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嚙賣綽蕭嚙>>瘜鈭
信仰與習慣
2002.1.21  13:51:09      閱讀7597次
 
      健全的信仰是伊斯蘭教的社會基礎:「討哈德」(Tauheed) ──信仰真主獨一──又是健全信仰的精髓和伊斯蘭教的全部精神。 保護這種健全信仰和純真的「討哈德」, 是伊斯蘭教在立法、 指導方面所致力的首要任務。 為了純潔伊斯蘭教社會, 免遭多神崇拜的污染, 肅清迷信殘餘, 與迷誤的偶像崇拜主義所散佈的愚昧信仰作鬥爭, 已是勢不可免的事情。
  尊重真主的宇宙法則
  伊斯蘭教首先根植於其教徒心中的信仰, 就是教導他們確信, 這個廣漠無邊的宇宙, 它是不會盲目地、 無需指導地在運行的, 也不是按照某個人物的私意而運行的。 因為人們的私意, 不僅有其盲目性、 迷誤性, 而且是互相衝突, 互相矛盾的。 真主說:
  「假若真理順從他們的私慾, 天地萬物, 必然毀壞… …。」──(【古蘭經】二三章七一節)
  但是, 這個宇宙及其萬有, 是受連貫的規律所制約, 與堅固的不會變更或變遷的常道有密切聯系。 正如【古蘭經】的明文昭然若揭地指出:
  「… …對於真主的常道, 你絕不能發現任何變更; 對於真主的常道, 你絕不能發現任何變遷。」──(【古蘭經】三五章四三節)
  穆斯林們已經從他們的主的經典和他們先知的【聖訓】中學會了怎樣尊重宇宙間的一切規律和常道。 他們懂得並能運用真主使之互有聯繫的因果律, 而鄙棄那種所謂的秘密原因, 那是教堂的傳教士、 江湖術士, 以宗教為買賣者之流的騙子手們所一貫依靠和鼓吹的說教。
  向迷信觀念和神話宣戰
  先知穆罕默德來到阿拉伯社會的時候, 他發現一部份大言不慚的騙子手,以「占卜者」或「看相者」而聞名, 他們自詡能與鬼神聯繫, 因而可以知過去和未來的一切。 於是穆聖對於這些既無知識, 又無明證和經典作根據的騙子們的謊言公開宣戰。 向他們誦讀了真主給他的啟示:
  「你說:除真主外, 在天地間, 誰也不知幽玄… …。」──(【古蘭經】二七章六五節)
  所以, 不論天神、 精靈、 鬼怪、 人類都是不能知道幽玄的。
  穆聖又奉真主之命令向他們宣佈:
  「… …假若我知幽玄, 我必多謀褔利,不遭災殃了。 我只是一個警告者和對信道的民眾的報喜者。」──(【古蘭經】七章一八八節)真主敘述先知素菜曼所統領的精靈說:
  「… …假若他們能知幽玄, 那末, 他們不致於逗留在凌辱的刑罰中了。」──(【古蘭經】三四章一四節)
  既然如此, 誰要自稱能知道真正的幽玄, 那末, 誰就是在誹謗真主, 詆毀事實, 欺騙世人。
  有一次, 一個代表團來會見穆聖, 他們以為穆聖是像那類自稱能窺見幽玄的人物, 於是他們就把一件東西隱藏在手堙A 說道:「請你說說我們手奡丹磲漯F西是甚麼?」穆聖坦白地告訴他們說:
  「我決不是占卦者。 的確, 占卦者、 預言者、 看相者, 通統都要進火獄。」
  相信卜卦者是「庫夫爾」(不信真主)
  伊斯蘭教的打擊對象, 還不僅僅限於卜卦者、 騙子手之流, 而且凡是與卜卦者、 騙子手有來往, 請教他們, 相信他們, 支持他們的迷信邪說者, 都算是同案罪犯, 應受打擊。 穆聖說:
  「誰去到一個占卜者那堙A 不論向他領教甚麼, 然後, 他都相信其所說的, 那末, 誰的拜功, 在四十天之內都不被准成。」──(【穆斯林聖訓實錄】)又說:
  「誰去到一個看相者那堙A 並且對其所說都一一相信, 那末, 誰確已不信真主降示給穆罕默德的經典了。」──(板查子根據強有力的傳述線索而傳述之聖訓)因為真主降示給穆聖的經典堙A 已經明確指出:幽玄是真主所知, 穆聖也不知道幽玄。 至於其他人更是望塵莫及, 不可想象了。 所以昭示穆聖:
  「你說:『我不對你們說:我有真主的一切寶藏。 我也不對你們說:我能知道幽玄。 我也不對你們說:我是一個天神。 我只是遵從我所受的啟示… …。』」──(【古蘭經】六章五0節)
  穆斯林既然從【古蘭經】的這些清楚的教誨當中, 認識到這些是非問題, 那末, 在此之後, 郤又相信有的人可以揭示許多未來的大事和知道看不見的秘密, 那末, 他確已不相信真主降示給穆聖的經典了。
  求簽占卜
  我們所提到的那些哲理中, 還有伊斯蘭教是嚴禁求簽占卜的。
  「艾茲拉目」(AZLAMA), 意為「求簽用的無羽箭條」, 又稱為「苟達哈」(GIDAHA),意為「卜卦用的無羽箭」。 即蒙昧時期阿拉伯人常用的箭。 他們在這些箭上寫著:「我的主命令我。」、 「我的主禁止我。」有的箭上一字不寫, 作為空白。 把這些箭視為神簽。 當他們要旅行, 或要結婚, 或要做其他要重事的時候, 他們就到一座放著「神簽」的廟宇、 佛殿的地方去求簽, 要求知道他們這些欲做的事, 是否可行, 有無凶吉。 如果抽出的簽是寫著有命令的字樣, 他們就勇於奉命而行; 如果抽出的簽是寫有禁止字樣的, 他們就不敢輕舉妄動而打消了念頭。 如果抽出的簽, 是沒有字的空白簽, 他們就要搖動簽筒, 再一次、 兩次地抽看, 直到抽出有命令字樣或有禁止字樣的簽為止。
  在我們今天這個社會堙A 像沙卜(即抓沙子撒在地上, 按其所形成的形象, 以判斷吉凶)、 用貝殼(卜卦、 算命)以及打開書本求教、翻牌、 讀杯子等, 也是屬於求簽卜卦, 問吉凶的範疇, 也是伊斯蘭教所嚴加禁止的非法行為。
  真主在提到禁食的若干食物以後,就緊接著說:
  「… …禁止你們求簽, 那是罪惡。」──(【古蘭經】)五章三節)。 穆聖說:
  「占課者、 求簽者, 以及認為某事物為凶兆而放棄旅行返回家者, 都不會得高品級, (意思是不得進入樂園──譯者) ──(尼薩儀聖訓集)
  邪術
  在風俗習慣中, 伊斯蘭教還要抵制邪術,妖術和魔術師。 對於學習邪術的人, 【古蘭經】說:
  「… …他們學了對於自己有害無益的東西… …。」──(【古蘭經】二章一0二節)

  穆聖曾經把邪術列為可憎的大罪之一。 這種罪惡往往在毀滅個人以前, 就毀滅了人民。 從事邪術的人, 在未死以前, 在現世就要墮落。 穆聖說:

  「你們應當遠離七種罪惡呀!」大家問:「真主的使者啊!那七種罪惡?」穆聖說:「以物配主、 邪術、 違背真主的禁令而殺人(除非因為正義)、 吃利息、 侵吞孤兒財產、 臨陣退縮、 誹謗貞潔而天真爛漫的信女。」──(【布哈里聖訓實錄】、 【穆斯林聖訓實錄】)

  伊斯蘭教的一部份法學家曾把邪術視為「庫夫爾」(判逆、不信)、或者認為邪術會導致「庫夫爾」。有的法學家甚至主張:為了純潔社會, 不要受邪術的毒害, 應當把從事歪門邪道的巫人、 妖術師等這類人處以死刑。

  【古蘭經】教導我們, 要懇求真主的護佑, 不受邪術家的危害, 如:「免遭吹破堅決的主意者的毒害。」──(【古蘭經】一一三章四節)。 「吹破堅決的主意就是邪術家的手法和特點。 穆聖說:

  「誰吹破堅決的主意者, 誰已施行了邪術; 誰施行邪術, 誰已成為多神教徒了。」──(泰伯拉尼根據兩個傳述線索所收集的聖訓。)

  伊斯蘭教既禁止穆斯林去向占卜家詢問幽玄秘密的事情, 又禁止穆斯林依靠妖術家來醫治自己所患的病痛, 或藉妖術和妖術家來解決自己認為是疑難的問題。 這些做法都是與穆聖的教徒脫離關係了。 穆聖說:

  「誰為他人探求預兆, 或請人為自己探求預凶兆; 或為他人占課, 或請人為自己占課; 或為他人施行邪術, 或請人為自己施行邪術, 誰已不算是我們的教胞了。 」──(板查子根據儀姆蘭·本·胡薩尼聖訓集的美好傳述線索所收集的聖訓, 和泰伯拉尼根據伊本·阿巴斯聖訓集的美好傳述線索所收集的聖訓)

  伊本·麥斯烏德說:「誰去到看相者、 或巫術家或卜卦者那堙A 請教他們, 然後, 他相信他們所說的一切, 那末, 誰確已不信穆聖所被啟示的經典了。」──(皮查子·艾卜·雅爾拉根據美好的傳述線索所收集的聖訓)。 穆聖說:

  「飲酒者, 相信邪術者, 割斷親戚骨肉關係者, 都不得進入樂園。」──(伊本·哈巴尼所考證之聖訓)。

  可見, 這堜珚T戒的, 不僅僅限於施行邪術者, 而且還包括凡是相信邪術, 鼓勵邪術, 證實邪術家的言論在內。

  如果邪術是被用於某些本來就是被禁戒的目的方面, 例如離間夫妻的感情, 造成身體的危害等, 在邪術家的住處大家所耳聞目睹的那些騙人勾當, 那末, 禁戒更須加強和嚴厲。

  護身符和咒文
懸掛護身符, 佩戴避邪物, 相信這些東西可以治癒疾病, 或者可以趨利避害,也是屬於邪術之範疇。 可是在二十世紀居然還有人把馬掌掛在自己的家門, 甚至在目前世界上, 許多地區, 部份騙徒, 利用老百姓的愚昧無知, 給他們寫護身符、 咒文、 製作避邪物之類, 在這些東西上畫上一些莫名其妙的線條和所謂符錄,然後由這些騙子們對著發誓睹咒, 念念有詞。 這樣, 這些東西就可以確保攜帶它的人, 免於鬼魔的侵襲, 神怪的接觸, 可以防止毒眼和別人的妒忌等等, 真是靈妙藥!?

  對疾病的預防與治療, 本來有許多教法認可的著名方法。 誰放棄合法的方法去依靠那些江湖術士, 騙徒的手法, 誰當受教法的譴責。 穆聖說:

  「你們當延醫治療。 因為創造疾病的主宰, 已經創造了藥物。」──(艾哈默德聖訓集)又說:

  「如果說你們的所有藥物中, 有甚麼藥物有效益的話, 那末, 可以說就是以下三種:密汁(蜂蜜)飲料; 拔火罐和灸。」──(【布哈里聖訓實錄】、 【穆斯林聖訓實錄】)

  上述這三種藥劑和醫療方法, 從其精神和類比來看, 都把我們這個時代所採用的口服藥劑,外科手術的治療、 針灸、 麻醉, 以及電療等醫療方法和藥物包括在內。

  至於懸掛或佩戴唸珠、 貝殼, 或者誦讀一些密碼符咒, 以作為對疾病的預防和治療手段, 那是十分愚蠢和迷信的做法, 是與真主的常道相衝突的。 違反教義學上認主獨一的精神。

  據阿格白·本·阿密爾傳述:他們的一個由十人組成的馬隊來向穆聖宣誓, 表示忠於他。 穆聖認可他們中的九人的效忠, 而拒絕其中一人。 大家問:「為甚麼不接受他的效忠?」穆聖說:「他的臂上有一個護身符掛著呀!」於是那人把所戴的護身符扯碎了, 穆聖才接受了他的效忠。 並且說:

  「誰要是佩戴護身符這類東西, 誰已成多神教徒了。」──(艾罕默德、 哈克目聖訓集)

  穆聖又說:「真主不給懸掛護身符的人實現其願望; 真主也不為佩戴避邪物的人作保護。」──(艾卜·達伍德、 艾卜·雅阿拉根據美好的傳述線索所收集的聖訓、 哈克目所考證的聖訓)

  據奧目拉乃·本·胡薩尼傳述:穆聖看見一個人的前臂上戴著一個黃銅手鐲, 便說:「你該受苦!這個東西有何用?」那人說:「我戴著這手鐲, 以防治瘋濕病。」穆聖說:「它只會給你增加症痛。 你應當把它丟掉, 如果你戴著這手鐲死了, 你是不得救的。」──(艾罕默德、 伊本·漢巴尼、 伊本·馬等人聖訓集)。

  穆聖的這些教導, 對於聖門弟子們影響深刻, 他們拒絕那些錯誤的, 不法的勾當, 不屑於接受和相信。

  據爾撒·本·哈木宰傳說:有一次, 阿布杜拉·本·哈克目發高燒, 我去看望他。 我說:「你為甚麼不戴一下符錄?」他說:「我求真主護佑, 不願那樣做。」另一個傳說, 他是這樣答覆的:「寧肯死, 我也不做那種違法行為。」穆聖說:

  「誰要佩戴護符, 就讓誰去依賴、 信托它吧!」──(鐵爾密則聖訓集)

   阿布杜拉·本·買斯烏德傳述:他看見自己的妻子, 脖子上繫著一件東西, 他走過去把它扯下來撕爛。 然後說道:「阿布杜拉的家屬, 已擺脫了一切與安拉舉匹偶的東西。」 然後他又說:「我曾聽真主的使者說過:『符咒、 護身符和誘惑力的妖術確實是多神崇拜。』」其家屬們問:「阿布杜·拉赫曼的父親啊!你說的符咒和護身符我們倒是熟悉了。 但是誘惑力的妖術是甚麼?」阿布杜拉說:「婦女們為了要博她們的丈夫的歡心, 她們就要做出迷惑他們一種妖術的東西來。」──(伊本·汗巴尼所考證的聖訓、 哈康目所傳的較為簡略, 他說:傳述線索是正確的)

  學者們主張, 所被禁止的符咒, 是指非阿拉伯語的, 而且人們也不知道其內容如何, 或許含有邪術和不信真主的成份的符咒。 至於其內容可以被理解, 而且具有記念真主的經文, 那末, 是可嘉的。 在這樣情況下的符咒, 可算是向真主祈禱和懷有希望, 但不作為醫療和藥劑。 原來蒙昧時期的人們使用的符咒, 都混合著邪術、 偶像崇拜和使人無法理解的一些密碼等五花八門的成份在內。

  據傳, 伊本·麥斯烏德大賢曾禁止他的家屬使用這種類似蒙昧時期的符咒, 他的妻子說:「有一天, 我因事外出, 某某人老是盯著我, 於是我的兩眼因為遭到他那惡毒的嫉妒之眼光所害而流淚。 後來, 我用了符咒, 眼淚就停止了。 但是我一不用符咒, 兩眼就再流淚。」伊本·麥斯烏德告訴她說:「那是惡魔, 如果你順從他, 他就放任你; 如果你違抗他, 他就用他的手指刺你的眼睛。 但是, 如果你能按穆聖的做法去做, 那對你就更有利。 醫治你的眼睛的最有效的辦法是, 你用清潔的水沖洗, 同時你應當向真主祈禱說:

  「化育人類的主啊!求你消除我的傷害吧!求你治療我的眼疾吧!你的治療是特效的。 除了你的治療外, 絕無有效的治療。 任何疾病無不求助於你的治療。」──(伊本·馬哲聖訓集;艾卜·達伍德聖訓集和哈康目聖訓集的文字傳述較為簡略)

  (7) 預兆

  憑某一部份事物、 某些地點、 某些時間、 某些人物和某些事物獲知預兆, 那是一種迷信。 但是這種迷信流行在一些社團和個人方面, 而且很活躍。 從前, 先知撒利哈的族人們對他說:「我們因你們和你的信徒而遭厄運。」──(【古蘭經】二七章四七節)

  埃及法老王和他的族人, 「… …當災難降臨他們的時候, 他們則歸咎於穆薩及其教徒們的不祥。」──(【古蘭經】七章一三一節)。 災害每逢一降臨到不信真主的那些迷誤者時, 他們也會常常對教誨他們的人和真主派往到他們那堛漕洈怑抳﹛G「… …我們確已為你們而遭厄運了… …。」──(【古蘭經】三六章一八節)而使者們對他們答覆道:

  「你們的厄運是伴隨著你們的。 難道有人教誨你們, [你們才為他而遭厄運麼?] 不然!你們是過份的民眾。」──(【古蘭經】三六章一九節)意思是, 你們的厄運, 是與你們隨時在一塊的。 因為你們不信真主, 頑固不化, 對真主傲慢, 對先知無理所造成的。

  蒙昧時期的阿拉伯人, 在相信預兆方面, 有長期的歷史和亂七八糟的信條, 直到伊斯蘭教來臨, 才把這些迷信觀念打破, 把他們引導於理性的坦途。

  穆聖把相信預兆和邪術、卜卦列為同類性質。 他說:「誰為他人探求預兆, 或請人為自己探求預兆; 或為他人占課, 或請人為自己占課; 或為他人施行邪術,或請人為自己施行邪術, 誰已不算是我們的教胞。」──(泰伯拉尼根據伊本·阿巴斯美好的傳述線索所收集的聖訓)穆聖說:

  「根據在沙盤上畫線, 或根據鳥兒的飛翔, 或根據投擲石子來進行占卜, 推測吉凶, 都是屬於與真主舉匹偶之流。」──(艾卜·達伍德、 尼薩儀、 伊本·汗巴尼等人所考證之聖訓)

  這些推測事物判吉凶的做法, 是毫無科學根據的, 也不符合真正的事實。 它只是出於一種軟弱無力的驅使和對想象的信仰。 否則, 有理智的, 也會相信某人倒楣了, 某地方很不吉利, 或者為了聽到一隻鳥叫, 看見一隻眼睛的轉動, 傳聞某句話也會感到是凶兆而煩惱和恐慌。

  儘管人們生來有一定的弱點, 為了某些特殊原因, 往往會憑部份事物方面感到有不祥之兆, 而受到誘惑。 其實, 不應該向弱點屈服, 變得軟弱無力而不能自拔, 尤其是要決定對工作和執行任務時, 應不屈不撓。

  對此, 穆聖有所教誨。 他說:

  「三件事, 任何人都難避免:懷疑、 憑事物定為不吉利、 嫉妒。 但是, 如果你有懷疑, 那末, 你不要去實行; 如果你在旅行時憑鳥兒的飛翔感到凶兆, 那末, 你不要返回; 如果你有嫉妒心時, 那末, 你不要過份。」──(泰伯拉尼聖訓集)因為上述三件事情, 純粹是想象, 或者是心理上的自言自語, 在實際操行中, 沒有任何作用, 可蒙真主的任何赦宥。 據伊本·麥斯烏德傳述, 穆聖連續說三次:

  「以鳥的飛翔占卜是多神崇拜, 以鳥的飛翔占卜是多神崇拜。」

  伊本·麥斯鳥德說:「我們每一個人沒有一個不受此影響… …。 但是真主用我們對衪的信托來消除了它。」──(艾卜·達伍德、 鐵爾密則聖訓集)意思是:我們沒有一個人則已, 但有的話, 他的心媮`會發生這種以某些事物為不吉之兆的觀念。 但是信托真主的人, 會蒙真生的庇護, 為他清除那種觀念, 不致於讓那種觀念牢牢地纏繞著。

  (8) 向蒙昧時期的傳統習俗宣戰

  蒙昧時期各種迷信邪說及其妄想, 對人們的理性、 道德和作風存在著威脅與危害。 所以伊斯蘭教對他們發起了全面進攻, 同樣, 蒙昧時期遺留下來的許多傳統的惡風陋俗, 伊斯蘭教也向他們宣戰, 那些傳統習俗, 往往是以宗派主義、 驕傲自大, 部落光榮等狹隘思想為基礎。

  (9) 伊斯蘭教不允許有宗派主義

  伊斯蘭教對宗派主義所採取的第一個步驟, 就是減少和削弱它的各種表現的影響。 伊斯蘭教禁止穆斯林去復活或號召各種宗派主義的任何傾向和意圖。 穆聖公開宣佈自己與搞宗派主義, 排外好戰主義的人沒有關係。 他說:

  「主張宗派主義者, 不是我們的教胞; 為宗派主義而戰者, 不是我們的教胞; 因宗派主義而身亡者, 不是我們的教胞。」──(艾卜·達伍德聖訓集)

  人們的一定膚色不存在有甚麼優越性。 優越性也不屬於某一民族, 或某一地區。 所以穆斯林不可以因膚色的差別而排斥不同於自己膚色的人, 也不可以為本民族而反對其他民族, 也不可以為本地區而對抗其他地區。

  純粹為了血統和親戚關係, 而支援本族人, 不論他們是正確或虛妄的, 也不考慮他們是被壓迫者或是不義者。 這對於確信真主, 確信末日的伊斯蘭教徒來說, 都是不合法的。

  據瓦茲勒·本·艾斯格爾說:「我問真主的使者, 甚麼是宗派主義?」穆聖說:「幫助你本族人去作惡犯罪, 就叫宗派主義。」──(艾卜·達伍德聖訓集)

  真主昭示:「信道的人們啊! 你們當維護公道, 當為真主而作證, 即使不利於你們自身, 和父母和至親… …」──(【古蘭經】四章一三五節)

  「… …你們絕不要因為怨恨一伙人而不公道… …。」──(【古蘭經】五章八節)

  「援助你的弟兄吧!不論他是壓迫者或是被壓迫者。 這句話, 在伊斯蘭教興起之前, 就流傳於蒙昧時期, 可謂眾所周知。 先知穆罕默德對這句話, 一方面保留它的字面形式, 另一方面對它的含義作了修正。 當正確的信仰, 深入門弟子的心坎以後, 有一天先知對他們說了這句話, 大家聽了非常奇怪和驚異。 便問:「真主的使者啊!援助被壓迫的兄弟, 我們知是明確的。 但是兄弟中的壓迫者, 我們怎能去幫助他呢?」穆聖說:「兄弟中的壓迫者, 你阻止他不要去壓迫人, 這就是對他的援助。」──(【布哈里聖訓實錄】)

  我們由此可以知道,在穆斯林之間所有一切地區性的排外主義, 或者民族性的宗派主義的主張, 都只是蒙昧時期的主張, 它是與伊斯蘭教及其使者和經典毫無相干的。

  伊斯蘭教除了對自己的信仰忠貞外, 不承認還有甚麼忠貞; 除了與教胞的親密聯繫外, 也不承認還有甚麼別的親密聯繫; 在人世之間, 除了正信與不信這一區別外, 也不承認人與人之間還有甚麼區別。 所以凡是伊斯蘭教為敵的不信者, 都是穆斯林的公敵, 那怕是他本國的鄰居, 或是他本族的成員, 甚至於那怕是他的同胞兄弟。 真主說:

  「你不會發現確信真主和末日的民眾, 會與違抗真主和使者的人相親相愛, 即使那等人是他們的父親, 或兒子、 或兄弟、 或親戚… …。」──(【古蘭經】五八章二二節)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不要以自己的父兄為保護人, 如果他棄正信而取迷信的話。 你們中誰人以他們為保護人, 誰是不義者。」──(【古蘭經】九章二三節)

  (10) 不可以親戚和膚色自恃

  據【布哈里聖訓實錄】記載, 艾卜·贊勒和比拉勒二人, 都是聖門弟子中最先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之一。 有一次兩人吵起咀來, 互相漫罵, 艾卜·贊勒在盛怒之下, 對比拉勒說:「你這個黑女人的兒子!」於是比拉勒就向穆聖訴苦。 穆聖對艾卜·贊勒說:「你難道用他的母親來辱罵他嗎?其實, 你這個人也存在著愚昧無知的狀態呀!」──(【布哈里聖訓實錄】)

  據艾卜·贊勒傳述, 穆聖還說:「你細細地想想, 你除了以敬畏真主這一點而取得優越以外, 你確實不一定比白人或黑人更高強。」──(艾罕默德聖訓集)

  穆聖說:「你們都是阿丹的子孫。 而阿丹是由泥土所創。」──(板查子聖訓集)


因此, 伊斯蘭教禁止穆斯林與蒙昧時期的各種嗜好和傾向同流合污, 例如以血統、 出身來互相誇耀, 憑先輩來自豪, 彼此標榜:「我是某某人的兒子。」、 「我是某某的後裔。」、 「你是某某的子孫。」、 「我是白種人, 你是黑種人。」、 「我是阿拉伯人, 而你不是阿拉伯人。」等等, 不一而足。

  如果把全人類都追溯到人祖阿丹這一總根的話, 那末, 血統啦、 出身啦、 門弟啦!又有甚麼價值可以眩耀自誇呢?假設, 上述這些關係都有價值可以自豪的話, 那末, 人的功過也就是從這個父親或那個父親所生育出來的了嗎?

 
  穆聖說:「你們的這些家譜、 血統, 絕對不能用來作為你們辱罵任何人的理由。 大家都是阿丹的子孫。 任何人也不優越過任何人, 除非憑宗教和敬畏真主。」──(艾罕默德聖訓集)又說:

  「世人都是阿丹和哈娃的後裔… …。 在復活日, 真主的確不問你們的血族關係和家譜如何。 在真主看來, 你們當中最高尚的, 必定是你們當中最敬畏真主的。」──(伊本·哲利里聖訓集)

  穆聖在一篇措詞嚴厲而激烈的講話中, 對那些以父親和祖輩來誇耀自豪的人們表示了極大的憤怒。 他說:

  「讓那些憑他們的先輩來自以為榮的人們罷休了吧! 他們只不過是火獄堛漱@塊燃料而已。 或者說, 在真主看來, 他們還沒有那種用自己的鼻子來推動牛屎馬糞的甲蟲更有價值。 的確, 真主已經為你們消除了蒙昧時期以先輩為榮的自尊心和驕傲情緒。 先輩,無非是虔誠的信士, 或者就是不幸的罪人。 再無其他。 所有的人, 都是阿丹的子子孫孫, 而阿丹是由泥土所創造。」──(艾卜·達伍德、 鐵爾密則聖訓集。 後者所記錄的文字, 自稱是優美的聖訓。 曼祖爾說, 伯伊赫格也根據很好的傳述線索收集了這段聖訓。)

  對於那些以自己古代的袓宗而自鳴得意的人們, 如埃及人以歷代法老王而自豪, 波斯人以科斯魯國王而榮耀, 羅馬人以凱撒大帝而自傲, 以及阿拉伯人和其他國家民族的人來說, 上面這段聖訓是一種很好的教誨。 正如穆聖所說, 已往的那些帝王將相, 不管是阿拉伯人或非阿拉伯人, 都只不過是火獄堛瑪U料, 不足掛齒。

  在穆聖辭朝那年, 正當禁月宰性節後的幾天期間, 匯集了千千萬萬的穆斯林來傾聽、 耹悉伊斯蘭教的教義。 穆聖在聖城發表了舉世聞名的辭朝演說。 在穆聖所宣佈的伊蘭教的基本原則中, 有這樣的一段:

  世人啊!你們的主宰確是獨一的。 須知, 阿拉伯人並不優越於外幫人; 外幫人並不優越於阿拉伯人; 白種人並不優越於黑種人, 黑種人也並不優越於白種人。 優越不優越, 全憑『特格瓦』(TAQWA──敬畏真主)。 在真主看來, 你們當中最高尚的人, 是你們中最敬畏真主的人。」──(伯伊赫格聖訓集)

  (11) 哭喪

  在伊斯蘭教與之宣戰的那些惡風陋俗中, 還有蒙昧時期遺傳下來的對哀悼亡人的許多習俗, 例如號咷大哭, 過份地表現出憂傷和絕望。

  伊斯蘭教就此問題, 曾教導穆斯林要明確了解, 死亡僅僅是從這個世界走向另一個世界的過度時期; 死亡不是絕對的毀滅, 也不是純粹的虛無。 悲哀和憂傷並不能使死者再生, 也不可能把真主對死者的判決, 收回成命。 所以穆斯林應該堅忍地、 有所準備地來面對死亡, 正如無所畏懼地來面對一切可能遭遇的其他不幸事件一樣。 以死亡為警戒, 並希望常常記住這句真言:

  「我們確是真主所有的, 我們必定只歸依衪。」──(【古蘭經】二章一五六節)

  至於蒙昧時期的人們對亡人的所做所為, 那是非法的, 應受禁止的,與穆聖的教導完全相背。 穆聖說:「哭喪拍頰, 撕衣捶胸, 呼天叫地等等搞蒙昧時期的遺風者, 不是我們的教胞。」──(【布哈里聖訓實錄】)

  穿著孝服, 佩戴喪章, 或者為遭喪而放棄裝飾, 不修鬢幅, 或者改變打扮, 一反常態等, 以此顯示悲傷和哀悼。 這些做法, 對穆斯林來說是不合法的。 除非是婦女因丈夫逝世, 出於忠於夫妻的義務和彼此間凝結了神聖的感情關係, 她應該素裝守喪四個月另十天。 伊斯蘭把這守制期考慮成為她對前夫的各種權利的一種自恃和對她本人的一種溶化, 這期間, 她不能接受求婚, 所以她應淡妝素服, 以免成為求婚者的視線所向。

  至於逝者是除丈夫以外的其他親屬, 如父親、 兒子、 兄弟等, 那末, 婦女的守喪期, 不許可超過三天。 據【布哈里聖訓實錄】載, 艾比·賽勒默的女兒宰奈白傳自聖妻溫姆·哈比白, 當她的父親艾卜·蘇福揚·本·哈爾卜逝世時, 以及哲哈史的兒子──宰奈白的兄弟逝世時, 她們二人都不放棄了平時所使用的香料。 聖妻宰奈白說:「以真主發誓, 我是不需要香水的。 但是我曾聽穆聖說過:「凡確信真主, 確信後世的婦女, 不許可為死者守喪三夜以上的時間, 除非是丈夫死亡, 應守制四個月另十天。」──(【布哈里聖訓實錄】「殯儀篇」)

  為亡夫守制這段時限是「瓦直卜」(主命), 不可以寬容。 有一位婦女來向穆聖報告說:「我的女婿逝世了。 我女兒──他的妻子的兩眼因痛哭而害病, 她可不可在眼睛上塗上軟膏?」穆聖回答說:「不!」連說了兩三次。──(【布哈里聖訓實錄】「離婚篇」)穆聖以「不」來回答, 這就表示在法定的守制期內, 裝飾和美化是被禁止的。

  至於不帶絕望性的悲傷和啼哭而不號咷, 那是自然的事情, 不致於犯罪。 歐麥爾有一次聽到幾個婦女在為哈立德·本·瓦利德而哭泣, 有個男子要去制止她們, 歐麥爾對他說:「讓她們去為艾卜·素來曼(哈立德的別名)哭泣吧, 只要不披頭散髮不號咷大哭是可以的。」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