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國際動態>>社會焦點
在美國記者眼中的埃及人
2008.6.18  21:25:48    伊光編譯  閱讀5707次
 www.iht.com
      (編譯者按語﹕這是一個美國記者在開羅街頭的見聞﹐處處感到很新奇﹐而且同埃及人談話﹐他們的坦率令人吃驚﹐但是愛憎分明。 他是美國《國際先驅論壇報》著名記者麥克•斯拉克曼Michael Slackman。)

  在開羅街頭問路﹐可得要小心。 問到每一個行路的埃及人﹐他都非常熱心給你指路﹐但大多數都是指錯了路。 如果請教一位埃及通﹐這是怎麼一回事﹖ 答案是﹐對和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表示願意幫助你﹐即使走錯了路﹐也會遇到好人幫助你改正﹐再走回來﹐反正大街上人很擁擠﹐到處都是人。

  指錯了路﹐不僅是語言問題﹐也是文化和心理問題。 有一個年青男子﹐很熱情地給一個外國觀光客指路﹐他指錯了方向。 有人問他﹕“嗨﹗ 拉法特。 你怎麼告訴別人錯誤的方向﹖” 他說﹕“沒有啊﹗ 我只是指引他到那個街口﹐問那個賣花的攤主﹐他對這一片路最熟。 我是真心想幫助他。”

  這樣的人很多﹐他們絕不是惡作劇﹐都是好心人﹐覺得有人問路﹐不給解答表現不禮貌﹐出於禮貌﹐他盡力思索﹐告訴你一個方向。 我建議﹐所有到埃及旅遊的人﹐不要忘記帶一本詳細的地圖﹐在大街上問路﹐看到人們很熱情﹐所得嚮導多半是錯路。 當一個陌生人問路﹐開羅人擔懮的不是說錯話﹐而是對陌生的旅客不說話﹐表現冷淡﹐讓人感覺到不熱情好客。 艾資哈爾大學通訊系教授卡拉姆•伊斯蘭說﹕“他即便對你說了一個錯誤的方向﹐他也覺得已經盡力而為向你表示熱情了。 他認為﹐指錯路並不重要﹐重要的行為是向陌生人表示友好。 正確和錯誤都是相對的﹐但是人的熱情很重要﹐表示願意幫助你。”

  大街上問路是小事﹐但在大事上﹐他們不糊塗。 埃及曾經是英國殖民地﹐獨立之後﹐迎來了美國朋友﹐曾經有過蜜月一般的埃及和美國關係。 如今所看到的埃及人﹐一提到美國﹐立即表現憤怒。 他們普遍感覺到﹐美國人對埃及人不尊重﹐欺騙了他們﹐對美國人痛恨﹐不僅是美國侵佔了伊拉克﹐而且美國偏袒在中東的霸權以色列﹐對待巴勒斯坦人民不公正。 從問路可以看出埃及人﹐不擔懮錯誤﹐但必須心善﹐沒有惡意﹐任何錯誤都可以原諒。 但是美國在中東的表現盡是惡意﹐所以在埃及人心目中的高大形像一落千丈。 埃及缺乏民主﹐埃及的民主運動都向美國看齊﹐現在的埃及人說﹐我們仍舊堅持要民主﹐但不要美國強加給我們的民主﹐因為布什政府不可靠﹐行為有惡意。

  嘉達•夏赫班達是埃及知名度很高的民主運動人士﹐她曾經推動政府開放更多的民主﹐減少獨裁和壓迫。 她對布什總統不久前在沙姆沙伊赫舉行的國際經濟論壇上的演講表示遺憾﹐因為布什總統批評阿拉伯國家對美國不聽話。 嘉達女士說﹐美國在阿拉伯人的眼中失去了昔日的光輝﹐而且他到這裡來指手劃腳﹐引起阿拉伯人普遍反感。 她說﹕“我們是很重感情的民族﹐不論我們同政府有多少分歧﹐但是政府代表了我們人民﹐(美國總統)隨意批評是對人民的輕慢﹐必然引起民眾反感。”

  美國前任駐埃及大使佛朗西斯•里卡多納向埃及表示友好﹐他在2007年二月的一次電視公開採訪中說﹕“從1980年代起﹐二十年來埃及人民在經濟和政治上進步很快。” 他指埃及人民對政治感說話﹐政府表現開明﹐“今天看到埃及有更多的民主﹐敢於大膽發言和討論問題。” 嘉達女士說﹕“絕大多數埃及都很喜歡他﹐因為他對埃及人民有感情。” 前任大使被華盛頓更換之後﹐兩國關係進入冷淡的時期﹐埃及人開始恨美國。 埃及人要求民主﹐美國總統大談民主﹐但是這兩種民主不是一回事。

  一名埃及工程系大學生馬格迪•穆罕默德在開羅路邊咖啡店的客座上對記者說﹕“你們美國宣傳民主﹐例如民主選舉﹐但是你們的總統同我們總統一樣是獨裁者。” 他說﹐一個國家的法制不是目的﹐因為法制有可能是虛假立法﹐根本是公正﹐公正才是真民主。 美國在中東的行為不公正﹐從朋友變成了敵人。 有一個小例子使美國失信於埃及人民﹐不久前美國說幫助伊拉克維持社會治安﹐幫助伊拉克訓練警察﹐大家認為是好事。 後來﹐人們從電視上看到﹐被美國訓練的伊拉克警察手執棒球木棍上街值勤﹐因為美國訓練他們可以隨意對伊拉克人民體罰。 這是伊拉克或任何阿拉伯國家都沒有的新聞﹐也是美國街頭看不見的警察野蠻行為﹐但是在美國的幫助下﹐在被侵略的伊拉克出現了。

  大街上問路﹐是件小事﹐代表了埃及人熱情好客﹐不要責怪他們的錯誤。 美國對阿拉伯人說了許多好話﹐但行動上懷有惡意﹐引起人們反感。 我們應當敬佩埃及人民﹐他們愛憎分明。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