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鈭閰隢>>焦點評論
十步邁向法西斯 布殊全踏出
2007.4.29  7:48:07    沃爾夫(Naomi Wolf)  閱讀9761次
 原載《衛報》,《明報》節譯
    (編者按:英國《衛報》刊登了一篇美國著名自由派作家沃爾夫(Naomi Wolf)的近作,名為「簡單10步走向法西斯美國」的長文。香港《明報》連載這篇文章的節譯,分析精闢,願與讀者分享。)
  
  由希特勒到皮諾切特等等,歷史顯示獨裁者必會採取一些措施去摧瓴邞k自由,美國總統布殊及其政府似乎把這些措施全都幹起來了。
  
  去秋泰國兵變,幾天內泰國民主被關閉了﹕軍頭宣布戒嚴、派軍人到住宅區、接管電台電視台、限制傳媒、收緊一些出入境限制,及拘留一些政治活躍人士。這些舉措倒非他們自創。審視歷史,你會發現,要把一個開放社會變成獨裁專制,實際有一套路線圖。藍圖執行的方式雖有異,但你只需採取10步驟。若你肯正視,你會發現布殊政府顯然在這10方面都已邁出了腳步。我們需要審視歐洲和其他法西斯主義的經驗教訓,以明白當前在美國出現的事態有多嚴重。
  
1)渲染內部和外部存在極可怕敵人
  
  九一一後不足6周,《美國愛國法》在很多議員連看的時間也沒有下,在國會被通過了。在過去諸如南北內戰、二戰等危機中,美國人也會接受一些對民權自由的限制,但這些具體戰爭總有個終結點,屆時鐘擺就會重回自由一邊,可是這場所謂「全球反恐戰」卻被定義為沒有邊界,甚至沒有明確的終結。
  
  炮製及渲染一個神秘、邪惡的可怕威脅,可以像希特勒般借一些真實事件(如1933年火燒國會)去渲染共產黨危害國家安全,也可以是基於以訛傳訛的渲染。全球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確是一個威脅,但威脅的性質顯然被誇大渲染了。在同樣遭過恐襲的西班牙,當地人明白面對「嚴重安全威脅」;但美國人卻被政府告知,我們面臨「文明被毀」的潛在威脅。在這種恫嚇下, 人們自然較願接受自由被限制。
  
2)建立Gulag式集中營
  
  當你成功嚇到所有人後,下步就是創造一個不受法治規管的監獄系統,最初被送到那堛滿A都是百姓眼中的「外人」﹕搞事者、間諜、「人民公敵」或「罪犯」,故人們最初都會認為這有利大家安全;但不久後,社會領袖(像反對派人士、工運領袖以至記者)一樣被送到那堥虐。這在納粹德國法西斯意大利及70年代拉美軍政權鎮壓民運時,都曾發生。
  
  隨茼b伊拉克、阿富汗和關塔那摩設監獄、大批被扣者未經審訊被無限期拘留下,美國顯然已有古拉格式集中營。縱觀歷史,集中營制度正變得愈益複雜和秘密。布殊早前便宣布不會提供中情局在海外所設的秘密監獄。
  
3)發展惡棍集團
  
  在法西斯道路上,領袖會派類軍事團體的惡棍去嚇國民,意德法西斯便有黑衫隊。
  
  九一一後,美國大量「保安服務合約商」冒起,布殊政府將很多原屬美軍的工作,都外判給他們,讓這些僱傭兵在國內外執行「保安工作」。在伊拉克,一些合約僱傭兵涉及虐囚、恫嚇記者,甚至槍擊平民;根據駐伊美軍第17號指令,他們獲豁免起訴。
  
  你會說,那只在伊拉克吧?其實,在卡特里娜風災後,國土安全部也僱派百計武裝「私人護衛」到新奧爾良。有記者便揭發有「私人護衛」向市內手無寸鐵平民開槍。誠然,背景是一場天災,但政府強調無止境的反恐戰,意味這些僱傭兵未來有可能在美國本土的緊急危機管理中派上用場。
  
4)建立內部監控系統
  
  在納粹德國、法西斯意大利、共產東德等封閉社會,秘密警察會監視平民、鼓勵鄰居間監視檢舉。東德秘密警察只需緊盯少撮人,就能令多數人也相信自己一舉一動會被監視。當《紐時》過去兩年揭露政府秘密監聽民眾電話、電郵以至金融交易,美國百姓顯然也感到,自己可能被監視。在封閉社會,這類監控被稱為關乎「國家安全」,但實際效用是令民眾噤聲。
  
5)騷擾恫嚇民間團體
  
  緊接茷堨艉熙◇妏醚擉t的,就是滲透及騷擾民間團體。這可以是一些驟看較「細眉細眼」的,例如帕薩迪納一教堂的牧師,因強調反戰、強調耶穌愛和平,結果成了稅局調查打擊的對象,但涉及同類稅務糾紛的親共和黨教會卻沒被追究。
  
  另一些滋擾則嚴重得多﹕美國公民自由聯會指千計反戰平民、環保和其他團體都被特工滲透。國防部一個秘密資料庫中,羅列了一系列「可疑事件」,全數1500宗,當中竟包括逾50次和平反戰會議、反戰示威及遊行。國防部內同樣極神秘的「反情報前線活動局」 (Cifa)更在蒐集本土組織參與和平政治活動的資料。
  
6)隨意反覆作出拘留及釋放
  
  這可嚇怕人民,是種貓捉鼠遊戲,魏京生遭北京多次捉放便是這樣。在一個變得封閉的社會,會有一份異見人士名單,一旦列入就很難脫離名單。
  
  04年美國運輸安全部承認有一份黑名單,名單上的人若要坐飛機,將面對特別安全搜查。名單中竟包括三藩市兩名女性和平運動者、自由派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及千計美國尋常百姓。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墨菲是知名美國憲法學者,曾當海軍陸戰隊,政治上也不太算自由派,但他今年3月1日卻在紐約機場被拒登機,「因為我出現在恐怖分子觀察名單上」。航空公司職員問他﹕「你有否出席過任何反戰示威。我們因為這原因,禁止了很多人搭機。」墨菲憶述﹕「我當時說我沒參與過遊行,但在06年9月曾在普林斯頓演講,批判布殊多處違反憲法。」那人答﹕「這就足夠了。」
  
  在關塔那摩監獄當牧師的美國回教公民James Yee,被指處理機密文件失當,多次反覆被扣及獲釋,受美軍滋擾。雖然當局已撤銷對其指控,但他仍在上述監察名單。
  
7)針對一些重要的個人
  
  威脅公務員、藝人及學者,若不遵從方針就失業。墨索里尼、納粹戈培爾等都如此對待學者。在多個州分的州議會,布殊支持者都向州大學施壓,要他們懲罰甚至炒掉批判布殊政府的學者。至於公務員方面,一位軍方律師提出應讓被扣的「恐怖主義」嫌犯接受公平審訊,結果其仕途遭布殊政府珣慼C布殊政府一名官員更公開恫嚇那些肯代表被扣者的律師行,稱會呼籲他們的主要公司客戶斷絕生意來往。最近還有8名美國檢察官,疑因政治上不夠忠誠,被白宮炒掉。
  
8)控制傳媒
  
  由20、30年代的意德,到後來的東德、捷克、中國,所有獨裁者都針對報章和記者。美國保護記者協會指出,目前被捕美國新聞界人士數目是歷來最高。三藩市新聞博客Josh Wolf因拒絕交出一段反戰示威影片被囚1年。
  
  國土安全部又向著書批判布殊政府的記者帕拉斯特開刀,指控他和一名攝製員拍攝卡特里娜風災災民的行為,危害到「關鍵基建」。當然還有在《紐時》撰文批評政府而遭殃的特工門主角威爾遜及間諜仕途被猁漱茪荋隆啀i。
  
  保護記者協會還錄得多宗駐伊美軍威脅甚至真的向獨立記者和攝影師開火,BBC記者阿迪是受害人之一。美國CBS和美聯社在伊的工作人員也曾被美軍扣留丟進監獄。
  
  在一個變得封閉的社會,真新聞會被假新聞取代。當然在現代美國,你不可能徹底封鎖新聞,但你可用連串謊言去污染新聞。現時白宮不斷炮製大量假消息,已令人愈來愈難分清真與假。
  
  在法西斯國度,最關鍵的不是謊言,而是令人昏頭昏腦。當民眾無法分清新聞真與假,他們就會漸漸放棄要求問責。
  
9)將異議等同賣國
  
  每個變得封閉的社會,都會將異見描繪成「賣國」、將批評說成是「顛覆」,把「間諜」、「賣國者」的定義廣大。當《紐時》出版人凱勒獨家登出有關美國國安局竊聽國人的新聞後,布殊宣稱《紐時》泄露國家機密資料「可恥」,國會內更有共和黨人提出應對凱勒控以賣國,有右翼評論員還「提醒」讀者,根據美國《顛覆法》,賣國的一個懲罰是死刑。
  
  這種恫嚇言論,令人想起1938年莫斯科「審判」《消息報》總編布哈林叛國罪,結果布哈林真的被處決了。事實上,1919年美國最後一次廣泛引用《顛覆法》時,很多左派人士都在警方沒有搜令下被濫捕,拘禁達5個月,在獄中飽受虐待折磨;經此一役,美國異見者全面禁聲足足10年。
  
  大多數美國人也沒意識到,去年9月國會愚蠢地通過的《軍事委任法2006》,許予總統權力去標籤任何一個美國公民是「敵對戰鬥人員」(編按﹕這是美國用來對付蓋達分子的手段,令對方無權享有「戰俘」應獲的人道待遇);總統更有權定義什麼是「敵對戰鬥人員」。就算你是美國公民,他一樣有權隨時在你等待轉機時拘捕你,把你單獨囚禁多月,等待不知何時才來的審訊。
  
  在每個封閉中的社會,到某階段就會出現一些「拘捕大案」,對象通常是反對派領袖和記者。接茪@切將禁聲。儘管仍有報章、法院、電視和裝飾式的公民社會,但並不存在自由。不久將來美國也會出現這類大案嗎?
  
10)暫停法治
  
  《約翰華納防衛授權法2007》給予總統控制國民警衛的新權力,當國家出現緊急狀態時,總統可無視州長和州民的抗議,派軍事性的部隊去執行緊急狀態令。正當美國人還在關心Britney Spears的花邊新聞之際,《紐時》已點出當前變化﹕「近期華府一個令人憂心的現象,是一些直接傷害美國民主核心的法律,被靜靜地通過了。現在總統可把軍隊當作本土警察部隊,去處理天災、疫潮、恐襲又或『其他狀G』。」
  
  當然,美國很難淪落到像墨索里尼或希特勒統治下的完全封閉暴力國度,我們的民主傳統強得多,軍隊和司法制度也獨立得多,但我們的民主制度實驗,可能會慢慢蠶食丟。以為在走向法西斯初期,就會見到鐵絲網籠牢,是錯誤的想法。在初期,表面一切彷彿如常,就像1933年柏林人還是會照常逛街看戲一樣。若繼續走這條路,「美國的沒落」始終會出現。


原文鏈接:(Fascist America, in 10 easy steps, Gurdian, 24 April 2007)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