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哨蕭嚙賭漲券踝蕭>>傳統節日
伊斯蘭曆新年元旦
2004.2.19  10:33:37      閱讀34941次
 (阿里譯自Islam Online﹐伊光編譯)
    


  伊斯蘭的“希吉來曆”1425年的元旦日(穆哈蘭月初一)就在2004年2月22日﹐星期日﹐標誌著伊斯蘭從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順利遷移到麥地那開創的伊斯蘭新紀元度過了風風雨雨的1424年了。 對於新年元旦﹐穆斯林世界沒有特定的紀念儀式﹐但在大部分伊斯蘭國家﹐希吉來曆是大家共同使用的計日曆法(如同中國的農曆---- 譯注)﹐大部分穆斯林都知道在這一天“送舊迎新”﹐新的一年開始了。


  希吉來曆是在先知穆聖歸真許多年之後﹐在第二任哈里法歐麥爾時期確定的伊斯蘭紀元新年曆﹐從先知穆罕默德遷移到麥地那那年(公元622年)為“希吉來”元年。 阿拉伯人的傳統習慣是以每年的重大事件為命名年號﹐例如公元570年為“象年”。 那一年正是先知穆聖誕生的年份﹐發生了佔領也門的基督教總督阿布拉哈率領一支擁有大象的強大作戰部隊向麥加進軍﹐目的要毀滅阿拉伯人每年朝拜的象征克爾白﹐但遭到奇跡般的慘敗。 (請參看《古蘭經》第105章“象章”經文。) 哈里法歐麥爾決定要為伊斯蘭社會確定新世紀的開始﹐他可能的選擇包括先知穆聖的誕辰或歿祭的年份﹐也可能是真主啟示開始頒降先知成聖的那一年﹐但他決定選用先知穆聖從麥加順利遷移並且成功地創建了第一個穆斯林社會的那一年﹐不但意味著這個社會形態將永遠繼續下去﹐而且提醒後代穆斯林不要忘記先知穆聖遷移“希吉來”的深遠涵義。


  先知穆聖承領真主的命令在他的家鄉麥加傳播伊斯蘭已經十多年了﹐只接納了人數很少的歸信者﹐而且大部分是當地的奴隸和貧苦階層﹐面對強大的伊斯蘭敵人古萊什部族的虐待和迫害﹐沒有形成對抗的勢力。 他們耐心地等待著真主恩賜良機﹐以求發展。 在先知穆聖開始傳播正道的第十二年﹐從麥加附近葉斯里布(以後改名為麥地那)來了十二位朝聖的“香客”﹐他們在麥加接受了伊斯蘭﹐並且在麥加郊外阿蓋白小鎮同先知穆聖舉行秘密會談﹐邀請先知穆聖到他們那裡去傳播伊斯蘭。這就是伊斯蘭歷史上著名的“阿蓋白誓約”﹔根據協議﹐先知穆聖派遣了一名有學識的弟子穆斯阿布•本•歐邁爾隨他們到葉斯里布傳播真主的啟示﹐發展伊斯蘭信士。


  第二年(公元622年)6月﹐從那裡來了七十五名“香客”﹐其中有兩名婦女﹐代表葉斯里布的所有部落。 他們都歸信了伊斯蘭﹐成為最早的穆斯林﹐來到麥加晉見先知穆聖﹐邀請他帶領弟子們移居到他們那裡去建立穆斯林的社會﹐維護各部落和平。


  他們在與先知穆聖的秘密會晤中﹐發誓效忠伊斯蘭﹐保護真主的使者﹐服從他的命令﹐傳播伊斯蘭正道﹐這就是著名的“第二次阿蓋白誓約”。 在這些客人離開麥加後的幾個月中,先知穆聖獲得真主啟示﹐許可他遷移到新的地方開展伊斯蘭運動﹐制定了具體遷移規劃﹐分散組織小隊人員陸續悄悄移民﹐並且規定他們的身份是“遷士”﹐到達那裡之後便可得到當地新穆斯林“輔士”的熱情接待。 在那些獲准遷移的麥加穆斯林中﹐有許多人拋棄了全部家產和田地﹐投奔先知穆聖指定的地方﹐表現了早期的穆斯林對真主和真主使者的忠誠和信賴。在第二次“誓約”簽署後的第三個月﹐公元622年9月﹐真主派遣哲卜利勒天使向先知穆聖傳遞啟示﹐伊斯蘭的敵人正在密謀要在那個夜間殺害他﹐命令他立即趁夜潛逃。 敵人制定了嚴密的謀殺計劃﹐內外幾層圍困了先知穆聖的居所﹐最裡層的殺手持利刃衝進他的臥房﹐但發現躺在他床上睡覺的是他的侄兒阿里﹐意識到行動破敗。 敵人立即派重兵出城堵截所有通道﹐四處搜捕。


  先知穆聖在他的一位大弟子阿布•伯克爾陪同下出了麥加城﹐在離開麥加郊外之前先進入了一個隱蔽的山谷﹐一連三天藏身在一個山洞裡。 曾經有一次﹐敵人的士兵攀登到山坡上洞口附近﹐只看到一個多年無人進入的荒洞﹐因為洞口雜草叢生﹐結滿了蛛網﹐還有母鴿在巢窩裡孵蛋﹐這些奇跡掩護了躲藏在洞中的兩個人。 敵人停止搜索之後﹐他們二人走出山洞﹐僱了一名熟知地理的嚮導﹐帶領他們繞道海邊進入葉布里斯城﹐受到弟子們出城熱烈迎接。 當地的人﹐紛紛要求先知穆聖居住在他們的家中﹐但根據先知穆聖的指示﹐讓他的坐騎駱駝自由行走﹐就在駱駝自動停下的地方安身﹐並購買了那裡的土地和房產﹐建造了現在仍存的先知清真寺﹐這座伊斯蘭發展基地的聖城以後改用一個吉祥的名稱“麥地那”。 一切都憑著真主的默助和引導﹐先知穆聖領導他的弟子們在麥地那逐漸發達起來﹐創建了穩固的伊斯蘭基業。 先知穆聖在麥地那的十年﹐建立了各種典章制度﹐同當地的許多部落簽訂了幾項重要的和平協定﹐經歷了幾次自衛戰爭﹐保證了伊斯蘭社會的發展﹐與此同時﹐陸續下達的真主啟示全部完成。 在先知穆聖歸真之前﹐他在最後一次朝覲時發表了《辭朝演說》﹐他宣佈﹕“真主說﹕‘今天﹐我已為你們成全你們的宗教﹐我已完成我所賜你們的恩典﹐我已選擇伊斯蘭做你們的宗教。’”(5﹕3)“希吉來”的重大意義在於﹐先知穆聖根據真主的啟示﹐為伊斯蘭的信士創立了天下穆民皆兄弟的思想﹐為全人類樹立了和平友好互相平等的榜樣。 真主在《古蘭經》中啟示說﹕“眾人啊﹗ 我確已從一男一女創造你們。 我使你們成為許多民族和宗教﹐以便你們互相認識。 在真主看來﹐你們中最尊貴者﹐是你們中最敬畏者。 真主確是全知的﹐確是徹知的。”(49﹕13)


  當初拋棄家產背井離鄉為伊斯蘭事業跟隨先知穆聖而來的遷士們﹐一無所有﹐許多人身無分文﹐而且他們原先的身份很不相同﹐有貴族、商人、學者﹐也有農民和奴隸。 先知穆聖號召麥地那當地歸信伊斯蘭的穆斯林輔士們應當盡地主之誼幫助這些無依無靠的麥加流亡來的難民﹐把他們當作自家弟兄﹐互相應當以“穆阿哈”(穆斯林弟兄)相稱﹐都是一家人。 每個輔士的家庭﹐不論貧富﹐都接納了一名或數名遷士﹐居住在他們的家中﹐分享家庭中的一切﹐完全享有一名家庭成員的權力﹐同吃同住﹐不分彼此﹐同舟共濟。


  這在當時的阿拉伯半島是不可思議的社會奇跡﹐因為阿拉伯人千百年來習慣於以部落和信仰分成幫派﹐互不往來﹐民族糾紛和戰爭永無寧日。 在先知穆聖依據真主啟示創立的新社會中﹐各族一律平等﹐互為兄弟﹐不分階級、部落、祖先、傳統、膚色和種族﹐融為一個大家庭。 伊斯蘭的民族平等制度﹐不是因為遷移暫時性過渡措施﹐而是伊斯蘭創始的新型人類學和社會學﹐從一開始就確立了永恆的社會機制﹐成為全人類的榜樣。 例如非洲人黑人奴隸比拉利獲得穆斯林弟兄贖身和解放後﹐成為自由人﹐他被麥地那輔士阿布•拉瓦哈接納﹐成為他家庭中的成員﹐以穆阿哈弟兄相稱。 在雙方心理中﹐過去傳統的種族分歧和階級歧視蕩然無存﹐共同生活在認主獨一的光亮之中。


  當先知穆聖在麥加傳播伊斯蘭正道的十三年中﹐那裡只有阿拉伯貝都因族的各種部落﹐種族單純﹐傳統類似﹐但遷移到麥地那之後﹐先知穆聖領導的穆斯林弟子們所接觸到的人﹐不但有不同的種族﹐而且有不同的信仰﹐例如猶太人和基督徒﹐是伊斯蘭走向世界的第一步﹐而且是十分完美和成功的一步。 希吉來標誌了一個代表全人類普世信仰的開始﹐以“希吉來”這個具有時代創新意義的事件來做伊斯蘭曆法的名稱﹐深刻的涵義﹐余味雋永。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