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社會經緯>>社會與人生
先知穆罕默德眼中的文明社會
2007.4.21  10:13:56    侯賽因譯  閱讀43616次
 
    “西方人學習了伊斯蘭的原則,掌握其中的精髓要旨,並在社會中貫徹應用,最後用“人道主義價值觀”一詞來命名;而穆斯林則將這些原則和價值拋諸腦後,不在自己的社會中加以應用和實踐,從而造成了伊斯蘭社會與伊斯蘭教義之間的巨大差距。”


  2007年4月14日,在由埃及新聞工作者聯合會下屬的自由委員會舉辦的,題為《先知穆罕默德的文明社會觀》的研討會上,埃及《金字塔報》副主編兼調查科主任阿布杜•穆哈斯尼•舍拉姆以上述言論開始了他的發言。


  舍拉姆援引艾資哈爾長老沙拉威的話說:“真主有可能會因為一個人的宗教功修而寬恕這個人的罪孽,但是,如果穆斯林大眾對這個人所幹的罪過不給予原諒的話,那麼,真主絕不會因為他的宗教功修而寬恕他。”在講話中,他批評了穆斯林中違背先知旨意的行為。


  穆聖是最好的楷模


  埃及人民議會議員,素布赫•薩利合律師也進一步闡述說,穆罕默德使者是文明和道德社會的奠基人,他不僅在理論上,還在現實生活中都是最好的榜樣和楷模,因此,穆聖在朝覲是說:“你們向我學習朝覲的禮儀”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教會我們,榜樣勝於喋喋不休的說教。


  素布赫進一步說,穆聖曾經規定了公共自由和權力。如,在政治方面,穆聖參加了阿格伯宣誓,在這次宣誓活動中,有73名男子,2名婦女向聖人宣誓效忠,藉以強調了伊斯蘭國家是建立在 男人和女人肩上的。然後,穆聖又命令麥地那人從他們中選舉出12個人作為他們的代表,由這些代表組成伊斯蘭國家第一個代表委員會。


  隨後,穆聖又頒佈了《麥地那憲章》,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談論公民權力的憲法文件,它包含52條涉及穆斯林與猶太人之間權力與義務條款的規定,以及對輔士、遷士和猶太人群體的論述,從而奠定了基於真正民事權之上的文明社會的基礎。


  素布赫在發言中還談及埃及的緊急狀態法時,引證先知處理該問題時的立場說,當哈推布•本•艾布百里特阿將穆聖要與古萊氏人開戰的消息密報給古萊氏族首領時,哈推布就已經是堻q外國了,並且當以叛國罪論處。但是,先知並沒有急於判決,而是要求那些想要處死他的人將此人帶來面見先知。
先知問道:“哈推布呀,是什麼促使你這樣做呢?”


  哈推布說道:“真主的使者呀,你們在麥加城中都有親人,而我卻是孤身一人,所以,我想在他們中也有一個人可以幫助我的人。”於是穆聖原諒了他。


  穆聖沒有聽從歐麥爾說的建議:“真主的使者呀,如果你同意,那就由我來處死他吧。”而是答復他說:“他曾參加了白德爾戰役,也許真主至知參加白德爾戰役之人的內心。”
於是,穆聖說:“你們(指哈推布——譯者注)要怎麼做就隨你們吧,但是我已經原諒你們了。”


  而此時,白德爾戰役已經過去七年之久了!!


  薩利赫指出,宗教與政治不可分離。他說,所有的宗教判律都是出於對人與人之間的社會交往進行規範而作出的判定。如穆聖說:“誰的拜功若沒有阻止他作惡,那他的拜功對他無意義可言。”又說:“”誰不作偽證和做假事,那真主也無需管制他的食物和飲料。” 再看一看《古蘭經》是怎樣更加明確地指出這一點的。真主說:“你曾見否認報應日的人嗎?他就是那個呵斥孤兒 ,且不勉勵人賑濟貧民的人。”(107:1∼3)
素布赫在發言結束時指出,伊斯蘭最重視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要求善待家人,也許,這一點看一看下面這節古蘭經文就最能明白。真主說:“你對信士們說,叫他們降低視線,遮蔽下身,這對於他們是更純潔的。 真主確是徹知他們的行為的。”(24:30)真主又說:“他們為喜愛真主而賑濟貧民、孤兒、俘虜。”(76:8)


  最大限度的寬容


  前任埃及發展部部長,憲法學家葉哈亞•賈麥勒博士在講話開始之際便強調指出,穆罕默德使者在為聖之前便是一個最好的好人,他心胸最為寬闊,對待他人最為寬容,而這正是我們今天所缺乏的東西。


  賈麥勒在講話中提到了“西方文明築基於寬容的思想之上”的主張,他闡釋說,真主使者的言行和舉止,處處明確無誤地肯定他的寬容。穆聖最能體察人類的內心世界,最會善解人意。


  同樣,穆聖還最會贏得人心,即使是那些不信道者也為之嘆服,這一點在穆聖光復麥加時表現得最明顯。當穆聖說:“誰若進入禁寺,誰便是安全的;誰進入艾布•蘇富揚家中,誰也是安全的。”


  人們不贊成地問道:“艾布•蘇富揚!!”他當時是古萊氏人的頭領。


  穆聖對聖門弟子說:“艾布•蘇富揚喜歡炫耀,讓人們到他家可以讓他為此而自豪;讓他周圍的人也得到安全。”


  穆罕默德的道路


  埃及團結黨負責宗教事務委員會的阿曼達•塔哈工程師則強調說,伊斯蘭民族只有回歸先知穆罕默德的那種生活,才有希望可言。他指出,伊斯蘭這個民族只有憑藉對真主的信仰才能揚眉吐氣、重振雄風;只有重返穆罕默德的道路才有價值和分量。


  塔哈說,任何國家,無論表面如何被種種冠冕而堂皇的說辭所掩飾,一旦與這些國家接觸,就會發現不過是虛假的幌子。他以發生在伊拉克的事件為例說,美國一方面鼓吹要將伊拉克帶入一個自由與公正的時代等漂亮的口號,但是,另一方面在伊拉克發生的一切卻又都與美國所鼓吹口號的相矛盾。
他在講話中還對那些口口聲聲談論科學與宗教,但對穆斯林實質問題漠不關心的人提出批評,呼籲這些人和全體穆斯林一起,重新細讀《古蘭經》文本,正如穆罕默德•安薩堛囍悕珥n求的那樣。


  而華夫脫黨最高權力機構委員,凱米利亞•蘇克堳h指出:穆罕默德使者是在蒙昧時期婦女權力遭到最嚴重踐踏之時,重新賦予了婦女權力的先驅。穆聖忠告穆斯林要善待婦女,並給予了母親特殊的地位。當聖門弟子中有人問穆聖:“真主的使者呀,我最應該善待誰?”穆聖答道:“你的母親。”
  又問:“然後是誰?”
  答:“你的母親。”
  問:“然後是誰?”
  答:“你的母親。”
  問:“然後是誰?”
  穆聖答道:“你的父親。”


  原文鏈接:www.islamonline.net/servlet/Satellite?c=ArticleA_C&cid=1176802097618&pagename=Zone-Arabic-Tazkia%2FTZALayout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