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中國內地清真寺>>中國內地
中國傳統建築風格的清真寺
2002.12.28  22:18:41      閱讀32603次
 中國文化旅遊網(http://www.cnctrip.com)
    

中國清真寺,目前我們見到的絕大多數是元以後,特別是明、清以來創建或重建之物。明代清真寺,在建築的整體佈局、建築類型、建築裝飾、庭院處理等各方面,都已具有鮮明的中國特點。而清代則是中國伊斯蘭教建築大發展的主高峰時期,另清真寺的特有建築型制正是在此時完全形成的。

這些中國傳統建築風格的清真寺具有哪些特點呢?

第一,中國寺院的完整佈局。中國清真寺絕大多數採用中國傳統的四合院並且往往是一串四合院制度。其特點是沿一條中軸線有次序、有節奏地佈置若干進四合院,形成一組完整的空間序列;每一進院落都有自己獨具的功能要求的藝術特色,而又循序漸進,層層引深,共同表達著一個完整的建築藝術風格。

陝西西安化覺巷清真寺,就暈類建築的代表作。該寺總平面爲一東本陝長的長方形,東西長245.68米,南北寬47.56米,總面積11684.54平方米。全寺分四進院落,每進庭均爲四合院模式,設廳、殿、門樓,前後貫通。東端院牆正中的照壁,是全寺中軸線的起點,在這條中軸線上的依次排列著木牌樓、“五間樓”(二門)、石牌教育局 、敕修殿(三門)、省心樓(邦克樓)、連三門(四門)、鳳凰亭、月臺、禮拜大殿等主要建築物。中軸線的兩側,建有各式碑稱,排列井然。庭院寬敞,與建築物空間比例良好,整座寺院前後構成和諧一體的色調,猶如一幅宋卷軸畫的意境。

這類完整的建築佈局,從北京東四清真寺、牛街禮拜寺、雲南大理老南門清真寺、河南沁陽清真北寺、安徽壽縣基本上得到反映。院落的循序漸進,使清真寺顯得深化邃尊來;建築物的井然有秩,突出了清真寺的嚴肅整齊和豐富性;整個藝術形體的重重疊疊落,又加強了主要建築高大雄偉的姿態和巍峨氣勢。這種佈局充分顯示出中國傳統建築注重總體藝術形象的特點。

第二,中國化的建築類型。內地清真寺的結構體系和建築型制,一般都具有中國的特點。這些特點突出表現在大門、邦克樓和禮拜大殿等主要建築上。

中國式的廟門制度。自明代以後,那種阿拉伯式拱券大門在內地已不多見,它已爲中國式的寺廟大門所代替。

西安化覺巷清真寺,借鑒孔子文廟的入口佈局,將門樓設置在第一直院東端南北兩側的院牆上,兩座門樓均爲硬山式筒布瓦屋面,北大讓正面門楣上磚雕“清真大寺”四字,別無其他裝飾。

河北泊頭市清真寺,寺門座西朝東,寺門前有上馬石兩塊、旗杆一根,兩側有古式雕刻扇面八字牆陪襯,襯牆兩邊各開一便門供人出入。寺門門扇系朱紅大漆,吊耳銅環,上端爲武式古棚出廈,五脊六獸,硬山筒布瓦屋面,系仿北京午門樣式。

北京東四清真寺,大門原爲三間磚砌封火牆式建築,外面不露木材,門左右兩側辟一房門以備平時人們出入,寺前有槐樹四棵,是中國一般的廟門制度。

山東濟甯清真東大寺寺門爲大式木結構,三間五檁屋頂歇山造,用綠琉璃、黃剪邊,有跑龍脊,富麗堂皇,大有曲阜孔廟之風。門前有建築物有二:前爲木柵欄門,後爲清康熙年建石日月坊。寺門懸明代匾額,門前列抱鼓石一對,左右有八字牆,牆上飾有綠色琉璃瓦,與中央白色石坊相襯托,交互輝映,甚爲悅目。

甘肅及西南迤西一帶清真寺,一般也多用三五開間的大門,大式大木結構。大門上起樓,多爲三數層木塔式建築。大門前時常利用前簷柱作爲木牌坊三間,帶八字牆及半拱等。這種大門既是清真寺的樗和出入口,又可以叫“邦克”,起到邦克樓的作用,一物三用。

顯然,這種大門型制是我國伊斯蘭建築所獨具,在阿拉伯乃至世界其他地區清真寺建築中是找不到的。

中國傳統樓閣式的邦克樓。在我國內地清真寺中,阿拉伯尖塔式磚砌幫克樓已不多見,代替它的基本上是中國傳統的木結構樓閣式建築。

甘肅蘭州解放路(西關)清真寺,由二門進入內院,迎面聳立著精麗雄大的邦克樓。這是立大殿與大門之間的一個裝飾性巨大雕刻建築,給人以莊重威嚴之感。樓凡四層,下層平面爲方形,兼作大門之用;上層則爲六邊形,與佛教、道教多用八角形平面建築迥異建築結構奇特,主要用六根木柱通達上下,但其中有四根爲垂柱(吊柱),系中國穆斯林工匠的大膽創造,最上層尤其巧妙,不用立柱,只用厚木枋壘起並中間開一壺門,枋上安的半拱出三跳,爲當地特殊做法。樓四壁周圍圍有欄杆,在第三層樓的欄杆前後均有一小段如飛橋跳出層面之上,系遼代獨樂寺、觀音閣及宋代《營造法式》所規定的制度。每層樓板正中央,均開一六角形洞口,用欄杆圍起,使每層樓上下都可由內部互相看見。樓井周圍的木欄杆與樓週邊的木欄杆內外呼應,頗爲華麗,玲瓏可觀。

這一類的邦克樓,我們還可從北京牛街禮拜寺、西安化覺寺、河南鄭州清真寺、山東濟甯清真西大寺、雲南巍山回回墩清真寺、四川成都鼓街清真寺、甘肅天立後子街清真寺、臨夏老王寺和多木清真寺等處見到。其特點是宏偉高大、木柱梁枋用料壯實,半拱形體多很樸拙,與周圍建築對比鮮明,在全寺建築群體構圖中起著豐富輪廓的作用。

中國大木起脊式的禮拜大殿。內地清真寺的禮拜大殿及主要配殿,通常者是大木起脊式建築,用半拱。大殿一股前卷棚、大殿身、後窯殿三部分組成,這三部分各有起脊的層頂,上面用勾連塔的形式連成一起,形成一座完整統一而又起伏靈活的大殿建築。大殿的平面型制多樣化,有矩形、十字形、凸字形、工字形等。後窯一般不採用磚砌圓拱的早期做法,而是亦木亦磚,搭配使用。後窯殿的式樣更是百花齊放,有單簷、重簷、三重簷的十脊或種亭式脊,變化甚多,不勝枚舉。我們只需舉出一例,便可窺其一斑。

山東濟甯清真西大寺的大殿,是全國起脊清真寺大殿中最大的一所,規模巨集傳僅次於北京故宮太和殿,裝飾也極爲豪華。全殿他卷棚、剪綵殿、中殿、後殿四部分。卷棚三章,矗立在全殿最前方,前殿建于清順于順治十一年(1654),五間十檁,半拱單簷廡殿頂。中殿建於康熙二十年(1681),也間十檁,半拱單簷歇山頂,其面闊、重簷與前殿明顯不同,說明其重要性大於前殿。後殿建於乾隆年間,面闊五間,三面圍廊,重簷歇山頂。因其地面高於中殿,重簷高度也是高於中殿,再加上系三面圍廊式,從而又比中殿顯得更爲重要。全殿呈窄而深的平面,屋頂勾連塔結構,使整座大殿建築成一整體而又富於變化,有主次輕重之分,是一種極成功的處理方法。

這種勾連塔結構,自明代以後便普遍使用於內地回族清真寺較大的禮拜殿,成爲中國內地回族清真寺的一種典型形式。所謂“勾連塔”,是將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坡頂平接,其間形成排水天溝,將雨水排向天溝兩端。這種建築結構,使清真寺大殿在平面佈置上富有極大的靈活性。一座大殿,經過幾十年、上百年之後,因穆民人口激增,殿內容納不下時,即可用幾個勾連塔,將大殿擴充增大。故清真寺大殿平面多爲窄而深的長方形,這也是中國清真寺大殿建築花樣繁多的重要原因之一。勾連搭的建築結構,是中國伊斯蘭教大殿建築所獨肯,而國內其他古建築所沒有的。伊斯蘭教反對偶像崇拜,清真寺內無任何偶像,人們做禮拜時,只須面向沙烏地阿拉伯的麥回克爾白即可。所以,清真寺大殿一般進深大於面闊,呈窄而深的平面。比如西安經覺寺,大殿面闊七間,通面寬32.95米,進深九間,通進深38.53米。中國傳統寺廟建築,屋頂像廟宇,一般來講進深都較淺。如薊縣獨樂寺觀間閣,屋頂進深約13.4米,五臺山佛光寺大雄寶殿、山東曲阜孔廟大成殿,屋頂進深均約17.5米。西安化覺寺大殿進深要比它們多20余米。如也按照一般傳統做法,則該殿屋頂本身的高度將起過8米。會造成大殿本身造型及整個建築群窨尺度的比例失調,殿室內部也必將爲此增加大量的內柱而不利於禮拜使用。勾連搭結構必將爲此增加大量的內柱而不利於禮拜使用。勾連搭結構解決了這個難題。它將27.6米進深的前殿部分分爲前後兩跨,做兩個平面的歇山屋頂;再與插上來的後窯殿屋頂相連,成爲一組尺度合宜、形體豐富的大屋頂。不妨可以說,這種勾連搭式大屋頂,是幾百年來中國穆斯林工匠大師的精心傑作,在中國古建築史上亦占一重要的地位。

除勾連搭的結構外,中國內地清真寺大殿建築多爲大木構架,起脊,帶半拱,這是與阿拉伯風格的清真寺明顯不同之處。雲南大理老南門清真寺大殿即是這種典型建築之一。它的前廊部分,半拱、半底均向內頷,麻葉頭彎曲不太甚,爲典型明代做法。大殿前部低矮,進殿內則突然“徹上露明”,舉架高大,給人以強烈的壯麗感覺。殿內梁整齊直壯,坡度平緩,屋面幾乎成一條直線,無舉折。捎盡間的檁上,用很高的枕木墊起,屋角翹很高,約達5.3米有餘,故屋面凹度很大。屋頂用筒板瓦,望板也用板瓦,琉璃脊,兩山用琉璃磚砌成山花。顯然,審一種已經民族化的中國伊斯鬥志昂揚教建築形式。

第三,中西合璧的建築裝飾。豐富多彩的建築裝飾,是中國清真寺建築藝術的重要組成部份,也是中國清真寺建築的鮮明特點之一。不少清真寺都成功地將伊斯蘭教裝飾風格與中國傳統建築裝飾手法融會貫通,把握住建築群的色彩基調,突出伊斯蘭教的宗教內容,充分利用中國傳統中國傳統裝飾手段取得富有伊斯蘭教特點的裝飾效果。

中國很多著名的清真寺,都以其精美的彩繪藝術見長。如西安化覺寺、山西太原古寺、山東濟寧大寺、北京的東四寺、牛街寺、通縣寺等,其後窯殿及聖龕上的彩畫藝術精美絕倫,顯得極其富麗堂皇。一般而言,華北地區多用青綠彩畫,西南地區多爲五彩遍裝,西北地區喜用藍綠點金。無論何種顔色的彩畫,都源于中國傳統當無穎問。而這些彩畫的共同這處又在於,不用動物文,全用花卉、幾何圖案或阿拉伯文字爲飾,這是中國伊斯蘭教裝飾藝術的一個顯著特色。

西安化覺巷清真寺大殿,是中國內地清真彩繪裝飾藝術的代表作。殿內吊頂全部做成井形天花,天花支條爲綠地紅花,瀝粉貼金。全殿天花藥畫600餘幅,岔角、圓光皆爲阿拉伯文組成的圖案,一幅一文各有千秋,充分表現了中國清真寺古建築彩畫的獨特手法。後窯殿的製作尤爲精麗。壁龕前一對圓柱,柱身全部爲紅地瀝汾貼金的阿拉伯文圖案,柱上的枋木及門罩、垂柱等均施彩畫,猶如聖龕前挂上一層華麗的垂幔。壁龕呈尖打拱狀,龕內爲阿拉伯文和幾何紋裝飾。圍繞這一壁龕,向左右及上方做層層擴大的木雕裝飾,直至將整個壁龕牆面做滿。在以伊斯蘭教裝飾傳統裝飾紋樣爲基調的情況下,多處組織了中國傳統的寶瓶、牡丹等圖案,使這個伊斯蘭教壁龕呈現出一定的中國風味。特別是壁龕左右的另外兩個開間,雕飾均以荷花和菊花爲題材,配製均勻齊整大小比例各不相同的圖案結構,對稱中有變化,變化中有統一,形質支蕩,氣韻飄然,線條流暢而準確,層次豐富而含蓄,純然爲中國傳統的裝飾風格。壁龕與其左右開間的不同氣質和不同風韻,和諧地統一在一起,構成一片完整的紅地金花牆面,使後窯滿室生輝。 也有許多清真寺,殿堂不施彩畫,樸素簡潔,高雅明快,別具風韻。青海湟中縣洪水泉清真寺、寧夏石嘴山清真寺、甘肅臨潭一帶的清真寺,均如此,這一類寺的裝飾,多以雕刻精美的小木作和磚作見長。也有的寺,如安徽安慶清真寺,殿內不僅有精美動人的雕刻,而且在殿內金柱上懸挂著一對對長大的木雕金地阿拉伯堆體經文的對聯,使深沈殿堂金光閃爍,顯現出尊嚴華貴的氣氛。 讓我們以洪水泉清真寺爲例,來欣賞一下回族穆斯林工匠的雕刻裝飾藝術吧。該寺的磚雕藝術非常精妙:大殿前卷棚左右桶子牆、八字牆及照壁等處的磚雕,是國內少見的精品。寺門左右八字牆上佈滿的雕花,呈現出優美的質惑;尤其是迎門那座青磚壁,迎門的一面全部用六角形繡球式的花瓣所雕成,華麗大方,如百花齊放,令人神思振奮。在陽光的照射下,這些磚雕花卉瓣紋形成一種柔和的韻律,使人賞心悅目,歎爲觀止。這些青磚磨雕的美麗紋樣,下百中國穆斯林多少世紀來積累的智慧結晶和技藝成果。 洪水泉清真寺的小木作裝飾也極精美可觀,如邦克樓的六角形網狀窗櫺、大殿的格門雕刻,全是佳作。後窯殿內部壁面尤其精致,壁面全部用木鑲成,分爲兩部分處理:上部作天宮樓閣式,有平坐欄杆、格門、半拱,上承天花藻井;下部爲格門式屏風,格心雕滿各式博古紋樣。聖龕邊緣,雕有卷草花紋;龕頂尖拱上部雕一碩大播圖案,圖案內滿雕卷草卉,與龕邊緣花紋相接。聖龕的左右及上部,則爲極光平白木板牆,全無雕飾,襯托出花紋的豐富和美麗。這些精美的木雕,絕不使用一絲一毫的油彩,均露出淡黃褐色木面,古色古香,淡雅精麗,樸素大方,確是難得的藝術珍品。 中國清真寺石工裝飾亦足有道者。如山東濟甯清真東大寺,抱鼓石、盤龍柱、石柱礎上面的雕飾,全是少見的精品;寺內照壁上的二龍戲珠、麒麟走獸,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八字牆上一琉璃、六角形的磨磚、寬大精致的須彌座均屬上乘之作。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那座康熙三十年(1700)季春所建的石刻日月坊。它立于全寺第一道木柵門及大門之間,三門四柱,寬厚安穩,氣勢威嚴。中門額枋上雕有“敦化‘二字,筆法瀵厚,刀法有力。坊上雕刻獅、羊、鹿麟及山水、花卉、雲朵,大小額坊上全刻卷草;正中頂端有一石刻寶瓶,兩旁各飛一團石雲,雲上分別托著一輪紅日和一彎新月。令人感到動中有靜,靜中有動,宇宙蒼穹盡在眼底。石坊通體潔白,與後面大門八字牆的綠色琉璃交相輝映,別具風采。 有一點需要說明的是,伊斯蘭教建築裝飾的一個基本原則是不用動物形紋。中國絕大多數清真寺是遵守這一原則的。最常使用的花紋是卷草花卉等物,無論是正脊、大吻、走獸、套獸等,全用植物葉莖塑成,然後進行燒制。彩繪、木雕,磚雕、石雕一般也均如此。這種裝飾手法,突破了中國古建築使用龍鳳及各種走獸的制度,豐富了中國古建裝飾內容。但是也須承認,由於中國傳統裝飾已根深蒂固地滲入到清真寺的建築細部,不可避免地也出現了一些獸形題材的裝飾,如泊頭市清寺屋脊的吻獸,北京東四清真寺門前抱鼓石的獅子,濟甯清真東大寺的跑龍脊、石柱盤龍、石坊上的鹿麟和羊、照壁上的二龍戲珠和麒麟、石碑下的玄武等。儘管數量不多,但這種不符合伊斯蘭教義的裝飾確有存在。中國人民喜聞樂見的這些吉祥物,被用於清真寺的建築裝飾,有的寺甚至以之命名(鳳凰寺、仙鶴、獅子寺、麒麟寺),也是別具一格的。 第四,富有中國情趣的庭園處理。中國清真寺大多具有濃厚生活情趣的庭園風格,反映出中國穆斯林不避世厭俗、注重現實的生活態度。他們在寺院內種植花草樹木,設置香爐、魚缸,立碑懸匾,堆石疊翠,掘池架橋,大有“小橋流水”的園林風味。試想,人們在完成嚴肅的宗教功課之後,漫步庭院,觀賞那嫋嫋香煙、吐芳花木,站在小橋聽流水潺潺、賞金魚遊嬉,內心該是何等欣慰。

西安化覺巷清真寺的庭院佈置可謂中國清真寺的佼佼者。在其第四進南北廳院心中央,建鳳凰亭一座。主亭六角形,兩座邊亭爲三角形,襲中國傳統木牌樓手法,三亭相連,有如鳳凰展翅,風格輕巧,極富庭園趣味,與那宏偉壯觀的的禮拜大殿及其月臺的嚴肅宗教氣氛,形成鮮明的對比,效果極佳。亭西有登月臺之甬道,長約10米,兩側置石欄板,欄板外有海棠形魚池,池深約2米;池底砌盆座,疊石成峰,高約4米,南峰日“招雲”,北峰日“邀月”;甬道下有石拱涵洞,貫通魚池,意境若橋。兩峰頂端,泉石涓滴,時聞水聲淙淙,分明一塵不染之佳境,暗隱園林畫意之靜幽。試問,當衆多穆斯林禮拜之後,習武練功之時,談古論今之際,面對此情此景,能不榮溽皆忘、留連忘返麽?

第五,中國清真寺的伊斯蘭教特點。清真寺是伊斯蘭教建築,無論其花樣如何繁多,也無論其如何大量吸收中國傳統建築手法,都必須嚴格遵循伊斯蘭教建築的一些基本原則,具備伊斯蘭建築的某些基本特點。

從主要建築設置上看,中國清真寺一般都有禮拜大殿、邦克樓或望月樓、沐浴室,大殿的內部有聖龕(米合拉布)及其右側(大殿西北角)的宣教台(敏拜爾)。

從方向上看,無論寺址位於東南西北哪個方向,其禮拜大殿一律建在座西朝東的方向,聖龕均背向正西,這是因爲麥加克爾白是伊斯蘭教朝向,全世界穆斯林禮拜時都發佈面向它。中國位於麥加之東,故聖龕須背向西。如湖北武昌清真寺方向不正,寺門面向東北,大殿爲六角的其的六方重簷周圍廊式,殿門雖與寺門一樣面向東北,而聖龕恰在正西,符合伊斯蘭教的朝向要求。這種既堅持教規原則又因地制宜靈活施建的處理手法,確實是富於創造精神的。 伊斯蘭教反對偶像崇拜,故中國清真寺內,尤其是大殿內,絕對不供奉偶像,也絕不用動物圖形爲飾,這就與佛寺、道觀、文廟等大殿佈置迥然不同。中國清真寺大殿,無論其華麗還是淡雅,無論飾以彩圖還是素雕,大都以美化的古蘭經文做裝飾,從而使殿內清新爽目,與那些偶像廟宇大殿建築因有偶像造型而産生的宗教氣氛絕然不同。 上述種種伊斯蘭教原則,使中國千姿百態的清真寺具有共同的特色,從而將其與偶像廟宇區別開來,在中國宗教建築之林中別有一種風貌。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