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哨蕭堆蕭g蕭>>阡閰隢
伊斯蘭文明基礎認主獨一
2007.2.22  12:35:01    阿里編譯  閱讀6967次
 www﹒islamicity﹒com
    伊斯蘭﹐從開創日起﹐就沒有種族意識﹐不是任何一個民族的文化性質﹐證明外界傳說“伊斯蘭是阿拉伯人宗教”是敵人編造的謊言。 伊斯蘭是一套完整的意識體系﹐思維方式﹐對天地萬物的理解﹐真主啟發人類對世界的總體認識﹐這個思想屬於全人類﹐屬於人性的精神本質﹐構成社會文明基礎。 伊斯蘭昭示了一切事物的根本﹐正如古人言“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萬物渾然一體﹐服從獨一無二的主宰。
  伊斯蘭成為社會功能﹐對個人和社會產生強大的凝聚力﹐造就了地球上的一個人群穆斯林﹐不是哪個種族的“後裔”﹐也不是哪種圖騰的“物種”。 穆斯林不謀集團私利﹐不為家族爭光﹐因為都是普天之下敬畏真主的信士﹐所以才有“四海之內﹐皆兄弟也”﹐這樣偉大的胸懷。
  伊斯蘭的社會﹐行之以禮﹐治之以法﹐有《古蘭經》和聖訓為社會管理制度和行為規範的本源。 上下一千四百年﹐風行世界各地﹐行之有效﹐功勛卓異﹐在歷史上千錘百煉﹐經歷各種暴風驟雨﹐綿延不絕。 伊斯蘭的文明﹐包容了政治、經濟、倫理道德、文化習慣﹐內有個人對生命的感受和修身養性﹐外有對社會的責任和行為規範。
  伊斯蘭文明不是有了這個名稱﹐就出現一個魔法王國﹐臣民可以不勞而獲坐享其成。 伊斯蘭不是神話﹐而是穆斯林根據真主啟示引導建造的大廈﹐如果失去伊斯蘭法度和規則﹐大廈坍塌﹐立即化為烏有。 這是真主的法度﹐是信士在認主獨一的基礎上﹐以誠信和敬畏﹐恪守信仰原則﹐遵循天地造化之軌道﹐取悅於真主﹐而成就的光輝業績。 古往今來世界各地有數不盡的智者和學問家﹐對社會管理和法制有各種設想﹐他們歸納為學說、理論、主義﹐並且在社會中嘗試﹐結果都歸於流產。 求索數千年﹐至今沒有找到一個最理想的治國哲學﹐證實真主的法度是無與倫比的真理。
  事實證明﹐伊斯蘭的道德最完美﹐是非清晰﹐善惡分明﹔伊斯蘭的政治制度最健全﹐上下有序﹐廉潔奉公﹔伊斯蘭的倫理最公道﹐人人都是真主面前平等的奴僕﹐互相尊重。 伊斯蘭不承認高人一等的特權民族﹐沒有血統優越的家系﹐世界上沒有天生的統治階級和帝王家族。 這些是一千四百年《古蘭經》頒降時﹐確定的人類生活原則和社會法規﹐從真主派遣的最後使者之後﹐定位永恆的法典。
  “沙里亞”是伊斯蘭人類學法理﹐處處體現了人世間必遵的天道﹐真理的路線只有一條﹐沒有競爭者的余地。 如果穆斯林偏離正道﹐而留戀於西方鼓吹的絕對自由和放蕩不羈﹐把生活與信仰分離﹐道德原則被束之高閣脫離實際﹐伊斯蘭的文明便失去光輝和能量﹐因為伊斯蘭信仰的基礎是認主獨一。 例如某些徒有虛名的假正經宗教﹐只追求隆重的禮儀形式﹐內心裡沒有真實信仰﹐只剩下華麗的表演﹐娼婦可以扮演聖母﹐盜賊可以化妝判官﹐誣賴戴著天神的面具。 為了利益的衝動和目的﹐今天可以逢場作戲﹐明天可以拋棄信仰﹐脫下戲裝原形畢露。 在蘇聯時期﹐秘密情報機構收買和培訓過各種宗教“大師”﹐他們是地道的無神論者和偽信者﹐但往往以宗教精神領袖的形像出現在國際舞台上。 純屬是表演。 在蘇聯解體後﹐許多這樣的人良心發現﹐坦白說當時只是“為了政治的需要”﹐承受著背後政治壓力﹐不得已而為之。
  今天的西方國家﹐基督教已被世俗化國家主義邊緣化﹐精神危機在二百多年前就展現了端倪。 十八世紀的法國哲學家伏爾泰在看到歐洲瘋狂發展市場和開發消費品生產﹐就預感到歐洲人在走向精神墮落。 他說這樣下去﹐“再過一百年﹐在市面上人們將看不到聖經。 那時﹐聖經只保留在博物館中﹐是向人們展示的歐洲古代文化。” 今天的大多數歐洲人﹐因為社會背離信仰太久﹐已不知什麼是真信仰﹐胸前掛著十字架鍊墜﹐只不過是個小小的裝飾品﹐掩蓋不住內心裡的腐爛和頹廢。 許多城鎮到處可見的教堂尖塔﹐也同浪蕩女孩胸前的十字架一樣﹐成為歐洲文明的裝飾而已﹐失去了內心誠信的精神光輝。 有人說﹐歐洲人保存著“民族文化”﹐譬如基督教。 如果一種正當的信仰﹐只以形式主義的民族習俗文過飾非地維持著﹐這就是文明的悲哀﹐精神死亡。
  基督教在歐洲的命運﹐是穆斯林的前車之鑒﹐真主向他的忠僕們展現的現實教訓和告誡﹐警告那些力圖以否定伊斯蘭真理而實行“全盤西化”的穆斯林社會親西方派革命猛將們。 這是走向死亡的黑暗道路﹐毀滅民族﹐毀滅正道﹐將為天道所不容﹐等待他們的是嚴厲的懲罰。 穆斯林社會絕不可能把伊斯蘭當作社會的裝飾品﹐放在附屬的位置上只在政治或經濟利益需要時“請神”登臺﹐臨時抱佛腳﹐在神祇面前頂禮膜拜做虛偽的表演。
  失去伊斯蘭﹐將失去一切﹐任何一個穆斯林民族將實質上從地球上抹去﹐因為他們背叛了真主的正道。 虛假的伊斯蘭名稱﹐或偽裝的穆斯林民族文化﹐是無法保留真理光輝的﹐伊斯蘭的俊美在於誠信和敬畏﹐在於全面貫徹﹐伊斯蘭人類學的法理融入生活的一切領域中﹐是生命的靈魂和原神。
  我們今天生活在一個資訊高度發達的時代﹐多種文明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頻繁和密切地交往﹐許多人主張“多元化”和“寬容”精神。 這是不錯的觀念﹐但是絕不要誤解伊斯蘭與任何假冒思想混同在一起﹐產生一種混合大雜燴“新文明”。 伊斯蘭的純潔性容不得任何參雜﹐因為伊斯蘭是真主的宗教﹐是一個完美的整體﹐真主說﹕“今天﹐我已為你們成全你們的宗教﹐我已完成我所賜你們的恩典﹐我已選擇伊斯蘭做你們的宗教。”(古蘭經﹐5﹕3) 真主造化的宇宙萬物、飛禽走獸草木魚蟲和人類﹐哪個不完美﹖ 真主造化的啟示和教誨﹐也必然完美無缺﹐完美到無以附加﹐十全十美到了極至。 真主的完美造化豈容奇技淫巧者任意畫蛇添足狗尾續貂﹐任何增添或簡刪都是破壞完美﹐破壞真主的宗教﹐變成假冒偽劣產品﹐不是伊斯蘭。 多元化的世界﹐是真主的考驗﹐真理在混雜中對比和檢驗﹐給予理智者一個選擇的機會﹐例如尊重其他人的信仰是對穆斯林寬容和博愛精神的磨練和領悟﹐維護伊斯蘭更加純潔、更加光輝﹐而不是製造一個雜種。
  當代的世界﹐西方文明佔有主流意識地盤﹐大多數人都崇拜西方物質文明和新穎的享樂方式﹐嚴重的腐敗性自然也入侵到許多穆斯林的心。 “信仰”成為許多人的口頭禪而沒有實際行動﹐這是西方宗教邊緣化、社會世俗化的後果﹐宗教禮儀變成化妝表演﹐“上帝保祐”成為虛詞、空話、假情假義的套話。 西方宗教墮落到了今天﹐對穆斯林正是活生生的現實教育。 世界是一個熱鬧的自由市場﹐各種商品和裝飾令人眼花繚亂﹐俗話說“貨比三家不吃虧”﹐是真是假明眼人一目瞭然。 真主的宗教百煉成鋼﹐經得起歷史和風浪的考驗﹐今天的伊斯蘭﹐仍舊是先知穆罕默德傳播正道時的伊斯蘭﹐歸功於認主獨一的信仰核心精神﹐以不變應萬變。

  (阿里編譯自The Basis of Our Civilization by Muhammad Asad from “This Law of Ours”﹔www﹒islamicity﹒com/articles/Articles asp﹖ref=IC0611-3159﹐伊光編譯)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