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蝷暹蝬蝺>>社會與人生
達爾文主義再思考
2007.5.4  10:20:57      閱讀18953次
 
    查爾斯.達爾文(1809-1882)在一百五十年前發表的《物種起源》引起了全世界大辯論﹐唯物主義者如獲至寶﹐利用他的學術假設否定上帝﹐掀起無神論熱潮﹐而宗教界面對世俗社會浪潮建築起防禦工事。 雙方爭議一百多年﹐都沒有認真對待達爾文他本人的理論和思想﹐忽略了對抗勢力別有用心﹐找借口毀滅宗教。 伊斯蘭世界選擇了宗教陣線﹐一直堅持反對達爾文主義﹐而多數穆斯林學者對達爾文本人的學術觀點不關心﹐沒有認真研究。


  達爾文在1859年發表的《物種起源》以及類似的學術著作﹐都是根據他在世界各地週游和對自然現象的實地攷察﹐他大膽提出了某些科學假設﹐例如生物演化論。 他提出的論據都是地球上自古以來存在的自然現象﹐是他細心觀察的結果﹐多半都是事實﹐只是對歐洲教會的保守教義提出質疑﹐而被確定為褻瀆神靈﹐無視教會權威。 從此﹐達爾文主義變成了唯物主義與教會對抗的界線。


  我們重新研讀達爾文的著作﹐細心思考他提出的一些主要論點﹐有兩點重要發現。 第一﹐他的科學攷察和觀察結論﹐沒有悖逆《古蘭經》中真主的啟示﹔第二﹐他的生物演化論﹐沒有提出“從猿猴變人”的確鑿定論﹐因為那是後代無神論者為了可恥的政治目的所編造的牽強附會說教。

  
  第一﹐演化論不悖逆《古蘭經》啟示

  
  人類思維﹐遵循真主賦予的思考理性﹐有許多認為是常規的事物發展定律﹐這只是人類的思維方式。 真主的一切造化非人類所能全部理解﹐並非一切都在人類所認識的“定律”之內﹐達爾文或任何人類天才﹐都不可能猜測真主造化的奧妙和大能。 《古蘭經》中記載天神對先知爾撒母親說﹕“真主要如此創造他所意欲的人。 當他判決一件事的時候﹐他只對那件事說聲‘有’﹐它就有了。”(3﹕47)


  人類在地球上的出現﹐不是最早的原生動物﹐《古蘭經》中的經文也都展現了這個事實。 現代科學考古發現﹐人類出現在地球生物界的晚期﹐或近期﹐在地球億萬年的歷史中﹐只是近百萬年的事。 《古蘭經》說﹕“他(真主)精製他所創造的萬物﹐他最初用泥土創造人。”(32﹕7) “最初用泥土創造的”人﹐說明人類的軀體來自於大地的泥土﹐用現代科學理解﹐沒有錯﹐但未必就是完美的人。 這個只有人形的動物須經過一個演變的過程﹐然後才獲得賦予的人性。 所以﹐《古蘭經》說﹕“他就是用精水創造人﹐使人成為血族和姻親的。 你的主是全能的。”(25﹕54) 又說﹕“你應當奉你的創造主的名義而宣讀﹐他曾用血塊創造人。”(96﹕1-2)


  所有的動物都有外形的共同特征﹐都是真主的創造﹐其中有真主“所意欲的人”。 這些特征來自共同的生育和成長方式﹐在人類之前億萬年就存在。 《古蘭經》說﹕“真主用水創造一切動物﹐其中有用腹部行走的﹐有用兩足行走的﹐有用四足行走的。 真主創造他所意欲者﹐真主對於萬事是全能的。”(24﹕45) 這一段簡明扼要的啟示﹐揭穿了達爾文演化論的全部秘密。 這裡必須注意﹐《古蘭經》頒降的時間﹐比達爾文主義早一千二百多年。


  在這段經文中﹐只有啟示說明﹐一切動物來源於水﹐現代科學證明是不錯的﹐但是沒有說明﹐這些動物是分別造化的﹐證明動物之間的演化或轉化可能性。 人類是其中一個種類。 《古蘭經》既沒有否定人與其他物種的生物鏈關係﹐也沒有否認人類的演變而生的可能性﹐但是確定不疑的事實是﹐真主憑著他的意欲造化了一切動物﹐而且同門類的動物﹐在線系的親緣中會有“再造”的演變。 《古蘭經》說﹕“他創造眾生﹐然後再造他們﹐再造對於他是更容易的。 天地的最高的典型﹐只屬於他﹐他是萬能的﹐至睿的。”(30﹕27)


  這個演化過程﹐不僅發生在地球上的動物體系之中﹐而且發生在地球本身﹐乃至於整個宇宙﹐這是《古蘭經》啟示中多次提到的真主造化奇跡。


  第二﹐“從猿到人”是沒有根據的牽強附會


  現代的唯物主義說﹐從達爾文主義的演化論推理﹐人類應當是從猿猴演變來的﹐人與動物沒有本質區別﹐以此來否定真主造化。 這是對達爾文觀點的篡改﹐對世人惡意誤導。 達爾文本人從來沒有表達過這個意思。 不同種類動物的外形相像﹐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例如貓與狗﹐馬與騾﹐狼與狗﹐它們根本就不是一種動物﹐習性與本能都完全不同。


  人類的始祖先知阿丹是天下第一人﹐那沒錯。 但是﹐先知阿丹的前輩絕對不是猿猴﹐儘管人與猿猴外形類似﹐人類不是猿猴。 《古蘭經》說﹕“在真主看來﹐爾撒確是像阿丹一樣的。 他用土創造阿丹﹐然後他對他說﹕‘有’﹐他就有了。”(3﹕59) 這是奇跡﹐但在萬能的主那裡﹐這不是奇跡﹐憑著真主意欲的造化﹐地球上第一次出現了人類。 爾撒的祖先是阿丹﹐因為同樣是人類﹐而且同樣是真主選派的先知使者。


  人類與地球上所知的任何動物都不同﹐因為真主對人類的特殊意欲和使命﹐也證明人類與任何動物性質上根本不同。 從本質上說﹐只有人類才有人性﹐有自覺的信仰力量﹐語言文字﹐敬畏真主﹐自強自立的奮鬥精神﹐禮義廉恥道德天性﹐而不是獸性﹐全憑動物的本能。 以下的經文充份證明這個論點﹕


  《古蘭經》說﹕“我確已將重任信託天地和山岳﹐但它們不肯承擔它﹐它們畏懼它 而人卻承擔了。”(33﹕72)


  《古蘭經》說﹕“真主為你們以地面為居處﹐以天空為房屋﹐他以形像賦予你們﹐而使你們形像優美﹐他供給你們佳美的食品。”(40﹕64)


  《古蘭經》說﹕“他創造了人﹐並教人修辭。”(55﹕4)


  《古蘭經》說﹕“我確已把人造成具有最美的形態(氣質)﹐然後我使他變成最卑劣的(品性)。”(95﹕4)


  《古蘭經》說﹕“他曾教人用筆寫字﹐他曾教人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東西。”(96﹕4-5)


  人類的所有這些人性﹐例如思維、理智、慾望、品性、規劃、謀略、語言文字和創造能力﹐都不是從任何動物的“祖先”那裡遺傳、繼承或進化來的﹐是真主特賜的恩惠﹐因為憑著真主的意欲造就了的就是人。 真主的啟示說﹐能夠這樣理解的只是少數有理智的人。 《古蘭經》說﹕“只有真主和學問精通的人﹐才知道經義的究竟。 ……﹐唯有理智的人﹐才會覺悟。”(3﹕7)


  這也是現代偽科學進化論的最虛弱的環節﹐他們理論的破綻和漏洞﹐欲蓋彌彰。 當代科學﹐最不理解的領域就是人智慧存在的區域和方式﹐從生理學、解剖學、神經學、哲學﹐都是望洋興嘆的天大難題。 因為他們篡改了達爾文的基本理論﹐以為找到了攻擊宗教的有利武器﹐借題發揮﹐無邊際的渲染和造勢﹐玷污了達爾文本人的作為科學家的嚴肅性和認真的科學精神。 現代科學家們最喜歡標榜的精神是“實事求是”﹐但在達爾文主義和借用他的名義篡改的“進化論”方面﹐當代的科學家們對自定的原則做了可恥的背叛。 他們為了達到否定造物主的不光彩目的﹐不惜借用達爾文來作擋箭牌﹐遮羞布﹐歪曲事實﹐靠造謠和說謊來欺騙世人。


  現代的西方財閥、官僚和政客們﹐需要尋找掠奪世界的理論﹐掩蓋他們的血腥罪惡。 他們收買和僱佣那些虛偽的學者們﹐為他們製偽科學理論﹐欺騙人類﹐例如“從猿猴變人類”。 最可恥的行為是把達爾文的生物學觀點向社會學方向的演變和轉嫁﹐產生了“生存競爭”、“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優勝劣汰”等一系列為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服務的哲學理論﹐為殖民主義侵略戰爭作辯解和涂脂抹粉。


  我們要承認﹐查爾斯•達爾文是一位偉大的科學家﹐對人類歷史和科學發展做出了卓絕的貢獻。 他遵循真主的指引進行科學攷察﹐觀察真主造化的大千世界﹐體悟真主造化的神奇和奧秘﹐為人類文明的進步提供了認真研究科學的示範。 這是真主所喜悅的行為。 他的演化論學說﹐對指導人類生物學研究﹐對發展優質生產和社會進步﹐都有非常重要的積極意義﹐例如研究優生學、植物改良、動物品種雜交、改善人類生活環境。


  穆斯林學者們﹐大多數都受到了西方學術研究的欺騙﹐有的人倒向教會一邊﹐與達爾文學說視為死敵和罪惡根源。 也有一部分人﹐倒向了現代偽科學一邊﹐接受“從猿變人”的觀點﹐對認主獨一發生懷疑或否定﹐陷入無神論的罪過。


   一百多年過去了﹐什麼秘密都不可能永遠隱藏起來。 穆斯林學者應當根據《古蘭經》的真理撥開雲霧見青天﹐以實事求是的精神揭發事物的真相﹐認清西方學者們惡意誤導世人的險惡用心和西方帝國主義的猙獰面目﹐弘揚伊斯蘭說真話、認真理、看本質的真精神。 今天﹐有伊斯蘭在﹐成為真理的一面鏡子﹐這才是人類的真福氣。 萬贊全歸真主﹗


  (阿里編譯自The Darwinian Theory of Evolution No Contradition Between Science and Religion by Shadi El-Farran﹔www ahl-alquran com/English/show_article php﹖main_id=616﹐2007/05/02﹐伊光編譯)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