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哨蕭堆蕭g蕭>>阡閰隢
現代經濟奇跡伊斯蘭銀行
2007.2.22  12:43:51    阿里編譯  閱讀7485次
 www.blog.washington.com
    伊斯蘭幫助西方社會找到一條出路﹐解除了銀行體制對普通人的剝削和控制。 現代的伊斯蘭銀行﹐從四十年前初出茅廬﹐從理論和實踐不斷完善﹐迄今已是成熟的金融體制﹐面向全世界服務。
  想當初﹐人們以為伊斯蘭銀行只是西方社會穆斯林少數民族的需要﹐發展必然有限度﹐至多不過在城市的邊緣建立幾個小錢莊﹐無關大局。 西方資本主義體制的銀行﹐早已成為民眾背上的沉重大山﹐在法制的袒護下公開對人民剝削﹐手段殘忍。 多數人一輩子淪為銀行的債務奴隸﹐至死才能擺脫銀行利滾利的高利貸枷鎖。 西方人對銀行的不合理體制﹐一籌莫展﹐似乎死路一條﹐只能永遠忍受下去。
  伊斯蘭銀行的出現﹐閃耀著道德光芒﹐以人性和公正與客戶真誠合作。 越來越多的西方人﹐喜歡伊斯蘭銀行﹐從金融體制和管理原則﹐看到伊斯蘭仁慈的真相。 西方銀行面對伊斯蘭銀行的出現和挑戰﹐需要了解和認識﹐因此雙方有了對話﹐構成兩種文明交流的橋樑。
  因為伊斯蘭銀行方興未艾﹐獲得社會普遍好評﹐西方各大銀行和金融機構新近聘請專家研究和探討伊斯蘭銀行的優越性和發展前景﹐如英國銀行、日本銀行、歐洲伊斯蘭投資銀行、美國加州拉里巴銀行。 在他們之前﹐許多跨國知名銀行對伊斯蘭銀行感覺最早﹐捷足先登﹐開始了正式服務項目﹐在穆斯林世界贏得大量客戶﹐生意日益興隆﹐例如美國花旗銀行﹐英國匯豐銀行、德意志銀行和瑞士UBS銀行。
  伊斯蘭銀行今天的發展﹐雙軌並行。 對內﹐穆斯林銀行家與伊斯蘭學者合作﹐使制度日臻完善﹐開發許多新項目﹐從簡單的存款﹐發展到創業購物賣房讀書貸款、保險、債券和股票。 對外﹐伊斯蘭銀行以實際操作顯示伊斯蘭金融原則﹐以《古蘭經》為依據﹐管理社會經濟和人民財富﹐向社會民眾和西方大銀行展現新的金融思路﹐對社會至誠服務。
  伊斯蘭金融沙里亞法則﹐是根據伊斯蘭經典和教義﹐超越國家法制和民族習慣﹐有普世的合理性和實用性。 由於伊斯蘭銀行體制的發展﹐許多國際法律服務所﹐必須研究伊斯蘭法學﹐以便協助伊斯蘭銀行適應各個體制﹐以沙里亞為原則﹐容納世界各個法律體制﹐促進國際金融交流。 所有計劃接受和發展伊斯蘭金融服務的銀行﹐不論財東是否穆斯林﹐都必須委派伊斯蘭學者參與制定規劃和業務談判﹐協調關係﹐修正規則。
  伊斯蘭銀行的出現﹐是一個現代奇跡﹐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伊斯蘭銀行體現了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所日思夜想的雄心壯志﹕以真主的法度取代人類自己編纂的法律和規則。 這是實現穆斯林世界一體化“哈里法”世界的基本途徑。 不論是否信仰伊斯蘭﹐是否穆斯林﹐都服從伊斯蘭的法制。 這就是千年來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理想﹐以《古蘭經》為指導實現世界大同﹐今天在伊斯蘭金融體制國際化的實踐中﹐將可能獲得最後成功。
  今天﹐在這些大銀行管理系統中增設的“伊斯蘭金融法制部”(沙里亞部)﹐就相當於國際部﹐不受國內法制的限制﹐而服從國際化的伊斯蘭原則﹐成為被國際承認的伊斯蘭金融專業部門。 這個部門的體制和規劃均以伊斯蘭法制為準﹐在對外業務洽談和制定協議時﹐雙方談判的原則精神是以《古蘭經》為依據。 世界各個都在實行“政教分離”的政治原則﹐對宗教如同精神猛獸 ﹐唯恐避之不遠﹐但今天在接受伊斯蘭金融體制時﹐卻不得不研究和尊重宗教的原則。 伊斯蘭銀行的出現﹐是對西方數百年人文主義的突破和反思﹐很有可能以此為缺口﹐開闢一條人類社會和政治的新思路。
  伊斯蘭銀行的出現﹐不是暴力革命的副產品﹐而是靜悄悄﹐滋潤如細雨﹐慢慢滲透而結成的甜美果實。 伊斯蘭銀行屬於現代金融﹐同客戶的財富和利益有直接關係﹐來不的半點急躁和暴力﹐而必須以公正與合理說服人﹐使客戶心甘情願來惠顧與合作。 在1979年發生伊朗伊斯蘭革命的時候﹐還沒有伊斯蘭銀行的蹤影。 這樣一個伊斯蘭思想激進的國家﹐只在1983年才實行銀行伊斯蘭化﹐也是在借鑒其他國家的經驗的基礎開始的穩步改革。 雖然伊朗的金融體制是以國有化為主﹐但伊斯蘭銀行的合理性、公正性和宗教性﹐使民眾心悅誠服﹐證明是成功的實踐。
  在海灣國家和馬來西亞﹐伊斯蘭銀行從誕生日起﹐就生存在一個西方式自由化的經濟環境中﹐適者生存﹐顯示了強大生命力﹐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志願客戶。 沙特阿拉伯允許西方國家自由開業和競爭﹐但沙特人民普遍選擇本國的伊斯蘭銀行﹐而且服務項目廣泛﹐使許多國際大銀行望塵莫及。 沙特阿拉伯開展伊斯蘭銀行服務﹐看不到任何強制、勸說或用愛國主義誘導﹐說明伊斯蘭銀行受到民眾發自內心的信任和喜愛。
  伊斯蘭銀行在所有西方國家的出現﹐沒有人說它與“恐怖主義”有關﹐因為它給社會帶來新的人性思維﹐給人們帶來實際利益﹐成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新事物。 如今只有以色列是拒絕接受伊斯蘭銀行的國家﹐因為出於嫉妒和偏見﹐擔心民族的驕傲受到傷害。 如果以色列的中央銀行宣佈開設“伊斯蘭金融法制部”﹐人們也不會感到奇怪﹐因為這是全人類的共同交流方式﹐全世界都接受這個制度的合理性的公正性﹐是人心向善的趨勢。
  有些國家沒有公開反對伊斯蘭銀行﹐但遲遲不動﹐如俄羅斯和中國。 他們也許在觀望它的實際利益﹐也許擔懮增加伊斯蘭的影響﹐但大勢所趨﹐使這些國家早晚要接受這個事實。 伊斯蘭銀行基本上是資本主義性質的金融管理制度﹐在自由市場經濟中如魚得水﹐只是在原始資本主義的經濟理論上增加了伊斯蘭的信仰﹐以《古蘭經》中真主的啟示為指導精神。 伊斯蘭銀行的出現﹐開放了人們的新思路﹐是現代世界的金融管理奇跡﹐也可以看作是西方資本主義制度的現代發展﹐全球一體化新篇章﹐與時俱進。

  (阿里編譯自Promoting Islamic Banking by Rodney Wilson﹔www blog washington com/postglobal/needtoknow﹐伊光編譯)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