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嚙賣綽蕭嚙>>瘜蝪∩
建立伊斯蘭同中有異教法體系
2006.12.26  19:16:49    侯賽因編譯  閱讀13063次
 
    在伊斯蘭的各個教法學派之間建立同中有異的教法體系是一件非常困難的工作,它不僅需要深入而清醒地把握伊斯蘭各教法學派的歷史典籍,還要能通曉各派分歧的關鍵所在,以及這些分歧所涉及的範圍,從而切入問題的癥結,消除各教法學派之間的分歧。

  如今,伊斯蘭各教法學派之間的分歧,幾乎已經成了各種派別分歧和爭論的熱點,這使得在教法分歧方面試圖拉近各教派的諸多嘗試顯得困難重重。

  但是如果能夠清醒把握歷史上各教法學派的觀點,深入掌握教學家奉為圭臬的法學原理的基本規則,精確地理解伊斯蘭立法的最高宗旨,以及對宗教的真正的虔誠與敬畏,所有這些因素一旦齊備,那無疑可以保障建立同中有異的教法體系,消除各派之間的分歧,獲得令人矚目的成功。

  基於此,伊拉克什葉派宗教領袖侯賽因•穆阿依德長老在出訪埃及,與伊斯蘭線上進行直播的談話節目中建議:儘快建立同中有異的教法體系,從而拉近伊斯蘭各個不同的教法學派,尤其是促進遜尼派和什葉派之間求同存異,聯合統一,最終達到讓穆斯林聯合統一的同時,又能保留各自教法學派的特色思想。
獨立判斷的互動

  在談及關於同中有異教法體系建立的研究方法時,穆阿依德長老說:“這一教法體系嘗試著將獨立判斷轉化為全面的教法判斷,避免落入某一教派觀點的窠臼,引導人民自拔於宗派仇殺的泥沼。要達此目的,必須鼓勵獨立判斷,全面檢索伊斯蘭各教法學派中觀點一致的教法領域,並進一步拓寬這一教法領域。”
他進一步闡釋說,同中有異的教法體系與比較法學有著本質的區別。此較法學所從事的是將各個教法學派的觀點、判斷、證據逐項羅列,然後互相比較,選取其中某一家最合理的判決,而放棄其他家的教法學派。但是同中有異的教法體系則是基於這樣一種思想,即通過研究各個教法學派而力求達到讓所有教法學派都予以承認的觀點與判決,同時又保留各派的在該問題上特殊看法。

  他同時指出:“同中有異的教法體系儘管是他個人的建議,但這個建議應該交由各個宗教學術機構進一步研究。他強調說,發展和深化同中有異的教法體系也許最終將會達成一個令各個教法學派都認可的法學原理大綱,消除宗派糾紛。因為同中有異教法體系將會進一步拓寬各派之間共通的學術與行動領域,避免穆斯林之間的內訌與糾紛。”

  他強調指出,無論是遜尼派,還是什葉派的學術研究機構都應該重視這一教法體系的建立,並將其作為溝通各個法學派之間的重要工具與學術項目;同時,該教法體系還可以借給遜尼派和什葉派的學生講授之際,而讓同學們對這一教法研究方法加以思考,廣為傳播,身體力行。


  同中有異教法體系的實例


  針對同中有異教法體系在現實生活中的實踐,以及適用範圍,穆阿依德長老強調說,他在一些教法問題略有實踐,並作出過一些獨立的判斷--儘管他對這些教法問題進行獨立判斷時,依據的是賈法爾教法學派的法學推斷的基本原則—所得出的結果與大部分遜尼派的看法如出一轍。


  “什葉派的賈法爾教法學派對這個問題有兩個說法,第一種主張是,昏禮時刻從太陽一落山便開始,這是大部分遜尼派的主張;另外一種主張是,待太陽落山,紅霞散盡後,昏禮時刻才算開始,如此一來,昏禮拜根據後一種主張比起前一種太陽落山后便開始禮昏禮的主張要晚十二分鐘”,但是通過分析、判斷,我們最終的結論是,昏禮拜的時間應該從太陽一落山開始計時,這個結論是廣大穆斯蘭大眾所接受的,同樣,開齋的時刻也從太陽落山之時開始算起。”


  候賽因•穆阿依德長老指出,同中有異的教法體系的建立,試圖通過對教法的技術性分折,闡明教法問題中的各個教法學派中法學大師的學術亮點,一旦發現這個亮點,同中有異的教法便進一步加強其合理性,給予更確鑿的證據,讓人們更信服。


  穆阿依德長老進一步闡明了如何在同中有異的教法體系中對法學觀點中的學術亮點加以佐證,他以穆斯林在天房的巡遊為例,說道:“關於巡遊天房,什葉派有一種眾人皆知的主張,即巡遊天房只在天房與伊布拉欣聖人立站處之間,不允許在天房與伊布拉欣聖人立站處之外的地方巡遊,而其他教法學派則都允許在立站處之外巡遊天房。我們經過分折研究,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巡遊天房不應受這個條件的限制,這便是各個教法學派中都承認的教法上的學術亮點。”


  信仰方面的分歧


  信仰與《古蘭》注釋這兩方面的分歧,可以說是伊斯蘭各派中所有分歧的根源。而同中有異的教法體系在本質上是教法研究的新方法,它研究教法各派中為大家所接受的學術亮點。穆阿依德長老強調說,他以《古蘭》為指導,通過同中有異的教法研究方法,對信仰與《古蘭》注釋方面的歷史問題曾經深入研究過。


  關於信仰方面,穆阿依德長老舉例說,什葉派中有人否認穆聖先知除了女兒法圖麥之外,沒有其他女兒。這種極端說法,是想證明有著兩光擁有者稱號的奧斯曼哈媯o,他的妻子中沒有一個是穆聖先知的女兒!但是,《古蘭經》的證據反駁了這種極端主張,真主說:“先知啊!你應當對你的妻子、你的女兒和信士們的婦女說:她們應當用外衣蒙著自己的身體。”


  在經文中“你的女兒”一詞用的是複數,這證明先知不僅僅是只有一個女兒,也不是只有法圖麥一個獨生女。


  至於《古蘭》注釋方面,穆阿依德長老舉例說,真主在關於紹爾山洞說:“如果你們不相助他,那末,真主確已相助他了。當時,不通道的人們把他驅逐出境,只有一個人與他同行,當時,他倆在山洞堙A他對他的同伴說:“不要憂愁,真主確是和我們在一起的。”通過這節《古蘭》經文中,穆阿依德長老反駁了那些什葉派的極端者。這些十葉派的極端者,他們試圖否定這節證明了艾布•伯克爾的優越性和他堅定的信仰。


  但是穆阿依德長老在注釋這段經之時,以之證明了艾布•伯克爾優越性和他誠篤的信仰。在這節《古蘭》經文中,真主指明他和使者與真主同在, 真主說:“真主確是和我們在一起的。”,憑著這節經文,可以證明艾布•伯克爾誠篤的信仰,因為能陪伴穆聖在紹爾山洞者,只能是信仰誠篤之士。
羸弱聖訓的處理


  眾所周知,伊斯蘭各教法學派之間的分歧引發了種種的危害,如果追究緣由,有時,這些分歧是出於一些偽造的聖訓傳述,有時是出於誤解。因此,同中有異的教法研究方法便是試圖揭開這些羸弱聖訓的真面目,闡明其不配作為證據的理由。


  穆阿依德長老強調指出,他正在專心編寫一本題為《健全聖訓中的羸弱聖訓》的書,旨在分析指出一些雖然傳述線索健全,但聖訓明文隱念的種種跡象卻表明該聖訓是段偽造的假聖訓,對這個問題的研究,將給法學原理及其如何處理來自聖人後裔中歷代伊瑪目傳述的聖訓帶來深刻的影響。


  正如穆阿依德長老所強調指出的那樣,對這些偽聖訓的甄別,使穆斯林能夠揭穿並揚棄導致教派分歧的糟粕,並確定這些所謂聖訓在那些極端派中所造成的危害程度,這些什葉派極端分子的傳述已經臭名昭著,這些傳述應該從伊斯蘭學術研究領域清掃除去。


www.islamonline.net/Arabic/shariah_corner/Fatwa/topic_15/2006/12/04.shtml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