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嚙賣綽蕭嚙>>瘜蝪∩
維新教法的實質與原則
2007.1.12  11:12:34    侯賽因編譯  閱讀13147次
 
    世界穆斯林學者聯盟主席優素福•格爾達威博士強調指出:我們伊斯蘭文化從不反對維新,而是主張與時俱進,維新變革,無論是在宗教方面的維新,還是在社會生活領域的改革,伊斯蘭都是大力提倡的。在教法領域由教法專家們主導的有根有據的教法革新更是從未受限,但是我們應該清楚的知道,真正的維新與變革同打著維新旗號來消解宗教的改革是有區別的。

  優素福•格爾達威博士針對很多人主張拋棄經學大師在教法、經注等學術領域的經典著作,革新伊斯蘭教法及其原則的論調,他說道:“我們歡迎有教法依據的真正的教法革新,反對以維新為藉口,拋棄、詆毀我們的教法遺產。這些教法遺產是我們所有穆斯林引以為豪的資本;是我們進行獨立判斷的基礎。這一點,無論在過去還是現在,都為眾多伊斯蘭革新家奉為圭臬。”

  下面是優素福格爾達威博士關於革新教法的教法決議。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一切讚頌全歸真主,祈真主祝福他的使者穆罕默德。

  我們伊斯蘭文化的優點之一,便是從不阻礙變革唯新,無淪在宗教領域,還是社會生活領域,變革改良都是伊斯蘭文化所提倡並支持的。

  革新教法的真正含義

  我們怎麼會不提倡變革維新呢?我們的使者穆罕默德先知早己對伊斯蘭民族明確指出:“確實,真主在每一百年來臨之際,給這個民族派遣一位宗教的革新家。”因此,那些說什麼《古蘭》和“聖訓”的明文已經清清楚楚,所以無需革新宗教的論調純粹是無稽之談。革新宗教的真正含義乃是進一步昇華信仰,理解信仰的主旨,參悟其中的真義,以新的教法判律來更好地規範人們的工作與行為,以更好的方式來宣傳這個宗教。

  我們伊斯蘭民族的歷史中不乏應時而生的革新家,如歐麥爾本阿布杜阿齊茲哈媯o便在研究四大哈媯o的施政方針之後,推陳出新,改良弊政。沙菲儀長老首先奠定了伊斯蘭的法學原理,安薩里伊瑪目復興了宗教學科,伊本•泰米葉、伊本•古太白、伊本•瓦齊勒、瓦利安拉等等伊斯蘭學者都是在伊斯蘭歷史中應運而生,與時俱進的革新家。

  我們需要的是真正變革維新,而不是毀滅和解構宗教的改革。對某事某物進行革新並不意味著要排斥、拋棄該事物,從頭新創替代之物,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革新。真正的革新是在保留原有本質與特性的基礎上進行揚棄,揚棄那些細微末節之事,增強不足之處。就象我們對古老的清真寺或皇家宮廷進行修繕一樣,必須在保留其基本框架、建築特徵與建築風格的同時,盡力去修葺、裝修。褪去的色彩我們可以重新粉刷;建築坍塌處,我們可以修補;入口和道路,我們可以將其修飾美化。宗教革新務必源自於內部,符合教法依據,且由宗教人土和專業學者們來承擔。它既不為嘩眾取寵,也不為標新立異,更不會讓外來勢力和外來因素強制介入。我們這個時代產生了很多反伊鬥士,他們自稱是宗教的革新家、伊斯蘭的篩海、當代的伊瑪目,在他們中,有人標新立異地以新腔新調來頌讀《古蘭經》,置伊斯蘭民族一千四百年的《古蘭》誦讀規則於不顧,全盤否定了伊斯蘭文化遺產,並將這些文化遺產統統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然後,他們在從零開婦,既不依靠聖門弟子傳述的聖訓,也不顧聖門弟子的傳聞;既不依靠再傳弟子傳述的正確言論,也不管阿語界、教法界、經注界前輩先賢的觀點和意見,只把自已看成是今世的唯一權威,其他人都無知無識。這之後,他們更為博取政府的歡心, 毫無依據的肆意注解《古蘭經》。更奇怪的是,這樣的人,他們連正確地誦讀《古蘭》經文也成問題,這不僅因為他們沒有通背全本《古蘭經》,還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古蘭經》的基本語法規則。

  他們中有人意圖廢止所有的教法判律,無論是源自聖門弟子、再傳弟子、四大教法學家的教法判律,還是其他法學家的教法判律,在他們的眼中統統屬於該廢止、該揚棄的教法判律。他們鼓動我們摒棄這一豐富的教法資源,放棄這筆巨大遺產的繼承權。而這些資源正是其他民族所不具備的。阿拉伯人、非阿拉人、東方和西方都一致承認伊斯蘭教法資源所蘊含的無與倫比的價值、前瞻性和博大精深的廣涵性。這一點也是在海牙國際法、巴黎國際法大會上所確認的。

  這些人中,有的甚至連基本的法學原理的原文都讀不通,這些原文如沙菲爾伊瑪目的《法學論文集》、伊瑪目哈拉瑪儀尼的《明證》、安薩里的《精華》、拉齊的《收穫》、沙推比《協調》,以及其他的教法書籍,如凱桑尼的《教法精義》、古拉費的《寶庫》、腦威的《大全》、伊本.古戴麥《全集》。每當他們見到這些書籍時便說,你們將這些教法書籍都拋開吧,這些教法書籍正是使你們落後、僵化的原因。我要說,如果伊斯蘭民族不善於挖掘這一教法寶藏;不善於運用這一寶藏的精華來指導伊斯蘭法學家們因時、因地、因人地作出獨立的教法判斷,那麼,伊斯蘭教法又何罪之有呢?。

  有的人,他們意圖拋棄穆聖先知的聖訓,便藉口在這些教法書中存在贏弱的聖訓、偽造的聖訓或者沒有根據的假聖訓。與此同時,有的聖訓學家則否認理性的作用,只承認傳述的證據,而有的人呢,又拒絕維新變革和獨立判斷,轉而全力維護僵化傳統教法判律。

  這些人,我為他們感到羞愧,他們對我們的伊斯蘭文化真的是淺嘗則止;他們不知道這個民族為保護先知穆聖的遺產而付出的艱辛努力。真主確已為先知的遺產預備了一大批伊斯蘭學者,讓他們阻止權勢者的篡改、居心叵測者的陰謀和無知者的隨意注釋。

  穆罕默德的民族的仁人志土要對他們說,你們這些人真該慚愧!他們既不瞭解自己的民族,也沒有給予這個民族相應的評價,卻誤以為這個民族不過是一個落後的民族,其中學者們不過是一群昏庸之輩,只是一味地傳播一些無根無據的謬論悖理,且自欺欺人。其實,他們不知道,這個民族絕不會全體迷誤而不自知,而這一點正是《古蘭經》所確定,“聖訓”所肯定,歷史所證實的事實。

  《古蘭經》說:“我所創造的人,其中有一個民族,他們本著真理引導他人,主持公道。”(高處章:181)這段經文將作為永恆的判決,直到世界末日。真主又說:“這等人,我曾把天經、智慧和預言賞賜他們。如果這些人不信這些事物,那末,我就把這些事物委託一個對於它們不會不信的民眾。”(牲畜章:89)

  至於“聖訓”的例證,則有許多聖門第子傳述的健全可靠的聖訓為證,這些聖門弟子和再傳弟子誠實可靠,他們不可能杜撰關於穆聖的謊言,在他們傳述的聖訓中有穆聖向伊斯蘭民族報喜的聖訓,穆聖說:“這個民族中始終有一批人堅守真理,反對他們的人絕不可能傷害他們,直到世界末日,他們始終堅守正道。”

  對於伊斯蘭學者而言,這批人又稱為“被援助者”,這部分人是伊斯蘭民族的脊樑,他的傳道解惑,導人正道,勸善止惡直至世界末日。

  至於歷史的明鑒,則更加具體的證實了《古蘭》和“聖訓”的不謬性。在每一個時代,伊斯蘭歷史上都湧現出一大批伊斯蘭學者,他們抵制異端,反對謬誤,正如阿堣j賢所說:“大地上始終有人以明證導人于真主。”

  詩人紹基也說:“創造真實世界者,也為每一代人特選了堅持真理者。”

  但是這些所謂的革新家,他們既對《古蘭》與“聖訓”缺乏認識,更不瞭解伊斯蘭歷史,他們和他們同類者都是一些在我們時代的所謂革新家。遺憾的是,他們的聲音卻得到新聞傳媒的高度重視。著名的阿拉伯-伊斯蘭文學家穆斯塔法.拉菲儀曾經譏諷他們道:“他們是一些要革新宗教、語言、太陽和月亮的革新家。”

  如果是真正的革新,我們支持這樣的革新;如果是真正的革新家,我們歡迎他們,至於那些所謂的革新家,他們所宣傳的與革新毫無關係,而是對宗教不折不扣的毀滅與消解。

  我們拒絕這些宗教的解構者,正如我們抵制因襲守舊、僵化的鼓吹者一樣,這些人,他們只是沉醉於故紙堆中,反對一切的革新和獨立判斷,以及新思想、新觀念。他們的口號是:“真主從頭到尾並沒有忽略任何一件事,那還有什麼可以創新的。”
我們也拒絕那些慫恿人們只以理性思考來判斷者,他們只為現世而判斷,正如他們之前的人一樣。這些固步自封者,他們不過是自欺欺人,破壞宗教;那些自稱以宗教的名義講話者,他們須知這個宗教沒有修士,也沒有僧侶制度,這個宗教所擁有的只是一些學識淵博、學貫東西,能夠將教法細則追根溯源,歸納于法學原理的伊斯蘭學者,他們精於研究,善於分折,追根遡源地來解決伊斯蘭的新問題。

  艾米爾沙克布•艾爾薩蘭在他的《穆斯林世界落後的原因》一書中說道:“伊斯蘭教的前途為激進者與僵化者所斷送,激進者以他們對宗教的激進觀點導人於迷誤,僵化者則以他們因襲守舊的觀點而在人們中製造爭端與分歧。”
真主至知!

  www.qaradawi.net/site/topics/article.asp?cu_no=2&item_no=4322&version=1&template_id=130&parent_id=17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