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嚙踝蕭嚙踝蕭嚙踝蕭>>單剖
摩洛哥走出歷史的陰影
2006.1.30  10:09:34      閱讀11194次
 (The Red State﹐Morocco The Model﹐﹐伊光編譯)
    摩洛哥是一個充滿神奇色彩的國家﹐因為地理位置特殊﹐面對地中海對面的歐洲和大西洋對面的美洲﹐早在三千前就是歐洲希臘古國的殖民地“迦太基國”的一部分﹐兩千多年前﹐羅馬帝國奪取了這片美麗的國土。 公元七世紀﹐全民歸信伊斯蘭成為北非堅定的穆斯林國家﹐十五世紀西歐興起的殖民主義﹐許多老牌殖民者侵佔過摩洛哥﹐一直到1912年﹐西班牙和法國兩個殖民大國把摩洛哥分成兩片殖民地﹐長期軍事佔領。 摩洛哥今日人口三千萬﹐穆斯林佔百分之九十九﹐1956年獲得獨立﹐老國王哈桑二世經營四十年﹐希望把摩洛哥改造成歐洲式世俗國家﹐直到六年前歸真﹐理想成為泡影。


  新國王穆罕默德六世﹐繼承父業六年來﹐現年四十二歲﹐正當思想成熟的年齡﹐發現了一個真理﹕只有伊斯蘭才能拯救摩洛哥民族﹐決心走出悠久殖民地歷史的陰影﹐重新創建伊斯蘭文明。 根據傳統﹐國王是先知穆聖的繼承人﹐稱為“穆民領袖”(Amir al-Muminin)﹐享有最高權威﹐但是他銳意改革﹐實行伊斯蘭精神的民主化。


  一年半之前﹐他宣佈放棄傳統的號令權威﹐成立一個伊斯蘭舒拉協商會議體制的“伊斯蘭學者咨詢委員會”。 這個委員會自從成立以來﹐經常對國內改革運動發佈教律﹐摩洛哥出現歷史空前的民族團結局面。 全民共同遵循伊斯蘭精神﹐在人民的心目中﹐伊斯蘭學者的教律高於法律﹐因為以《古蘭經》為依據。 穆罕默德六世對改革充滿信心﹐使這個三千年文明古國﹐在千年的伊斯蘭精神中走向新世紀的民主和開放。 如果獲得成功﹐將成為整個伊斯蘭世界又一個典型。


  八個星期之前﹐穆罕默德六世國王主持了一次回顧他的祖父結束流亡生涯返回祖國的紀念活動﹐在這次世界各國領袖出席的典禮上﹐他鄭重宣佈他是“公民國王”﹐是他國家的“第一僕人”﹐他的改革之路保障人人享有平等的權利。 在場貴賓中有前殖民地國家的領袖﹐如法國總理維勒平和西班牙總理扎帕多羅﹐這兩個國家在摩洛哥保留了傳統的利益。


  摩洛哥的社會逐漸走向開放和自由﹐報刊雜誌對婦女自由化展開爭論﹐他們以允許女子進入海濱裸泳場代表西方自由化﹐而以鼓勵婦女做賢妻良母為保守主義﹐要求民眾做自由選擇。 “公正發展黨”是當代摩洛哥政壇實力雄厚的政黨﹐黨的領袖是一位知識女性﹐索密雅•本哈爾頓。 她今年42歲﹐是電腦工程師﹐大學教授。這個黨的基本綱領是嚴格遵循伊斯蘭精神改造社會﹐建立穩定的家庭為目標﹐消除一切西方腐朽文化影響。 她對2003年國會通過的伊斯蘭家庭法制表示熱情讚同和支持。 關於許多婦女、婚姻、家庭和兒女養育等社會改良運動﹐是整個伊斯蘭世界的普遍問題﹐從拉巴特到雅加達可以聽到同樣的爭論﹐伊斯蘭觀點成為當代時髦潮流。


  索密雅教授對國王的改革藍圖表示讚賞﹐稱讚他是現代世界上最開明的君主﹐對社會開放民主﹐堅信伊斯蘭﹐應當成為阿拉伯世界明星國王。 她戴著平常的雪白蓋頭微笑著對記者說﹕“我們有幸擁有一位開明的國王﹐是真主恩賜摩洛哥人民福氣。他關心民眾疾苦﹐是我們社會改革的堅強後盾。” 她是一位著名的女性學者﹐也是一位虔誠的穆斯林﹐除了齋月之外﹐每個星期都守一天齋戒﹐她說這是時刻記念真主﹐她領導的政黨是為社會大眾謀福利﹐在國會中影響最大。 她認為﹐穩定的家庭體制是社會穩定的基礎﹐如果丈夫失業﹐忠實的妻子最能體貼丈夫和支持家庭﹐度過生活難關。 她把摩洛哥的前國王哈桑二世比做伊朗的前國王巴拉維﹐他們都是中了西方太深的毒素﹐背叛了伊斯蘭﹐把清真寺當作賊窩和敵營﹐禁止穆斯林去禮拜崇拜真主。 今日的新國王開展了一次伊斯蘭革命﹐使摩洛哥這個古老的王國和平過渡到新時代﹐使伊斯蘭恢復青春和活力﹐拯救了摩洛哥民族﹐為伊斯蘭世界樹立了現代改革的榜樣。 摩洛哥的幾年改革﹐民眾心情舒暢﹐言論自由﹐人民道德高尚﹐社會風氣清明。 摩洛哥王國在繼續前進﹐將成為伊斯蘭世界走向現代化的標兵。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