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賤抵嚙質嚙踝蕭>>靽∩趕隢憯
泰格瓦﹕信仰貴在至誠
2006.9.12  15:11:15      閱讀17565次
 
    任何阿拉伯文以外的語文都不可能完美地表述崇信真主的原意﹐因為每種語言都是當地歷史和文化的載體﹐涵義受到民族思維的局限﹐例如“敬畏”。 在中國的社會環境中﹐穆斯林使用漢語表達伊斯蘭的信仰﹐所以借助於佛道的詞語描述《古蘭經》中真主啟示和信士的信仰感情﹐如在天經、天命、天使、天方、天園、天課中的“天”字。 以“敬畏”表示虔誠和誠信﹐本身就有語意的問題﹐“敬”的涵義太膚淺﹐不足以表達對真主的衷心崇拜﹐例如“尊敬”、“敬佩”、“敬仰”﹔而“畏”就有對某種強暴勢力的恐懼感﹐如“畏懼”、“畏怯”或“畏罪”。


  此外﹐中國人是一個沒有真實宗教的民族﹐影響中國社會兩千多年文化的儒家學說﹐屬於代表性的世俗文明﹐孔夫子希望創立一種不信神的社會制度和倫理規則。 儒家所設想的社會﹐是以仁義禮智信“五常”與“三綱”和“五倫”相配合﹐並以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些原則為生活規範。 孔夫子說過許多“畏天命”的話﹐也承認抽象的“天道”﹐不等於信仰造物主﹐而對後世避而不談﹐如“子不語怪力亂神”、“未能事人﹐焉能事鬼”等這些說教﹐否否認人死之後的靈魂去向以及對活人有任何意義。 從最原始的孔子思想到後代演變的儒家學說﹐雖偶爾也被稱作“儒教”﹐但中國思想史中自始至終貫穿著一種理想主義﹐即不信奉造物主﹐也不考慮死後復活。 儒家學說的目標﹐是以單純的現世生活規範和社會禮法建構一個人人遵守仁義道德的理想君子國﹐但在歷史上從來沒有實現過﹐孔門弟子自古多偽君子。


  在這種從根本上是無神論的思想基礎和文化背景下﹐從境外傳入的任何宗教也都不能真正兌現﹐成為真實的宗教﹐不論歷代朝代君王的信佛或信道、民間的各種迷信活動、幫會的精神力量、以及太平天國的“拜上帝會”﹐都使真正的宗教進入中國之後落進儒家學說無神論的大染缸。 伊斯蘭也不例外﹐所以很容易被理解為一種“特殊生活方式”的少數民族。 過去把穆斯林稱作是“回教徒”也是借用的佛教詞語﹐因為“普賢菩薩十大願王”中的第十大願是“普皆回向”。 根據佛教大法師的解釋﹐是“回轉自己所修的善根功德﹐趣向於所期之目的地”﹔許多中國北方的阿訇解釋說﹐“回回”就是“回心轉意”的意思﹐帶有很濃厚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思想。 用“清真”兩字代替伊斯蘭﹐更不用說了﹐本來就是道家的術語﹐常見於幾種道教經典﹐宋朝之前就有幾座命名為“清真寺”的道庵。 本文的原文開場白是美國休斯頓的一位伊瑪目克迪斯•謝里夫﹐在講解“泰格瓦”這個詞語時﹐用了許多英文伊斯蘭詞彙、基督教傳統和西方社會文化作了分析。 我感到翻譯這些英文詞和社會術語很困難﹐因此就把內容轉為中國的文化和信仰語言討論﹐保持文章的格式不變。 以上算不得翻譯﹐只不過是編譯者對原文的敘述或議論。


  現在再回到原文的信仰用詞上來。 不論哪個民族﹐任何一個詞語都有深層內涵的“語意”和“語境”﹐一般來自歷史、哲學、傳說、習慣、風俗或文學背景﹐屬於那個民族特有的文化和思想。 我們討論的《古蘭經》經典用詞是“泰格瓦”﹐究竟有什麼特殊的涵義﹖ 正確理解這個詞﹐以及許多其他伊斯蘭的詞語﹐將對信仰會發生本質的認識和變化﹐因此十分重要。


  當年第二任哈里法歐麥爾﹐在一次演講中﹐有人要求對“泰格瓦”給予具體解釋。 他打了一個比喻說﹐泰格瓦就是好比一個身穿昂貴衣服人走在一條兩邊都是荊棘或有刺植物的狹窄小道上。 他小心翼翼地邁步﹐四處張望﹐隨時都在攏著他的衣角﹐生怕劃破他貴重的美服。 這個比喻也必須從古代阿拉伯人的文化心理來理解﹐因為美服代表人的品格和道德﹐而路邊的荊棘代表自由發展和個人慾望的精神侵害。 身穿昂貴服裝的人﹐必須小心翼翼的走路才能保護的他的道德和品性。


  “泰格瓦”在《古蘭經》的語言中﹐代表了信仰的核心﹐認主獨一的全部理念和真實感情﹐全心全意地敬畏真主﹐記念真主﹐就像一個忠誠的奴僕侍奉他高貴的主人。 在他有知覺的任何時刻﹐都意識到﹐感覺到﹐真主在注視著他﹐他心中在想著真主﹐他在真主面前沒有絲毫隱私﹐更沒有片刻懈怠或疏忽。 他的一切行為都以真主的教誨為準則﹐任何一點偏差都會使他感到羞愧和不安。


  “泰格瓦”與其說是信仰或認識﹐不如說是一種高度集中的精神狀態﹐隨時避免兩種情況﹕不能有使真主不喜悅的言行﹔不能有傷害自己和傷害他人的舉動。 哈里法歐邁爾在演講中﹐具過一個這樣的例子。 他說﹐市場上有一個賣牛奶的婦女﹐她的生意很好﹐供不應求。 為了多賺錢﹐她暗中在牛奶中加了水。 她的小女兒對母親說﹐這個行為不好﹐這是欺騙。 母親說﹐沒有關係﹐反正哈里法看不到﹐她不會受到懲罰。 女兒說﹐哈里法也許看不到﹐真主會看到她和她母親的作為﹐因此感到害怕。


  “泰格瓦”可能理解為“信仰”﹐但不是信仰的形式﹐不在於每天多少次禮拜﹐多麼頻繁地守齋戒﹐或誦讀多少遍《古蘭經》﹐而是內心裡的感情、感覺、感受﹐同真主的密切關係﹐對真主的時刻記念﹐並且在行為中的表現。


  “泰格瓦”在歷史上出現在許多哲學家的著作中﹐用各種語言描述信士同真主的感情﹐描述真主對他們的精神影響。 《古蘭經》中有許多先知的事跡﹐他們的遭遇和表現就是泰格瓦的形像記錄。 每個時代都有一些真誠的信士達到了高度的泰格瓦﹐但是﹐哲學家們很難用語言描述這種信仰的精神狀態﹐更難用其他語言翻譯這個《古蘭經》的詞語。 “泰格瓦”不是信士崇拜真主的單向行為﹐而是真主與信士的互相感情交流﹐如《古蘭經》說﹕“真主喜愛那些民眾﹐他們也喜愛真主。 他們對信士是謙恭的﹐對外道是威嚴的﹐他們為主道而奮鬥﹐不怕任何人的責備。 這是真主的恩惠﹐他用來賞賜他所意欲的人。”(5﹕54) “凡踐約而敬畏的人﹐都是真主所喜愛的﹐因為真主確是喜愛敬畏者的。”(3﹕76)


  “泰格瓦”不是什麼人設想的宗教崇拜儀式或幾個天才編造的精神信仰制度﹐而是真主的啟示和命令﹐引導真誠的信士建立同真主的關係。 每個人必須從他所獲得的各種恩惠中主動和自覺奉獻一部分向恩賜他的真主表示感謝和記念﹐如時間、金錢、慾望﹐甚至生命。 任何奉獻都不是對真主的“貢品”﹐真主什麼都不需要﹐而全部都是奉獻者個人接受真主考驗的表現和內心忠誠的表達﹐有奉獻者﹐本人立即得到回賜和報償。 先知穆聖在教誨他的弟子們時說﹐敬畏真主的表現﹐其收穫之一是能從敬畏中回味和品嘗到真主恩賜的甜蜜﹐這種只有信士心裡深處的體悟更加強化了對真主的敬畏和崇拜。


  第一、“泰格瓦”是精神狀態﹐但表現在行動中﹐泰格瓦的實際表現是行動﹐敬畏真主之情傳播到一切行為之中﹐對週圍的人、對社會事物、對任何生物﹐都會發生了感情的變化。 因此﹐泰格瓦產生仁愛之心﹐內心充滿了對人和社會的憐憫、同情、惻隱、羞愧和責任感﹐使人性從根本上發生變化。 《古蘭經》說﹕“只因為從真主發出的慈恩﹐你溫和地對待他們。”(3﹕159) “你們應當行善﹐真主的確喜愛行善的人。”(2﹕195)


  第二、“泰格瓦”使信士生活在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精神狀態中﹐侍奉真主服務社會唯恐有所閃失和錯誤﹐經常在檢討自己。 《古蘭經》說﹕“真主的確喜愛悔罪的人﹐的確喜愛潔淨的人。”(2﹕2220 經常思過而隨時悔改的人﹐使精神和靈魂永遠保持潔淨。


  第三、“泰格瓦”幫助信士排除私心雜念﹐清除自私自利之心﹐對人公道和正義。 《古蘭經》說﹕“真主確是喜愛公道者的。”(5﹕42)


  當今的世界﹐人類不少吃穿和用品﹐物質富足﹐但精神貧困﹐到處缺少精神食糧﹐因為缺少真正的信仰。 人類的特質是精神﹐精神須有正道信仰來滋養﹐形成思想和價值觀﹐引導健康的生命取向和生活方式。 “泰格瓦”是《古蘭經》用語﹐是整部《古蘭經》對穆斯林引導和教誨所產生的美好果實﹐造就一個純粹的人﹐完美的人﹐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泰格瓦”的精神體現了伊斯蘭文明和人性的本質﹐個人的成功必然形成社會的成功﹐因此是建立伊斯蘭文明大廈的堅定磐石和基礎。


  在《古蘭經》開始的經文中﹐開宗明義闡明了“泰格瓦”的實際涵義﹕“這部經﹐其中毫無可疑﹐是敬畏者的嚮導。”(2﹕2) 中文翻譯“敬畏者”來自《古蘭經》詞語Al-Muttaqun﹐意思是“具備泰格瓦精神的人”。 根據《古蘭經》修辭學家的解釋﹐“泰格瓦”在這裡是指信士獲得通向《古蘭經》的鑰匙和橋樑﹐導向理解《古蘭經》的正道指南。 “泰格瓦”是通過信士的覺悟和功修為自己建造的一垛高牆﹐把真主的惱怒和懲罰隔離在牆外﹐而在這大牆之內享有真主的喜悅和恩惠。


  (阿里譯自Model Community Muslims﹐Taqwa and Its True Meaning by Cartice Sharif﹐Houston﹐Texes﹐USA﹐<cesharif@gmail com>﹐伊光編譯﹐2006/09/09)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