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嚙踝蕭嚙踝蕭嚙踝蕭>>單剖
法國著名球星是穆斯林
2006.6.22  21:50:26      閱讀10801次
 
    這是世界杯現場記者的新發現﹐令法國球迷們陶醉的國家隊著名球星弗朗克•里百利(Franck Ribery)原來是穆斯林﹗記者在德國比賽場地發現里百利在與瑞士隊比賽的第一次發球前﹐做了一個穆斯林捧起雙手做都阿宜的動作﹐感到大為吃驚﹐沒有聽說過這位地道的白種人球星什麼時候歸信了伊斯蘭。


  記者在賽後對里百利尾追詢問﹐他坦誠地說﹐因為喜歡這個宗教﹐歸信伊斯蘭成為穆斯林。 信仰是他個人的私事﹐沒有必要公開宣傳﹐與球賽無關﹐所以沒有向體育記者們公佈過。 今年23歲的里百利﹐他承認﹐大多數法國人對伊斯蘭有許多錯誤的歷史成見﹐他們既對伊斯蘭退避三舍不願意學習了解﹐也不希望更多的法國人成為穆斯林﹐偏見極深。 這是他保守個人信仰秘密的第二個原因。


  他說﹕“我體會到﹐伊斯蘭信仰對於一個運動員﹐在場內和場外都是一種巨大的精神力量﹐使他成為優秀球員。” 他認為﹐這個信仰保護了他的運動員素質和人性的品質。


  他說﹕“我曾經有許多奇怪的經歷﹐走過一段崎嶇的人生道路。 我需要平靜﹐需要心裡安寧。 我發現伊斯蘭是最能使我們獲得平靜和安寧的精神信仰。”


  同隊的球員們說﹐他曾經在2005年受聘於土耳其Galatasaray球隊﹐擔任教練﹐在土耳其工作一年。 那些土耳其的穆斯林球員們影響了他﹐是因為他看到穆斯林國家的球星們同西方人表現不同﹐讚賞他們的精神世界和生活方式。


  記者回憶起﹐在今年春季的法國《體育快訊》(L’Express)登載過一篇報道﹐說國家隊隊員中有些人歸信了信仰伊斯蘭﹐經常到清真寺去參加禮拜。 法國報刊對於伊斯蘭和穆斯林社會的報道頻率很高﹐不容易引起人們的注意。 許多人受美國反恐的影響﹐一方面認為美國又在利用法國新聞媒體攻擊伊斯蘭﹐另一方面歸信伊斯蘭的法國人﹐每年數以千計﹐不足為奇。 法國的文化傳統是一個天主教國家﹐但是現代的政府世俗化政治﹐只重視經濟效益﹐社會生活日益腐敗﹐道德淪喪﹐教堂人煙稀少﹐對年青人沒有吸引力。 許多法國人尋求新的精神信仰﹐其中不乏知名人士和高級學者﹐因為宗教被普通居民看成是屬於歷史上的“中世紀文化”﹐不屑一顧﹐所以選擇伊斯蘭的著名人士們一般不到處張揚﹐成為他們的“私生活”。


  有消息報道說﹐體育界著名運動員歸信伊斯蘭的人數很多﹐他們都不願公開聲明﹐例如著名足球教練菲律普•特勞西爾(Philippe Troussier)。 他是在摩洛哥擔任教練時﹐加入了穆斯林的行列﹐他的妻子朵美尼克也跟他一起歸信了伊斯蘭﹐雙雙成為穆斯林返回祖國。 有許多運動員因為歸信了伊斯蘭﹐遭受到上司的歧視和壓力﹐有些不出名的隊員不得不離開原來的運動隊﹐改換門庭。


  法國體育協會的官員斯提文•布拉多爾說﹐這麼好的球星成為穆斯林﹐應當是法國穆斯林社會的驕傲。 里百利雖然年輕﹐他已是法國足球的一位名將﹐曾獲得過許多重大勝利﹐是三屆世界杯的參賽者。 他說﹐有可能在這次世界杯之後﹐退役﹐改行。


  他原籍是美國人﹐幼年時就在他的家鄉US Boulogne球隊成名﹐後來到了法國求發展﹐成為國家隊主力球員﹐2005年一年之中三次獲獎。


  在這一屆德國世界杯大賽上﹐法國隊還將在6月18日同南韓對較量﹐南韓隊曾在G組以2比1戰勝了多哥隊。


  (www.islamonline.net/English/News/2006-06/17/03.shtml)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