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教法律例>>教法簡介
伊斯蘭教法學史(第三章 聖門弟子後期教法的發展情
2002.1.25  11:03:34    (波蘭) 博茲娜·蓋亞娜·斯奇金烏斯卡 著 馬 斌 譯  閱讀19812次
 
       哈媯o哈桑·本·阿
  阿堻Q刺後,阿堛瑣秸@者向阿堛漕鄐l哈桑宣誓。哈桑 哈媯o在任六個月,穆阿維葉不但不歸順於他,而且,在他們之間幾乎發生類似阿堮伝薊瑣埶哄C哈桑厭惡內亂,盼望穆斯林和睦團結,他本著對全體穆斯林負責的態度,對整個局勢進行分析,他顧全大局,將哈媯o職位拱手相讓給穆阿維葉,並以雙方滿意的條件達成協定。他致函穆阿維葉表示效忠,伊曆 41 年3月下旬,將庫法城移交穆阿維葉管理,驗證了使者對哈桑的預言“我這個孫子,具有領袖的才能,或許真主使他讓信士的兩大團體和解”。至此,政局得以安定,穆斯林將此年稱爲“大衆之年”即伊曆 41 年
  倭馬亞王朝——穆阿維葉·本·艾比·蘇福揚的簡歷
  穆阿維葉全名是伊本·艾比·蘇福揚·本·哈拉比·本·倭馬亞·本·阿卜杜舍目斯·本·阿卜杜麥納菲,光復麥加戰役時加入伊斯蘭教,其時,他 2 2歲,曾任過穆聖的書記員,艾布·伯克爾委任他協助他的弟弟葉齊德管理軍隊,歐麥爾委任他爲大馬士革負責人,歐斯曼時期整個大敍利亞由他管轄。阿埵b麥地那宣誓就職時,他認爲阿堜艙齯F懲罰殺害歐斯曼的兇手,拒絕向阿堮藺鴃C其時,敍利亞人推舉穆阿維葉爲領袖,希望他爲歐斯曼復仇,這也是引發以仲裁結束綏芬戰役的一個原因。當仲裁失敗後,穆阿維葉便成爲大敍利亞人的伊瑪目,阿埵爲伊拉克的領袖。阿媢J刺後其兒子哈桑即位。不久哈桑又將哈媯o的權力移交給穆阿維葉,人們全部向穆阿維葉宣誓效忠,至此,他便成爲全體穆斯林的哈媯o。
  哈媯o穆阿維葉時期
  穆阿維葉出任哈媯o,伊斯蘭民族葉由三部份組成:
  1--- 大敍利亞及其它伊斯蘭地區的倭馬亞人。
  2--- 阿堛瑣秸@者,他們認爲阿堣峔銕廎Ё抩A宜做穆斯林的領袖,這些人大部分在伊拉克,還有一些在埃及。
  3--- 哈瓦利吉派,他們是上述兩部分的敵人,他們認爲前兩種人該殺。這些人有一定的勢力,他們誓死捍衛該派的宗旨和信條,認爲他們首要的任務是殺掉穆阿維葉和阿
如此複雜的民族,必須有英明的政策管理他們的事務,穆阿維葉是第一位遇到這種複雜局勢的哈媯o。他遠見卓識,處事果斷,最令他擔憂的是哈瓦利吉派,因爲他們歪曲了宗教,學習了非實質性的教律,而且顛倒黑白,濫殺無辜,攔路打劫,甚至對伊拉克構成威脅。穆阿維葉認爲與這些人和平協商已無濟於事,唯有採取嚴厲的措施予以糾正,他說:“必須向伊拉克派去一些有能力的領導人,以正壓邪,伸張正義。於是 , 他選擇了穆伊拉·本·舒爾拜和宰德·本·薩米葉。
  紮亞德曾是阿堛漱銕貜怴A被阿堿ㄗ鴘i斯。穆阿維葉擔心此人在波斯會向阿堛漕鄐l效忠,於是將穆伊拉派往波斯。穆伊拉到達後對紮亞德說:“儘管哈桑移交了哈媯o職權,但穆阿維葉對他仍很擔心,我勸告你接近穆阿維葉,以免遭不幸。”紮亞德說:“感謝你的指點,你真是一位忠實的朋友。”穆伊拉說:“當務之急,你應親自面見穆阿維葉。”穆伊拉返回後,穆阿維葉便去函召見紮亞德。紮亞德到來,受到穆阿維葉的款待,紮亞德彙報他在波斯管理財産的情況,穆阿維葉對此非常滿意。伊曆44年,穆阿維葉發現紮亞德同他的母親有親屬關係便與紮亞德結爲義兄,大家爲此作證。從此紮亞德改名爲紮亞德·艾比·蘇福揚。伊曆4 5 年穆阿維葉委派紮亞德管理巴士拉、呼羅珊和錫吉斯坦,他到達巴士拉,發現迷霧籠罩著巴士拉,於是他發表著名的講演。他在講演中說到:“我認爲這種局勢已到了盡頭,對此必須改革,從頭做起,應該溫和而不懦弱、嚴厲而不殘酷,指主發誓!我對你們中的主人與僕人、居民與旅行者、勇士與懦夫、順從者與悖逆者、健康者與病人將一視同仁,兄弟相待 。”同時他又說:“你們也要有所覺悟,端正你們的行爲。” 接著說道:“你們誰的財産失竊,由我擔保,你們不要夜間出門,若被我發現,我要嚴厲懲辦”他慷慨陳詞發表了較長的演講,內容包括威嚇、鼓勵、命令、禁誡等等。這時,一位哈瓦利吉派的人起身問道:“喂,紮亞德!你所講的與《古蘭經》所述“一個負罪的人,不負別人的罪”背道而馳。”紮亞德說:“即使我錯了,我也不會服從你的觀點。”他將阿卜杜拉·本·侯斯乃做爲他的衛士,命令他夜間巡邏,見到可疑之人就殺掉。有天夜間巡邏,阿卜杜拉·本·侯斯乃發現了一位陌生人,便將此人帶到紮亞德那兒,這個人對紮亞德說:“我是一個異鄉人今晚我來是想瞭解艾米爾的指示。”紮亞德說:“指主發誓!我相信你是誠實者,但出於民族利益你應該受到懲罰。”之後殺了他。因此,人們惶惶不可終日,他們相互安慰,相互保護,甚至有趕路人丟失了東西都不敢回頭去尋找,只等待朋友拾到歸還。紮亞德對哈瓦利吉派很嚴厲,但有時也給予他們一些好處,甚至解決他們的困難。
  伊曆 50 年,穆伊拉·本·舒爾拜歸真後,穆阿維葉派紮亞德去了庫法,了一次在庫法演講時,有人向他臉上投了一顆石子,他立即停止講演,命令關閉清真寺大門,並坐在門口讓人們四個四個地從清真寺離開,並要求他們發誓是否向他投過石子,最後留下三十人,割掉他們的手。他對庫法的人非常嚴厲,後來終於平息了庫法風波,解決了這堛漲w全問題,伊曆 54 年紮亞德歸真。
  紮亞德的政策
  縱觀紮亞德在伊拉克制定的法規,就會發現他所制定一切習慣法都沒有遵循懲治罪犯,減輕犯罪,警告人們從而保護無辜者免遭危害的教法程式。這些法規雖然非常世俗,但有利於改變伊拉克不良的社會治安狀況,減少了當時哈瓦利吉派的出走率。紮亞德的政策,非常果斷,有力地減輕了社會犯罪。他實踐了他曾許下的種種諾言。”我不拒絕所需之人的要求。”有一天晚上,一夜行者來求見他,他當時滿足了他的需要,並給予了一定的生活費。紮亞德沒有完全實施他所制定的刑罰,因爲嚴厲的刑罰降低了犯罪率。總而言之,紮亞德說:“伊拉克的各項嚴厲政策使得當時社會狀況比較安定,人們的生活相對舒適。遺憾的是,伊拉克的歷史沒有記載這些,因爲他們曾受到紮亞德的鎮壓。在伊拉克如果領導心慈手軟,軟弱無能,他們就歪曲領導者指示,毫無原則的去侵犯艾米爾的權利。
  穆伊拉·本·舒爾拜
  穆伊拉在政治上比起紮亞德較爲溫和,有著良好的口碑。有人向他彙報某某人具有十葉派的思想,某某人具有哈瓦利吉派的觀點,他便說:“人們的思維不同、觀點各異,這是天性,是非常自然的。”在他任職期間,哈瓦利吉派曾集結起來妄圖推翻哈媯o,穆伊拉採取了種種措施,削弱他們的勢力,瓦解他們的組織,派遣一支勁旅幾乎消滅了他們的全部力量。
  穆伊拉在穆阿維葉執政時期任7年艾米爾,他比較中庸,但也沒有放棄對阿堛熄S責。他曾說:“如果殺害他們中的好人,殺人者滿足了,而我卻不幸,穆阿維葉在今世稱雄,而我在後世受難,我要正視他們中的好人,原諒他們中有過失的人,喜歡他們中溫和的,我勸告他們中無知者,直至我歸真離他們而去,以後人們評價艾米爾時將會紀念我,庫法的一位老翁說:“要我評價艾米爾,的確他是最優秀的艾米爾。”他卒于伊曆51年,如果我們把他和紮亞德做以比較,就會發現他的政策最適合庫法,比起嚴厲的律例要好一些。
  歐貝杜拉·本·紮亞德
  歐貝杜拉·本·紮亞德是伊拉克最嚴厲的總督之一。他是伊曆 55 年被穆阿維葉任命的,他對哈瓦利吉派態度比其父更爲嚴厲,伊曆 58 年,該派一些團夥被他摧毀,他在戰鬥中也殺掉了一部分人。伊本·紮亞德在穆阿維葉生前一直擔任巴士拉總督。埃及由阿慕爾·本·阿綏管理,接著他的兒子繼位,之後改換了他人。希賈茲一直由倭馬亞家族人擔任總督。麥地那總督由麥爾旺·本·哈其目和賽義德·本·阿綏輪流擔任,他們代替穆阿維葉朝覲,穆阿維葉親自朝覲過2次。
  穆阿維葉時期的征服活動
  穆阿維葉時期向東擴展很少,穆海萊蔔·本·艾比·薩菲爾征服了信德地區甚至到達了拉哈爾,穆斯林的重點是向北和西挺進。穆阿維葉時期羅馬有兩個國王希拉克略的兒子君士坦丁三世(西元641年——685年)羅馬人對穆斯林視如寇仇,因爲伊斯蘭國是與它相鄰。對此,穆阿維葉部署從陸路和海上向羅馬發動進攻。穆斯林海上擁有 1700 艘裝備齊全的船隻,借此征服了希臘的一些島嶼,其中基納澤·本·倭馬亞征服了羅德島。穆阿維葉考慮全面,他將陸軍劃分爲適應冬季的部隊和適應夏季的部隊,對士兵待遇豐厚,戰前周密部署,嚴把港口。伊曆4 7 年,穆阿維葉準備一支強大的軍隊,從海陸兩方面逼近君士坦丁堡,軍隊中有許多聖門弟子。到君士坦丁堡,經過幾天戰鬥仍未能攻破堅固的城牆,圍攻期間輔士安尤布歸真,葬於城外,由歐斯曼家族後裔在他墓旁建了一所清真寺。穆斯林在撤退時損失了很多士兵和船隻。伊曆 50 年,穆阿維葉委任在非洲的阿格拜·本·納菲爾,當時他在(利比亞)的佈雷加,又給他增派了 1 萬名加入伊斯蘭教的柏柏爾人的軍隊。幾乎被叛伊斯蘭教的國家均屈服了。他興建凱魯萬城,于伊曆 55 年竣工,此後,穆斯林力量逐漸強大,伊斯蘭在這一地區傳播開來。
  此後出現了悲劇,穆阿維葉向埃及委派了穆斯林·本·穆罕萊德,又向非洲派了艾比·穆哈吉爾。他革除了阿格拜的職務,否定了他的一切政績,最終將他除名。這是法官不應有的一種不良行爲,不汲取前人的經驗教訓,隨便貶低前人乃至敗壞當地這個民族的聲譽,這種思想是不會成功的,這樣的人也不會成爲一位傑出的領袖。後來阿格拜回到敍利亞向穆阿維葉訴說冤情,穆阿維葉許諾將恢復他的工作,但阿格拜還未回到原地穆阿維葉就歸真了。
  葉齊德·本·穆阿維葉就職儀式
  穆阿維葉想讓人們向其兒子葉齊德表示效忠,穆伊拉·本·舒爾拜向穆阿維葉暗示道:“我認爲歐斯曼歸真後,導致慘殺的原因是對哈媯o的任職上的分歧,你應委托葉齊德團結全體民衆消除分歧,”穆阿維葉問;“誰能幫助我?”穆伊拉說:“我讓庫法人支援你,紮亞德讓巴士拉人支援你,這樣就再也沒人反對你。”葉齊德就職前,穆伊拉和紮亞德一直在人們面前稱讚葉齊德。穆阿維葉首先他致函麥地那的麥爾旺,命令他要當地人推舉葉齊德爲哈媯o,阿卜杜拉赫曼·本·艾比·伯克爾說:“你們想使哈媯o成爲希拉克略嗎?每當一個希拉克略死了,之後又立一位希拉克略。”侯賽因·本·阿堙B阿卜杜拉·本·歐麥爾、阿卜杜拉·本·舒爾拜堅決反對此事。麥爾旺將這一情況告訴了穆阿維葉,穆阿維葉派出他手下的所有人員,命令他們向一些有識之士、重要人物宣傳葉齊德的美德,並囑託代哈克·本·蓋斯說:“當代表團來到沒人發言時,你站出來向我請求要向葉齊德宣誓。”代表團來到時,穆阿維葉發表了演講,在演講中他談到了伊斯蘭偉業和哈媯o重大責任,並提到了其兒子葉齊德,之後他沈默了。代哈克·本·蓋斯站出來說:“我們從大衆利益著想,不應再發動戰爭,不應做出不利於大衆之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葉齊德無論知識教養還是視野都強於我們,你委任他成爲我們的領袖,成爲我們的保護者吧!”接著其他人講了些類似的話,之後穆阿維葉詢問艾哈納夫·本·蓋斯:“艾比·巴哈爾(艾哈納夫)你意下如何?”艾哈納夫·本·蓋斯答道:“如果我們相信,那是我們害怕您;如果我們不相信,那是我們害怕真主。你比我們更瞭解葉齊德,如果你爲了取悅真主,爲了大衆利益而培養他,此事沒有必要和其他人商量。否則,你歸真後,就不要給他留下今世的榮華富貴,我們只能說我們聽從,我們服從。”穆阿維葉經常給附近人好處,又與邊遠地方人協商,最終伊拉克、敍利亞也向葉齊德效忠宣誓。之後,穆阿維葉帶一萬騎兵前往希賈茲,向那堛漱H們宣講,並讚揚葉齊德,暗示人們效忠于葉齊德,警告那些不同意見者。
  侯賽因·本·阿堙B阿卜杜拉·本·歐麥爾、阿卜杜拉·本·祖拜爾去往麥加,這時,穆阿維葉也到了麥加,並召集人們並說:“或許你們知道我來的目的,葉齊德是你們的兄弟,我欲讓你們推舉他爲哈媯o,你們可以推舉他,也可以罷免他,你們可以支配財政,他絲毫不能阻止你們。”當人們沒有接受這些話時,他又說道:“我喜歡接近你們,我已向被警告過的人道歉,你們在場,我將在大家面前講,我向安拉起誓,如果你們有誰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仍固執地反對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之後,他叫來衛士說:“你們把劍放在這兩人脖子上,他倆誰只要反駁我,無論是對是錯就殺掉他。”接著他出去向人們宣講:“衆人啊!這三位是穆斯林的領袖,也是最優秀者只有他們才能解決問題,只有通過他們商議才能裁決,他們三人願意向葉齊德效忠,你們便以安拉名義向葉齊德效忠。”之後,人們全部宣誓效忠。因爲他們曾經等待這三個人的宣誓。之後穆阿維葉回到了敍利亞。
  穆阿維葉歸真
  伊曆6月穆阿維葉在大馬士革得病,當時葉齊德不在身邊,穆阿維葉召來兩個人並當這兩人的面給葉齊德寫了遺囑,其中說道“孩子哪!我確保護你免遭災難和不幸,爲你準備好了一切,你要重視希賈茲人,他們是你的根,你要尊重他們。也要重視伊拉克人,即使他們要你每日免去一位官員。因爲罷免一個官員對你而言比戰爭更爲容易。你可依靠敍利亞人戰勝敵人,他們是你的靠山,我只擔心古萊氏中的四個人對你有威脅,哈桑·本·阿堙B阿卜杜拉·本·歐麥爾、阿卜杜拉·本·祖拜爾、阿卜杜拉赫曼·本·艾比·伯克爾,至於伊本·歐麥爾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他何時見到人們向你效忠何時他才效忠,至於侯賽因,伊拉克人一直驅逐他,即使他們出走也絕不會抛棄他的。如果你戰勝他就馬上和他和解,因爲他具有同情心,有很大的權利和地位又是使者的家屬。伊本·艾布·伯克爾是個花花公子,盡幹些庸俗之事,真正對你構成威脅的是伊本·祖拜爾,你將他碎屍萬斷,你盡可能保護你的族人免遭血腥之災。”伊曆 60 年7月初(西元618年4月8日),穆阿維葉卒於大馬士革。
   穆阿維葉最初打算選擇哈桑和傑米爾爲他之後的哈媯o,所以他沒有制定選擇哈媯o的標準,也沒確定選擇的基本原則和被選舉者的權利。但所選的哈媯o在他生前已執政。他極力回避對民族不利的分歧,在委任葉齊德爲哈媯o一事上也並非一味獨斷專行,然而,歷史對他做出如此評論:
  1、他忽視了不願向葉齊德宣誓的三個人,即古萊氏的首領。他們三人都願出任哈媯o,而他爲贏得麥加人的支援,自稱這三個人都已表示效忠,這樣做不符合穆斯林的哈媯o身份和地位。從而導致了在葉齊德哈媯o時期發生的一些悲痛事件。
  2、一些人批評他選擇自己的兒子做哈媯o。他制定了一項將權力限定在某一特定家族中的規則,世襲形式取代了以前的協商制。
  3、他盡力將權力集中在一個家族中,他經常聲稱委任制並非良策,使哈媯o的家族一直過著豪華奢侈生活。這一體制會使他們認爲自己的級別高於普通人,這種不良思想與伊斯蘭提倡平等即“阿拉伯人並不優越于非阿拉伯人,白人並不優越于黑人”的精神背道而馳。伊斯蘭認爲鑒別人的標準取決於敬畏及有益於民族事業工作。
  最先批評穆阿維葉的是什葉派,儘管他們認爲哈媯o只能産生于阿堛澈廎ョC同樣,阿拔斯的孩子們認爲哈媯o應産生於他們的家族。然而穆阿維葉此時的作爲,正是改變伊斯蘭民族狀況所必須的行動,選擇其兒子繼位也是帶有私情的,他的改革措施中帶有一些缺點是在所難免的。
  穆阿維葉時期與哈媯o時期律例的對比
  縱觀穆阿維葉時期政治情況,就會看出它不同與出現分歧之前的哈媯o時期,當時人們均按教法辦事,他們的方針是一致的,在重大問題上未産生重大分歧,至於穆阿維葉時期人們開始有了不同各看法,容易産生分歧和矛盾,出現一些風波,政治問題尤爲突出;流血事件時有發生。你會發現紮亞德  他夜間巡邏時發現一名阿拉伯人,儘管他知道這個人不是壞人,但他還是照樣處決,而且還說;“出於民族的利益才殺你。”爲此他在演講中說:“如果你做了不該做的事,我在履行制度,也是不得已而爲之。”
  穆阿維葉時期的教法
穆阿維葉的政權建立在宗派與皇權的基礎上,並非像哈媯o時期那樣建立在協商制度上。這些宗派成員中有古萊氏部族中阿卜杜·舍目斯家族,大多數則是擁護穆阿維葉的敍利亞人。無疑,這些宗派越來越傾向於專制,這就改變了以前的情況,以前哈媯o的勢力來源於伊斯蘭集體,來源於熱衷於共同協商、平等相處的民族大衆。之後,哈媯o的勢力則來自他們所喜歡所器重的部分人。但如果沒有穆阿維葉這一舉措,就不能解決該民族中所出現的各種問題;正因爲他的政策才平息了暴動,恢復了伊斯蘭昔日的輝煌景象。穆阿維葉的律例如:阿克麥·本·阿拔斯傳述:“我對伊本·阿拔斯說:‘穆阿維葉做威特爾拜時,只禮了一拜’伊本·阿拔斯說:‘他確是一位教法學家’。”穆阿維葉在麥地那時曾規定開齋捐爲半升小麥或一升大麥或一升耶棗。
穆阿維葉首創哈媯o政權世襲制,他執政時期便將權力移交給他的兒子,一改以往哈媯o政權嚴格的協商制,變成了“意見專制”。在教法上比較固執,如:麥地那的管理者麥爾旺·本·哈基目致函葉麻默的工作人員艾西德·本·海迪爾以穆阿維葉的觀點命令他。”一個人如果被盜,而在某人處發現失物,這人是從小偷那買來的,失主就擁有此物的權利,而買主應向賣主追回所付的錢。”艾西德給麥爾旺寫信道:“使者曾這樣做過,如果買主未被控告,對於失主有兩種選擇,要麽從買主付錢拿物,要麽向盜竊者索取,艾布·伯克爾、歐麥爾、歐斯曼均是如此。麥爾旺就此寫信詢問穆阿維葉,他復函答道:“我不是你,也不是艾西德,你們倆令我失望,我就是這樣決定的,我責成你們倆的事,你要執行我的命令。”麥爾旺將穆阿維葉的信寄給艾西德,艾西德說:“只要我是管理者,我就不按穆阿維葉的意見辦。”穆阿維葉改變了以前的協商制度,如果不是艾西德及伊斯蘭先賢們的影響,那麽教法就會隨波逐流。這些行爲限制了他的獨斷獨行,維護了真理。獨斷專行扼殺了法學家的創制精神,使得他們在制定教法律例時因循保守,這正是以後伊斯蘭教法不同於前期教法的首要原因。此外,教法的改變還有其他一些原因。
  1、穆斯林在政治上分裂成三派,什葉派、哈瓦利吉派和溫和的大衆派,什葉派、哈瓦利吉派均有各自的傾向,他們以他們的私欲注釋《古蘭經》和聖訓,引用傳自他們自己的聖訓。凡是不認爲哈媯o只能是阿堣峔鋮鄐l的人什葉派都反對,甚至他們中的一些人誤入歧途,他們認爲沒有向阿堳驍}的人都不是穆斯林。哈瓦利吉派否定一切,他們不接受其他人的觀點,正統派沒有將這兩派放在同一位置上,這種分裂在教法律例中産生了很大的影響,儘管穆阿維葉以他的實力、寬容平息了種種暴動,但他們潛伏下來秘密從事顛覆伊斯蘭教的活動,秘密的傳播他們自己的觀點學說。
  2、穆斯林的分裂致使各派按照各自的觀點注釋《古蘭經》,同時,産生了僞聖訓,什葉派僞造一些符合他們的飲食律例的聖訓,而且將傳述譜系歸於穆聖。這些人大多是被穆斯林所征服的猶太、波斯及羅馬人。他們陰謀破壞伊斯蘭教,而表面上卻以宗教改革及命人行善止人作惡來鞏固他們的觀點,並將他們的政治思想滲透到國家機構中,編造了一些用於制定國家政策的假聖訓,於是一些偉大的學者站出來向人們揭穿他們的謊言,揭露他們的陰謀,警告人們謹防出自這些人之手的僞聖訓。同樣哈瓦利吉派也注釋《古蘭經》,編造僞聖訓,但他們較遜色于什葉派。什葉派和哈瓦利吉派都有一些特殊教法律例不同於正統派。他們還否認正統派所採用的教法原理。人們開始批評穆阿維葉嗜好狩獵,他們認爲狩獵不是一個完善之人的嗜好。我們知道穆阿維葉向葉齊德許諾哈媯o遭到侯賽因·本·阿堙B阿卜杜拉·本·祖拜爾、阿卜杜拉·本·歐麥爾三人的反對,當葉齊德擔任哈媯o時,他們三人沒有到場,之後葉齊德向麥地那的管理者下令,未經他許可不得逮捕這三個人,直到他們宣誓效。麥地那總督召集這三人,侯賽因對他說:“象我這樣的人必須公開宣誓效忠。”總督希望安寧,接受了侯賽因的意見。至於伊本·祖拜爾逃往麥加,侯賽因和他的妹妹緊隨其後,穆罕默德·本·哈尼法勸侯賽因不要出走,侯賽因沒有聽從,而伊本·歐麥爾和人們一同宣誓效忠。
  侯賽因事件
  侯賽因到了麥加,庫法的什葉派聚會商議,以長者蘇萊曼·本·薩爾德·赫紮伊爲代表,一致決定向侯賽因宣誓。他們向侯賽因寫了150封信,要求侯賽因去庫法。侯賽因遂派自己的堂弟穆斯林·本·歐蓋勒爲先遣,並對他說:“如果你看到那堛漱H們確實一致擁護我,你就給我來信,因爲我也是庫法的穆斯林”。可他的堂弟及隨從在途中遇害,一直沒有資訊返回。
之後,侯賽因決定親赴庫法,他的親友紛紛勸阻,希望他定居麥加或希加茲、也門等地的城鎮,提醒他謹防伊拉克人搞陰謀,侯賽因則不以爲然,他的堂兄阿卜杜拉·本·阿拔斯聞訊再次勸誡他說:“我不得不對你說,我確實很擔心你會受伊拉克人的騙,他們以前就背叛曾過你的父親”,他還是沒有聽進去。無奈,阿拔斯最後建議侯賽因單獨去,不要攜家帶口。也終未奏效。侯賽因帶著家眷出發了,途中凡遇到的人幾乎都提出同樣的勸告。後來又遇到阿卜杜拉·本·穆提爾,此人對他說:“使者的後裔啊!看在真主和伊斯蘭的份上你回去吧,以真主起誓!在倭馬亞人的權力下,你還要求什麽,他們會殺了你的,如果他們得手,往後他們就更無所顧忌了。侯賽因仍置若罔聞。
途中傳來穆斯林·本·歐蓋勒遇難的消息,隨從人員勸他:“我們以真主起誓!你應回去,我們很擔心你的安全。”隨從的歐蓋勒的兒子則悲憤填膺建議說:“我們一定要復仇!我們決不回去。”這時,一個過路的阿拉伯人也勸告侯賽因:“以真主起誓!你必須回去,否則,會有生命危險。”侯賽因思慮之後最終還是拒絕返回,並說:“我不是爲戰爭而來,你們邀請我,我只是應邀而來。”
  離庫法不遠時,軍隊的艾米爾前來迎接,並對他說:“我們奉命來迎接你,護送你到庫法的阿卜杜拉·本·紮亞德那堙A在到達目的地之前我們絕不會離開你”。這時侯賽因想要返回,卻遭到艾米爾的拒絕,侯賽因在艾米爾的挾持下前往庫法,途中又遇到另一支伊本·紮亞德派來刺殺侯賽因的軍隊。其首領歐麥爾·本·賽爾德對侯賽因說:“你來有何貴幹?”他答道:“我是應邀而來的,如果你們不歡迎,我立刻回去。”歐麥爾·本·賽爾德說:“你想回去已不可能,我們要帶你去見伊本·紮亞德,聽候他的處理。”侯賽因說:“這絕不可能。”之後兩派交戰,只是片刻功夫,侯賽因及其隨從共72人全部遇難,時年伊曆 61 年元月 10 日。他們帶著侯賽因的首級向伊本·紮亞德請功領賞。紮亞德命令將他的首級及家眷交給敍利亞的葉齊德。葉齊德得訊後,哭泣著說:“我原希望你們順從,而不是侯賽因的死,兇手伊本·薩米葉會遭報應的!我若是在現場定會放過他的,絕不會如此殘忍。”
  葉齊德安排侯賽因的家屬同自己的家人住在一起,並爲侯賽因舉行了葬禮。葉齊德對侯賽因家屬非常關心,給予他們十分周到的照顧。他對侯賽因的兒子說:“我的孩子啊!你無論有什麽要求儘管告訴我。”後來,他還將他們護送會回麥地那。
這一不幸事件主要是由於侯賽因對事情考慮不周,忽視了問題的嚴重性。他拒絕接受勸戒者的忠告,結果被伊拉克人騙殺。這些曾背叛過他父親的伊拉克人,也曾向哈媯o阿堳驍}效忠。但他們並未向侯賽因效忠過,只是認爲自己是什葉派而已。而至於侯賽因本人,他當時應服從穆斯林大衆認可的哈媯o,避免同室操戈,使得一些企圖製造事端之人有機可乘。對此,穆斯林只能說:“他們都已歸真,其所作所爲勢必得到安拉的清算。”歷史留給我們一個教訓,要成就一番大事,需三思而後行,切不可草率從事,要有相當把握,做到萬無一失。同時,一切必須真正從民族整體利益出發。侯賽因雖沒有服從人們已承認的哈媯o,甚至有時意見相左,但侯賽因並未不義地欺騙或傷害他人。
  麥地那的哈賴事件
  歐斯曼·本·穆罕默德·本·艾比·蘇福揚奉葉齊德之命擔任麥地那的艾米爾,歐斯曼·本·穆罕默德向葉齊德派去一個由麥地那貴族組成的代表團,受到葉齊德的熱情款待,儘管葉齊德賞賜了豐厚的禮物,但這些人回到麥地那就表現出對葉齊德的不滿,而且讓阿卜杜拉·本·罕紮萊擔任當地艾米爾,於是葉齊德派努爾曼·本·拜希爾勸降他們,麥地那人不但拒絕接受勸告,而且還圍困了在麥地那居住的倭馬亞人,倭馬亞人便向葉齊德求救,正如詩人所言:“他們強迫我改變我的性格 強硬的反擊使我無可奈何”葉齊德派遣以穆斯林·本·阿格拜爲首的1萬2千人的軍隊,並對他說:“你向他們宣戰,如果你獲勝了,我可將麥地那三年的收入賞賜給你,其中物資、食品全歸你的軍隊。但你要善待侯賽因的兒子阿堙C”
  穆斯林·本·阿格拜勸告麥地那人說:“信士的長官曾說‘我寬限你們三年時間,誰回心轉意,我們既往不咎,否則,我們將對你們採取嚴厲的措施。’但麥地那人沒有聽從勸告,雙方展開了殘酷廝殺,最終麥地那人失敗了,他們的領導人被殺。穆斯林·本·阿格拜獲得了麥地那三年的收入。此後他向人們宣告說只要向葉齊德宣誓效忠,生命財産便可得到保護,拒絕者格殺勿論。他還召見阿堙P本·侯賽因,遵葉齊德的旨意安撫了他。這一事件歷時兩個夜晚,發生在伊曆 63 年 12 月。
  縱觀麥地那人的魯莽行動,他們罷免了哈媯o委派的地方長官,必然導致哈媯o採取軍事行動,他們想在伊斯蘭國家中建立一個自己的獨立王國,或者肯聽從於他們自己的哈媯o,這能行得通嗎?最終他們的願望化爲泡影。無疑,他們這是嚴重的犯罪,爲伊斯蘭社會帶來了無法彌補的災難。至於葉齊德,不應耗費時間與他們周旋,他們完全可以圍困麥地那,當時麥地那不堪一擊,即使麥地那人迫使他們去戰鬥,爲敬重使者,也沒有必要在伊斯蘭教第二大聖地麥地那大動干戈,我們爲這些有過失的領導人向安拉求恕!
  圍剿麥加
  穆斯林·本·阿格拜與麥地那人交戰後又向麥加的伊本·祖拜爾宣戰,後來在途中歸真。侯賽因·本·納米爾奉葉齊德之命統帥軍隊,于伊曆62年元月4日到了麥加。伊本·祖拜爾與他交鋒,沒多久手下便棄他而逃,於是伊本·祖拜爾回到了麥加。他們之間 的戰鬥從元月底開始,侯賽因·本·納米爾的軍隊用弩炮攻城,直到3月3傳來葉齊德大故的消息,他們才停止圍剿麥加,結束戰鬥。
  發生在葉齊德執政時期的這三大事件遭到穆斯林大衆的指責,他們對此表示憎惡,甚至有人直接攻擊詛咒葉齊德。歷史遺留的問題,責任不完全在於葉齊德,他應承擔一定的責任,但作爲絕大多數穆斯林推舉的哈媯o,也不能忽視極少數反者和他們分裂穆斯林的目的。就反對者而言,葉齊德已經控制局勢再讓他退位並非易事。何況葉齊德的軍隊是在那些反對者擁有一定的勢力之後,才不得不採取嚴厲的措施。
  葉齊德時期征服活動
  葉齊德遵照穆阿維葉的囑託將阿格拜·本·納菲爾派往非洲。阿格拜到了非洲,與柏柏爾人和羅馬人作戰,征服了丹吉爾和蘇斯直至大西洋沿岸。他說:“我的養主啊!倘若沒有此海相隔我一定爲你征服諸城。”他在返回途中被羅馬人所騙,羅馬人將他與其部下分離開來,他和少數隨從與羅馬人交手,最終被羅馬人殺害。
  葉齊德歸真
  葉齊德·本·穆阿維葉于伊曆64年3月14日(西元 683 年 11 月 10 日)卒於敍利亞的豪蘭。他任哈媯o 3 年 8 個月零 14 天。
  哈媯o穆阿維葉二世伊本·葉齊德和哈媯o阿卜杜拉·本·祖拜爾。
  穆阿維葉·本·葉齊德在其父歸真時才 21 歲。阿卜杜拉·本·祖拜爾曾在哈賈爾任哈媯o,但當時敍利亞人只向穆阿維葉效忠,由此穆斯林中産生了兩位哈媯o。穆阿維葉執政不久便召集人們說:“我難以勝任你們的重托,當初艾布·伯克爾要歐麥爾繼任哈媯o時,他沒有接受,我想像他那樣,向你們辭職,我也曾希望像協商年那樣尋找六個候選人,但我未找到合適的人選,你們肩負起你們的責任,選舉你們所信賴的人吧!”之後他隱居家中直到逝世。他的哈媯o任期只有三個月。這位青年自認爲自己無能,面對穆斯林四分五裂的局勢,感到自己無法扭轉乾坤,便主動辭職隱退,讓人們選擇有能力的人擔任領袖。
  伊本·祖拜爾
  伊本·祖拜爾得知了葉齊德逝世的消息,而麥加仍被圍困得水泄不通。這時,伊本·祖拜爾呼喚道:“你們還爲誰賣命呢?你們的暴君已死了。”圍城的軍隊證實葉齊德確已逝世後,便向伊本·祖拜爾表示臣服,以免流血犧牲,但伊本·祖拜爾拒絕了他們。他們棄他而去,回到了敍利亞,又向葉齊德的兒子穆阿維葉效忠。伊拉克人與歐貝杜拉·本·紮亞德産生分岐,歐貝杜拉感到恐懼,便逃到敍利亞。伊拉克人寫信給伊本·祖拜爾表示效忠。於是伊本·祖拜爾向伊拉克派去了自己的管理人員,同時埃及人也向他宣誓效忠,除敍利亞外都向伊本·祖拜爾效忠。
  敍利亞人情況
  敍利亞有四個艾米爾,大馬士革的達哈克·本·蓋斯、霍姆斯的努爾曼·本·伯希爾、根乃斯林的祖法爾·哈奡窗A這三位艾米爾是伊本·祖拜爾的手下。第四位是巴勒斯坦的艾米爾哈薩乃·本·馬立克,他是倭馬亞人的手下,約旦人跟隨他向倭馬亞人效忠。
  哈媯o麥爾旺·本·哈克木
  他的全名麥爾旺·本·哈克木·本·艾比·阿綏·伊本·倭馬亞。倭馬亞人和巴勒斯坦的艾米爾哈薩乃開會商議,最終一致決定麥爾旺擔任哈媯o,伊曆 64 年 11 月 3 日向他宣誓效忠。宣誓儀式結束後他便帶兵與三位艾米爾的軍隊作戰,取得了勝利,佔領了敍利亞後,又赴埃及,埃及人向他臣服後,返回了大馬士革,不久于伊曆 65 年 9 月逝世。他曾許諾讓其兒子阿卜杜·馬立克和阿卜杜·阿齊茲繼承哈媯o,麥爾旺哈媯o任期 10 個月。
  哈媯o阿卜杜·馬立克·麥爾旺
  全名阿卜杜·馬立克·麥爾旺,伊曆 26 年生於麥地那,其母阿伊莎是穆阿維葉·本·臥立德·伊本·穆伊拉之女。他少年時期天資聰慧,文質彬彬,是麥地那著名的教法學家,與賽義德·本·穆賽伊布和歐爾臥·本·祖拜爾同爲教法權威。他在伊曆 65 年 9 月其父歸真後,就任哈媯o,當時伊斯蘭國家四分五裂,情況複雜,伊本·祖拜爾得到了希賈茲人的擁護。伊拉克分爲三派,一派效忠伊本·祖拜爾,一派效忠什葉派,號召人們忠於聖裔,另一派是哈瓦利吉派(出走派)。
  阿卜杜·馬立克處事沈著冷靜,意志堅強,忠厚可托,因而,穆斯林大衆一致擁戴他。
  他在伊拉克的內政工作
  阿卜杜·馬立克之父在生前就派歐貝杜拉·本·紮亞德去與祖法爾·本·哈奡筆@戰,之後挺進伊拉克。
  伊拉克有一些什葉派組織呼籲爲侯賽因復仇,他們暗中招兵買馬組織了一支 6000 多人的隊伍,就出征了,碰上歐貝杜拉·本·紮亞德軍隊,經過交鋒,什葉派的領導被殺,餘下的士兵也紛紛逃跑。
  穆赫塔爾·本·艾比·歐拜德·賽格菲
  伊曆 66 年他在庫法出現,並趕走了伊本·祖拜爾委派的人員,穆赫塔爾爲穆罕默德·本·哈乃菲宣傳,稱他是“邁海迪”(即救世主,這就是“邁海迪”這一名稱的最早出處),並謊稱邁海迪派他來,是向殺害侯賽因的兇手報仇的,於是他組織了一支龐大的軍隊 , 佔領了庫法,殺了殺害侯賽因的那些兇手。反過來與伊本·紮亞德交戰,兩軍在哈茲爾河交鋒,他戰勝了伊本·紮亞德,殺了他及許多敍利亞士兵。在此之後,伊本·祖拜爾委派他的兄弟爲巴士拉總督。厭惡穆赫塔爾的庫法負責人來求見巴士拉新總督,求他解救他們,於是伊本·祖拜爾的兄弟親自帶領一支勁旅出擊,殺掉了穆赫塔爾。至此,伊拉克和希賈茲才歸於伊本·祖拜爾管轄,敍利亞和埃及屬於阿卜杜·馬立克的地方。阿卜杜·馬立克想要統一領導穆斯林,他集結軍隊前往伊拉克與伊本·祖拜爾作戰,伊拉克人居心不良,向阿卜杜·馬立克致秘函,當兩軍對壘時,他們抛棄了伊本·祖拜爾及一少部分人,阿卜杜·馬立克仍然堅持作戰直到最終勝利,阿卜杜·馬立克進入了庫法,除希賈茲外均屬他的地盤。
  伊曆 82 年,阿卜杜·馬立克又派哈查只·賽格菲統帥的軍隊攻打麥加的伊本·祖拜爾,哈查只圍困了麥加,並用弩炮轟城,當對麥加人實施嚴勵的封鎖圍困時,伊本·祖拜爾的手下離棄了他紛紛逃命。伊本·祖拜爾獨自作戰,直到被殺。人們奉阿卜杜·馬立克之命將他的屍體埋葬了。伊本·祖拜爾任哈媯o 9 年。殺掉了伊本·祖拜爾,阿卜杜·馬立克統一了穆斯林,使國家處在一個哈媯o政權的統一領導之下 。
  哈查只管轄巴士拉和庫法
  哈查只在伊本·祖拜爾被殺之後,在希賈茲任兩年地方長官,後被阿卜杜·馬立克派到巴士拉和庫法。他帶了十二名隨從去了庫法,在庫法清真寺他登上講臺,發表了措辭嚴厲的講話,庫法人對此憂心忡忡,他又去了巴士拉,在那也發表了類似庫法演講內容講話,他命令巴士拉人出征與敵人作戰,並組織了一支二萬巴士拉人的軍隊,之後又組織了一支二萬庫法人的軍隊,任命阿卜杜拉赫曼·本·艾什阿斯爲軍隊司令,艾什阿斯開始征服敵國,佔領了其大部分地方,他想修整一段時間,次年再與敵人作戰。他致函哈查只,稟報了戰況,被哈查只嚴厲斥責一通,從而導致阿卜杜拉赫曼·艾什阿斯反抗,人們紛紛向他效忠,叛變了哈查只和阿卜杜·馬立克。當哈查只向阿卜杜·馬立克彙報時,局勢已十分嚴峻,他不得不帶領敍利亞軍隊前往哈賈茲與阿卜杜拉赫曼·艾什阿斯作戰,戰勝了他們,艾什阿斯逃跑後,在樓上自盡,叛亂平息了。
  伊斯蘭國家從伊曆64至86年,整整歷經了22年內戰,所有領導人都以私欲而謀求權力,他們不是爲了民族利益,他們不敬畏真主,好像從未讀過天經,未曾聽過使者有關譴責動亂事件的言辭,我們祈求真主,使他們免遭私欲所帶來的災難。
修復天房
  由於一些嚴重的事件,使得天房建築遭受到破壞。伊本·祖拜爾發現天房被弩炮轟擊後傾斜,將原建築夷爲平地,將天房內部的裝飾物放置到天房帷幕 , 等到修建時再將裝飾物安置於原處。當伊本·祖拜爾被殺後,哈查只負責收尾工程,恢復到古萊氏原建築的模式。現在克爾白天房的建築就是由伊本·祖拜爾和哈查只負責修建的。
  阿卜杜·馬立克時期的外部情況
  內憂外患之時,不容許穆斯林進一步擴大延伸征服地。一個民族當它內部産生分歧時,只能維持現狀,但伊斯蘭民族則不然,儘管內部存在分歧,在其他民族面前沒有顯示出脆弱表現,而且征服活動仍取得了一些勝利。
  阿卜杜·馬立克時期征服活動
  在東邊,哈查只派穆海萊蔔·本·艾比·薩菲爾管理呼羅珊,他征服了一些周邊城鎮,非常順利的地拓寬了疆域,之後返回到馬爾沃,在這堻u世。他的兒子葉齊德接管呼羅珊,葉齊德征服了一些城鎮,並從國庫中撥款扶植這些城鎮。在北邊,儘管穆斯林內部有分歧,但沒有放棄對羅馬的進攻,羅馬人也爲此調集軍隊,想從他們的地盤上驅逐穆斯林軍隊,當時阿卜杜·馬立克與伊本·祖拜爾作戰,羅馬皇帝拿出一部分財産意欲媾和,阿卜杜·馬立克平息內亂後,便開始了征服活動。伊曆81年征服了基薩堥,在伊本·阿卜杜拉帶領下收復了蓋勒基堥,伊曆84 年收復了邁隨斯。
  阿卜杜·馬立克繼任哈媯o
  阿布·麥爾旺曾讓兒子阿卜杜·馬立克繼任哈媯o,其後再傳于阿卜杜·馬立克的弟弟阿卜杜·阿齊茲,但阿卜杜·阿齊茲過早就去世了。阿卜杜·馬立克傳位給兒子臥立德,臥立德又傳位給兒子蘇萊曼。阿卜杜·馬立克向各大城鎮寫信,要求他們效忠,除賽義德·本·歐賽蔔外大家都表示效忠。麥地那的艾米爾希沙姆·麥赫祖米將賽義德·本·歐賽蔔投入監獄。阿卜杜·馬立克致函希沙姆,譴責他的這種做法說:“以真主起誓!你應手下留情,我們都知道他與我們並沒有原則分歧。”
  阿卜杜·馬立克逝世
  他于伊曆86年10月15日(西元705年10月9日)在大馬士革逝世,他的執政期從敍利亞人宣誓效忠之日起爲21年,但從伊本·祖拜爾被殺後國家統一之日起爲13年零5個月,享年60歲。
  阿卜杜·馬立克
  阿卜杜·馬立克意志堅強,沈著冷靜,他執政時正面臨派別林立,問題錯綜複雜的局面。在他的努力奮鬥下,最終使該民族統一服從了一個哈媯o的領導。他將哈媯o權力移交給他的兒子臥立德,這些事情順利完成了,但爲之付出了巨大的犧牲。
  據他的一位元書記員記載,有一次阿卜杜·馬立克在演講臺上說:“在我退位後,誰要對我說:‘你應該向安拉懺悔! ...... ’我就會殺掉他。”此話可以理解,很多人是爲榮譽而謀取皇權。歷史爲我們證實,赫赫有名的偉人都難免不犯錯誤。任何一位傑出的人物都有失誤的時候。
  臥立德·本·阿卜杜·馬立克
  臥立德出生于伊曆50年,在其叔叔阿卜杜·阿齊茲歸真後,繼承了哈媯o,但在其父歸真之日才舉行了宣誓就職儀式,其父葬禮結束後,他登臺演講道:“同胞們!真主的前定無法提前也無法拖延,所有先知和天使的死亡都歸於真主的前定。這位領袖已歸真了,衆人啊!你們應順從,必須團結,惡魔伴隨著分裂者。”人們向他宣誓效忠。
  臥立德時期伊斯蘭國家情況
  臥立德時期是倭馬亞王朝的黃金時期,內部改革和外部征服轟轟烈烈,此時,這個國家才恢復了它在鄰國各民族心中的偉大形象。
  臥立德時期的內部改革
  臥立德非常重視道路建設,在希賈茲及其它地方鋪設許多道路,他在沙漠中打井,將水引到缺水的地方。他還建造了兩座宏偉的清真寺__先知寺和著名的大馬士革倭馬亞清真寺。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命令手下拆除原先知寺,也將聖妻故居的遺址拆除後並入清真寺,在原基礎上將清真寺拓寬了200腕尺(約 120 米)。他派去了工匠和建築師,又派人向羅馬皇帝求援,羅馬皇帝向他援助了10萬砝碼黃金(約480公斤)、 100 名工匠及40峰駱駝的貨物。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讓麥地那的法學家監督建造了這座當時最宏大的清真寺。
另外,他限制了麻風病患者,將他們彙集到一個特殊的地方,爲每位癱瘓者安排一名侍從,爲每位盲人安排一位領路人。總之,臥立德善待百姓,尊重學者,如他任用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伊曆77年,臥立德讓他負責麥地那事務,歐麥爾到了麥地那就召集十位法學家說:“我召集你們來是爲給你們提供有報酬的工作,你們要堅持真理,我就憑你們的意見處理事務。”他們都很認真地爲他工作,這十位法學家是昔日的法學權威。
  臥立德時期的征服活動
  臥立德時期有四大名將,他們在征服活動中戰績輝煌。他們是穆罕默德·本·嘎希姆·賽格菲、古太白·本·穆斯林·巴西堙B穆薩·本·奈斯爾、穆斯堻薄P本·阿卜杜·馬立克,嘎希姆·本·穆罕默德是信德的艾米爾,他征服了信德,便深入這一地區,每經過一個城鎮就要征服它,直到越過信德河。至於古太白他是呼羅珊的艾米爾,他征服了許多城鎮,如:塔立甘、舒曼、塔哈斯坦、布哈拉,伊曆 93 年,和平地征服了藥殺河一帶的城鎮。伊曆 94 年,征服了拔漢那地區。伊曆 96 年,征服了中國最遠的城市喀什噶爾,中國皇帝對此擔憂,遂送去一些禮物使其退回。①
  這位元將領征服了這一地區的城鎮,將其全部改爲伊斯蘭王國,伊斯蘭教在此傳播普及,而且湧現出許多法學家、聖訓學家等學者。他的貢獻是其他將領無法比擬的,他的政策英明,方針正確,士兵們擁護他,誓死執行他的命令。
  至於穆薩·本·奈斯爾也是一位著名的將領,他征服了安德魯西,將伊斯蘭傳入歐洲。穆斯堻薄P本·阿卜杜·馬立克在與羅馬人的戰鬥中表現得非常勇敢攻克了一個個堡壘,像塔瓦特堡壘、歐姆利亞堡壘、希拉克略、塔爾蘇斯等,最終羅馬人敗北。
  臥立德在執政期中他想罷免其弟蘇萊曼的職務,將權力交給他的兒子阿卜杜·阿齊茲。因僅僅是哈查只、古太白及其一些親信支援,最終未能如願。
  哈查只逝世
  伊曆 95 年哈查只逝世,他在巴士拉、庫法任職 20 年。哈查只一方面熱衷於攀高結貴,他不善於聽從不同意見,對待伊拉克人比較專橫粗暴。爲支援阿卜杜·馬立克政權採取了嚴厲而殘酷的手段,但另一方面他也注重建樹功德,推崇忠君愛國。他善於雄辯,當時竟沒有他的雄辯對手。他也是一位《古蘭經》的背誦者。
  臥立德·本·阿卜杜·馬立克逝世
伊曆 83 年 6 月 15 日(西元 715 年 4 月 25 日)臥立德逝世,他任哈媯o 9 年零 8 個月。
--------------------------------
  注:①、古太白征服中國最遠的城市喀什噶爾的資料,曾在阿拉伯歷史學家塔巴堙]839-923)的名著《民族與帝王歷史》中有一篇記載:“古太白曾攻入中國的喀什噶爾,並派博學精幹的使臣10人,進見唐王。提出要唐王朝割地納貢(“水“和“土“)的要求。唐王回賜以杯水和撮土,表示古太白已達到取得中國“水、土“的目的。…… 不久因阿拉伯內部發生變故,古太白乃撒回……”
  這篇記載阿拉伯軍曾進入中國領土的史料,被後來的阿拉伯歷史家輾轉傳錄,廣泛引用。我國著名阿拉伯史學家納忠先生在《阿拉伯通史》中對此的結論是這篇史料是不真實的,因爲:
  1、古太白進軍“河外”的時期,甚至在以後的30年內,唐王朝還是很強大的,它的聲威正是遠達西域“河外”地區的時期,開元七年(719),開元十五年(727年),安國、康國、吐火羅都先後請求唐王朝出兵支援,抵抗大食人(阿拉伯人)的入侵。足見在古太白統治“河外“(西域)之後,阿拉伯人雖然在當地耀武揚威,而唐王朝在西域的聲威依然處於隆盛時期,所以諸小國紛紛來附。古太的的鐵蹄儘管踏遍河外,也不可能長驅直入,佔領喀什噶爾而毫不受阻,更不可能向唐王朝咄咄進逼。只有到了西元751年(天寶十年)高仙芝出兵西域,在邏斯河受挫後,唐王朝在西域的勢力才被削弱。
  2、關於古太白進逼唐王朝之事,始見於塔巴堛滿m民族與帝王史》,後被伊本·艾西爾(1232年卒)的《全史》轉錄。此事洪鈞的《元史譯文證補》,《報達補傳》中略有涉及。《元史譯文證補》必然是間接由伊本·艾西爾的《全史》而來的。
  3、西元714年哈查吉死,古太白失去依靠,715年哈媯o韋立德去世,古太白受排擠,被部下殺害,在這樣的混亂情況下,古太白如何能在715年派使入華,威脅唐王朝?
但是,由於阿拉伯軍已抵達中國的邊外,很容易同新疆人民接觸。因此,伊斯蘭教從此傳入新疆,由陸上進入中國。而中亞細亞的遼闊地區,大部分成爲阿拉伯人的勢力範圍,伊斯蘭教逐漸取代了佛教和襖教,這是事實。見納忠著《阿拉伯通史》269、270頁,商務印書館,1997年12月第一版。 __譯者。

  哈媯o蘇萊曼·本·阿卜杜·馬立克
全名蘇萊曼·本·阿卜杜·馬立克·本·麥爾旺,生於伊曆54年。臥立德弟弟死後 , 他繼任哈媯o,執政初期曾發生許多重大事件。他一上臺就讓葉齊德·本·艾布·克拜什·信德取代了功績顯赫的穆罕默德·本·嘎希目,並命令葉齊德逮捕穆罕默德·本·嘎希目,給他帶上枷鎖送往伊拉克,信德人對此痛哭流涕,穆罕默德·本·嘎希目一到伊拉克就被監禁,最終被薩立赫·本·阿卜杜·拉赫曼等人折磨致死。這些人如此發泄了他們的私憤,結束了這位英勇將領的生命。我們不知以後他們如何發現、培養軍隊將領,當軍隊領導人看到類似這樣的下場,他們還如何忠於朝庭。
  至於古太白·本·穆斯林,蘇萊曼對他非常忌恨。因爲,他曾幫助臥立德罷免過他,古太白害怕蘇萊曼對自己報復,便致函蘇萊曼表示效忠,並告訴蘇萊曼,要永遠臣服於他。古太白差人將信送去,蘇萊曼款待了郵差並回信,委任古太白管理呼羅珊。但古太白仍然非常焦慮害怕蘇萊曼報復,便主動辭職,可手下人拒絕他的這一要求,並逮捕了他,將他和他的幾個兄弟殺死。
穆薩·本·納綏爾在晚年虐待了他手下的一些人,蘇萊曼逮捕穆薩,並要他交納他無法承受的罰金,他不得不向阿拉伯人借款還債。
  就這樣蘇萊曼在任期中,利用了一些優秀將領後又迫害了他們。當然他也有政績,那就是罷免了各地的一些暴君,釋放了許多俘虜和囚犯,善待普通百姓。
蘇萊曼時期征服活動
  蘇萊曼委派葉齊德·本·穆海萊卜去管理呼羅珊,葉齊德征服了許多城鎮,在戈爾甘反叛後終於收復該城。在羅馬,蘇萊曼派他兄弟穆斯媮痦v龐大的軍隊征服君士坦丁堡,並命令他駐紮于此直到勝利。穆斯林軍隊圍困君士坦丁堡持續了一冬一夏,至蘇萊曼逝世時仍未解圍。
蘇萊曼執政期限
  蘇萊曼曾許諾讓他的兒子艾尤卜繼任哈媯o,但未能如願就逝世了。他在位時曾給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寫過一封信,並加蓋了印章。臨終時他召集了家人,命令把這封信宣讀給他們。在信中他要求他們向其子宣誓效忠,在場的人在不知其子名字的情況下宣誓了。
  蘇萊曼于伊曆99年2月中旬逝世,執政2年8個月零 5 天。
  哈媯o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
全名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本·麥爾旺,生於伊曆62年,其母是阿綏·本·歐麥爾·本·赫塔布之女。他在蘇萊曼之後繼任哈媯o,在此前還有人想繼任哈媯o,但沒成功。他將倭馬亞人召集在清真寺,要求他們再次向蘇萊曼遺書中指定的人宣誓。宣誓時,書記員向大家宣讀了遺書,以確定歐麥爾爲哈媯o。宣誓儀式結束後,有人爲他牽來哈媯o的坐騎,他回絕說:“我的牲畜最適合我騎”,然後就騎著自己的牲口走了。
  有人說他確實具備哈媯o的資格,而他說:“蘇萊曼家族中還有人擁有哈媯o資格,只是他們放棄了”。
  他恢復了正統哈媯o秉公執法、寬厚待人、克盡職守的形象。如撒馬爾罕人向他們的艾米爾要求,組成他們自己的代表團去向歐麥爾請願並申訴他們的冤情,歐麥爾專門派法官爲他們斷案,解決問題。這些人對判決非常滿意,放棄了請願活動。再如哈瓦利吉教派中的一些人背叛了他,歐麥爾致函給其部下命令他們放過那些人,免得他們去殺人放火,爲非作歹。同時還要求他們派遣一個代表團來談判,哈瓦利吉人向歐麥爾派去了代表,歐麥爾以有力的證據說服了他們,證明他們錯了,這些人便放棄了原來的觀點。在他從政時還廢除了在演講台公開抨擊辱駡阿堛熔葴D,以前倭馬亞人都曾這麽做過。他善待遠道而來的客人,廢除了哈查只曾制定的許多罰金條例。他命令對初犯不採取死刑及割手之刑,因爲有些艾米爾狹隘、教條地理解和執行律例,隨心所欲,濫殺無辜。就這樣,他將哈媯o的意志貫穿到法官判決中,以確保各地執法工作最大限度的公正性,爲受虐待、被欺壓的人主持公道。
  他首先以身作則,將自己的財産全部上繳國庫,當時一位對此持不同看法的大臣對他說:“你如何養育你的子女呢?”哈媯o流著眼淚說:“我將子女託付給真主”。這位大臣將此事告訴給歐麥爾的兒子阿卜杜·馬立克,說他的父親想將財産歸還予應該接受的人,而大臣出於對他的同情反對這樣做。阿卜杜·馬立克聽完則說道:“你這位哈媯o的大臣真自私!”之後他來到父親身邊說:“一位與你觀點不同的大臣已將此事告訴了我”,歐麥爾說:“我打算在晚飯時實施我的願望”。兒子說:“如果晚飯前什麽事使你改變主意你怎麽辦?您還是立即行動吧!”歐麥爾捧手祈禱道:“讚美真主!使我的後代中有支援我的人。”於是歐麥爾將財産上繳了國庫,連同家人收集到的被視爲不應得到的財産。
  他的這一做法使倭馬亞人感到恐懼,於是他們派去了歐麥爾的姑母——麥爾旺之女法蒂瑪說服他,歐麥爾對姑母說:“安拉派遣穆聖普慈衆人,之後又選擇了穆聖身邊的人。歷代先賢們爲後人留下了一條河流,人們都從中飲用,之後艾布·伯克爾和歐麥爾等哈媯o也都秉承此舉,倭馬亞哈媯o一直都從中飲用,直到我繼任哈媯o , 現在 這條河已經乾涸了,人們再不能象前人那樣從中飲用”。這時他的姑母說:“我明白了”。她回去後將此話傳達給倭馬亞人,並說:“你們親自去吧!你們同歐麥爾·本·赫塔布的後代聯姻吧!他的子孫們定會象他的祖上那樣。”於是這些人不再說什麽了。
  有一次歐麥爾演講道:“隨從我的人應具備五個條件:向我反映普通百姓的需求;盡力幫助我;提醒我善待我的臣民;不能背談他人,不能反對自己所不瞭解的事務。”之後一些詩人離他而去,留下來的都是些教法學家和修士。
  歐麥爾象他的祖父歐麥爾·本·赫塔布那樣嚴以律己,對自己非常苛刻,每天他只花費兩個迪爾汗。他的兒子中阿卜杜·馬立克特別支援他。有一次他對父親說:“你怎樣對您的養主說‘你已經盡到你不應該盡到的義務,或者你放棄了你不應該做的事情。”他答道:“我的孩子!你的祖輩們確實向人們宣揚真理,今天傳至我這一代,或許我接受了不好的,也發揚了優秀的,但這難道不是一件好事嗎?只要我活著,就要堅持真理。”在極度奢侈的生活環境中,歐麥爾所具有的這種品格是非常可貴的。他從小就生活在法學家身邊,思想受到熏陶,所以才塑造了他的高尚品格。他的品德一直影響著人們並贏得了人們的擁待。許多學者都是他的學生,有問題都求教於他。穆罕默德·本·阿堙P巴蓋爾說:“伊本·阿卜杜·阿齊茲,在複生日將是穆聖教民中重要的一員。
  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的內部事務
  由於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的政策英明,他執政期間社會穩定,人們安居樂業,國家未出現重大變故。他致函于信德國王向他們宣傳伊斯蘭教,由於他廉潔公正的美譽已傳遍信德地區,信德人崇敬熱愛他那公正的品格,紛紛加入伊斯蘭教。爲使士兵免受北方嚴寒的侵襲,他命令穆斯媮琚P本·阿卜杜·馬立克放棄圍困君士坦丁堡,帶兵返回他們的家園。
  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歸真
  伊曆101年 7 月25日歐麥爾逝世。他執政二年5個月零4天。
  哈媯o葉齊德二世
  全名葉齊德·本·阿卜杜·馬立克·本·麥爾旺。歐麥爾歸真後,他宣誓就職,他放棄了前任哈媯o所做的有益工作,一切按自己的意願行事,是倭馬亞王朝以飲酒、貪色、享樂著稱的第一位哈媯o。在他執政期間,波斯及巴士拉的總督葉齊德·本·穆海萊蔔公開反對他,他派去軍隊,鎮壓叛軍,殺掉了葉齊德·本·穆海萊蔔。
  他執政時 , 派兵征服恩澤利,恩澤利集結了大量軍隊將穆斯林軍擊退。葉齊德再次派去以傑拉哈·本·阿卜杜拉爲首的軍隊,結果,征服了恩澤利,又收復了土耳其的一些城鎮,傑拉哈的新政策給廣大穆斯林帶來了幸福吉祥和勝利。
  繼承權
  葉齊德將哈媯o繼承權許諾于其弟希沙姆·本·阿卜杜·馬立克,其後再讓其兒子臥立德·本·葉齊德繼位。
  伊曆105年8月底,葉齊德逝世,他執政 4 年零一個月,
  哈媯o希沙姆·本·阿卜杜·馬立克
  希沙姆生於伊曆92年,在位19年零6個月,是倭馬亞王朝品德高尚、領導英明的哈媯o之一。
希沙姆時期的內部事務
  希沙姆委任也門人哈立德·本·阿卜杜拉·蓋斯媞瑊z伊拉克,同時,委任哈媦w的弟弟艾賽德·本·阿卜杜拉管理呼羅珊。艾賽德智勇又全,征服了呼瓦山,但他也有缺點,經常偏袒自己部族,而排斥異已。此事傳到希沙姆那堙A希沙姆向哈立德致函說:“我將革除你弟弟的職務。”後來他革除了艾賽德的職務,又向呼羅珊派去艾什拉斯·本·阿卜杜·馬立克·賽埵怴C此人道德高尚,人們稱他是一個道德完美之人,當地人非常歡迎他。他向撒馬爾汗人及河外人宣傳,只要他們加入伊斯蘭教便可免去人丁稅,當地人紛紛加入伊斯蘭教。他們同土耳其掌權者哈加尼之間發生多次戰鬥,最終殺了哈加尼,艾什拉斯向希沙姆報告這一喜訊,希沙姆即刻叩首感贊安拉的襄助。
  希沙姆執政時期,庫法的宰德·本·阿堙P本·侯賽因反叛了,爲數不少的追隨者向他秘密宣誓。宰德的幾個堂弟勸告他不要謀反,因爲庫法人不會擁護支援他們,也不會接受他們的觀點。戰爭時期,這個團體又四分五裂,而宰德只乘下200人,其結果宰德被捕,被絞死在大馬士革城門前(由此産生了什葉派中的宰德派,他們大部分在也門)。
  希沙姆時期穆斯林與土耳其和波斯發生了多次戰爭,大部分戰役是穆斯林獲勝,穆斯林在戰爭中表現出了無所畏懼的戰鬥意志。在伊斯蘭國家北部,穆斯林與羅馬的戰爭連綿不斷,戰爭中湧現出了一大批將領,如麥爾旺·本·穆罕默德、穆斯媮琚P本·阿卜杜·馬立克、穆阿維葉·本·希沙姆等,他們征服了許多羅馬的城鎮。海上有艦隊海軍司令阿卜杜·拉赫曼·本·穆阿維葉·本·海底轍,有戰績輝煌的阿卜杜拉·本·歐格拜,有希賈茲的總督穆罕默德·本·希沙姆·邁赫租米(他是阿卜杜·馬立克·本·麥爾旺的舅舅)。他每年帶領穆斯林大衆朝覲,只有三次除外,著三次分別是伊曆106年、116年和123年。
  各行省總督
  臥立德·本·阿卜杜·馬立克曾經執政,希沙姆想要革除他,將權力移交給自己的兒子穆斯堸牷P本·希沙姆,軍隊對此並未反對,臥立德被疏遠住到約旦的代拉爾格地方。
伊曆125年3月希沙姆逝世,他執政了19年6個月零11天。
  希沙姆以寬厚溫和而著稱。一次他呵斥一位貴族,這人便說道:“你是真主在大地上的代理者,你辱駡我,你不感到羞愧嗎?”之後希沙姆感到非常慚愧,他說:“你遠離我吧?”,這人答道:“難道我同你一樣糊塗?”希沙姆說:“那麽你從我這堮酗@些補償的財物吧!”他說:“我絕不這麽做的。”希沙姆說:“你把它出給真主吧!(指施捨出去)”他說:“財産本來就是真主的,其次才是屬於你的。”希沙姆慚愧地低下了頭說:“指真主起誓,這件事我絕不會有第二次。”
  哈媯o臥立德·本·葉齊德
  全名臥立德·本·葉齊德·本·阿卜杜·馬立克,其母親是穆罕默德·本·優素福·賽格菲之女,他在希沙姆之後任哈媯o,當希沙姆逝世時,人們向他宣誓。他一上任就沒收了希沙姆及其子女財産,在伊斯蘭國家歷史上他是第一個這樣做事的哈媯o,但對希沙姆的兒子穆斯堸狳狴~,因他在父親執政時曾對臥立德很好。臥立德·本·葉齊德對每一個曾幫助過希沙姆的人無論是首領或是倭馬亞家族成員都予以報復。
  他輕視希沙姆和臥立德·本·馬立克的後代以及也門的阿拉伯首領,因而他在阿拉伯人和古達阿人心目中逐漸産生了不良印象,這些人在敍利亞軍區占大多數。敍利亞人開始揭露臥立德的醜行,抨擊他有叛教行爲。他失去了民心,失去了首領的支援,尤其是那些因意見相左而經常被他攻擊的各地酋長。當他陷入困境時,也門的阿拉伯人投靠了葉齊德·本·臥立德·本·阿卜杜·馬立克,他們秘密地向葉齊德宣誓效忠,同時引導更多的人們向他宣誓。他們的行動得到許多人的支援。葉齊德率領軍隊收復了大馬士革,又組織一支精兵強將與臥立德作戰。臥立德感到大勢已去便躲到家堻洩钀R座,誦讀《古蘭經》。可歎他最終如歐斯曼那樣,圍攻者翻越圍牆,殺掉了他,將首級送交葉齊德,後又將首級捆在長矛上在大馬士革示衆。
  伊曆126年6月28日臥立德罹難,他執政1年零3個月,他的死標誌著倭馬亞王朝不幸的來臨。
  哈媯o葉齊德三世
  全名葉齊德·本·臥立德·本·阿卜杜·馬立克,他外曾祖葉茲底格德是波斯皇帝科斯洛埃斯的兒子。葉齊德三世是在臥立德·本·阿卜杜·馬立克被殺後立爲哈媯o,因他在人們心目中是一個有缺點的人,故被稱爲“有缺點的葉齊德”。
  他執政時已是倭馬亞王朝邁向衰敗的起點,霍姆斯人起來要求爲臥立德復仇,同樣要求復仇的還有約旦人、巴勒斯坦人和伊拉克人。葉齊德與這些人的戰爭終以人們向他效忠而結束。只是呼羅珊人傾向于阿拔斯人的宣傳。葉齊德的任期並不長,從伊曆126年12月10日繼任了哈媯o起只5個月另22天就逝世了。
  葉齊德曾將繼承權許諾給他的弟弟伊卜拉欣·本·臥立德,後又許諾于阿卜杜·阿齊茲·本·阿卜杜·馬立克。葉齊德逝世後,伊蔔拉欣爲哈媯o一職多方努力,但未成功,其原因是美索不達米亞和亞美尼亞的總督麥爾旺·本·穆罕默德·本·麥爾旺帶領美索不達米亞的軍隊征服了敍利亞,當地人已經臣服於他。伊蔔拉欣·本·臥立德隨之出逃,麥爾旺視而不見,放他逃走。此後伊蔔拉欣因條件不具備,再也沒有顧及哈媯o一事。
  哈媯o麥爾旺·本·穆罕默德
  全名麥爾旺·本·穆罕默德·本·麥爾旺·本·哈克目,生於伊曆70年,伊曆128年戰勝伊蔔拉欣出任哈媯o。從他就職到被殺,各地暴動叠起,整個社會動蕩不安。
  首先是阿卜杜拉·本·穆阿維葉·本·阿卜杜拉·本·加法爾·本·艾布·塔堨泵蛜棓q媯o,帶著一些什葉派的著名人物,從庫法出走。伊拉克的總督阿卜杜拉·本·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與之交戰,人們看在其父的情份上喜歡並支援麥爾旺,於是他戰勝了阿卜杜拉,將他驅逐出伊拉克。此舉又在敍利亞招致很多不滿以及霍姆斯人和奧塔人的反對,後又遭到巴勒斯坦人反對,麥爾旺向他們全面開戰並最終獲勝,處決了他們的頭目。
  以後又是蘇萊曼·本·希沙姆·本·阿卜杜·馬立克背叛他並與他脫離關係。許多敍利亞人追隨了蘇萊曼,但麥爾旺殺掉了這些人,死亡者約3萬。最終蘇萊曼丟下軍隊逃走,麥爾旺接管霍姆斯等地。倭馬亞人所依賴的敍利亞軍隊隨著倭馬亞王朝的矛盾層出不窮也出現了悲劇性的分化,這種莫大的災難使敵人有機可乘。此時哈瓦利吉派乘機向外發展,代哈克·本·爾薩·希巴尼揭竿而起,自稱爲哈媯o,收復了庫法,佔領了摩蘇爾。麥爾旺率領主力軍圍困霍姆斯,殺掉了代哈克,哈瓦利吉派又推選賽義德·本·拜海代勒·哈比埵爲他們的頭目,他們戰鬥到哈比堸}亡,又選擇了希巴尼·本·阿卜杜·阿齊茲·葉什庫爲首領。這時,麥爾旺派去了葉齊德·本·呼貝爾將伊拉克的所有哈瓦利吉派人逐出境,之後將葉齊德的軍隊與麥爾旺主力軍合併,共同對付希巴尼,希巴尼離開摩蘇爾去錫吉斯坦,伊曆130年死於該地。
  反對麥爾旺的人還有穆赫塔爾·本·歐菲·艾茲迪,別稱艾布·海穆宰,他每年都去朝覲,號召人們起來反抗麥爾旺,他佔據了麥加和麥地那,曾赴敍利亞去殺麥爾旺,麥爾旺派遣阿卜杜·馬立克·本·穆罕默德·賽阿迪統領一支軍隊,並命令他爲除掉叛逆而血戰到底。經雙方交戰最終殺掉了艾布·海穆宰及其隨同的一些首領,其中有薩那的阿卜杜拉·本·葉海亞。
  在敍利亞、伊拉克和希賈茲所發生的種種不幸的災難,使麥爾旺無瑕顧及呼羅珊,以呼羅珊人艾布·穆斯林爲首的阿拔斯家族大搞宣傳並取得成功,贏得許多人的支援,他們佔領了呼羅珊,以此爲地基,將他們的勢力擴大到伊拉克,將倭馬亞家族趕走。
  伊曆132年3月,艾布·阿拔斯·賽法哈在庫法創立阿拔斯王朝,他派兵與麥爾旺作戰,兩軍在底格奡答e的支流薩蔔河岸相遇,伊曆132年5月過後,麥爾旺·本·穆罕默德以失敗而告終。麥爾旺東躲西藏,越過敍利亞到達埃及,而阿拔斯軍隊窮追不捨,最終發現麥爾旺藏在布綏爾村莊的一個教堂堙A伊曆132年12月底阿拔斯輕而易舉地殺掉了麥爾旺。麥爾旺的死亡標誌著倭馬亞王朝的結束以及阿拔斯哈媯o時代的開始。”你說:‘真主啊!國權的主啊!你要把國權賞賜誰,就賞賜誰;你要把國權從誰手中奪去,就從誰手中奪去;你要使誰尊貴,就使誰尊貴;你要使誰卑賤,就使誰卑賤;福利只由你掌握;你對於萬事,確是全能的’。”(3:26)
  倭馬亞時期伊斯蘭國家的行政管理
  這些伊斯蘭國家是由哈媯o任命的艾米爾進行管理的,他們即是哈媯o的代理人,這些國家分爲以下幾個酋長國:
  1、希賈茲。它由麥地那和塔伊夫組成,而也門有時歸附于它,有時當地艾米爾則獨立管理,希賈茲的艾米爾常駐於麥地那。
  2、伊拉克。它由庫法,巴士拉和呼羅珊組成,呼羅珊有時則在當地的艾米爾獨立管理之下,伊拉克的艾米爾每年一半時間住在庫法,一半時間則在巴士拉。
  3、美索不達米亞,亞美尼亞。它由摩蘇爾、阿塞拜疆,及亞美尼亞省組成。
  4、大敍利亞。它由巴勒斯坦、約旦、大馬士革、、霍姆斯、根納斯林五個地方組成,根納斯林曾屬於霍姆斯,葉齊德·本·穆爾維葉到來後將根納斯林與安塔基亞合併爲由他統領的一個軍區(這堛滬x區即給士兵發餉銀的機構)。
  5、埃及與非洲。由埃及和非洲幾個國家組成,非洲國家有時由地方的艾米爾管理。
  6、伊斯蘭傳入後的安德魯西,它有時合併於非洲。
所有艾米爾的人選均是來自大的酋長國,部分艾米爾可全權行使哈媯o職權(類似當今的獨立的行政特區),這在紮亞德·本·艾布·蘇福揚及其兒子歐貝杜拉和哈查知·本·優素福及阿慕爾·本·呼貝爾和哈立德·阿卜杜拉·蓋斯堸鶿F時期表現得尤爲突出,而且哈查知贏得了阿卜杜·馬立克及其兒子臥立德的信任,擁有很大的獨立權。
  爭執一般都在酋長國首府解決,有時人們將他們的冤案直接向哈媯o投訴,於是一些問題會得到公正解決。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對所屬行省管理很嚴,規定任何一個人不能隨便實施任何措施,除非經過大家對此事研究調查。
  倭馬亞時代哈媯o宣誓就職
  大部分哈媯o由前任哈媯o推薦産生。哈媯o去逝後,宣讀繼承哈媯o的委任遺囑,確定哈媯o繼承人。首先倭馬亞王朝的艾米爾效忠宣誓,之後是軍隊將領宣誓,再次是各地艾米爾,最後艾米爾向部下傳達宣誓效忠令。誓言的內容是服從並遵循《古蘭經》和聖訓。我們確已發現,後來的哈媯o爲所欲爲,未遵循既定的準則。
  哈媯o的工作
  哈媯o的工作是率衆禮拜,指揮軍隊,徵收並分配稅款,調解民事糾紛。艾米爾有時全權代表哈媯o處理有關事務,有時只限於領拜、帶兵及調解民事糾紛,徵收稅款則由哈媯o任命專人負責。
  倭馬亞時代的特徵
  倭馬亞時代的特徵是開拓疆域,擴大征服地。在伊斯蘭王國的東邊,已擴展到信德和土耳其,北到阿塞拜疆、亞美尼亞和羅馬,西至非洲和安德魯西。在對外征服的同時,內部戰爭連綿不斷,時而同哈瓦利吉派鬥爭,時而同來自阿堮a族和什葉派這些持不同觀點的人鬥爭。整個倭馬亞王朝除臥立德·本·阿卜杜·馬立克和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兩位哈媯o外各個哈媯o時期均發生過內部戰爭。
  倭馬亞王朝的另一個特徵是湧現出許多足智多謀,驍勇善戰的軍隊將領,東部的著名將領有:
  1、穆海萊蔔·本·艾布·薩法爾·艾茲迪,是位真正的戰略家。
  2、古太白·本·穆斯林·巴海堙A他言必行、行必果,在戰鬥中身先士卒,捨生忘死。
  3、葉齊德·本·穆海萊蔔,他赴湯蹈火,履險如夷。
  4、哈立德·本·阿卜杜·馬立克·蓋斯堙A河外的人們稱之爲阿拉伯人的君王。
  5、穆罕默德·本·阿塈ぅi·賽格菲,他以信德戰役而聞名。
  6、穆罕默德·本·麥爾旺·倭馬亞,他是一位意志堅強的勇士,就連其弟阿卜杜·馬立克對他都羡慕不已。
  7、麥爾旺·本·穆罕默德,他如同其父那樣英勇,戰領亞美尼亞、阿塞拜疆的許多港口。
  8、傑拉哈·本·阿卜杜拉·候克米,他以羅馬戰役而著稱。
  9、穆斯媮琚P本·阿卜杜·馬立克,他是阿卜杜·馬立克的孩子中最勇敢的一位,他第二次圍攻了君士坦丁堡,同羅馬交戰,並拿下了羅馬的許多城堡。
  10、艾布·穆罕默德·阿卜杜·馬立克·白塔勒,他是美索不達米亞的首領,使羅馬人聞風喪膽。
  11、阿拔斯·本·臥立德·本·阿卜杜·馬立克,他天資聰慧,意志堅強,被視爲穆斯媮痦臚G,以摩洛哥和非洲的戰役著稱。
  12、阿格拜·納菲爾,他是開旺城的奠基人,他戰勝了柏柏爾人。
  13-14、穆薩·本·納綏爾和塔堮獢P本·紮亞德,他倆收復了安德魯西,並挺進歐洲。還有許多將領未一一列出。
伊斯蘭國家不僅擁有強大的陸軍,而且還有龐大的海軍,阿拉伯的艾米爾同樣善於海戰,足以同羅馬的海軍抗衡。總之,倭馬亞王朝在東西方各個民族眼中都非常強大,阿拉伯具有善戰基因,純阿拉伯國家非阿拉伯人很難滲透。
  倭馬亞王朝衰敗的原因
  倭馬亞家族以強硬手段長期控制哈媯o大權,哈媯o並非由民主協商産生,人們對此有些不滿,其中兩種人表現得尤爲突出。一是來自哈瓦利吉派的勇士們,時刻盼望著倭馬亞王朝覆滅;一是龐大的哈希姆家族,由於他們屬於使者家族的血統,故易於贏得人心。穆阿維葉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在與這些部落的頭領和什葉派的領袖關係的政策中採取了制約反抗、平息暴動一系列策略措施。穆阿維葉寬恕了這些人的罪過,原諒了他們的過錯,他曾聽到一些惡意攻擊,但他總是善意去理解,認爲均是些玩笑而已,他能與反對派交往,善於以高尚品德去感化居心不良的小人。
  但他也有一些缺點與其功績很不相稱,他在各大城鎮演講時攻擊阿堙P本·艾布·塔堨活A他手下的許多艾米爾也如此效法,因而激起什葉派反抗情緒。他可能直接授權艾米爾處理有關暴亂事宜,使得懲處手段過於極端,促使事態進一步惡化。倭馬亞王朝的哈媯o需要通過政治策略來鞏固他們的政權,但他們沒有重視政策,因而出現了許多紕漏。倭馬亞王朝衰敗的原因很多,其中主要的原因有以下幾點:
  1、哈媯o繼承權。它是倭馬亞王朝崩潰的主要原因,他們習慣于將哈媯o繼承權囑託移交給二個人,第一個想將權力遺交給自己的兒子,來排除自己兄弟的繼承權,這樣就同第二個繼承者之間埋下了仇恨的種子,前任哈媯o的親信的報復,所有這些加劇了一個家族成員之間的矛盾和憎恨。
  2、伊斯蘭早期所消滅的一些蒙昧時期的幫派這時又死灰復燃。 初期爲實現人類平等而樹立的“阿拉伯人並不優越于非阿拉伯人,白人並不優越于黑人,優越取決於對真主的敬畏,對人類的貢獻”的精神已喪失殆盡。各部落的幫派體系復蘇,一些艾米爾損害別人利益去偏袒自己部落人。爲使艾米爾更好地爲當地人服務,也許那些偏袒本部落的艾米爾會被革職,而讓非本部落的人擔任艾米爾。然而 這些舉措的結果常常適得其反。什葉派這時四分五裂,只有在受到外來戰爭時,他們才盡力地保護自己,外部威脅一旦消失他們又重蹈覆轍。
  3 、倭馬亞家族中部分哈媯o動轍利用南征北戰、保衛國家、抵抗侵略的強大軍隊來實現他們自己的目標。
   對一個民族的統治者而言,如果後輩一概否定前輩功績,不僅會失去忠誠的朋友,而且會由於缺乏經驗而導致政權的不穩定,而所有這些留給後人的只有教訓。
  倭馬亞時期的司法和教法律例
  這一時期的法律仍與四大哈媯o時期的教法相同,當時的律例並不是按照法官自己的意見、觀點制定的,而是根據法官的創制以及同時代創制學者的意見形成的。但法官在選擇仲裁意見時擁有自由權利,當法官對案件模棱兩、猶豫不決時,還會徵求哈媯o的意見。例如,埃及法官曾致函于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請示有關“優先購買權”一事。此前,法官們均將優先購買權判給鄰居,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回復道:“優先購買權只能歸於合作夥伴”。故此,教法律例在不同的地區又相互有別,因爲創制者沒有按照某一種“意見”去創制,而法官在創制和以《古蘭經》、聖訓及首傳聖門弟子的傳述演繹適合本時代的教法律例時,當權者給予他們充分的自由,但前提是不能脫離正統教法的原則。此外,法官還有權過問有關孤兒的財産,最早重視孤兒財産問題的是埃及法官阿卜杜·拉赫曼·本·穆阿維葉·本·海底轍,他讓每個部落酋長擔保孤兒的財産,爲此還記錄了一份文書存于這位法官那堙C同時法官還負責管理“瓦格夫”財産(宗教基金),最早親自負責宗教基金的法官是希沙姆·本·阿卜杜·馬立克時代的陶拜·本·奈米爾。以前“瓦格夫”財産由官方負責管理,。陶拜曾說道:“我認爲只有赤貧者才有權享有這些財産,我僅僅是爲了保護這些財産才去管理它。”伊曆118年,陶拜逝世,這筆財産便成爲一項可觀的宗教公益基金,埃及最先創立了宗教基金。
  當時各城鎮的負責人也都由各地的法官擔任,有時則由哈媯o直接委派,法官是哈媯o選擇的代理者,哈媯o選擇法官沒有一個固定標準,他們向法官提供豐厚的待遇,使法官保持廉潔。
  倭馬亞時期的“底瓦尼”(檔案登記制度)
  倭馬亞時期的檔案登記制度有三種:
  1、軍隊檔案冊,記載所有將領和士兵名錄及他們的俸祿和軍費開支。
  2、財、稅登記冊,記載國家全部收入和支出的帳目。
  3、書信檔案冊,記載哈媯o與各地艾米爾的往來信函和文件。
  倭馬亞時期教法的變化
  倭馬亞時期的教法沒有局限在正統哈媯o時期的教法範圍之中,其原因在於哈媯o和米艾爾獨斷專行所引起一些重大事件的出現,各地的聖門弟子觀點各異,意見不一。而任何一位聖門弟子均能見證別人未知的、有關傳自使者的律例和裁決例證,他們每一個人都能舉出一個肯定自己而否定別人的例證,從而産生了一些觀點各異的派別。其實,早在歐斯曼時期派別已開始産生,在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時期派別便增加了許多,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命令部下遷徙,到各地去宣傳伊斯蘭教。在伊斯蘭教傳入的這些地區中出任教師和法官的學者們出現了分歧,他們針對新出現的各種危機做出各自教法判決和律例解釋。他們都能根據使者的言行以及穆聖和各位哈媯o所採取的處理方法做出判決,如沒有找到文字依據,就按教法原理以自己的見解創制教法律例、抑或以他人的判例進行類比。他們所創制的教法律例均是符合經訓明文,在沒有經訓明文的情況下符合經訓精神。這時期法學人才層出不窮。
  伊斯蘭教的傳統與創制
  創制即在以教法爲依據、制定教法律例中所付出的努力結果,此舉在首傳聖門弟子時期尤爲突出,因爲首傳聖門弟子所處時代使用的是純阿拉伯語,他們只需要背記教法的依據並對其理解即可。誰沒有創制能力,便向教法學家請教所需要的教法律例,從伊斯蘭的傳統來講,不只服從教法學家,對教法律例未涉及到、又無法從原文中找到依據的教法問題就採納教法學家的“意見”。
  首傳聖門弟子與其他聖門弟子時期傳統的區別
  前者的傳統,意味著有時可先採納某一位學者對某一問題的意見,有時也可採納其他人對同一問題的意見,因爲創制對他個人而言並非易事。而後者的傳統,意味著採納伊瑪目觀點中最正確的意見。
  首傳聖門弟子時期的法典說明官
  首傳聖門弟子時期,教法創制者和法典說明官能背誦大量有關教法的經訓依據,直接可做出教法判決的有七人,即:阿卜杜拉·本·阿拔斯、歐麥爾·本·赫塔布及其兒子阿卜杜拉、阿堙B伊本·麥斯歐德、宰德·本·薩比特、阿伊莎。歐麥爾是衆法學家、衆法典說明官的領袖,他通曉這些著述頗豐的法學家中每個人的教法律例。僅次於這七位法學家的還有20多位也有專著的法典說明官,除此之外,在首傳聖門弟子中還有許多法典說明官,但他們很少作出教法判例,即使有人作出教法判例來,也不過二、三次而已。
  創制者與法典說明官的區別
伊斯蘭教初期創制者與法典說明官很少出現分歧,其原因有以下幾點:
  1、他們在理解文字表面矛盾的兩種依據時存在分歧,如:一個丈夫去世後孕婦的待婚期問題,如果她在四個月零10天以前分娩,《古蘭經》有兩種依據,一是《黃牛章》:“你們中棄世而遺留妻子的人,他們的妻子當期待四個月零十日。”(2:234);一是《離婚章》“懷孕的,以分娩爲滿期。”(65:4),伊本·阿拔斯說:“待婚期應按最長的時間計算,假設她在四個月前分娩,應遵守這個期限,如果這個期限過後該女仍未分娩,她應該等待到分娩。”衆法學家認爲第一段經文是針對一般情況的,而第二段經文是針對特殊情況的,如亡夫之婦沒有懷孕,可等待四個月零10天,如果懷孕了就等待分娩。
  2 、分歧的原因之一,是在首傳聖門弟子中,甲得到的聖訓,乙沒有得到,如同伊本·歐麥爾傳述 :“穆聖曾命令婦女大淨時應該解開她們的辮子。”(穆斯林收集),阿伊莎聽到這段聖訓時說:“伊本·歐麥爾真奇怪!我和穆聖曾用同一個器皿大淨,我沒有解開頭髮,只是洗了三遍。”
  3 、遵循經訓的文字表面意義或有關經文立法的深刻含義時出現分歧,如,婦女去世後,留下了她的丈夫和雙親,伊本·阿拔斯說:“丈夫可繼承一半財産,她的母親繼承財産的三分之一,其餘六分之一財産屬於她的父親。”這是從《古蘭經》字面意思理解,即“如果他沒有子女,只有父母承受遺産,那麽他母親得三分之一。”(4:11)宰德·本·薩比特說:“著名的首傳聖門弟子主張,母親在兒子繼承後才能繼承剩下的三分之一財産,因爲伊斯蘭教法明文規定,男人可繼承女性的二倍財産,這位母親在兒子和丈夫繼承後方可繼承另一半財産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財産的六分之一,其餘的六分之二歸父親所有。
  4 、對教法原由存在的分歧,如使者站著做殯禮,但法學家對“站立”的原因有分歧,其原因是爲了尊重天使、還是恐懼死亡。如果是爲恐懼死亡而“站立”,那麽每一次殯禮便是可佳的行爲。如果是爲尊重天使,那麽“站立”只限定於信士。
  5 、忠告與非忠告上存在的分歧,如“臨時婚姻”,使者確實在海伯爾戰役以前允許這麽做,但之後又禁止了,伊本·阿拔斯說:“當時准許它是因勢所迫,而禁止它是窘迫的情況已不存在。但律例是存在的,只要具備因勢所迫的條件就是合法的婚姻,而衆法學家把禁止臨時婚姻解釋爲這項律例徹底廢除,並永遠視之爲非法行爲。
  6 、律例之中的分歧,律例是只限于使者,還是通用於大衆。除此之外,在教法原理中均有闡釋。由此,教法産生了分支,法學家意見各異,一般平民百姓遵守伊瑪目確認的原則及自己所屬學派的觀點。
  再傳聖門弟子時期著名的法典說明官
  倭馬亞時期著名的再傳聖門弟子當中有許多創制者向人們解釋教法律例,這些再傳弟子見到過首傳弟子,但沒有見到過使者,這些著名的創制者有:
  1 、賽義德·本·穆賽伊蔔·邁德尼,是再傳聖門弟子中的大學者、教法權威,他不僅精通聖訓、教法,而且是一位知識淵博、信仰堅定、廉潔自重的學者。許多首傳聖門弟子給他傳述過聖訓。他娶了艾布·胡勒勒之女爲妻,在艾氏門下學習過。他從不接受官方饋贈,阿卜杜·馬立克爲自己兒子相中了賽義德的女兒,意欲和賽義德結親,賽義德拒絕這門親事,而將女兒許配給一位窮人。他遵奉麥地那的馬立克學派,是這一時期麥地那精通聖訓、教法的七位著名的法學家之一。
  2 、歐貝杜拉·本·阿卜杜拉·本·歐特拜·本·麥斯歐德,博學多才的著名教法學家,卒于伊曆 94 年。
  3 、歐爾沃·本·祖拜爾·本·阿瓦麥,他是阿伊莎的外甥,著名的學者、法學家之一,卒于伊曆 94 年。
  4 、嘎希姆·本·穆罕默德·艾布·伯克爾·筍迪格,他在姑媽阿伊莎門下學過教法,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說:“假如我有問題,一定求教於他。”他卒于伊曆 106 年。
  5 、艾布·伯克爾·本·阿卜杜·拉赫曼·本·哈奡窗P本·希沙姆·邁赫祖米,他是七大法學家之一,又是一位伊瑪目、學者和慷慨之人,精通聖訓,卒于伊曆 94 年。
  6 、蘇萊曼·本·葉薩爾·毛拉·麥蒙,哈桑·本·穆罕默德曾說過:“蘇萊曼對我們來說比伊本·穆賽伊蔔更爲重要。”他卒于伊曆 100 年。
  7 、哈利吉·本·宰德·本·薩比特,七大法學家之一,他與哈媯o歐斯曼屬同一時代,他父親是首傳弟子中的著名學者宰德·本·薩比特,他卒于伊曆 100 年。
  8 、薩堜i·本·阿卜杜拉·本·歐麥爾·本·赫塔布,七大法學家之一,卒于伊曆 106 年。
   9 、艾布·賽勒邁·本·阿卜杜·拉赫曼·本·歐菲,是一位著名學者,是背記聖訓最多的教法學家,卒于伊曆 94 年。
  10 、伊蔔拉欣·奈赫伊·庫菲,法學家,穆伊拉說:“我尊敬伊卜拉欣如同尊敬艾米爾那樣,他是一位受人稱讚的長老。”他是艾布·哈尼法的老師,從伊蔔拉欣學說中産生了哈乃菲學派,在伊拉克他就好比希賈茲的穆賽伊蔔一樣,卒于伊曆 96 年。
  11 、艾布·阿慕爾·本·阿米爾·本·舍拉哈比爾·舍爾比·哈米堙A是一位知識淵博的伊瑪目、聖訓派的法學家,從不以個人意見去創制,他雖是伊拉克人,但他與伊蔔拉欣·奈赫伊的觀點相左,他卒于伊曆 102 年。
  除這些法學家外還有許多著名的創制者,比較突出的還有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倭馬亞,他是一位知識淵博、精通教法的公正哈媯o,麥蒙·本·邁海拉尼說:“很多學者都是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的學生,他是伊曆一世紀初葉具有創新的學者和艾米爾。”卒于伊曆 101 年。
  以上這些學者在伊曆一世紀以創制和精通法學而著稱。
  這一時期與上一時期的差別
  正統哈媯o時期,首傳聖門弟子及一少部分再傳聖門弟子以創制與教典闡釋而著稱於世,在首傳聖門弟子後期,由於人們同管理者共同參與教法和公共事務,許多再傳弟子和一少部分首傳弟子因從事了政治事務而聞名遐邇。
  首傳聖門弟子後期和再傳聖門弟子初期的教法情況
  在伊斯蘭“烏瑪”中,隨著什葉派和哈瓦利吉派的出現,大量的僞聖訓也層出不窮,各派均杜撰有支援自己派別觀點的僞聖訓,以自己派別的觀點注釋《古蘭經》,但衆多學者揭穿他們的謊言,向他們宣戰,抵制他們的注釋,以真理之劍和教法原理捍衛正教。伊本·希林說:“人們不重視聖訓的傳述譜系,當出現風波時,他們才說:‘請你們爲我們列出傳述人,以便我們瞭解這些傳述人的背景 , 我們才能遵守他們所傳的聖訓,我們只有認清了僞造聖訓者,才能放棄他們所傳的聖訓。”再傳聖門弟子接受聖訓的條件是必須瞭解聖訓傳述譜系中的傳述人,服從那些爲考證聖訓及其傳述譜系做出貢獻的伊瑪目,這些伊瑪目向人們說明僞聖訓和杜撰僞聖訓的目的,從而使教法免遭陰謀破壞。因此,學者們非常重視傳述人的歷史,深入研究傳述者的背景,他們爲後人創建了一種獨特的學科——“聖訓學”。在這一領域中各學派法學家均編撰了許多專著,從中可以瞭解哪些人傳述的聖訓是可接受的,哪些人傳述的聖訓是不可信的。同樣爲進一步闡明僞聖訓和羸弱聖訓,他們還編撰了大量專著,如伊本·焦茲 和蘇尤兌的專著。這些都爲教法學增加了一定的難度,需要法學家們付出艱辛的努力背記史料、深入考證研究。
法學家分爲聖訓派和意見派
  首傳聖門弟子中的學者分佈在各大城鎮,教授和傳播伊斯蘭教法律例,在各城鎮,均有許多學者傳播他們所背記的聖訓,當地的人們遵守著他們所學的教規。學者們經常遇到一些沒有相關經訓依據的難題,因而他們就進行創制,同時他們也研究已定型的教法律例的原由,對教法中沒有依據的事件進行對比判斷,這在教法原理中稱之爲“類比”。伊拉克的法學家絕大多數善於運用類比的方法,故被稱之爲“意見派”。麥地那法學家不到絕對需要之時絕不運用類比,即他們遇到問題時,在麥地那的法學家和當地的首傳聖門弟子之間無法找到依據時才運用類比。麥地那的首傳弟子占絕大多數,穆聖歸真時在麥地那就有12000名首傳聖門弟子,其他各城鎮也有2000名。穆聖歸真時麥地那有10000名聖門弟子能背誦聖訓,因此,在聖訓方面麥地那的法學家就像是給饑渴者提供甘露的源泉,故他們不依賴於類比,只是在沒有聖訓依據時不得已而爲之,僅此類比也很少,故他們以聖訓派而著稱。
  聖訓派與意見派之間的爭執
  伊曆一世紀末,聖訓派和意見派之間的爭執日益激烈,聖訓派對意見派說,你們放棄聖行而遵守意見,而意見派則以對方思維遲鈍、缺乏思想相譏。但事實無可辯駁,任何一位伊瑪目都堅持“意見”,任何伊瑪目也都尋找聖訓依據,只要是正確的聖訓都去遵守。運用聖訓較多的是希賈茲人,而伊拉克人則不同,他們發現聖訓與自己的觀點有抵觸時而不尊行聖訓。
  再傳聖門弟子初期,即伊本·穆賽伊卜、伊蔔拉欣·納赫伊所處的時代,在法學領域中分化出許多分支,但他們將這些律例只背記在心中,沒有對一些假設的、未曾出現的問題研究律例,而是注重研究他們所處時代和以前所發生的事件的律例。
  麥地那學者曾認爲兩聖地的人(麥加和麥地那)在聖訓和法學方面是權威,於是他們背記兩聖地學者的話,並對此進行深入研究,考證總結這些學者在實踐律例時的經驗。他們並沒有將這些律例傳給其他地區,當遇到分歧時採納這些學者的有力證據。麥地那人最先把馬立克做爲他們學派的奠基人,但伊拉克的人對此則不以爲然,伊拉克人說:“麥地那的人並非都象使者那樣神聖。”賽義德·本·賽義蔔是麥地那人的教法權威,而伊蔔拉欣·納赫伊則是伊拉克人的教法權威及他們學派的奠基人,當首傳弟子與再傳弟子的觀點産生分歧時,任何一位元學者都會選擇本地學者及長老的學派觀點,因爲這些學者和長老最能鑒別真僞,他們傾向於最正確的、即選擇符合他們觀點的原則。
  教法律例是理性的嗎?
  伊拉克人和他們的教法權威伊卜拉欣認爲教法律例是理性的 , 它包涵著僕人應有的利益。它爲規範僕人的生活方式而制定律例 , 教法是爲實現這些利益而制定的 , 故充分認識這些利益才能創制。這一派所研究的有關爲這些利益而制定律例的法則 , 無論利益存在與否,都將這一法則與利益聯繫了起來,該派不採納那些與其不符的聖訓 , 特別是與其利益有衝突的聖訓。
  至於伊本·穆賽伊卜和希賈茲人研究經訓要多於研究那些産生經訓的原因,他們只是在無法找到有關經訓依據時 , 才研究法則的原因 , 他們並不完全放棄那些原因 , 希賈茲人在經訓與原因完全一致時,將經訓依據看得非常神聖。在許多問題上他們認爲伊拉克人放棄了經訓依據、而依賴於理性判斷,除伊拉克人外還有人堅持這一觀點,而這一現象的原因是他們所掌握的經訓依據與事實有衝突,或者他們沒有聖訓依據,或者他們擁有的聖訓依據與此沒有直接關係。伊瑪目沙菲爾說:“穆斯林一致認同一個瞭解聖訓的人 , 不會將聖訓與某一個人的言辭相提並論。”
  阿拉伯與其他語言相互融合
  語言的融合對教法産生了影響,正像純正的阿拉伯語和其他外來語的融合對伊斯蘭教的影響一樣,這是促使教法變化和教法趨於複雜的一個重要原因,早期的教法實施沒有超過一百年,而在此之後,法學家的資格難度越來越大,法學家必須精通阿拉伯語、背誦《古蘭經》及大量的聖訓、瞭解教法權威者的思想。
再傳聖門弟子時期及之後的思想和記錄
  史學家記載歐麥爾·本 ·阿卜杜·阿齊茲于伊曆一世初發佈了對教法有很大影響的兩項命令:第一項是將學者派往各城鎮,向當地人們傳播知識、宣傳教義及倫理道德,他將 10 名再傳弟子派往非洲,向那堛漱H們教授教法和教義,所以教法在那堭o到了廣泛的傳播。第二項是命令學者著書立說和記錄知識,他向艾布·伯克爾·穆罕默德·本·歐麥爾·本·哈茲目致函道:“你只要見到使者的聖訓或其他知識,你就記錄下來,因爲我擔心隨著學者們的去世,學問也蕩然無存了。”就這樣,廣泛記錄用於教法的聖訓工作便展開了,同時記錄教法知識的工作也展開了,包括記錄前輩學者所輯錄的聖訓集,如伊瑪目馬立克的《穆宛塔聖訓集》,伊瑪目布哈媯巨銗L聖訓實錄。就學者而言,在哈媯o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之前記錄聖訓是不允許的,因爲擔心學者們注重了記錄而忽視背記,伊本·阿拔斯曾禁止記錄這方面的知識,他說:“如學者一旦記錄,就會忽視背記。”故記錄一事受到禁止 ,因而,知識無法得到傳播。就記錄可言,它可增可減,而所背記的內容不易出現誤差,背記者所熟記的知識都言之有據,而依賴于書本的學者則善於推測。博聞強識的阿米爾·舍而比說:“記錄知識時我絕不會搞顛倒。”知識淵博的伊瑪目穆罕默德·宰海堣]是如此,伊瑪目馬立克曾問穆罕默德·宰海堙G“你記錄過知識嗎?”他回答道:“沒有”,馬立克又說:“你以前曾要求他們向你重復聖訓嗎?”他答道:“沒有”。事實確是如此,宰海奡蕃★L:“我已毫無保留地將知識傳授給別人。”類似這樣的再傳弟子很多。阿拉伯民族是個遊牧民族,知識的來源是依賴於背記,故那個時代著述極少。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追求安逸生活,自然而然背記就減少了。因此,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爲防止知識出現斷層現象,便命令著書立說,他的這項命令使教法及記錄聖訓工作由此得到了迅速發展。
  記錄命令的最早執行者
  1 、伊瑪目穆罕默德·本·穆斯林·本·歐貝杜拉·舍哈蔔·宰海堙P艾布·伯克爾·邁德尼,是希賈茲和大敍利亞一位著名的學者和伊瑪目,接觸過十位首傳聖門弟子。是再傳弟子後期的法學權威,他堅持伊本·穆賽伊蔔的法學觀點。歐麥爾·本· 阿卜杜·阿齊茲曾向各城鎮負責人致函說:“你們應該服從伊本·舍哈蔔,因爲你們當中再沒人比他更瞭解以前的‘遜乃’(聖行)了。”他是一位具有宗教與政治雙重身份的學者,與阿卜杜·馬立克·本·麥爾旺及其兒子希沙姆一同工作過,葉齊德·本·阿卜杜·馬立克請他處理過有關事務。此後,穆罕默德·本·努哈將他的教法判例彙輯成三部巨著。他卒于伊曆124年。
  阿卜杜拉·本·弟納爾說:“首傳弟子與再傳弟子未曾記錄過聖訓,他們只是口碑相傳,背記心間,偶爾也記錄一些施捨帳目或比此更簡單的事情。”
  2、艾布·伯克爾·穆罕默德·本·阿慕爾·本·哈茲目,是麥地那輔士、法官、艾米爾。在蘇萊曼·本·阿卜杜·馬立克及以後的歐麥爾·本·阿卜杜·阿齊茲時期負責朝覲事務,奉阿卜杜·阿齊茲之命編輯聖訓,於是他從最容易背記的聖訓開始記錄。他妻子曾說道:“他夜以繼日地記錄了整整40年。”卒于伊曆120年,從此記錄的聖訓得到廣泛傳播。你會發現其中傳述人均或多或少記錄過聖訓,但是大部分在記錄時沒有分門別類。之後,拉比爾·本·薩比哈·薩爾迪·巴士堙]卒于伊曆160年)和賽義德·本·艾比·阿魯 拜·葉什克堙P巴士堙]卒于伊曆156年)開始分門別類地整理編輯聖訓,一直延續到三傳弟子時期,至於記錄教法律例則是在倭馬亞王朝後期和阿拔斯王朝初期。
  倭馬亞王朝後期和阿拔斯王朝初期的立法
  伊曆一世紀末、二世紀初,人們開始記錄聖訓和教法,其間湧現出了許多穆斯林大衆公認的伊瑪目和宗教領袖。
這一時期的政治概述
  伊曆二世紀初,旨在使倭馬亞王朝權力轉移到舍目德家族手中的宣傳攻勢取得成功,此後政權就轉移到了使者叔父阿拔斯家族手中。阿拔斯王朝第一任哈媯o艾布·阿拔斯·阿卜杜拉·本·穆罕默德·本·阿堙P本·阿卜杜拉·本·阿拔斯,綽號爲“賽法哈”(屠夫),是因他屠殺了大量倭馬亞人。這時被稱爲“古萊氏家族之鷹”的阿卜杜·拉赫曼·本·穆阿維葉 ,被迫逃到安德魯西城,在那建立了一個王國。儘管哈媯o權力轉移到了阿拔斯家族手中,但家族中還有其他人並不滿意,他們企圖離開阿拔斯,並時刻都在等待著起義的機會。欲推翻哈媯o的主要起義者有曼蘇爾·穆罕默德·本·阿卜杜 拉·本·候賽因,別稱“納夫斯·紮克亞”,但反叛事宜敗露,於是在麥地那被處決。他的兄弟伊卜拉欣同樣在伊拉克遇害,後又有人欲推翻哈媯o穆薩·哈迪政權,也未到達目的就被殺掉,納夫斯·紮克亞的兄弟伊德奡窗P本·阿卜杜拉,被迫逃到了摩洛哥一個偏遠的城鎮,在那堳堨艉F一個伊斯蘭政權即伊德奡筍q媯o政權,它是第二個從阿拔斯王朝中分裂出的政權。在此期間他的兄弟葉哈亞·本·阿卜杜拉,逃到代拉目城東地區,在那堭o到了許多人的支援,於是在拉希迪的策劃下取得了成功,他欲在摩洛哥建立一個類似伊德奡筋F權的酋長國,於是葉哈亞就在非洲建立了一個艾厄萊卜王國,同時期,麥蒙在也門也爲宰迪亞酋長國的建立奠定了基礎,其目的是爲了戰勝什葉派。
  至於什葉派,他們一致決定擁戴賈法爾·薩迪格爲他們的首領,賈法爾並沒有爲自己謀取“哈媯o“稱號,在他逝世後隨從們分離成二派,一派推舉賈法爾的兒子穆薩擔任領袖,稱之爲穆薩派,將其定爲第十二位伊瑪目,因此他們以“十二伊瑪目派”著稱,這位伊瑪目正是艾布·嗄希姆·穆罕默德·斯克堙P本·哈桑·阿斯克堙P本·阿堙P哈迪·本·穆罕默德·傑瓦德·本·阿堙P拉·本·穆薩·卡茲米·本·賈法爾·薩迪格·本·穆罕默德·巴吉爾·本·阿堙P宰因·阿比丁·本·候賽因·本阿堙P本·艾布·塔婼部A他們稱穆薩在伊曆260年其父歸真後隱遁,將在末日來臨之際複出,爲整個大地帶來公正,他們期盼著被稱之爲“邁海迪“的人複出。
  另一派則擁戴伊斯瑪儀·本·賈法爾·薩迪格,被稱之爲伊斯瑪儀派,他們獲取政權的方式與第一派不同,起初他們進行秘密傳教,後又制訂了一系列贏得人心的宣傳教育計劃,當他們的目標完全實現後,伊瑪目歐貝杜拉便在非洲國家公開出現,此人就是法蒂瑪王朝的奠基人。之後,在征服整個摩洛哥的戰鬥中取得巨大勝利,他們的伊斯蘭王國就在開羅城誕生了。
  阿拔斯王朝由阿拉伯人和波斯人這兩大民族組成,波斯人曾是阿拔斯政權的擁護者,在哈媯o麥蒙執政時,教育體系是純波斯方式,因此,他罷免阿拉伯人而使波斯人成爲政權的支柱民族。哈媯o穆阿台綏姆執政時,從土耳其的一些王國中重新組織了另外一派,這些人是後來推翻阿拔斯王朝的一隻主要力量,後因這些人背信棄義,穆阿台綏姆的兒子穆塔瓦克堭擺脫這一派,不料,該派殺害了穆塔瓦克堙P本·穆阿台綏姆。這種局勢因而導致東方産生了許多酋長國,此時,阿拔斯王朝已是名存實亡。這是伊曆132年從倭馬亞朝手中奪取了東起信德、西至安德魯西這些幅員遼闊土地的阿拔斯王朝之簡況,未及330個年頭,阿拔斯王朝政權已是名存實亡了,隨後阿拉伯國家政權則落到了波斯、代拉目、土耳其和柏柏爾民族手中。從穆爾台綏姆時期起軍隊領導人中已沒有一位阿拉伯人了。
  倭馬亞王朝後期和阿拔斯王朝初期的特點
  這一時期具有許多特徵,它在文明進程與總體知識方面特別是在教法與立法方面都有巨大的影響,這些事項如下:
  1、文明的拓展
  2、各地學術活動的開展
  3、注重背誦《古蘭經》而湧現出許多誦讀者
  4、收集整理聖訓
  5、教法學家對教法內容産生分歧
  6、編撰《教法法源》
  7、教法術語的出現
  8、出現了一大批公衆認可的法學領袖式的傑出學者
  9、演繹推斷出一些教法問題
  10、編輯教法律例的著作
  這就是這一時期的一些特點,該階段的立法對提高伊斯蘭教法地位起到很大的作用。
  爲勾畫出伊曆三世紀初至四世紀末立法及其教法發展的輪廓,我們簡述這些特徵每一項的概況。
  一、文明的拓展
  艾布·賈法爾·曼蘇爾繼位後,建設了巴格達城,其建築藝術水平超過了當時世界上的所有城市,伊斯蘭地區的學者們雲集巴格達,商人和製造業的工匠們可按各自不同的意願和目的在此發展。賈法爾時期還未結束,巴格達已是各城市中的佼佼者,並成爲該地區的中心。在西部,科爾多瓦城就是安德魯西倭馬亞國家的締造者——穆阿維葉的兒子艾米爾阿卜杜·拉赫曼領導之下仿效巴格達城建設的 。 在非洲,你會發現繼承了羅馬城風格而建的開旺城。此外,還有埃及的富斯塔城和該城巍峨壯觀的清真寺,這些清真寺就是那些做出巨大貢獻的學者們研究教法、進行演繹創制的場所,其中湧現出許多不同學派的法學家和創制者。史學家認爲富斯塔城的文化與知識的成就不亞於巴格達。
  大馬士革城仍然保持著倭馬亞人在此建設的宏偉壯觀的城市風格,同樣在庫法和巴士拉,所雲集的學者哲人足以與巴格達媲美。東部,有麥爾烏(馬里)城和內沙布林城以及其他大城市同時可與巴格達爭雄。伊斯蘭文化的拓展,在教法及其演繹律例方面産生了很大的影響,滿足了這一時期的需要。
  二、學術運動蓬勃興起
  這一時期的學術運動之所以繁榮,並得到巨大發展,主要有兩個原因:
  其一,一些被稱爲“邁瓦堙赤漯i斯、羅馬、埃及等地加入伊斯蘭教的人們,他們向阿拉伯的學者學習知識,其中湧現出了一些誦經家、法學家和聖訓學家。他們與阿拉伯學者建立了兄弟般的平等關係,從而在思想和學術成果方面得到交流。這些“邁瓦堙邦麍F治、文化作出了很大貢獻。阿拔斯王朝是依靠呼羅珊和伊拉克人的宣傳與支援建立的,他們有共同的政治觀點,因而他們的文化得以相互交融。
  其二,將波斯和羅馬的著作譯成阿拉伯文。阿拔斯王朝的哈媯o從艾布·賈法爾·曼蘇爾時期到拉失德及其兒子邁蒙時期非常重視翻譯這一學術活動。邁蒙熱衷於希臘文學。大量譯著在學者間廣爲流傳,成爲促使阿拔斯王朝時期著書立說的一個重要因素。
  其三,認主學。認主學的學者們一開始就與聖訓學家進行爭辯,他們幾乎擊敗了那些由於有邁蒙支援而顯赫一時的聖訓學派,如果不是聖訓學派堅定立場來抵制這些思想,那麽定會被認主學家們所徹底擊垮。但是,衆學者們站在聖訓學派一邊,最終聖訓學派和教法學派占了上風。因此,教法才得到強有力的發展和傳播。
  三、注重背誦《古蘭經》
  這一時期各地穆斯林熱衷於背誦《古蘭經》,出現了許多背誦者和書寫《古蘭經》的人,他們按最好的一種讀法背誦《古蘭經》,但穆斯林一致認同了《古蘭經》的七種讀法,而且精通七種讀法的學者以此而聞名遐邇,他們是:
  A.在麥地那有納菲爾·本·艾比·奈伊姆,他是伊本·阿拔斯的學生,卒于伊曆167年。
他的傳人是爾薩·本·米那,綽號爲“嘎龍”,卒于伊曆205年。
  艾布·歐斯曼·本·賽義德·摩蘇堙A綽號爲“布林什”,卒于 伊曆207年。許多摩洛哥人以此方法誦讀。
  B.在麥加有阿卜杜拉·本·凱西爾·毛拉·歐默爾·本·阿基麥,他是伊本·阿拔斯的學生,卒于伊曆120年。
艾布·哈桑·艾哈邁德·本·阿卜杜拉·拜齊,卒于伊曆291年。
  艾布·歐默爾·穆罕默德,卒于伊曆291年。
  這兩位是伊本·凱西爾弟子的學生,
  在巴士拉有艾布·阿慕爾·本·阿拉儀·瑪孜尼,他是伊本·阿拔斯的學生,伊曆154年卒於庫法。他的學生有拜希·本·穆巴拉克·葉齊迪。
  拜希·艾布·阿慕爾·哈夫斯·本·阿慕爾·道迪,卒于伊曆264年。
  艾布·舒爾拜·薩婸恣P本·紮亞德·蘇斯,卒于伊曆261年。
  大多數蘇丹人以艾布·阿慕爾讀法誦讀。
在大馬士革有阿卜杜拉·本·阿米爾,卒于伊曆118年。他的讀法傳人有艾布·臥立德·希沙姆·本·阿瑪爾·迪馬什基卒于伊曆240年。
  艾布·阿慕爾·阿卜杜拉·本·艾哈邁德·本·拜西爾·本·紮克旺,卒于伊曆242年。這兩位是間接學習的。
在庫法有艾布·伯克爾·阿綏姆·本·艾比·努朱木,他曾向歐斯曼、阿堙B伊本·麥斯歐德、艾比·臥孜爾·本·薩比特學習誦讀法,卒于伊曆127年。他的學生有舒阿拜·本·阿亞西·庫菲,卒于伊曆193年。哈夫斯·本·蘇萊曼,卒于伊曆127年。埃及人和許多伊斯蘭國家推崇這一讀法。
哈姆宰·本·哈比蔔·紮亞特,以阿堙B伊本·阿拔斯、歐斯曼的讀法誦讀,他卒于伊曆140年。這一讀法的傳人有哈萊格·本·希沙姆·白紮爾,卒于伊曆229年。爾薩·本·哈立德,卒于伊曆220年。這兩位是間接求學于哈姆宰的弟子。
艾布·哈桑·阿堙P本·哈姆宰·卡薩儀,他是波斯後裔的“邁瓦堙芋A從師于哈姆宰·本·哈比卜,卒于伊曆189年。他的弟子艾布·哈奡窗P里斯本·哈立德,卒于伊曆240年。還有艾布·的學生杜堙C
  這些是精通七種讀法的誦讀者,其優異和精確的水準是他人所無法比擬的。其次,還有另外三位誦讀者:
  1.艾布·賈法爾·葉齊德·本·蓋阿嘎爾·邁德尼,卒于伊曆130年。他的弟子有爾薩·本·沃爾丹和蘇萊曼·本·傑瑪孜。
  2.葉阿古伯·本·伊斯哈格·哈達拉毛,卒于伊曆205年。他的弟子有盧維斯和魯哈。
  3.哈堣牷P本·希沙姆·拜紮爾求學于哈姆宰·本·哈比蔔,他的弟子伊斯哈格·沃達格和伊德奡窗P哈達德。
  這就是十位著名誦讀家,他們的讀法被廣大穆斯林所繼承。在這十位之後又出現了四位誦讀家。他們的讀法尚未達到傳播的水準,被稱之爲“沙宰”(不規則)的讀法。歐斯曼版本中有此讀法。他們是:
  1.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麥基,以伊本·穆哈綏而聞名,他的弟子有拜齊、伊本·凱西爾和艾布·哈桑·本·閃蔔孜。
  2.葉哈亞·本·穆巴拉克·葉齊迪,他原是艾布·阿慕爾·阿拉的學生,他的兩個弟子是蘇萊曼·本·哈基目和艾哈邁德·本·魯哈。
  3.教法學家哈桑·本·艾布·哈桑·巴士堙A他是艾布·阿慕爾和凱薩伊的學生。他的兩個弟子是舒加爾·本·艾比·奈綏爾·拜勒赫和杜堙C
  4.阿麥什·蘇萊曼·本·舍海,他的兩個老師是哈桑·本·賽義德·邁圖伊和艾布·法爾基·閃蔔孜。這一時期誦讀已成爲宗教學科中的一門固定科目,學者們編撰有關誦讀規則和傳述的著作。
  四、收集整理聖訓
學者們注意到聖訓的收集整理,是擔心假聖訓及非穆聖所言混入聖訓。法學家們競相投入這項工作。然而,最先涉入這項工作者,已不爲人知。聖訓的編輯分爲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的編輯,是使者談話的收集階段,他們同時還記錄有聖門弟子、再傳弟子的話以及聖門弟子在教法演繹時的見解。這一階段著名編輯者在麥地那有伊瑪目馬立克· 本·艾乃斯、麥加有阿卜杜·馬立克·本·阿卜杜·阿齊茲·本·傑堳╮B庫法有蘇福揚·堙B巴士拉有哈馬德·本·賽勒邁和賽義德·本·艾布·阿魯拜、敍利亞有海希姆·本·伯希爾、阿卜杜·拉赫曼·敖紮伊、也門有穆阿邁爾·本·拉希德、呼羅珊有阿卜杜拉·本·穆巴拉克和傑媞腹P本·阿卜杜·哈來德。這一階段是伊曆第二世紀上半葉。
  第二階段的編輯,是他們將使者的聖訓與其他人的話區別開來,單獨編輯了聖訓。同時還編輯了傳述譜系(包括所有傳述聖訓的聖門弟子的線索)如:庫法的阿卜杜拉·本·穆薩、巴士拉的蘇德·本·賽爾海德、埃及的德艾賽·本·穆薩、伊斯哈格·本·拉威和伊瑪目艾哈邁德·本·罕伯堙A他的譜系已傳到當代。這一階段是伊曆二世紀末至三世紀初。
  第三階段從事聖訓編輯的學者認爲他們的伊瑪目是聖訓的巨大財富,其作用是選擇、收集他們掌握的最正確的聖訓,編寫了一些有益的著作,其中最正確的、穆斯林學者一致認同的有布哈堙]卒于伊曆156年)和伊瑪目穆斯林·本·哈賈吉·內沙布林(卒于伊曆261年)編輯的兩部聖訓實錄,這兩部著作對不精確的傳述也進行了考證。
  布哈堜M穆斯林所編輯的聖訓是該領域的最高典範,之後有許多大伊瑪目仿效兩位元伊瑪目的方法,其中最著名的有四位,
  1、艾布·達伍德·蘇萊曼·本·艾什阿什·西吉斯坦,卒于伊曆275年。
  2、艾布·爾薩·穆罕默德·本·爾薩·提爾密茲,卒于伊曆279年。
  3、艾布·阿卜杜拉·穆罕默德·本·葉齊德,卒于伊曆273年。
  4、艾布·阿卜杜·拉赫曼·本·舒爾蔔·爾薩 ,卒于伊曆303年。
  他們均編出了著名的聖訓經並贏得了穆斯林學者的信賴。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學者編輯了聖訓,只不過未贏得類似的殊榮而已。
  第四階段有許多學者專門對聖訓的各級傳述者進行研究,他們收集到許多傳述者的資料,並對其歷史、經歷及其老師和學生進行考證,對每一位傳述者的譜系作出應有的解釋和訂正。公正的傳述者,其所傳的便被認可,存有疑慮的傳述者,其所傳的固然會被否定。對此,學者們的觀點也有所不同。這一階段的聖訓研究促使了聖訓學作爲一門單一的學科出現。有一些學者在法學、法源學及法學演繹方面沒有取得成就,但他們將研究的方向轉向了聖訓學。
  五、教法學家對教法內容産生分歧
在這一階段中,法學家們對演繹教法律例的依據産生了激烈的爭辯。《古蘭經》是立法的依據,而且是信仰、律例乃至整個伊斯蘭教的“依據”。學者們對在此之後的依據産生了爭執。具體爭辯在以下四個方面:
  1、聖訓的證據
  2、採用類比、意見、擇優
  3、公議
  4、對於履行者而言只是“做”與“別做”二個詞
  (一)、對聖訓的爭辯
  首傳聖門弟子與再傳弟子時期的教法學家,將聖訓做爲一項立法的基礎,當他們在《古蘭經》中無法找到有關經文依據時,就依賴於聖訓,所以他們將聖訓做爲立法的依據。然而,穆斯林因派別不同,出現了許多支援各派別觀點的假聖訓,因此在理解聖訓原文、以聖訓制定律例之前鑒別考證聖訓的正確性便是教法所遇到的一大難題。教法學家對於可否直接採用聖訓並以聖訓做爲立法依據之一,或是只將《古蘭經》做爲唯一的立法依據等問題展開了辯論。由此,他們産生了三種觀點
  第一種,絕對不採用聖訓,他們說:“《古蘭經》是闡明萬事的”。
  第二種,接受有連續傳述者的聖訓,它像《古蘭經》一樣有益於知識,而放棄除此之外的聖訓。
  這二種觀點顯然是不正確的,因持第一種觀點的人必須問答已在履行中的禮拜、天課等教法是何以産生的。因爲《古蘭經》未具體說明怎樣禮拜、怎樣施捨、何時禮拜、施捨等。
  就第二種觀點而言,雖然我們必須以具體的依據履行律例,而持第二種觀點的人不考慮《古蘭經》廢止與被廢止的經文,也不考慮普通的與特殊的問題。持這二種觀點的人大部分是以反對聖訓派而著稱的穆阿太吉萊派。由於聖訓派的力量強大,因而這兩種觀點也就消聲匿迹了,而大衆派的觀點取得了勝利,這便是第三種觀點。他們說:依據聖訓並將它做爲一種立法依據是正確的,但他們在採用聖訓的方法上意見不一,分歧有三種:
  1、伊拉克的法學家、艾布哈尼法和其派別的人只接受衆傳聖訓或各地持行的聖訓或是單傳聖訓,但單傳的聖訓則須無任何人提出異議。
  2、伊瑪目馬立克及其學派的人認爲:“聖訓可從兩個方面論證,其一是我見到聖門弟子中伊瑪目一致認同的”。其二是“大衆對此無異議”(這二句話爲馬立克所言)如果沒有伊瑪目認可,或大衆對此提出異議的聖訓,他們則反對使用,馬立克是以麥地那人的行爲爲標準的。
  3、沙菲爾派和埃及的伊瑪目萊斯·本·薩爾德認爲聖訓只要是準確無誤的由先知傳述,既便是一個人傳述也罷,只要他是一個經過考證的人,並有連續的傳述譜系。這些便是衆法學家對依據聖訓制定律例的條件。什葉派只是在有他們的伊瑪目傳述的聖訓或是與之觀點相吻合時才使用聖訓。他們放棄了除此之外的所有聖訓,因爲誰的理論不支援阿堙A他便是不值得信賴的人,乃至他所引用的聖訓。
  哈瓦利吉派也反對依據聖訓制定律例,他們只認可由艾布·伯克爾、歐默爾和歐斯曼傳述的以及歐斯曼事件之前的聖訓。而在這之後,他們與大衆相左,認爲大衆與他們的意見相去甚遠,故大衆派也是不可信任的。
  由此産生的影響之一,是對由使者傳來的聖訓價值評估産生很大分歧,哈乃菲派所採用的聖訓是普遍性的,沙菲爾派認爲其傳述譜系不可靠而拒絕接受。而被馬立克派所放棄的那些不符合麥地那人習慣的聖訓,沙菲爾派則以其有完整傳述譜系而採用。
  (二)、對類比、意見、擇優的辯論
  類比即對出現問題在沒有經、訓明文依據時,以類似的律例對該問題進行判斷。衆法學家一致同意將類比做爲立法的一項原則,最早提出者是艾布·哈尼法及該派的人,故他們以意見派著稱。最少採用類比的是罕伯媥ヲㄐA而馬立克學派和沙菲爾學派,則介於兩者之間。“意見”可謂靈活變通的方法,聖門弟子、再傳弟子、三傳弟子的“意見”是建立在伊斯蘭總原則之上的判斷,如先知所言:“勿傷勿互傷”、“放棄你所懷疑的,直至你不懷疑”。但前輩沒有確定一項可供類似事件類比判斷的具體原理,如同歐默爾對穆罕默德·本·穆斯媮痚等X的判決那樣:鄰居的水流經他的土地,這既有利於鄰居,對穆罕默德也無害。這個判決的理由就是基於這樣的總原則,它是有益無害的,並未使它成爲一項具體原理中的“類比”標準,(法學家習慣稱之爲“麥斯萊哈”即公益)。而法學家廣泛地應用這一方法時,就難免出錯。因此,爲法學家制定了一個制定律例時可參照的具體原則。這正是他們認可的僅次於《古蘭經》和聖訓的一項立法原則。伊拉克的教法學家特別推崇此法,但他們有時也放棄此法,而採用一種稱之爲“擇優”的方法,正如穆罕默德·本·哈桑所說的:“我贊許”擇優,而放棄“類比”,或許他的“擇優”有時與類比矛盾,有時則依據總的原則,前人將此稱之爲“意見”,擇優便是在與類比有抵觸時放棄類比,而遵循伊斯蘭的總原則。
  (三)、對公議的辯論
  教法學對一些教法問題通常會說“這是一致認同的公議”,因爲有《古蘭經》、聖訓依據,他們將公議確定爲一項立法的原則。在“公議”可靠性方面,他們依靠經、訓明文來禁止否定“公議”的判斷,所謂否定公議即否定公議做出判斷合法與非法的決議。
  沙菲爾對此引證《古蘭經》:“誰認清正道之後反對使者,而遵循非信士的道路,我將聽誰自便,並使他入於火獄中,那是惡劣的歸宿。”(4:115)他解釋道:“遵循非信士的道路就是反對一致認同的公議。”但沙菲爾所指的公議是衆所周知的宗教問題,諸如禮拜、天課、禁止非法事物。而那些並非普通百姓必須通曉的專業知識,當人們不瞭解他們的分歧時會對其中一方說:“我們不懂他們的分歧”,或就他們爭執的問題說“你們討論吧!創制吧!我們採納最接近經訓的意見,或是學者中最佳方案”,而我們不會說這就是公議,因爲,公議則必須是無任何人提出異議的。
  沙菲爾認爲公議是實現那些稱之爲普通知識的,至於稱之爲特殊的知識,我們則很少見到,同一時期的創制者就這一特殊問題達成一致的公議。爲此伊瑪目艾哈邁德傳述:“真正的公議是沒有的”。而沙菲爾認爲由前人傳來的律例在不瞭解他們的分歧時,仍不失爲宗教的依據,所謂分歧只是證據的表述方法不同,並非對證據本質存在分歧。
  哈乃菲派提出了默許的公議,並認爲公議是對正確聖訓的補充。只要沒有異議,就可象一致認可的正確聖訓那樣,成爲公衆認可的一項決議。因爲,一旦有人反對證據,他們一定會立即反駁。
  馬立克常講:“公議是一致通過的決議,是支援聖訓的一種方法。”
  如果由前人傳述一種判決,沒有人反對,衆法學家認爲這種判決就是立法的依據。因爲,他們的公議實際上是源於聖訓的。
  (四)、對責成的辯論
  最大的問題是責成,所有責成基於兩個詞“做”與“不做”,第一個詞是命令式,第二個詞是禁戒式,它究竟是仲裁時的命令或禁止呢,還是《古蘭經》指稱“法熱岱”(主命)和“哈拉目”(禁止)呢?這是一個及其重要的問題。因爲,它是立法的基礎,這個時期的法學家觀點不僅未能一致,而且對總則及細則方面産生分歧。總之,法學家對命令和禁止的觀點不一,制定律例的方法也就不同,有時他們將其視爲“主命”和“禁止”;有時將其視爲“嘉許”和“憎惡”;有時將其視爲“純粹的指示”或依據、或意見,以下幾個例子可以說明:
  A. 以因果關係制定律例,正像將一筆“生意”作爲“因”將賣方的擁有權移交給買方,錢歸賣方。將典當做爲一種原因,來確定典當(抵押)者擁有典當品的權利,而且典當者擁有優先於其他債權者的權利。因此,其他一切合法交易,都有一種因果關係。
  有時交易牽涉到其他性質的問題時,這筆交易則被認爲是禁止的,如像利息或無限期拖欠貸款。這種“禁止”使交易失效,故不移交所有權,也就沒有一種權利的存在。一些教法學家認爲“禁止”終止了這筆交易,也就沒有權利的關係。而艾布·哈尼法及其學派主張,生意交易的目的是轉移所有權,便買賣成交。由於憎惡性質而禁止的生意,可能成交,但不是兩個“原因”間的爭論,買賣的雙方都有責任,買賣是以兌現爲條件的移交所有權,這筆交易稱爲不正當的交易。買賣雙方應爲清除導致“禁止”的非法交易,終止這批交易。如果沒有終止這筆交易,買方已使用了所買的貨物,即他已經使用了這筆交易所産生的權利。
  B. 立法者命令立一延期的借據,債務經文已嚴厲地強調。但衆法學家認爲立借據並不是“必須的”,只是指示,誰照此去做是自己的謹慎,如果沒有做也無妨,只是放棄了對自己的嚴格要求,他們依據是《古蘭經》“如果你們中有一人信託另一人,那麽,受信託的人,當交出他所受的信託物。”但字面派對此有異議,他們認爲書寫借據是安拉命令所有人應盡之責之一,誰未寫便有罪。
  沙菲爾認爲應該精讀《古蘭經》,熟知聖訓,尋求依據,從而區分決定性的、准許的或指示的,並研究“命令”與“禁止”的問題,以及由此而産生的不可勝數的問題。由以上辯論中可以看出注重立法精神者與注重明文字面者間的差異。
  六、編撰《教法法源》
  對教法內容的爭辯促使法學家制定一些創制者在制定律例時必須遵循的法則,這一法則被稱之爲法源學。非常遺憾的是這一時期法學家有關法源學的著述沒有傳至我們,除了沙菲爾的《法源論綱》外。《法源學》是這門學科的基礎,是研究者的巨大財富,它論及了十個問題,《古蘭經》與注釋、聖訓、停止經文與被停止經文、分析聖訓、單傳聖訓、公議、類 比、創制、擇優、分歧等。
  關於《古蘭經》注釋的分類
  1、真主所降示的經文,如:所有主命
  2、真主規定的天命,由穆聖進一步解釋主命的細則。如拜功的數目
  3、穆聖說明《古蘭經》中未明文規定的法則。
  4、真主規定人們積極創制,並以創制檢驗他們是否順服,正象檢驗他們服從其他主命一樣。
  沙菲爾說:“《古蘭經》是阿拉伯文的,因而,阿拉伯人象理解他們的母語那樣理解《古蘭經》的意義。”
  阿拉伯人的語言文字是普通的,所指也是普通的,如:《古蘭經》“真主是創造萬物的,也是監護萬物的。”(39:62)然而有些文字是普通的,但含義所指的是特殊的,如《古蘭經》“有人曾對他們說:那些人確已爲進攻你們而集合隊伍了。”其文字表現是一種意思,但上下文所指的卻是另一種含義。“請你問一問我們曾居住的那座市鎮和與我們同行的駝隊吧!”(12:82)上下文印證此處所指的是市民和商隊的駝夫。有時《古蘭經》文字意思是普通的,而聖訓則解釋爲特殊的,如:有關遺産的經文,字面是指大家可以繼承,而聖訓特指爲繼承者不應是殺害被繼承者的人,而且是信仰同一宗教的。
  關於聖訓,沙菲爾說,服從聖訓是真主的命令,聖訓即真主所說的智慧,“他教授他們天經和智慧”。(2:129)
  沙菲爾說:使者以真主的經典在兩個方面實踐,一是《古蘭經》明文規定的使者遵循它,二是對《古蘭經》出現的概括性經文,使者解釋真主意欲的含義,說明怎樣規定的,是普通性還是特殊性的,功修是怎樣規定的。這兩方面均是使者對《古蘭經》的實踐。他又說:還有第三種,即使者確定一些《古蘭經》中沒有明文的規定。對此大家觀點不同,有人認爲這樣可行,有人認爲使者只在《古蘭經》中有依據時才有所規定,還有人認爲,真主將所有規定默示予穆聖內心,沙菲爾說:不管那種觀點,均表明順從使者是一項主命。
  關於“停止經文”與“被停止經文”,沙菲爾說:“因真主的恩慈,《古蘭經》中有一些被停止的經文,只有《古蘭經》經文才能停止經文,而聖訓不能停止《古蘭經》經文,它只是遵循《古蘭經》、解釋《古蘭經》的。而聖訓也是如此,只有類似聖訓才能停止聖訓,一般人的意見不能停止聖訓。如果《古蘭經》停止了聖訓,就必須有另一段聖訓來說明這段聖訓是被停止的。人們不能採用《古蘭經》中的普通性經文而放棄特殊性的聖訓,以普通性的經文停止特殊性的聖訓。
  依據聖訓使其一節經文停止另一節經文,如:關於繼承者沒有遺囑的聖訓,證明繼承的經文停止了父母雙親和親人應當留遺囑的經文,“你們當中,若有人在臨死的時候,還有遺産,那末,應當爲父母和至親而秉公遺囑。這已成你們的定制,這是敬畏者應盡的義務。(2:180)
  關於分析聖訓,沙菲爾均做了詳細的解釋。關於停止聖訓與被停止的聖訓,他解釋了一些聖訓的不同原因,並說明創制者如何收集選擇這樣的聖訓。關於證實準確的單傳線索,說明它怎樣才能成爲依據,這一點他論述的也很詳細。
  關於公議,他依據使者促使穆斯林團結一致,其意思在於服從集體認可的合法與非法事物。關於“類比”和“創制”,他將這兩個詞定爲同意詞,認爲類比有二點:其一,同一概念的問題,類比相同,其二,原則上相象,採取最相似的類比。學者對此有不同看法,他引用歐默爾傳述的聖訓“當一判斷者,努力判斷了,如果判斷正確他有加倍回嘗,如其判斷錯誤時,仍有一份報酬。”
  關於“擇優”,他批駁持此觀點的人說:擇優就是沒有傳述,沒有類比的言辭。他還說明了哪些人擁有類比的資格以及類比的方方面面。關於辯論的分歧,他說:真主在《古蘭經》中規定的以及先知解釋性地表述的規定,任何人不能有所異議。但允許人們擁有解釋性或是類比性的不同觀點。沙菲爾在《法源論綱》和他的一些著作中列舉了一些反方的證據,對此進行了一一駁斥,推翻了這些證據,使那些欲與他爭辯的人放棄了自己的觀點。
  七、法學術語出現
  這一時期出現了許多法學術語,如:法熱岱(主命)、瓦吉蔔(副主命)、遜奈(聖行)曼杜卜、穆斯太哈蔔(嘉許的)、麥克魯赫(憎惡的)、穆巴哈(准許的)。
  “法熱岱”與“瓦吉蔔”是指真主明確命令之事宜的兩個名詞,但哈乃菲學派認爲“法熱岱”是以明確的證據規定的,即《古蘭經》、連續傳述的聖訓或著名的聖訓明文規定的。
“瓦吉蔔”是出處不明確的證據所規定的,非哈乃菲學派的衆法學家對這兩個詞不加以區分, 他們認爲 “法熱岱”是被責成的, 瓦吉蔔是可以補救的。
  “遜奈”(聖行)、“曼杜卜”、“穆斯太哈蔔”(嘉許的)除哈乃菲學派外都認爲是非絕對性的規定。其中有強調性的和先知未連續做的,哈乃菲學派認爲“遜奈”是穆聖有時堅持做而有時也無故放棄它。“曼杜卜”、“穆斯太哈蔔”(嘉許的)是穆聖喜歡的,但沒有堅持做或沒有做的。
  他們把禁止的事物分爲“哈拉目”、(禁止)“麥克魯赫”(憎惡的)和“麥克魯赫·太哈堨堙芋]非常可憎的),哈乃菲學派認爲“哈拉目”是相對“法熱岱”的,而“麥克魯赫·太哈堨堙芋]非常可憎的)是相對“瓦吉蔔”的,“麥克魯赫·坦齊海”是相對“遜奈”的,其他學派認爲“哈拉目”是相對“法熱岱”和“瓦吉蔔”的,“憎惡的”和“非常可憎的”是相對“強調的聖行”。法學家將沒有命令去做、也未禁止做的事稱爲“穆巴哈”(准許的)。
  法學術語有條件、原因、阻礙、失效、無效等,條件是指尋求其他正確的依據。原因是指中止其權利,如繼承遺産的親屬。“瑪尼爾”(禁止)是指教律所否決的權利,如殺害被繼承者的繼承權。“法西德”(失效)和“巴退堙芋]無效)這兩個名詞含義相同,即未産生影響的。哈乃菲學派認爲“巴退堙芋]無效)是未造成影響的事,它就像不存在一樣,如無效的生意不會轉移擁有權。“法西德”(失效)是指雖有害而被禁止,但已造成影響的事。
  八、出現了一大批公衆認可的法學領袖式的傑出學者
  這一時期湧現了許多創制的法學家伊瑪目,他們使其主張成爲自己學生不可辯駁的觀點。儘管以前的法學家是後人的模範、是教法第一淵源的傳播者,但除教法問題的辯論外,他們的言論保留下來的很少。其原因是他們的觀點、主張沒有彙集於專著之中,而是背記在他們學生的心堙C這一時期的法學家被認爲是法學領袖式的學者有以下幾個原因:
  1、所有法學家的觀點被整理成冊,這是前所未有的。
  2、法學家的許多學生擁護他們的觀點並加以宣傳,而這些弟子擁有社會地位,故他們的觀點得以傳播。
  3、一般大衆傾向于法官所奉行的學派,法官有現成的學派依據以及各地各學派法學家的著述,故在訴訟中法官不敢順從私欲。

[相關專題]
伊斯蘭教法學史(第四章 四大伊瑪目的教法學派 )
伊斯蘭教法學史(第二章 聖門弟子時期立法簡述)
伊斯蘭教法學史(第一章 信仰與教法研究 )
伊斯蘭教法學史(作者前言)
伊斯蘭教法學史(序 言)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