心田堥c牢地栽上了伊瑪尼的種子… …
他還說:天津的教材編得好,天津的經學教育開展得好,天津出了三位《古蘭經》的翻譯家:王敬齋、楊仲明、時子周,至今爾林高的學者也不少,這絕非偶然,這是與天津的教門基礎是分不開的 … …
  
  儘管馬老還很有興致,儘管我還有很多要聆聽的教誨和要請教的問題,考慮到老人家的健康不能再多講了,只得致謝,以塞倆目告辭。
  
  僅此一面,若用“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來表示,絲毫也不過分。爾後,我還沒敢再去打擾他,便聽到了老人家歸真的消息。這可貴的、難忘的一席談竟成了我們的訣別!順從的穆民們應從悲痛中走出來,捧起雙手,祈求真主提高伊斯梅爾.馬金鵬在天園中的品級吧!阿米乃!
  
  值得告慰馬老的是:《北京市宗教管理條例》(2002.11執行)規定:宗教活動場所經上級伊協同意可以舉辦學習班。此後,北京牛街、南下坡、常營等等、等等清真寺相繼辦起了學習班,穆斯林們在那媥ヮ鴗F教義、教法、阿語、《古蘭》誦讀等學問;牛街清真寺每年暑期還爲孩子們舉辦回族青少年夏令營。我們堅信:馬老的先進的、具有中國特色的伊斯蘭教育思想必將在華夏大地上得到重視、實踐和發展。祈求安拉襄助!

2006年8月28日於牛街寓所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