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哨蕭堆蕭g蕭>>阡閰隢
為什麼哈桑.班那的事業得以延續
2007.1.19  10:05:58    侯賽因編譯  閱讀7099次
 http://www.islamonline.net/
    文章摘要:現代伊斯蘭主義創始人伊瑪目哈桑.班那的復興思想建立在伊斯蘭教育上,並成功地找到了負載這一復興與改良運動思想的載體。以漸進而非狂飆、先育人而後建黨、先民族後國家的改良指導方針而掀起了一場社會各個階層參與的伊斯蘭復興的社會運動。

  關鍵字:哈桑.班那 伊斯蘭運動
伊斯蘭復興 改良方針

  今年是穆斯林兄弟會創始人哈桑.班那誕辰一百周年。紀念他在上世紀四十九年間為伊斯蘭奮鬥與宣教所作的一切努力。



  哈桑.班那對東方伊斯蘭生活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這些影響不是暴君的抹殺就可以消除的。他在那一歷史時期的巨大影響,是阿拉伯地區所見證的最重要的轉變。有些人因為將哈桑.班那本人與穆斯林兄弟會同一些政府的衝突混為一談,所以對他的研究和分析是少而又少。其中兄弟會與埃及政府的衝突又可以說是首當其衝,因此,哈桑.班那其人常常被邊緣化、被刻意遺忘。試圖抹殺對他的一切記憶,仿佛哈桑.班那本人從未在埃及的土地上出生過一般。
  因為哈桑.班那曾是兄弟會運動的創始人,所以他的歷史大部分是通過口頭傳述的歷史。哈桑.班那在他一生中曾經參觀過埃及四千個村莊中的近三千個村子,埃及的大部分城市他也參觀過,並與上千人見過面。這些為數不少,與他同時代的人在回憶起有關他的言談舉止和經歷時,我們發現這些大量的口頭傳述歷史需要進一步的收據、分類和整理。因為,哈桑.班那本人從未躲進書齋中自成一統、著書立說,而是生活在現實的土地上,一步一步拓展他的思想,並在現實的土地上構建起他的整個思想體系,然後才有書本的記錄。
  在此基礎上,阿拉伯宣傳中心於11月29日組織了伊瑪目哈桑.班那誕辰一百周年研討會。研討會主題是《新世紀對伊瑪目班那改良計畫的反思》。哈桑.班那的生前好友之一——法媦w.阿布杜.哈堮瘙訇癒B班那的後人——艾哈邁德.賽義夫.伊斯蘭出席了本次研討會。此外,還有許多伊斯蘭思想家和研究人員圍繞該主題提交了多篇論文。其中巴基斯坦國際伊大前任校長艾哈邁德.阿薩勒、穆罕默德.安瑪拉博士、開羅大學經濟學教授阿布杜.哈米德.蘇布凱、阿布杜.瓦哈布.麥西堻掑h、艾麥尼.艾布.法德勒博士、科普特思想家拉菲格.哈比比博士、社會學教授薩拉赫.阿布杜.穆太阿堻掑h、開羅大學航太工程教授賽義德.杜蘇格.哈桑博士、曼蘇爾大學教育學阿布杜.拉赫曼.奈格布博士、艾資哈爾大學文學批評教授麥卡堨.戴伊堻掑h和藝術家阿布杜.阿齊茲均提交了論文。

  哈桑.班那的伊斯蘭復興與改良立場

  儘管研討會以討論的方式展開,但研討會上仍然提交了厚厚的一遝論文。針對哈桑.哈桑.班那的改良與革新計畫,與會者均作了重要發言。普遍認為:哈桑.班那的改良計畫是根植于現實土地上的復興計畫,它解答了很多關於伊斯蘭復興的問題;成功地應對了來自思想層面、民族與國家層面的眾多挑戰。



  在穆罕默德.安瑪拉博士的論文和他以《伊瑪目哈桑.班那的文明改革計畫》為題的發言中,他進一步強調說:那種謊稱哈桑.班那缺乏政治思想的謬論是他無法贊同的。事實是,自1927年以來,哈桑.班那的政治觀就已經形成,只不過在他的思想體系中,培養伊斯蘭民族先于建國;發展伊斯蘭教育先於建黨。自然,在班那的改良方略是先培養做人,然後才是做事。因此,他所要求的是重塑大寫的人格。
  安瑪拉博士認為:哈桑.班那是對自哲馬魯丁.阿富汗尼、伊瑪目穆罕默德.阿布杜、拉希德.媢F長老以來伊斯蘭復興與改良學派的繼承與發揚。這一點在班那的腦海中清清楚楚,也許這就是哈桑班那從拉希德.媢F的《光塔經注》停頓之處開始他的《古蘭》注釋的原因。在他看來,伊斯蘭復興與改良的各個環節是互相連接、不可分割的。
  穆罕默德.安瑪拉還認為:哈桑.班那與眾不同的地方是,他將伊斯蘭改良問題從精英階層轉移到了社會大眾階層。其原因也許是當時西化的浪潮不僅僅席捲了社會精英階層,而是連普通大眾也深受影響。正如法學家所說的:市民大眾的要求,便是發展的呼聲。因此,伊斯蘭民族的呼聲便通過對社會大眾的組織而最終轉變為普通市民階層的運動。而此前的阿富汗尼和穆罕默德.阿布杜階段,則將精力集中在對伊斯蘭民族停滯與落後的批評上。至於哈桑.班那階段,則集中在對西方霸權的批評上。
  在談及對現階段伊斯蘭運動的評價時,穆罕默德.安瑪拉指出:現階段的伊斯蘭運動在思想和行動上開始帶有自由主義思想的傾向,以及海灣國家的一些思想。這在伊斯蘭運動的初期是根本不存在的。(請參閱穆罕默德.安瑪拉的論文摘要)

  穆斯林兄弟會是一個社會團體

  在研討會上,拉菲格.哈比比博士發表了題為《班那使命的未來》的重要講話。他說:“班那所經驗的正是伊斯蘭這個民族在試圖改變的,它是對伊斯蘭復興問題的具體回答。”
  拉菲格博士在研討會上提出了好幾個問題,其中之一便是:哈桑.班那的實驗為什麼仍在繼續?班那的宣教與其他人的宣教有何異同之處?他指出對這些問題的回答非常重要。因為哈桑.班那的宣教是基於伊斯蘭民族的呼聲、是伊斯蘭傳統的表達。他的思想深具伊斯蘭的全面性,要求伊斯蘭民族再次承擔起指導生活的職責。這一思想既簡單也複雜。它在深入到民間大眾的同時,本身在現實生活中又是反對當時唯西方之命是從的政府的利器。
  同樣,在談及穆斯林兄弟會經久不衰的原因時,拉菲格博士指出:最重要的一點是,哈桑.班那意識到:沒有組織機構負載的思想是難於長久的;而任何組織與機構倘若缺乏教育也是難於存活;並且伊斯蘭組織與機構還不能是伊斯蘭思想唯一的載體。
  因此,伊斯蘭組織與機構是哈桑.班那使命支撐的頂樑柱,任何思想也不能離開現實的土壤而自我發展。儘管如此,成立組織既是穆斯林兄弟會蓬勃發展的著力點,也是導致穆斯林兄弟會衰弱的起始點。這個支點的強盛與衰落取決於協商原則與權力集中原則的平衡與把握。掌握好二者之間的尺度是強大的源泉,而一旦疏于二者的平衡,那衰弱便是遲早之事。
  拉菲格博士還指出:教育在穆斯林兄弟會中佔有重要位置。哈桑.班那本人也將教育作為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柱。這一點是其他所有伊斯蘭運動所缺失的。因而,教育(或者用現代術語來說就是政治培養。)鑄就了穆兄會的性質。使它更近乎於一次社會運動,並從中演變成政治黨派。
  同時,他還指出:穆兄會制定了漸進式的改良方針——反對狂飆與激進,重視對人和人心的改造,並將其作為政治改良之道——使穆兄會成為所有伊斯蘭運動的領頭羊——一個具有政治意識的社會團體。但是它的建立又不僅是為了政治。也因此,穆兄會的社會運動才會經久不衰、頑強生存。而政治運動如果缺乏社會基礎,即使偶獲成功,也不會長久維持。
  拉菲格又問:“穆兄會是否會以伊瑪目班那的思想而重新東山再起?”
  他認為:穆兄會是一個運動團體。它的思想發展隨著運動本身而發展。同時,穆兄會可以對各種思想敞開胸襟,但是穆兄會所有思想都是在運動中建立起來的。哈桑.班那本人從未象他作為伊斯蘭運動的思想家一樣成為一名寓居於書齋的思想家。
穆兄會的歷史複雜曲折。它經歷了好幾個不同的歷史時期。在各個歷史時期,穆兄會都能泰然處之。雖然在一些歷史時期針對領導權問題曾有些過度的反應。
  但他認為穆兄會的使命將會長存不息,其前提條件便是穆兄會不可將形成組織視為最終追求的目標。他提醒穆兄會不可輕視組織工作,否則會削弱穆兄會的使命。那麼如何把握好漸進改革、教育與有效率的組織工作之間的尺度便是穆兄會現在務必解決的問題。這一點只要穆兄會保持其活力與存在,那便可以得到保障。
  至於阿莫爾.蘇布凱博士在其發言中則認為:穆兄會急需應對挑戰,採取立場;儘快從伊斯蘭民族的基本主旨與原則中提煉出具體的政治思想和指導方針。使穆兄會進入成立以來的第二個階段。在這個階段,穆兄會面臨的挑戰便是如何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在研討會上,這一點沒有得到穆兄會與會者贊同。尤其是遭到穆兄會領導成員之一的阿布杜.哈米德.安薩里博士的反對。他認為兄弟會應對新挑戰並不意味著就是進入自成立以來第二個歷史階段。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