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嚙踝蕭哨蕭堆蕭g蕭>>阡閰隢
必須肅清歐洲東方學遺毒
2007.3.6  13:59:23      閱讀7111次
 
    著名美籍巴勒斯坦學者愛德華•賽義德教授繼續批判歐洲東方學是種族主義是反動學說。 由十九世紀興起的東方學﹐今日喬裝打扮粉墨登場﹐在美國發動的世界反恐中充份表演﹐例如對伊拉克發動的侵略戰爭。 美國與歐洲組成侵略聯軍﹐出師的理由是向落後的阿拉伯人教訓“民主”﹐因為伊斯蘭極端主義威脅高貴的“歐洲價值觀”。


  這是種族主義的思維方式和宣傳詞語﹐因為西方的現代專家和學者﹐在殖民主義威嚴之下創建的世界歐洲中心論﹐把地中海以南定為“東方”(又分為近東、中東和遠東)﹐是落後民族的代名詞。 東方學是一門學術﹐為歐洲歷史和文明美化﹐這門學術的學者稱為“東方學家”﹐研究“東方”的政治、社會、宗教、文化和語言。 這是一門高貴的學問﹐不論合格或不合格﹐沒有人質問他的資格﹐一律稱為專家。


  國際學術界一直有怨言﹐但一位西方培養的文學家兼哲學家愛德華•賽義德教授﹐向鐵板一塊的西方主流學術界提出挑戰。 他是巴勒斯坦人後裔﹐美國國籍﹐把他研究數十年的成果﹐1978年寫成一部書《東方主義》﹐揭開了倍受讚譽的歐洲東方學的醜陋老底。 他以歷史實例論證東方學是一門充滿種族主義、民族偏見和政治壓迫的歐洲殖民主義老爺學問。 他在書中揭發﹐歐洲東方學在人類文化一系列問題上﹐堅持種族主義偏見﹐把所以非歐洲思想一律定為“其他種族”文化﹐涵義是愚民、落後、低級、反科學。 這門學問研究的社會勢力是歐洲殖民主義﹐對保持中立和公正的學者不予支持﹐被視為旁門左道﹐受到壓制﹐得不到表現的機會。 東方學研究的基本公式是﹕“我們”研究“他們”﹔“他們”必須服從“我們的”管教。


  歐洲的東方學產生於歐洲強國征服中東和印度之後﹐例如十八世紀法國征服埃及。 法國的權勢當局鼓勵學者們研究“東方”﹐證明歷史的合理性﹐並且尋找管教他們的最佳方法﹐當時延續歐洲基督教歧視穆斯林世界的老傳統﹐增加了新時代的內容。 賽義德教授曾經在美國從事研究工作﹐重點研究中東和伊斯蘭﹐但他發現美國的學術思想全盤接受歐洲東方學衣缽﹐把世界所有文化都按照東方學的理論劃定界線。


  在東方學的思想中﹐“東方”被認為是與西方對立的負面、弱者、依賴者、落後者﹐如同女性﹐必須受歐洲陽性德隨意強姦、管教和約束。 東方人無知、頑皮、任性﹐像個不成熟的孩子﹐必須服從領導、監管和教化。 歐洲人向在校學生和全社會灌輸的思想﹐對東方人確定為沒有發展、死水一潭、頑固不化﹐而歐洲人代表進步、開明、發展、高科技﹐種族高貴﹐適者生存。 東方學的社會功能﹐不僅把東方人刻劃成固定不變的愚昧民族﹐而且相應反射歐洲人的高度文明和進步。


  在這個傳統的思路上﹐西方的媒體把堅持抵抗的伊拉克人民描述成嗜血成性沒有理智的野獸﹐而“我們的勇士們”有理智﹐有法制﹐對伊拉克人民仁慈﹐不惜犧牲自己生命財產去幫助他們建立民主和自由的社會。 伊拉克的官員和人民﹐被形容成對西方人“熱心幫助”不懂得感恩載德的愚蠢動物。 這是同英國詩人吉普林在1899年發表的詩詞《白種人的負擔》如出一轍﹐為歐洲人對有色人種定位。


  根據賽義德教授的分析﹐歐洲的東方學已經形成一個完整體系﹐有嚴密的論證邏輯﹐不容許任何人提出反駮和批判。 甚至同情受壓迫民族的卡爾•馬克思也難逃這個思想的毒害﹐他也認為﹐歐洲對非洲和亞洲的殖民主義是對那裡人民的恩賜﹐是歷史發展的進步行為。 歐洲的東方學﹐通過世界各地的西化教育﹐成功地灌輸到全球﹐構成西方標準思維模式和價值準則﹐世界上所有民主、自由、進步和發展﹐必須以此為標準。 歐洲思想和文化代表人類的先進文明﹐已為全世界人所接受﹐並且主宰聯合國的所有宣言和文件。 這是全世界人民之大不幸﹗ 例如﹐在1993年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間通過的奧斯陸協議﹐賽義德教授就曾經提出異議﹐認為這是歐洲東方學遺毒的產物。 2000年﹐賽義德教授訪問黎巴嫩﹐他發表演講﹐嚴厲譴責以色列在西方國家支持下非法佔領阿拉伯人領土的侵略行為。


  艾德華•賽義德教授對歐洲東方學的大膽揭發和批判﹐是二十世紀末出現的新思考﹐代表了後殖民主義時代的人類覺悟。 他的畢生研究對歐洲東方學的批判﹐如同一支蠟燭﹐照亮了由西方國家控制了幾個世紀的思想黑洞﹐開闢了人類文明新思路。 今天越來越多的學者讚同賽義德教授的理解和思維方向﹐不久將從理論上出現新的突破﹐開創全人類的解放之路。


  (www﹒socialistworker﹒co﹒uk/article php﹖article_id=10751﹐伊光編譯)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