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方剁蕭嚙>>蝳格
「呼圖白」的真正作用
2007.3.27  17:23:56    艾米爾.哈福諾威博士  閱讀13292次
 
    

「呼圖白」的真正作用

艾米爾.哈福諾威博士    文
穆罕默德.艾敏馬恩信    譯

* 代表「願主賜他平安」

「呼圖白」﹙演說﹚,應該是重宣教、富藝術、有趣味、體現「海推布」﹙演說者﹚的操守。本文所要說的「呼圖白」,除每周五聚禮日主命性的「呼圖白」和一年兩大節日——「開齋節」和「宰牲節」聖行性的「呼圖白」外,還包括平時穆斯林的重要集會時,被特別邀請向大眾宣教講教義的「伊瑪目」教長、學者們發表的演說,都可概稱之為「呼圖白」。發表「呼圖白」的人的身分,既是「海推布」﹙演說者﹚,又是「達爾雅」﹙宣教員﹚。

對一位成功的「海推布」來說,他必定是宣教清楚、態度客觀、立場鮮明、曾博覽經書、具有令人信服的知識,以及虔誠的修養。這都是他們每次演說成功的主要支柱。

據傳說,有一位曾一向博得人們信任而「幸運的」演說家,他在一次聚禮日,登上講壇發表了一篇慷慨激昂、動人肺腑的「呼圖白」。在當中,他講到安拉對一些人,因其善功立意不誠拒絕接納,並且影響到大地上許多燈塔之光下失明,所以他警告人們,凡行善要動機純正,以取悅安拉。他還援引穆聖 * 的教誨:「不義,在復活日,將成為重重黑暗」為証,講得有理有節,聽眾心服口服,頻頻點頭示意。當時,正好有一位老太太走進清真寺,準備參加聚禮;她靜靜聽完那位口若懸河的「海推布」感人演說之後,按捺不住憤怒的心情,突然站起來,向在場的聽眾大聲說道:「請你們不要相信他剛才說的一些話,此人曾把我地堛瑤[禾都霸佔了!」她一句話,頓時引起全體禮拜人哄堂大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上述這個傳說是否真實,我們無須去考証。但是,聚禮日的「呼圖白」以及平時的一些宣教內容,在很大程度上,理論脫離實際,演說者口是心非,自己只勸人行善,而不以身作則奉行,這種情況確實存在,嚴重違背《古蘭經》的訓導:「信道的人的啊!你們為甚麼說你們所不做的事呢?你們說你們所不做的事,這在安拉看來,是很可恨的。」﹙61:2-3﹚以及「你們是讀經的人,怎麼勸人行善,而忘卻自身呢?誰道你們不了解嗎?」﹙2:44﹚﹙譯者按:國內聚禮日的「呼圖白」歷來是用國外現成的範本,「海推布」照本宣科,鸚鵡學舌式地誦讀,雲南還有人以稀奇古怪的腔調,拉長聲嗓吟唱,使在場的人更無法知道「呼圖白」的內容;有的地方「海推布」在誦讀了範本原文後,也用漢語將所誦「呼圖白」的意思譯出,讓聽眾明白。但是,有的地方,則反對用漢語翻譯「呼圖白」,認為「呼圖白」與拜功一樣嚴肅,不可在其中使用漢語,在這些人看來,凡阿語都是經,凡漢語都是書;經者,肯定就是安拉的真言,而書者自然是漢人的謊言,囿於這種成見與無知,也就不理解聚禮日的「呼圖白」與當時的聚禮拜二者之間的重要與成壞方面,既有共同性,也有特殊性;聖訓規定「呼圖白」﹙演說﹚時要靜聽,不准「講話」,是對聽眾而言,不是指「海推布」,何況「呼圖白」堜狶t內容,既應有安拉的話,也應有穆聖 * 講的話,還有「海推布」本人根據本周、本地的情況提出的勸善戒惡,也都是講話;此外,禮拜是面向「克爾白」,其中有站、唸、鞠躬、叩頭、坐定等法定動作與程序;而「呼圖白」中全無這些規定,「海推布」還須面對群眾,有的還手拄拐杖。那麼,為何還要堅持:「拜中不可行的,‘呼圖白’也同樣不可行」﹙指講漢話﹚這種難以自圓其說的歪理呢?

我舉出這個傳說,並非是輕視或否定有許多「海推布」的「呼圖白」含有認真嚴肅的內容,它們在糾正民族的腐敗、振作人民的精神、挽救聖教於狂浪方面,起了積極作用。我時時在想,我們的嚮導和領袖——穆聖 *,以及人類的精英——艾卜.伯克爾、歐麥爾、奧斯曼、阿里等其他前賢們,對自己的教生和繼承人中,誤導民眾和後生的「伊瑪目」、「海推布」、教長、宣教員,將是如何不安啊!

真的,我們傾聽過很多聚禮日的「呼圖白」,以及很多次平時的宣教,其中不乏赤誠、純真的言辭,嚴謹、關愛的規諫,使伊斯蘭人民從那些陀螺般惡性循環中解救出來,它們是黑暗中閃出的光明火炬,是正道上矗立的燈塔,指引和照耀著人們穩步前進。

「呼圖白」的價值,不是憑「海推布」口齒的伶俐、音調的悅耳來表示,也不是從「緬拜爾」﹙講壇﹚的裝飾輝煌來體現。「呼圖白」的真正價值和作用,是以其內容和對聽眾所產生的效果來評論的。所以穆聖 * 聽了耿賽.本.薩阿德的演說後,稱讚道:

「在已逝去的各世代的先民中,
給我們後代拓寬了見識與殷鑒;
對亡者我也看到有很多裨益,
我目睹我的教生常常嚮往它們;
無論老人或小孩,都會往那堥咱h,
我深信自己從那歸宿上也不例外,
所有眾生,遲早都要歸向那堙C」

當時,穆聖 * 吟罷,還為他祝福說:「求安拉慈憫耿賽,我確實希望我的教生在復活日,按各自的願望復活!」

一句真話 一份說明 一種革命 一次和解會

前人們把每周聚禮日的相互見面,視為啟發穆斯林明察自己的情況,促進他們處理彼此之間的宗教和社會方面目前存在的各種問題時,具有積極的作用,特別是「呼圖白」中,號召教胞堅持經訓教導,團結奮進;揭露伊斯蘭民族敵人的陰謀很有意義。所以聚禮日及其「呼圖白」是信仰的禮品,是指導的箴言,是教胞紛爭時的和解會。這就是前人們歷來對聚禮日和「呼圖白」所抱的樂觀態度,以及所懷的良好願望。它不是像基督教教義所妄言那樣,胡說「呼圖白」是因犯罪而懺悔,聚禮日是上帝對穆斯林規定的懲罰。也並非如一位阿拉伯主義的文學家穆斯塔法.薩迪格.拉菲爾在其美妙的《筆的啟示》一書中,一篇題為「清潔的手」故事奡y繪那樣,他寫道:「從前,‘海推布’登上講壇,右手拿著一把木質短劍,左手拄著拐杖。原來‘海推布’帶的短劍是金屬的,是遵循古人之常規,後來隨著時代的變化,金屬劍改成木質劍,到現在‘海推布’則完全不帶劍,也不拄杖了。那時,‘海推布’登上講壇頂端,剛一坐定,表現出一副使人想象他是沉沒在玄機之中的神情,又好像是一位病人,要靠手中的拐杖撐持,又恰似一位衰弱的老者,緊緊抓著自己依靠的座位。我仔細視察以後,覺得他明明是在伊斯蘭面前向穆斯林大眾裝模作樣,和準備撒謊,就如同他手中那把木劍,在向金屬劍及其鐵礦與冶煉工藝,呈現虛偽一樣態勢。」

一句真言,可成為使人發展與進步的媒介

自從宣教的黎明時期伊始,「呼圖白」即有它的重要意義,一句真理之言辭,便富有嚮導之作用,那麼,「海推布」就應當藉「呼圖白」及其中蘊含的真理言辭,即相關的《古蘭經》、聖訓,與當地穆斯林群眾一周一次聚禮日會晤,或其他集會宣教之機會緊緊結合,把人們的注意力引向當時當地一些應興應革、刻不容緩的大事方面,努力對準方向,強化有的放矢的措施和步驟,那就是:

一、身分與責任要鮮明

意思是「海推布」要以自己宣教的精神和智慧,以及身體力行,使自己所號召的人們響應自己思想和主張,因此,宣講要有聲有色,生機勃勃,全神貫注,緊緊扣住聽眾之心弦,把握他們的心理狀態,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把「呼圖白」的成功和禮拜堂中雅致的生活氣氛,變成崇高目的,使宣教所預期的要求,變成有力的主題,使聽眾有心理準備,以更大的決心與意志和耐性武裝他們。這是我們一向憑藉「呼圖白」所要實現的希望。

在那些高貴的聖門弟子們的史實中,有一位名叫穆阿薩卜.本.阿密爾的宣教者,也許是一切後人們的光輝典範,他是伊斯蘭的第一位外出使臣,穆聖 * 派他前往麥地那去宣教時,他的裝載,就是他堅定而灼熱的信仰和開創性的道德風範;他知足常樂的人格,促使他在麥地那為建立新型的伊斯蘭國家雛形,發揮了增磚添瓦的作用;在那堙A他為穆斯林集體,披荊斬棘,啟開蒙昧、封閉的心扉。這些卓有成效的影響和奇跡,無一不與他的優秀品質和感人肺腑的宣教內容息息相關。

在現今的「海推布」和宣教人員中,不乏有天資聰穎者,但是,有的人在宣教中因碰到種種障礙,喪失了成功的自信,所以要幫助他們消除憂傷,鼓舞他們繼續承擔弘揚真理的重任,樹立勝利的信心與決心;希望他們明察伊斯蘭民族的後代,受到敵人各種陰謀的包圍,他們正在以公開的或隱瞞的手法泯滅著我們後生的宗教意識與感情,所以要鼓勵這些「海推布」和宣教員,勇於表達真理,履行自己的神聖使命。

二、獨特的人格與身分

「海推布」或宣教員的任務,是繼承和履行歷代先知、忠貞的聖門弟子和各時代的伊斯蘭師表、革新家們,在指引人們遵循正道方面受安拉責成的光榮使命和職責。不論他們是否樂意或勉強,他們總是眾目睽睽、人心所向的人物,所以他們必須滿意自己的光榮身分,確信自己是奉安拉之命令,遵穆聖 * 之囑託,召喚人們信仰真理,遵循正道。要培養和強化這種情操,就需要從安拉為世人昭示的優良典範人物和最高理想方面去學習、借鑒。「海推布」、宣教員,永遠不宜勸導人們去做而自己卻不主動、不願意去做的事,更不應該禁止別人不要做而自己卻偏要觸犯的事。像這種情況,難免會淪為這種人的下場——伍薩麥.本.載德傳述:我曾聽過穆聖 * 說:「在復活日,出現一種人被投入火獄堙A其肚腸全被拉出,圍繞其身上,像拉磨的驢子一樣,反覆旋轉。火獄中的罪犯圍攏他的四周說道:‘你這個人怎麼啦?你從前不是常常對人們勸善戒惡嗎?今天為何墮落到如此境地?’他說:‘是的,我曾勸說你們行善,我卻未行善;我曾禁戒你們不要作惡,我卻惡習不改呀!’」於是,不僅身陷火獄,連心肝五臟也被挖出。﹙《布哈里9.218、穆斯林聖訓集》﹚

不論是「海推布」或是宣教員,他們應有不同凡響的觸特人格,他們要誘導或強求別人接受自己的思想,以便棄惡從善,服膺教化。所以他們不可以將自己溶化在那些有名無實的「海推布」或巧言令色的宣教員的個性中變成傳話筒,或者變成鸚鵡一樣,只會重彈別人的調子,或者以華而不實的言詞,向人們討好奉承。他們要設想自己的人格、身分與眾不同,正如謝赫.穆罕默德.安薩里說的:「你們是安拉為世人選拔出來的優秀民族中的出類拔萃者。」安薩里在他的名作《更新你的生活》中寫道:「模仿者消失在被模仿者的個性中,是極容易的事。」以和顏悅色的態度和謙恭為懷舉止去牽動和感召犯罪的人,教化愚昧無知的人,勸說迷戀紅塵的人,是當代「海推布」、宣教員責無旁貸的義務。總之,對穆斯林同胞,態度和語言,切忌粗暴,否則,宣教就要失敗,而且眾叛親離。「海推布」站在講壇上,不可信口開河地對聽眾作類似這樣的教訓說:「你們應該敬畏安拉,以便你們成功,但是我看不出你們會有成功的表現」等等,這種失禮而武斷的說法,確實在現實生活中,是時有聽聞。

同樣地重要,「海推布」和宣教員的舉止,應該優越於自己的言談,因為他們的操守對人們的影響,往往比他們的演講更為現實和深刻,所以,他們應以自己的優良品性去感化、影響人們,產生交相感應、潛移默化,改觀狀況,共同上進,這是「呼圖白」和一切宣教所法定的目的與要求。但是,我們曾目睹過相當一部分「海推布」和宣教員,長篇闊論,所講內容,不是老生常談、陳詞濫調、缺乏經訓,就是一味誦讀一些與現實生活不相關的祈禱詞,以此完成自己的任務。由於沒有給聽眾造成離開清真寺和會場,教誨仍然回蕩耳鼓,感情與「海推布」宣教員保持和睦相處的效果,所以,聽了那種「呼圖白」和宣教,如同耳邊風一樣。

與此相反,有的「海推布」、宣教員,有忍耐的品性,謙和的態度,在「呼圖白」、「臥爾茲」宣講中,循循善誘,忠心耿耿為群眾服務,不論在公共場合和私人交往中,平易近人,無往而不利。那麼,這樣的人,難道你會覺得他們是失敗者嗎?在他們周圍的人群中,包括受他們教誨影響而希望信奉伊斯蘭的非穆斯林看來,他們是無足輕重的人嗎?

三、博覽經書,勝任愉快

受尊敬的「海推布」、宣教員們!當你們以突出、顯赫的形象即將出現在引人注目的講壇時,你們應該考慮到以下這些情況:在傾聽你們的「呼圖白」、「臥爾茲」演說的大眾當中,除了一般從事工、農、商、學、兵的穆斯林同胞外,可能還會有醫生、工程師、律師、教授、中小學教師等各類知識分子;他們中的每個人,都相信或盼望你們在宗教知識和道德修養方面,都比他們高,是他們的師表和楷模,又由於你們是居於指導和教育的地位,所以你們的身分與處境這兩種關係,需要你們在思想觀念、知識水平、寬闊視野方面,應具有一定優勢,你們應當儘可能地在各種學術文化領域,佔有適當能量,才不負眾望。為此,就需要不斷更新知識,經常與一些專家探討各種相關知識,了解世間重要訊息,特別是伊斯蘭世界的大事,例如為主道奮鬥,伊斯蘭意識在教胞間的強弱情況,伊斯蘭教育的興衰等問題;在群眾灰心失望的時候,要以經訓和歷史事實鼓舞他們,振作精神;在群眾昏聵的時候,要滿腔熱情地去喚醒他們。要做到這樣,就需要自己有豐富的知識。

四、態度容觀,言之成理

「海推布」、宜教員,僅僅為吸引群眾的傾聽,嘩眾取寵而依靠刺激、鼓勵性語言和神話一類之內容進行宣教,這種方法是十分嚴重和危險的。他們應當堅持理性和邏輯,在我們所聽聞和閱讀過的許多正確傳述訓息中,還沒發現有任何証據說明穆聖 * 及其聖門弟子,以及先賢們,在宣教時曾用過花言巧語,博取聽眾好感之先例。他們是弘揚聖教、傳播真理的先驅與師表,在他們的宣教史料中,絲毫沒有神話和荒唐的內容以及以色列式的謬誤傳說。在他們給我們留下的那些文化遺產中,只要我們善於運用理智,認真審視、研究,必定會給我們增廣見聞,開闊胸懷。真的,傾聽和遵循先賢們傳承下來的那些寶貴遺產,我們在現實生活和宣教過程中,就很滿足,再無須去虛構騙人的侈談,來為自己加熱和粉飾。

客觀性,可使「海推布」、宣教員走出狹隘的空間,進入宣教的廣闊天地——那是一個無邊無際、繁茂的藝苑。

思緒的有條有理,發言的認真嚴肅,是至關重要的問題,它會使每個問題、每件事情措置得宜,恰到好處,這也是態度客觀的必然結果。「海推布」、宣教員,根據社會的需要和環境的特殊情況,安排自己的思路,調整宣教程序的先後緩急,作有的放矢的宣教。如果每到一地,就開始對不禮拜的人作出叛教的宣講,那就是不太合情合理,違反循序漸進的邏輯進程。因為社會上有近90%的人在荒廢或疏忽拜功,對這麼眾多曠拜或不按時禮拜的人,要循循善誘、誠心誠意地勸導;首先要從幫助他們樹立正確的信仰入手,然後再逐漸轉移到履行善功的教誨方面,再依次宣教相關的細則。

態度客觀還表現在不要把一些有分歧、有爭議的教法問題,提到講壇上宣講,或集中於某一派別、某一書面的觀點上,大作評論,好像是與一些教法學家們講話一樣,沒有考慮到在聽眾之中,還有普通人民,他們對你提出的問題,也許知之甚少,或者索然無味,甚而反感。

態度客觀,還在於宣講的問題,座該注意先後緩急,主次分明。如果群眾已經從最近的媒體獲悉到一件剛發生的教務問題,那麼,「海推布」、宣教員就應該針對此問題,援引相關的經訓和權威教法學者的論據,發表正確的抉擇案例。正如俗言所說:「在甚麼場合說甚麼話。」艾卜.伯克爾曾囑告過歐麥爾這樣一句話:「人們在夜間所做的某些善功可被安拉所接納,而那些善功,如果在白晝去做,卻遭安拉所拒絕。」意思是,判斷事物的標準是否合乎邏輯,不是憑個人的嗜好,而論証教法的衡器是合法與非法,不憑私意。

態度客觀還表現在「海推布」、宣教員不帶令人討厭的任何宗派主義情緒,或個人專斷、排斥異己,唯我獨尊的態勢,因為所有的教胞,都是偉大伊斯蘭正教的成員;艾卜.哈尼法、艾罕默德.本.罕伯里、沙菲爾、伊瑪母.馬立克,以及他們四位法學大師的學生們,統統都是伊斯蘭正統戰線上的忠誠精英,他們為拓寬教法領域,竭盡全力,認真、勤奮創制教法,形成了正確的四大法學體系,在各家法學中,存在一些非原則的差異,並不危害信仰原則,那是伊斯蘭民主學風的體現,是聖教對教生的一種慈恩與寬容,例如,拜功中所誦經文的長短,祈禱詞的多寡,某些動作的稍有懸殊,各學派都據有正確聖訓作依據,不像個別孤陋寡聞、一孔之見的人,將有別於自己誦法和動作的教胞,視為是信仰上的異己分子,加以排斥,博得敵人之稱快。所以,端正信仰,博覽經訓,精通各法學派學說,必將使「海推布」、宣教員態度客觀,能迎刃而解意料不到的各種複雜問題。

五、堅定與精確

這是一項十分重要的事,因為「海推布」、宣教員,對自己宣讀的教義,當主題鮮明,表達清楚。曾經有部分「海推布」、宣教員對此並不重視,或無知自己所引用的資料、列舉的証據,是否會使聽眾覺得可信,經得住考查,或許他們僅僅為博取聽眾的歡心,迎合部分人的口味,居然羅列一些虛構的故事,沖淡了宣教的主旨和價值。

對數字、歷史、時間和事件的傳述,所涉及到的人名、地名的稱謂,如果缺乏可信的考証,必定是像一個危險的滑坡,很容易使行人跌倒。讀者一定不會相信有這樣的宣教員,居然告訴聽眾:「我說的這些話,僅僅是傳述,或是某位學者的見解。」或說:「這些歷史是真是假,尚待考查。」或說:「我引証的數字,不一定準確。」因此,宣教時,提到的數字,涉及到的人物、地名、時間,必須精確,並以肯定、清楚的語氣表述,以供人們備考,提高宣教威信。

「海推布」、宣教員們!須知:在你們面前的聽眾中,不論是普通的老百姓,或是博學的知識分子,他們對你們的信任與寄望,促使你們承擔著一份重任,故此,你們應把他們的理性與你們的理性融為一體;他們尊重你們的身分,傾聽你們的宣講,你們也同樣要尊重他們的敬意,給他們傳遞有益的教誨。

我曾記得,有一次我參加某地一個聚禮日的拜功,那天的「海推布」在宣講中,長篇闊論、滔滔不絕地講述德國國王希拉克勒曾屠殺了成千上萬的猶太人。當時,我懷疑是否我聽錯了,怎麼希拉克勒會殺猶太人?但是「海推布」的宣教中,反覆提到希拉克勒,後來我才悟出真相,原來那位「海推布」無知歷史人物,竟將古羅馬拜占庭的暴君希拉克勒與德國法西斯黨魁希特勒二人混為一談,兩個國家、兩個時代、兩個人物,相距何遠,愚昧至極!﹙譯者按:無獨有偶,曾憶起一次譯者在滇西聽一位當地有名氣的教長講「臥爾茲」時,其中講到先知的歷史,涉及到艾卜.蘇福揚奉教後,英勇善戰,講者竟封給艾卜.蘇福揚一個「中央軍委主席」的官銜,並說他帶領穆斯林大軍攻到羅馬尼亞﹙與羅馬混為一地﹚。﹚

一切傳聞、軼事,必須可考,足以信賴,才能引用,尤其關於伊斯蘭的史實,須特別慎重,杜絕誤傳、虛構,以免影響群眾的信仰。在一些普通的事件中,我們曾經無意地聽聞或接受過錯誤的傳說,使人們思想發生矛盾。所以強調傳述,必須正確、可靠,避免杜撰,排除疑慮,讓人們了解事實真相。

六、程序與方法

作為「海推布」、宣教員,每逢登上講壇之前,應當反躬自問:「我為甚麼要站在講壇前?」、「為甚麼教法要責成在場的人,應側耳細聽,不允許交頭接耳?」、「為甚麼我們只發現這樣的經文:鼓勵人們靜聽安拉的言語時,才提出如此嚴格的規定?」如果要對這些問題作出回答,那麼,登壇前就考慮一下,自己準備對聽眾宣講的,是否有啟發性的、新的內容?或者依舊是重複已往一再講過的東西?

「呼圖白」也好,「臥爾茲」也好,都是宣講伊斯蘭教義、信仰、教法、勸善戒惡等等。伊斯蘭對此的程序、方法,是有一定特色——即富有理性和遠見卓識,不能憑個人私意說了算,或者只講理論,不重實踐。

先知穆罕默德在這方面已給我們作出範例:據阿爾巴茲.本.薩利亞傳述:安拉的使者給我們講了一次深刻的「臥爾茲」﹙勸告﹚,大家聽了,驚心動魄,個個流淚,說道:「安拉的使者啊!你的這勸告,好像是辭別的勸告,請你再給我們一些囑咐吧!」於是穆聖 * 說:「我囑咐你們要敬畏安拉,要聽從領導,哪怕他是一位黑人;你們中,凡是延年益壽者,必將會目睹許許多多分歧。那時,你們應當遵循我的遺教,走那些有理性並獲得正道的繼承者們所走的道路;你們為此而必須緊緊咬住臼齒,切莫鬆口,謹防種種異端。因為凡是異端,都是迷誤。」﹙艾布.達伍德、鐵爾密居所輯聖訓﹚由此可見,穆聖 * 的「臥爾茲」首先是用一種強有力的、動人魂魄的內容開始,然後才逐漸轉入教生生活方面,勸告人們服從領袖……

因此,作為「海推布」、宣教員,如果要正確表達一種思想觀念,召喚人們響應與奉行,那麼,應當注意程序和方法。比如宣講悔過自新,改惡從善問題,首先要講述懺悔在宗教功修中的重要意義和必要性,說明人人都須要時時反省悔悟,向安拉懺悔,以及懺悔與爭取福利息息相關;再如宣講拜功問題,不要先講禮夜間拜的高貴和其他富餘拜的優點,應先向人們講述禮主命拜的必要,使人們熱愛並勸於履行每日五時主命拜,深感與安拉神交、密談之榮幸與渴望。如果宣講「智哈德」﹙為主道奮鬥﹚,先闡明它是穆斯林現實生活中,須臾不可或缺的一項主命,所以除了與來犯的敵人作戰鬥外,與周圍的非法行為和自己私心雜念作鬥爭,也是屬「智哈德」的範疇;但是鬥爭要講策略,例如以德報怨,以求感化是對惡人寬容的一種方法;以德輔仁,是與善人相交獲益的良策。

七、善於引用故事

故事作為加強和鞏固宣教內容的一種手段,可使情況貼切,理論有力。《古蘭經》中不少故事,及其風格,堪稱仿效的依據,在穆聖 * 的許多吉祥宣講、指導、勸告中,也曾使用過故事,故事還給聽眾以欣賞的情趣,利於理解與記憶宣教主旨,把所聽到的全部內容,藉故事之情節,有系統地聯貫起來,在心靈堬ㄔ芠`刻影響,但是有少數「海推布」、宣教員不善於利用故事來輔助自己的宣教主題,他們卻將故事作為宣教基拙,一味尋找,羅列故事,把宣教當成故事會,使伊斯蘭圖書館中,極有價值的資料被貶低得平庸乏味,使局外人看成是一堆堆破故廢紙。

真的,宣教中的一句話,都表示是一份忠心。在日前這個禍患四伏的時代,要盡忠,需要堅強的毅力與意志,以及虔誠的學者,著名的嚮導,例如阿基子.本.阿布杜.賽拉、伊本.泰米等作楷模。他們在復興伊斯蘭文化,振奮穆斯林精神,恢復民族的榮譽,竭盡了全力,我們今天多麼需要像他們這樣的有決心,有信心優秀學者、「海推布」、宣教員來喚醒那些麻木不仁的領導者和沉睡的教胞,並給那些渴求知識的男女穆斯林以足夠的需求。

求安拉默助,使大家走出困境!


發表、查看關於該文章的評論 將本文章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