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方剁蕭嚙>>閬
朝覲聖地永久輝煌
2003.1.30  10:39:05      閱讀5418次
 (阿里譯自Saudi Aramco World﹐Hospitality in Hajj by Dr Ahmad Turkistani﹐2003/01/22﹐伊光編譯)
      真主對他的最後使者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命令說﹕“你應當向眾人宣告朝覲。”(22﹕27) 真主在【古蘭經】中向世人啟示說﹕“為世人而創設的最古的清真寺﹐確是在麥加的那所吉祥的天房、全世界的嚮導。”(3﹕97)

  先知穆聖遵從真主的啟示在麥地那成功地創建了第一個穆斯林的社會制度﹐於公元629年和平光復聖城麥加。 兩年之後﹐穆聖回到麥加恢復了在他2500年以前先知易卜拉欣聖人開創的朝覲古制﹐身體力行教授弟子們朝覲的一切規範儀式。 先知穆聖在麥加郊外阿拉法特的山地平原上發表了歷史性的臥爾茲《辭朝演說》﹐他宣告﹕“人們啊﹗ 真主說﹐我從一男一女上創造了你們並使你們發展成為宗族和國家﹐以便你們互相認識。 …… 人們啊﹗ 一個穆斯林是另一個穆斯林的兄弟﹔天下的穆斯林彼此都是兄弟。”

  從那以後的一千四百多年﹐穆斯林定期到麥加去朝覲的制度延續至今﹐只要地球上有出現穆斯林的地方﹐不論多麼遙遠﹐那裡的穆斯林就會遵從主命設法奔赴麥加朝覲。 路途遙遠的人爬山涉水﹐千里迢迢走向真主指定的天房﹐向真主表示敬畏和懺悔﹐祈求真主的恕饒和恩典。 從陸路上朝覲的人風餐露宿﹐飽經酷暑和嚴寒﹐在海路上航行的人顛簸於驚濤駭浪之間﹐克服各種艱難險阻、飢渴、疾病和盜匪搶劫。 他們在路途上經歷數月﹐甚至數年。 一旦朝覲者到達麥加聖地﹐賓至如歸﹐他們都受到當地部族的熱烈歡迎﹐這是先知穆聖給那裡各民族確定的規矩和禮節﹐他們必須熱情款待遠道前來朝覲的穆斯林弟兄們。

  歷代的哈里法政府都把精心保護兩大聖地和創造一切條件接待一年一度來朝的真主客人當作第一等建設工程﹐因此﹐麥加聖地保持了千年的輝煌。 哈里法們為了保證朝覲者的路途安全﹐力所能及地派遣安全部隊到遠處巡邏﹐修橋鋪路﹐挖井供水﹐沿途設立接待驛站﹐接送路途中的朝覲者﹐保護他們一路平安。 居住在麥加的各族穆斯林繼承穆聖時代的傳統﹐以主人的身份給予朝覲者無微不至的關懷和照顧﹐他們熱情地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覲者﹐不論種族、膚色、語言、男女和教派﹐一視同仁﹐都是穆民弟兄和姐妹。 歷史文件中記載麥加聖城管理官員們曾經為了對朝覲者收取入境關稅和住宿費用有過多次辯論﹐每次都以最優惠的條件寫在決議中。 教法專家們最後根據【古蘭經】和聖訓的“艾爾-卡里姆”精神確定為接待朝覲者的原則﹐即寬宏大量﹔艾爾-卡里姆是真主的美名之一﹐在【古蘭經】中有50多個同義詞。 例如居住在麥加的最古老的民族古萊什人﹐他們族內的各部落和家族在朝覲的千年歷史上形成了三種約定俗成的習慣和制度﹕“西格亞赫”(siqayah)﹐免費向朝覲者提供飲水﹐大部份人家在朝覲期間把飲用的淨水裝在大陶器罐裡保持低溫﹐製成清涼飲料接待朝覲者﹔“瑞法達赫”(rifadah)﹐向朝覲者提供免費食物﹐或者只收回原料的成本價格﹔“西達納赫”(sidanah)﹐古萊什族人們每年組織人力﹐清洗克爾白和整個禁寺。 這些制度現代已經擴大成為眾多民族的志願貢獻。

  以上介紹的是接待朝覲者神聖任務的歷史依據和經驗﹐現代的沙特阿拉伯政府一如既往繼承穆聖對朝覲的法規和歷史傳統的習慣﹐以沙特國王為真主兩大聖地的監護者保護和建設聖地和盡地主之宜接待朝覲者。 沙特政府不是承攬大權﹐一切包辦﹐發號施令﹐而是尊重歷史﹐尊重集團和個人的善良舉意和敬畏真主的善功﹐協調大家的志願奉獻﹐例如扶助古萊什民族的傳統習慣﹐組織世界各國真誠幫助朝覲人的慈善機構﹐實行統一管理﹐充份發揮保護聖地和接待朝覲者的作用。 清洗克爾白的神聖使命和儀式仍舊由公元七世紀伊斯蘭之前就掌管克爾白大門鑰匙的部落“巴尼?謝巴赫”族人主持﹐這是先知穆聖允諾他們的特權。 他們在頭人領導下每年舉行一次隆重的淨洗克爾白的儀式﹐使用滲滲泉水﹐伴以玫瑰花瓣﹐也接納一些其他民族的志願者參加清洗克爾白儀式和勞動﹐如普通平民和歷代哈里法以及沙特國王。 自從先知穆聖歸真之後﹐每個哈里法的朝代都曾對整個麥加聖城和週圍朝覲古道進行過修復和擴建工程﹐根據記載﹐在伍麥葉、阿巴斯和奧斯曼王朝時期都曾經有過浩大的擴建工程。

  自從沙特家族統一阿拉伯半島各部落創建獨立自主的王國之後﹐對保護和建設聖城的使命當仁不讓﹐進行了歷史空前規模的聖城規劃賀建設。 自從1955年起﹐法赫特國王在位的20年間﹐沙特政府為修建兩座聖城撥款高達270億美元﹔整個朝覲禁區之內的各項基礎設施的建設撥款超過700億美元﹐修建現在大家所看到的高速公路、水氣電供應、通訊和醫療設施、管理處和接待站點、沿途清真寺、旅客存車場、現代化屠宰場等。 兩大聖地的現代化工程建設不僅是為接待每年一次的朝覲人潮﹐而這兩大聖地地區已經成為全世界穆斯林全年出入、隨時做副朝功課的伊斯蘭聖地﹐特別是在齋月期間﹐每天都有二百萬人在這兩大聖寺做泰拉威拜功和整宵的夜功拜。

  沙特王國1926年統一建國後﹐第一件國家大事是保障西部領土朝覲道路的安全。

  過去那一帶地方為地方山頭部落把持﹐他們對過境的朝覲者和商隊徵以重稅﹐高額的“買路錢”增大了朝覲者的負擔。

  第一任國王阿布杜?沙烏地陛下把沿途的部落首領邀請到沙特首都和平談判﹐對他們恩威並施﹐迫使他們簽訂協議給予過境的朝覲者方便和安全保障。 國王在1955年正式宣佈廢除阿拉伯政府慣例的朝覲稅。

  如今每個朝覲者只擔負275美元的固定手續費﹐其中包括簽証費、嚮導手冊費、滲滲泉水管理費、帳篷費、區間公車交通費﹐一切費用都由政府明碼標價一次性交納﹐禁止任何巧立名目的奇捐雜費﹐朝覲區內沒有一個單獨出售門票的地方。

  在每年的朝覲人潮中﹐數以千萬計的人是接受各種民間團體和慈善機構向世界各國發放的免費朝覲招待券﹐特別是照顧一些貧苦區和宗教受壓迫地方的穆民弟兄。 沙特國王每年對巴勒斯坦、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索馬里、南北美洲、中亞、東歐等國發放1300張免費朝覲券﹔此外﹐沙特朝覲部、伊斯蘭事務部以及許多世界伊斯蘭組織也各自向各國發放數千張免費朝覲的請帖。

  兩大聖城朝覲委員會接受各國向朝覲者施捨的免費午餐和飲水﹐週年不斷向來到聖地做副朝功課的穆民弟兄提供免費飲食﹐例如阿齊茲國王慈善委員會1984年建造了一座規模宏大的冰水罐裝廠﹐每年向朝覲者免費贈送一千萬罐清涼飲料。 沙特政府商業部和交通部為向朝覲區提供食品的公司給予大力協助和方便﹐譬如免收一切管理費和課稅﹐使千萬噸的盒裝午餐、麵包、水果、清涼飲料、蜜棗、黃油、牛奶等運往麥加和麥地那﹐運輸、冷藏、儲存和分發都實行現代化管理。 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慈善家個人的捐助和奉獻也如實送到朝覲者的手中﹐例如麥加的一位商人阿布杜拉赫曼出資購買數萬顆樹種﹐對阿拉法特地區綠化﹔他還向阿拉法特地區捐贈了一套冷卻水噴霧設備﹐可以幫助那裡的溫度降低六度﹐使朝覲者生活舒適愉快。

  紅新月會在麥加市內外建造了14座大型醫院和80個醫療站﹐向哈吉們提供免費服務﹔此外﹐還有500多輛救護車和幾十架救護直升飛機隨時接受急救命令。 援助來自世界各地穆斯林的朝覲活動是當今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慈善事業。

  現在有些學者爭辯說﹐兩大聖地的這些現代化措施和大量的慈善捐助是否會降低朝覲的偉大意義。 這是我們看到的不能否定的事實﹐確實現代的朝覲旅行和功課比古代便捷和舒適得多﹐現在乘坐飛機和空調汽車的朝覲者無法想象古代先民在灼烈的炎日下沙漠中奔走的情形﹐也體會不到飛砂走石的大風暴和襲骨的寒風﹐但是﹐經過千年改造的聖地沒有改變先知穆聖確立的朝覲規則和功課﹐要求每個人以同樣的虔誠和敬意完成這些功課項目。 沙特政府以及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團體和伊斯蘭學者們堅持教育每個朝覲者必須正當舉意﹐心地純淨﹐祈求真主的恕饒和恩慈﹐這些基本精神和原則沒有變異。

  無可爭議的事實是﹐每個到達聖地的朝覲者都深刻地感受到朝覲是一次接近真主的旅行﹐看到的是復活日的演習﹐以及全人類一律平等、天下穆斯林弟兄是一家人的壯觀。 現代每年的朝覲有來自世界每個角落的穆斯林人群﹐二百多萬人操著數百種語言﹐互相心心相應﹐思想交流不言而喻﹐沒有誤解和分歧。

  正如美國黑人穆斯林領袖馬爾科姆·艾克斯在他朝覲感想中寫到﹕“我這一生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震撼心靈的事件﹐到處都是真誠的接待﹐兄弟般的友誼。 在這裡﹐從古代到今日﹐沒有種族、膚色和語言的隔閡和歧視﹐全人類都融於一個殿堂敬拜真主。”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