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蝷暹蝬蝺>>社會與人生
穆斯林學者對蘭德“溫和派”標準的立場
2007.4.23  16:53:40    侯賽因編譯  閱讀17917次
 
    在美國反伊,反穆斯林潮流的背景下,美國著名的蘭德(RAND)研究中心公佈了一份最新研究報告,報告詳細地對美國所謂的“溫和派”穆斯林和非溫和派穆斯林進行劃定。
蘭德眼中的“溫和”標準


  這家美國研究所劃定了幾條穆斯林是否“溫和”的標準,並根據這些標準在伊斯蘭世界構建“溫和派穆斯林”網絡。蘭德研究中心給每個穆斯林設定一些問題,通過對這些問題的回答來測試該穆斯林是“溫和”還是“極端”。


  由於這些標準涉及伊斯蘭教的核心問題,所以,這件事應該交由那些伊斯蘭世界的資深的學者和教法學家,由他們對這份報告提出伊斯蘭正確的觀點,並確定其對我們伊斯蘭世界所構成的危害程度。反之,由穆斯林大眾來評估這份報告不啻是很不妥當的。


  美國伊斯蘭大學校長,前任北美教法委員會主席塔哈•賈比爾•阿拉旺尼公開表示他本人堅決反對“蘭德”報告。他解釋說:“什麼是一個人該信奉的‘溫和’的含義?什麼是該拒斥的‘極端’的含義?對這兩個含義的性質加以確定的權威是什麼?由個人來判斷嗎?還是由某一民族,或是在某一環境中來對判定‘溫和’與‘極端’?這些問題在蘭德報告中都沒有提及。”


   美國得克薩斯州拉巴克市(LUFKIN)伊斯蘭中心主任兼伊瑪目,《政治學說》電子雜誌主編,穆罕默德•謝訥蓋提長老提醒說:“蘭德報告反映了西方自古以來的偏見和西方基本上無力以自己的語言去認識和理解伊斯蘭的現狀。”他舉例說:“無論西方思想還是伊斯蘭思想都認為公平要比簡單的平等重要,西方自由主義和共產主義之間的分歧也正是基於對這一思想的不同看法而產生的。但是,當蘭德報告的撰寫者對伊斯蘭教法中男女之間在特定條件下存在的區別加以批評時,他們從未認真地想過,公平的原則恰恰是伊斯蘭教法判律中最深入貫徹的基本原則。


  埃及前任穆夫提納斯爾•法媦w則以嚴厲的口吻強調說:“誰也不能將他們的觀點強加於我們。”他說:“這份報告,以及其它類似的美國報告中的標準,只要與伊斯蘭的信仰、教法相衝突,都應該毫不猶豫地加以拋棄。”


  他強調說:“我們應該向他們表明,任何外部力量都不可能強迫我們改變伊斯蘭的信仰和教法。我們只需踐履真主說:“你說:‘真理是從你們的主降示的,誰願信道就讓他信吧,誰不願信道,就讓他不信吧。’(18:29)的言辭。”


  亞歷山大大學法學院的伊斯蘭教法系主任,穆罕默德•凱麥勒教授說,這份報告中,有一點是很危險的,那就是要以美國的標準來打造伊斯蘭世界,由世界上那些強權國家來決定其它國家的命運。他強調說:“我們有自己的眼睛,我們會自己觀察事物,我們有一個可以確定什麼是合法,什麼是非法,什麼是受禁的,什麼是允許的宗教。”


  他指出:“美國從來就不是中立的,它無權來寫這份報告或作這樣的決定,全世界早已經將美國列為反人權和遏制其他宗教的國家。”


  針對該報告對在民主問題所持的明顯偏見,埃及伊斯蘭研究會會員穆罕默德•奧斯曼•拉爾法嚴詞批駁了報告中關於民主問題的種種謬說。


  他說:“報告強調民主制度,認為溫和派的穆斯林會支持民主制。殊不知,穆斯林並不需要有人在這個問題上指指點點,因為伊斯蘭的制度中已經包含了現代民主制的優點,同時還避免了現代民主制中的一些弊端。伊斯蘭思想中從來就不缺少現代意義上的民主,即民治的觀念。”


  拉爾法博士在比較了西方意義上的民主制和伊斯蘭理念的民主制後,強調說:“西方民主制使人民有權廢除一個民族跨越了數世紀和數代人承襲下來的傳統與制度,隨心所欲地改變這個制度,即使這種改變違背了道德、理想和人類社會的各種美德也在所不惜。這些都不是伊斯蘭的政治制度所要追求的。相反,伊斯蘭主張不能拋棄一些確定的道德和理想,不能以全體人民的民義來加以廢除。他舉例說,西方的一些法律允許同性戀婚姻,並賦予同性戀者權力本身就是對西方民主制的反諷。


  歐洲教法研究和判令理事會秘書長,侯賽因•哈萊瓦明確的說:“顯然,蘭德研究中心公佈的這份報告並沒有參考真正的伊斯蘭資料,並汲取其中的養分。也許他們從一些世俗主義者和一些仇視伊斯蘭者,甚至是一些無知者那媕簳了研究的資料。


  為駁斥蘭德報告中給予伊斯蘭國家中少數族裔的“特別關注”和它對伊斯蘭國家沒有給予這些少數族裔應得的權力的誣衊,哈萊瓦長老說:“難道不是阿埵b盾牌盜竊案中,給予猶太人無辜的判決?!因為哈媯o阿媄珗磥F這位猶太人從未有過這樣的盾牌,當這位猶太人看到這個判決時,心情釋然,對這位穆斯林領袖由衷敬佩,並最終在這種敬佩的趨使下皈依了伊斯蘭;又是誰給予了那些生養了孩子的女奴以自由的權力?!當埃及科普特人向歐麥爾•本•罕塔布控訴埃及行政長官阿穆爾•伊本•阿綏,說埃及長官毆打他時,難道不是歐麥爾判處讓這位科普特人的兒子打還阿穆爾的兒子,讓阿穆爾自己打自己嗎?”


  關於報告中提到的,伊斯蘭教在遺產分配時,沒有公平地對待男女繼承人的說法,哈萊瓦長老反駁道:“我勸告這些人,在討論這個問題前先去讀一讀伊斯蘭繼承法。他們對這個問題的無知已經到了極點,如果他們看到一個女子獲得3倍于男人的遺產時,不知道他們還有什麼話可說。如,妻子去世,只留下丈夫和一個女兒,那麼,根據伊斯蘭哲學思想,這個女兒可以得到3倍于丈夫的遺產,即75%的遺產,而丈夫僅得25%的遺產。這在伊斯蘭之前的任何法律中都從未這麼規定過。


  針對我們是否贊成該報告,哈萊瓦長老質問道:“什麼是民主制?什麼是投票選舉?這對於你們(美國——譯者注)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因為當阿爾及利亞人民通過全民投票選舉出他們的代表時,你們為什麼如此惴惴不安,並最終扼殺了阿爾及利亞的民主選舉;同樣,當巴勒斯坦人民通過完全自由、公開、透明的方式選舉出他們的政府時,你們卻制定了封鎖和與這個民選政府斷交的政策!!還是讓蘭德報告將其中的術語闡釋清楚了再說,免得我們對其中含義的再三揣摩。”


  鑒於越來越多的組織和機構在制定有關政策時對蘭德報告的依賴,以及蘭德研究中心與這些國家組織之間的密切聯繫,該報告的作用不能低估。


  但是,伊斯蘭學者強調指出,蘭德報告中對“溫和派穆斯林”劃定的標準無疑是錯誤的,可是問題的關鍵是,這些標準將僅僅只停留在報告中呢?還是在某一天以強權法律的邏輯強加給我們?尤其在蘭德中心的很多報告和會議決議不乏最後成為我們的法律或針對我們的法律的先例。


  原文鏈接:www.islamonline.net/servlet/Satellite?c=ArticleA_C&cid=1176802061993&pagename=Zone-Arabic-Shariah%2FSRALayout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