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嚙踝蕭嚙踝蕭嚙踝蕭>>單剖
波斯尼亞穆夫提論新使命
2006.1.18  9:54:07      閱讀9328次
 (AKI News﹐伊光編譯)
    波斯尼亞穆斯林社會的精神領袖大穆夫提(大伊瑪目)﹐穆斯塔法•賽里斯在尊貴的宰牲節前夕1月9日在《薩拉熱窩日報》上發表伊斯蘭新年文告﹐號召“啟動歐洲伊斯蘭制度化的新使命”。 他在聲明中表示﹐今天的形勢證明歐洲穆斯林受排擠和邊緣化的地位應當結束了﹐伊斯蘭的價值觀是全人類的共同文明﹐穆斯林在歐洲一直被看作是少數民族和部落群體﹐歷史應當調轉車頭﹐穆斯林有責任向全體歐洲闡明伊斯蘭。 他說﹕“這個新使命﹐是新歷史新時期的現實要求﹐通過社會平衡發展的方式。”


  他說﹐他在2005年發表的《歐洲穆斯林宣言》在國際上產生巨大反響﹐被認為是劃時代的文件﹐指引歐洲穆斯林奮鬥的新目標﹐成為歐洲各國穆斯林社會共同的行動綱領。 《宣言》中說﹐2001年9月11日在美國發生的“9-11事件”是一個時代分水嶺﹐以後又接連出現了馬德裡火車站爆炸案和倫敦地鐵連鎖爆炸案件。 這一連串的事件﹐導致歐洲各國政府和新聞媒體把矛頭指向所有穆斯林社會﹐對各地穆斯林進行監視、打擊、誹謗和歧視﹐掀起了前所未有的“伊斯蘭仇恨”高潮。


  伊斯蘭法學思想堅決反對“一人有錯﹐懲罰集體”﹐而是“個人錯誤﹐當事者單獨承擔責任”﹐聯合國人權宣言和國際法庭也都表示讚同和遵循這個原則。 在世界不同地方的穆斯林社會﹐與西方勢力對抗中採取了各種暴力手段和恐怖主義行為﹐這是他們當地的法律和社會糾紛﹐其他地方的穆斯林沒有責任承擔任何義務。 西方社會對待穆斯林﹐利用局部借口打擊全體穆斯林﹐否定伊斯蘭基本精神﹐這是西方文明中無知和蒙昧的表現﹐穆斯林有責任用普世真理的伊斯蘭精神教化他們。 沒有“9-11事件”﹐歐洲社會的愚蠢行為沒有表現的機會﹐四年來﹐他們暴露的野蠻、粗暴、自私和狂妄行為﹐證明伊斯蘭的光明沒有照亮黑暗的歐洲。 這是無情的歷史現實迫使穆斯林承擔的新使命。


  賽里斯出生在1950年﹐最早畢業於薩拉熱窩伊斯蘭經學院﹐投考到開羅艾資哈爾大學深造研究伊斯蘭教義和哲學﹐最後在美國芝加哥大學獲得哲學博士學位。 《歐洲穆斯林宣言》是他在2005年參加歐洲議會的大會發言提綱﹐他當時代表歐洲社會中穆斯林公民發言。 他莊嚴宣佈﹕“歐洲的穆斯林﹐有權以穆斯林信仰的伊斯蘭精神和道德觀﹐平等地生活在這個社會中。” 他說﹕“未來的穆斯林﹐從他們那裡開始﹐應當結束歐洲少數民族的狹隘地位﹐他們應當被歐洲主流社會接納﹐融入整體歐洲文化﹐成為歐洲聯盟中的優秀公民。”


  他說﹕“歐洲社會沒有其他選擇﹐不論你們喜歡或不喜歡﹐伊斯蘭文明開始了制度化融入的進程。 歐洲人不喜歡穆斯林﹐對伊斯蘭有恐懼感﹐對穆斯林實行政治壓迫﹔他們不願看見﹐也不願了解伊斯蘭﹐孤立穆斯林﹐就是把自己閉塞起來﹐我行我素﹐變得愚蠢和無知。 歐洲沒有別的選擇﹐必須向週圍穆斯林街坊和鄰居開放門戶﹐接納穆斯林成為平等的公民和親善的朋友。”


  他說﹕“在穆斯林一方面﹐有願望加入歐洲社會的主流文化﹐接受歐洲的社會、政治、經濟和文化生活﹐但必須保持穆斯林的特色。 各國穆斯林必須辦教育﹐建立獨立的教育體系﹐讓歐洲出生的穆斯林知道伊斯蘭信仰和文明﹐培養新一代穆斯林有能力迎接文化的挑戰﹐推動社會發展﹐為一個真正民主和自由的歐洲多元化社會做貢獻。” 他在《宣言》說﹕“為了檢驗歐洲真假民主和自由﹐就看歐洲議會中有多少穆斯林國會議員和他他們敢於表達意見的程度。 歐洲人歷來宣傳政治民主﹐社會自由﹐穆斯林不受歧視﹐充份被接納﹐融入這個社會﹐而不被歧視或改造﹐這是歐洲未來進步的標誌。”


  《宣言》對歐洲許多國家最近通過的限制移民法針對穆斯林移民痛加抨擊﹐“這是歷史的倒退和社會的反動﹐表明歐洲社會虛偽和虛弱。” 《宣言》告誡生活在歐洲的穆斯林﹕“不要以為民主和自由是歐洲政府的恩賜和禮物﹐而是穆斯林為真理奮鬥的偉大成果。 穆斯林必須團結一致對抗伊斯蘭仇恨潮流﹐反對種族和信仰歧視﹐征服邪惡和壓迫。” 這是新時期的歷史使命。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