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賤抵嚙質嚙踝蕭>>靽∩趕隢憯
信仰是人類的天性
2003.12.17  14:09:50    南京 金維德  閱讀5983次
 《穆斯林通訊》
    


  宗教信仰是人的世界觀和人生觀,它全面解釋人類生活的意義,指導人們認識人在宇宙中的地位,認識人類存在的價值,因此、,人的任何行為部不會擺脫宗教信仰而獨立存在。

  人由思想而產生信仰,由信仰而規範人的活動,因而,信仰可以是人皆有之,信仰是人類的天性。20世紀的《拉羅斯大辭典》解釋說:“信仰宗教是人類所獨有的天性,即便是不開化的人也是如此,對神及超自然現象的重視是人類永恆的特徵之一。”

  為了論證宗教是人的天性,許多宗教學家,社會學家和哲學家們以歸納演繹的方法來揭示信仰是本能的,先天性的。

  人類對周圍事物的思考並不局限于可知世界的視聽範圍,而是擴大到對宇宙一切現象都進行思考。例如,誰創造了人?為什麼創造人?誰創造了宇宙?為什麼創造宇宙?創造人和創造宇宙的目的是什麼?等等一系列問題。對這些問題的思考迫使人們去研究追尋,並最終信仰真主。人對精神世界探索和思考的本能是永不停止的。這就是為什麼人對無限的宇宙總是會提出無窮無盡的問題,但是科學無法對這一切問題作出最終回答,比如:人死後的結局是什麼?人在短暫的生命之後是否還會有什麼永恆?我們與這種永恆有什麼關係?這些問題,迄今科學無法予以解答,只能從宗教方面找到答案,致使宗教信仰成為人的本能。

  人在遭遇危難時,在恐懼時,總會求助於“上蒼”。因為人的能力是有限的,無法擺脫自身的恐懼和危難,只能祈求“上蒼”幫助他,拯救他,使他能擺脫困難。“上蒼”就是無形的“超然力量”,就是真主。

  人面對整個大自然會感到力不從心,不管他處在身心發展的哪一個年齡段,這種感覺從不中斷,隨著人的年齡增長,這種“力不從心”的感覺也隨之加深。

  人類不僅遇到危難時,感到恐懼,本能地向真主祈禱,以等到真主的拯救,而且人類面對浩瀚無垠的宇宙同樣感到恐懼,這種恐懼本能地激發人去尋覓宇宙的創造者真主.在真主哪里,恐懼之心才得以平靜,才會感到安然無恙,接著使人與真主建立密切的關係,爾後虔誠地崇拜敬畏真主,這才是真正的宗教信仰。

  《古蘭經》的許多經文鼓勵人們觀察浩瀚無垠的宇宙,那遼闊的宇宙的各種景象,使人一方面感到造物主的偉大崇高,無以倫比,一方面感到自己的渺小和無能為力而恐懼。

  也許,有人會說:恐懼感只存在於無知愚昧的古代,它迫使古人去信仰宗教,而當今時代我們感覺不到這些了,內心也不會產生這種恐懼感,所以也就不需要宗教了。

  回答是:恐懼感不但存在於過去,而且存在於現在,將來仍會存在。因為它是無能的一種必然結果,溶化於人的本能與心態中。只是過去的恐懼因素與今天的恐懼因素相比,發生了某種變化。古人害怕的是日蝕、月蝕、龍捲風、暴雨及一些兇猛野獸,也害怕乾旱少雨,河流乾涸等等。而今天,恐懼的因素已不是這些現象,這對許多科學家來說已得到了證實,他們在各自的研究領域中,通過努力探索,找到了各種行之有效的手段,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但科學家在自己的研究過程中,普遍感到宇宙間存在著一種外在的“完美的力量”、“組織萬物的意志”、“包羅萬象的智慧”及“絕對存在偉大”。譬如眼睛的結構,身體各肢體和諧的秘密,胎兒形成時被賦予的性別,大腦細胞的組織和神經系統等等,讓人撲朔迷離。

  我們不妨提一些問題:人和科學能有效地制止地震和風暴嗎?它們頃刻間摧毀過多少座城市,使數十萬人喪生!當今人類不再需要河流與雨水嗎?當水資源枯竭的時候,昔日的歐洲,今日的西非,人類不是不約而同地感到它的嚴重威脅了嗎?“後果不堪設想”的警言,時不時的震動著世界。即使科學家能揭示某一事物的規律,瞭解它的運作情況和構造秘密,可是無法改變其規律,而只能加以利用。例如人類為征服月球、到達火星耗費了數百億資金,但人類不能改變它們的本質規律,不能調變它們固有的運行軌道。

  探索物質世界客觀規律,對於人類來說,首先應從自身的結構,各個器官及各系統看自身的結構和功能開始,進而探索宇宙星辰、地球等的運動規律。穆聖說:“認識自已就是認識真主”。人如果對最近的自己都不認識,怎能認識自身以外的東西!人的全身精密構造說明,這是造物主智慧的體現。科學越進步,科學家對宇宙的廣闊浩瀚,組織精密及其運動規律,越感到深奧莫測。使他們不得不服從于這種“創造的大能”,正是理智的激情促使人們信仰造物主的存在。誠如一個有健全思維的遊牧民所說:“駝峰證明有駱駝,趾印證明有行人。’’那麼群星璀璨的宇宙,山巒起伏的大地,波濤洶湧的大海,難道還不足以證明全知的、大能的真主的存在嗎?

  儘管人具有信仰的本能,但是《古蘭經》仍就許多有關探索宇宙形成及規律作了啟示和闡述,以促使人們去參悟真主創造的大能,從而堅定信仰,達到對真主的認識、傾服和崇拜。,人都有信仰的本能,因為信仰是人自己精神和天性的一部分。一個法國哲學家在回答他為什麼信仰宗教時說:“我不說則已,要說我就不得不這樣回答:我是一個有信仰的人,我不能違背這種人類天性。信仰是自身必不可少的一種精神需求”。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