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蝢拙蝑>>信仰問答
為什麼朝向克爾白﹖
2005.1.20  11:02:08      閱讀18350次
 阿里譯自 www.netcomuk.co.uk
    伊斯蘭信仰的至高理念是認主獨一﹐崇拜和贊頌天地萬物的造物主﹐不以任何物體為伊斯蘭信仰的代表或象征﹐人間的一切活動都直接聯想到真主﹐穆斯林對真主的敬畏表現在一切言行之中。 穆斯林與其他文明民眾的區別就在於﹐對真主的唯命是從﹐以真主使者的言行為生活指導﹐從搖籃到墳墓都走在真主引導的正道上。 《古蘭經》說﹕“當信士被召歸於真主及其使者以便他替他們判決的時候﹐他們只應說﹕‘我們已聽從了。’ 這等人確是成功的。 凡順從真主和使者而且敬畏真主者﹐確是成功的。”(24﹕51-52) 散佈在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在禮拜的時候有一個固定的朝向﹐就是位於麥加聖城中心的天房克爾白﹐表示對真主的聯想、接近和敬畏。 穆斯林的功修之一是朝覲﹐要從自己的家鄉奔赴麥加﹐親自到麥加聖寺中圍繞克爾白行走﹐路途不論遠近﹐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心﹐不存在“小聖地”之類的代替地點和物體。 任何交通工具都許可採用﹐來到麥加的朝覲者都高頌“應召詞”說﹕“真主啊﹗ 我應你的召喚來到了﹗ 我應你的召喚來到了﹗” 這個崇拜和接近真主的朝向是真主為最早的奴僕確定的﹐以後的列位使者又恢復了這原始的天房。 《古蘭經》說﹕“為世人而設立的最古的清真寺﹐確是在麥加的那所吉祥的天房、全世界的嚮導。”(3﹕96)

  禮拜和朝覲面向天房的方向便是對真主順從的表示﹐時刻提醒自己對真主的敬畏﹐優秀的穆斯林必然是對真主唯命是從的信士和勇敢的奮鬥者。 天房只是人間一處建築物﹐是真主命令他的使者在那個部位建造的房子﹐成為永恆的地標﹐它本身沒有任何靈性和智慧﹐它不知崇拜﹐也毋須崇拜。 這座房子曾經被毀壞過﹐重建過﹐褻瀆過﹐恢復過﹐但是仍舊挺立在真主指定的原來位置上﹐不論信士走向東方或西方﹐他敬畏真主的心與這座神聖的房子魂縈夢縴﹐所以﹐天房只是對信士順從、忠貞和記念真主的考驗。 仁慈的真主為他的信士確定了這樣一個禮拜和朝覲的標誌﹐也是引導信士們互相認同和團結﹐共同攜手走在真主的正道上。 大學者穆罕默德•伊格巴爾曾經寫過一首詩﹐題目是《心靈裡的歌》﹕
  認真主﹐稱兄弟﹐團結統一﹐
  真信仰﹐忠誠心﹐榮耀無比﹔
  偽信士﹐造分裂﹐光榮全棄。
  至聖出﹐民得救﹐正道再續﹐
  信士醒﹐得一統﹐重整大旗﹔
  遵真經﹐從聖人﹐天房行禮。

  穆斯林世界的團結﹐有許多必備的因素﹐如認主獨一、遵奉天經、跟隨至聖、遵法守紀﹐禮拜和朝覲的朝向也是必不可少的條件之一。 克爾白天房不是信仰的象征﹐只是一個固定的標誌﹐是在穆斯林心目中社會團結、紀律嚴明和行為統一的標誌。穆斯林每日禮拜﹐朝向是克爾白﹐心中想到所有穆斯林都在順從主命﹐做同樣的禮拜﹐感覺到同在地球上萬眾一心﹔禮拜的人﹐面向天房﹐高聲贊主﹐即刻拉近了同真主的距離﹐意識到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是真主平等的奴僕﹔朝覲的穆斯林﹐從四面八方來到真主的天房之下﹐向真主表示順從和敬畏﹐這時﹐朝覲者所見所聞﹐都是穆斯林弟兄﹐看到來自世界各地同胞膚色不同、語言相異、文化有差別﹐但是敬畏之心相同﹐都是遵奉同樣的經典﹐跟隨同一位先知至聖﹐我們都是一家人。 伊斯蘭是真主恩賜人類的精神共性﹐穆斯林同胞們團結一致﹐人多勢眾﹐天下無敵﹐勝利必然屬於我們。

  真主命令先知易卜拉欣重建這座人間最古老的屋子﹐後來又啟示先知穆罕默德收復麥加聖地﹐恢復古聖賢的朝覲傳統﹐因此﹐天房不是一座孤立的建築﹐週圍的一切都保存著列聖的遺跡。 朝覲的人﹐舉行過繞行天房的禮儀之後﹐訪問各處聖跡﹐觸景生情﹐幫助回憶歷史﹐從古到今的所有使者都傳播同樣的真理﹕認主獨一﹐敬畏真主。 朝覲的人都能感受到信仰伊斯蘭是真主恩賜的幸福﹐走在人類的正道上﹐心中有光明﹐任憑生活中風浪和顛簸﹐克爾白代表了真主的仁慈和保護﹐精神得到鼓舞和安慰﹐堅定信心﹐力量百倍。

  假如地球上沒有這樣一個朝覲的位置﹐各國穆斯林就不可能產生這樣的認同﹐也許只能到附近祖先墓地叩拜聚會﹔假如禮拜沒有統一的朝向﹐大家可想而知﹐一市之內三座清真寺﹐殿堂不會一種模樣﹐即使同聚一堂做禮拜﹐可能分成許多團伙﹐選定各自的方向﹐彼此永遠不可能達成一致意見。 也許一千多年前﹐沒有人想像到﹐昇騰到太空中遙望地球上的情景﹐今天可以成為現實。 那麼﹐登上月球在旋轉中俯瞰地球上的穆斯林﹐他們禮拜是朝著同一中心點﹐而且每年朝覲的人走向共同聚會的天房﹐他們的一致行動是在表示﹐心朝同一個目標﹕認主獨一﹐敬畏真主。 如果有一種儀器能收聽到祈禱的聲音﹐大家都以高聲贊主“按拉乎艾克白勒”開始﹐站立時都在誦讀同樣的“法諦海”﹐而且必須是古今一律的阿拉伯語發音。

  克爾白的意義不是一個地理位置的問題﹐位於哪一個國家也並不重要﹐而是居於全世界穆斯林的中心﹐不僅是精神的中心﹐而是事實上物體的中心﹐所有的穆斯林都圍繞著這個神聖的天房在旋轉。 真主命令說﹕“你們無論在哪裡﹐都應當把你們的臉轉向禁寺。”(2﹕144) 參加旋轉的最裡層﹐是朝覲者和一年四季的副朝者舉行繞行天房的禮儀﹐第二層次是在麥加城中的人群﹐他們有特權在同一城內選擇不同方向面朝克爾白﹔再向外圈四射﹐每座城市的人禮拜只能選擇一個共同的方向﹐週圍圈子越來越大﹐層次越來越多﹐世界上任何地方的穆斯林都在朝向天房的方向禮拜﹐東西南北集中在這一個點上。 這些人﹐都是認主獨一﹐心中有伊瑪尼﹐遵循聖訓和聖行﹐排除了地方歷史、文化背景、皮膚顏色和語言差別﹐敬畏真主把他們區別於其他人群。 活著的人如此﹐被強大的向心力吸引﹐歸真的穆斯林他們屍體掩埋時﹐也同樣面朝天房﹐期待著復活日真主的召喚。 如果我們進入時光的隧道﹐倒退到一千四百年前﹐然後再往回走﹐順著時間觀看﹐看到天房仿彿是一盞明燈﹐它發射的光芒照亮的光圈越來越大﹐每一個世紀都在向外沿發展。 最初的光圈只有阿拉伯半島的紅海沿岸﹐今天的光圈概括了全世界﹐凡是有人居住的地方都有穆斯林。 克爾白就是全世界穆斯林的心靈中心﹐居住的中心和團結的中心﹐世界上過去、現在和將來﹐直到世界末日﹐人類的任何其他信仰和文化都沒有這樣的一個精神中心。

  回答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把克爾白選為伊斯蘭信仰的中心﹖ 根據伊斯蘭文化史的傳說﹐先知阿丹和哈娃從天堂中下降到地球上﹐就落在那個地方﹐當然時間過得太久﹐沒有考古的證據可以證明﹐但是《古蘭經》的經文有顯示﹐如﹕“我以你原來所對的方向為朝向﹐只為辨別誰是順從使者的﹐誰是背叛的。”(2﹕143) 真主命令他的使者易卜拉欣恢復重建了這座“為世人而設立的最古的清真寺”克爾白。 《古蘭經》說﹕“我曾為易卜拉欣指定天房的地址。”(22﹕26) “當時﹐易卜拉欣和易司馬儀樹起天房的基礎。”(2﹕127) 從那以後﹐認主獨一的正統就在先知易卜拉欣的後裔中傳承﹐中間經歷過穆薩和爾撒時代﹐直到先知穆罕默德﹐真主的最後真經第一次就在那裡下降。

  麥加的禁寺中有一座“吉祥的天房”﹐是“全世界的嚮導”﹐因為亙古以來﹐那裡常住真主的使者﹐民眾直接獲得真主的啟示引導﹐信士們朝向天房禮拜和祈禱﹐凝聚了深厚的崇拜和功修積澱﹐空中和地下結晶了世界上最燦爛的都阿宜﹐構成了無數虔誠人心敬畏真主的“吉祥”。 克爾白建造在人間的一個最神聖的地點﹐學者們說﹐那裡就是世界的中心﹐也是世界的至高點﹐因為天房距離天堂最近﹐是真主選擇的地方﹐也是千萬年來﹐信士們的禮拜和功修抬高了那裡的神聖地位﹐不論是心嚮往天房﹐或者走向天房﹐都能最接近真主。 祝愿穆斯林弟兄們多福﹗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