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賤抵嚙質嚙踝蕭>>靽∩趕隢憯
受真主保護的經典古蘭經
2005.5.23  17:19:05    (Harun Yahya)  閱讀6837次
 (阿里譯自Islamic City﹐伊光編譯)
    今天全世界穆斯林所看到的《古蘭經》﹐正是真主頒降給他最後使者先知穆聖(祈主福安之)的原本經典﹐沒有一個字母的改動。 第一個證明﹕真主許諾了對這部經典的保護﹐清高的真主在尊大的《古蘭經》中說﹕“我確已降示教誨﹐我確是教誨的保護者。”(15﹕9) 第二個證明﹕世界上的穆斯林沒有見到過不同版本的《古蘭經》﹐凡是原文阿拉伯文的《古蘭經》﹐全世界一個樣。


  在《古蘭經》之前﹐真主在人類的不同時代通過他的各地使者下降過許多種經典﹐但是至今沒有一本完整地存在﹐許多宗教都有有據可循的“聖書”或“經典”﹐但都是經過傳抄修正或後人重寫的經書﹐儘管其中包涵許多真理﹐但都不能證實就是造物主下降的真經原本。 真主特派他的最後使者﹐鄭重地降示一本全新的啟示經典﹐並且真主許諾﹐再也不許可任何人在傳抄中修改﹐也不會在人間被毀滅﹐使後人回顧重寫。 先知穆聖是個文盲﹐他每得真主的啟示﹐必須依靠身邊的書記員作記錄﹐把文字記錄念給穆聖聽﹐直到都能背誦﹐然後由會寫字的弟子複寫許多份﹐都經過驗證無錯誤﹐保證從原始就不會有一字之差。 《古蘭經》在下降的過程中﹐就確立了嚴格的讀音規則和傳抄紀律﹐“你不要搖動你的舌頭﹐以便你倉卒地誦讀它。 集合它和誦讀它﹐確是我的責任。 當我誦讀它的時候﹐你當靜聽我的誦讀。 然後解釋它﹐也是我的責任。”(75﹕16-19)


  在先知穆聖歸真之時﹐《古蘭經》下降完畢﹐但尚未編排成為一部經書﹐他的第一任哈里法(繼承人)阿布•伯克爾(公元632-634年)﹐把彙集和編排先聖遺留的經典當作第一使命。 在第三任哈里法奧斯曼的時代(公元644-656年)﹐責令文書官員把《古蘭經》準確地抄寫和複製許多冊﹐派特使送到伊斯蘭世界各地的重要城市﹐成為散佈各地的標準原本﹐命令任何人抄寫和複製《古蘭經》﹐必須依此為準。 公元七世紀﹐世界上人類的文明都進入了完全成熟的時期﹐標誌是有了書寫文字﹐並且用文字記錄天文、農事、醫藥和戰爭﹐編寫歷史、法律、哲學和詩詞。 許多國家都有了知識階層﹐讀書人在東方和西方都享有較高的社會地位﹐在阿拉伯半島也不例外﹐因為在先知穆聖的弟子中﹐就有一大批能讀會寫的文化人。 他們是伊斯蘭第一代弟子﹐但也是準確和完整記錄《古蘭經》的見證人﹐維護經典不變樣﹐優良的傳統延續了一千四百多年﹐在真主的祐助下﹐在人間保留了一部真經。


  《古蘭經》是一部完整的經典﹐人類生活的各種事務﹐包羅萬象﹐沒有任何遺漏﹐證明是來自造物主的智慧﹐對人類的憐憫和教誨。 平常人看不明白《古蘭經》的內在體系﹐因為不是類似通常人們所熟悉的辭典或史冊﹐真主在不同時期的啟示都包涵著許多奧秘﹐任何時代都有那樣的事例﹐都有參照價值。 《古蘭經》說﹕“難道他們沒有研究《古蘭經》嗎﹖ 假如它不是真主所啟示的﹐他們必定發現其中有許多差別。”(4﹕82) 任何人類的著作﹐都難免有錯誤﹐因為每個人都有先天不足的地方﹐不論多麼慎密的思考﹐總會有缺陷﹐即使當時不被發現﹐時過不久﹐漏洞暴露無遺﹐所以人們對書籍中的錯誤和缺陷習以為常。 但是﹐《古蘭經》沒有這些通常的弊端﹐任何一個字都不會與其他字發生矛盾和排斥。 《古蘭經》涉及的內容極其廣泛﹐例如有歷史、有法律、有經濟制度、有軍事戰略、有信仰原則、還有許多先知和民族的歷史事跡﹐所有這些內容﹐沒有絲毫與事實相悖的疑點。



  凡是在《古蘭經》中論述過的學術問題﹐不論是天體學、生物學、昆蟲學、物理學和化學﹐即使以至今最新的科學發現﹐也沒有出現任何不合情理的描述。 《古蘭經》中的科學奇跡是這個世紀的研究新課題﹐引起許多人的好奇﹐證實《古蘭經》是真主啟示的語言﹐因為當時的人類﹐誰都沒有這些高深的知識。 考查公元七世紀時期阿拉伯社會的文明和人們的知識水平﹐同《古蘭經》中闡述的原理大相徑庭﹐譬如當時的人們普遍認為天圓地方﹐天空蒼穹是靠著高山支撐才不會塌下來。 但是﹐《古蘭經》明確地教誨無知的民眾說﹕“真主建立諸天﹐而不用你們所看見的支柱。”(13﹕2)


  《古蘭經》所使用的語言﹐令人感到驚嘆﹐呈現出非人類的作家所能設想的優美和用詞準確。 當時的阿拉伯人經常比賽詩詞﹐但散文的寫作還不多見﹐《古蘭經》誦讀的和諧聲韻和深邃精密的哲理﹐征服了那些咬文嚼字的詩人。 根據歷史記載﹐先知穆聖的許多弟子﹐是因為聽到別人誦讀《古蘭經》受到神奇語言而感動﹐追求伊斯蘭真理﹐渴望成為穆斯林﹐因為他們深信這是真主直接下降的經典。


  《古蘭經》是用當時已成熟的阿拉伯字母拼寫的文字確定下來﹐後人的研究逐漸發現文字中包涵著無數奧秘﹐是任何作家文字作品中不可思議的奇跡。 例如“一天”這個詞﹐不多不少正好是365次﹐“日子”的複數重複了30次﹐而“月份”這個詞只出現了12次﹔惡魔與天使這兩對抗的詞出現了相同的88次﹔今世與後世兩個詞分別各為115次﹔“懲罰”出現了117次﹐而“寬恕”是懲罰一詞出現次數的兩倍共234次﹔“財富”一詞有26次﹐而“貧窮”只有13次。 這些是迄今為止學者們所能發現的“古蘭經數字奇跡”﹐其他更為奇妙的奧秘有待於以後人深入研究和發現。 《古蘭經》在頒降的當時﹐乃至今日﹐都是被信士們承認是真主啟示的真言﹐所以﹐穆斯林從古到今都為捍衛伊斯蘭和神聖的經典不顧辛苦和生命危險﹐真主給這些衛道者無窮的恩賜和頑強的力量。 這個奮鬥還要繼續﹐只要有惡魔作亂和破壞﹐人間陰氣不散﹐就有堅定不移的信士挺身而出﹐誓死保護真主的光明經典。


  《古蘭經》中有多處“挑戰牌”﹐對不信道者挑戰﹐如果他們對這部真主的經典真實性﹐有所懷疑或者不信﹐就請他們自己試試寫作的功力﹐仿照《古蘭經》寫一段﹐讓世人評論能否達到這樣神奇的水準。 例如﹐《古蘭經》說﹕“如果人類和精靈聯合起來創造一部像這樣的《古蘭經》﹐那麼﹐他們即使互相幫助﹐也必不能創造像這樣的妙文。”(17﹕88)


  人類是自作聰明的動物﹐思想活躍﹐詭計多端﹐世間總須保留一點真實的造物主真言為價值準則和依據﹐人類需要一部信譽可靠的真經。 各地都有受人崇拜的思想家和理論家﹐編造理論學說﹐論證某種規律﹐解釋某些現象﹐他們著書立說。 宣傳家和鼓動家﹐妙語聯珠﹐舌吐蓮花﹐報刊雜誌廣播電視﹐都是他們說話的天下。


  自從有了文字以來﹐現代人的寫作是最興盛時期﹐各種著作汗牛充棟﹐資訊爆炸﹐知識浩如煙海﹐但都顯示了人類思維的限度和不足。 《古蘭經》從下降日就是真理的忠實記載﹐經歷過一千多年的人間戰火、朝代更迭、敵人的仇恨和焚燒﹐始終保持真經只字不受傷害。 今天的穆斯林﹐誦讀尊大的《古蘭經》仍是真主最後使者傳播真主啟示時的原汁原味﹐因為《古蘭經》是真主在人間唯一的純正經典﹐受到真主許諾的保護。 只有經得起時代的考驗﹐才能證明是真理﹐這樣的書人間只有一部﹕聖潔的《古蘭經》。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